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06章 ?? 赵构都哭了!(求订阅,求月票)

第406章 ?? 赵构都哭了!(求订阅,求月票)

        “呜呜呜.......”

        绍兴二年正月十六日,临安(邳州)皇宫的崇政殿上,传出了撕心裂肺的恸哭之声!

        御座之上,穿着一身孝服的赵构已经哭得死去活来,让人看着都替他难过啊!不过他哭成这样的原因并不是知道有好哥哥要把他当大阉鸡给宰了,而是因为他爹爹又死了,哦,应该是又死了个爹!

        绍兴二年的正月十五那天,辽东方面传来噩耗,大金第二代皇帝完颜吴乞买在辽阳病逝。

        这个完颜吴乞买可是赵构最亲的野爹啊,对赵构而言,简直是比宋庄宗赵佶更亲的爹。因为赵构现在能当上“伪宋”皇帝,就是因为有吴乞买这个野爹。

        现在野爹已经死了,而新上台的完颜亮、完颜宗干爷俩现在一心攻打高丽,压根没有要扶植伪宋的意思,赵构顿时成了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孩子......不仅没人疼爱,还有两个居心叵测的哥哥想要杀了他夺去他的这点“少的可怜的产业”。

        更惨的是,他家里还有个母老虎一样的娘子把他欺负的敢怒不敢杀!

        唔,他的靴子里面就藏着匕首,天天琢磨着把完颜燕一刀捅了,而且他也有这本事。他在高丽国打了几年的真老虎,它们的武力值可比完颜燕这个母老虎高多了。

        而且完颜燕也不防着赵构,和赵构睡觉的时候连身锁子甲都不穿,也不让人搜赵构的身。有一回发现了赵构藏在靴子里的匕首,还拔出来把玩了一会儿后又给塞回去了。

        可以说,赵构要杀完颜燕简直跟杀只鸡一样简单!

        可是......他不敢啊!

        因为现在的临安(邳州)朝廷实行的是二圣临朝的体制,而且二圣之间还有明确的分工,官家赵构御文,皇后完颜燕御武。

        也就是说,伪宋朝廷的兵权都捏在皇后完颜燕手中!殿前都指挥使李成、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刘麟、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孔彦舟这三个大军头都是完颜燕的人。其中李成和孔彦舟只听完颜燕的,刘麟稍微卖赵构一点面子,但主要也听完颜燕的。

        守卫临安皇宫的二十班禁军(每班约百余人),全部都是完颜燕从辽东带来的女真人、渤海人。

        另外,屯驻在密州陈家岛的侍卫水军都指挥使刘猊也是皇后完颜燕一手提拔起来的。

        毫不夸张的说,没有赵构,伪宋还能以赵善真为皇帝,由完颜燕临朝,继续支撑一段时间。

        如果没有完颜燕,伪宋立马就得散伙解体。而且也不用岳飞带兵来杀,赵构就让底下想要弃暗投明的武将五花大绑了送去顺天府......

        既然赵构离不开完颜燕,那他就只能一边忍气吞声的看着完颜燕又一次大了肚子,一边盼着野爹完颜吴乞买的身体快些好起来。

        这样......也许,可能,说不定会有个人稍微管一管这个欺君太甚的完颜皇后。

        可是赵构的期待完全落空,完颜吴乞买还是一命呜呼了。

        如此遭遇,让赵构怎能不伤心欲绝?

        “呜呜呜,爹爹,您的大业未成,贼人(指赵楷)还盘踞燕云,您怎就龙驭宾天了呢?您这一走,大金怎么办?宋国又怎么办?儿臣怎么办?”

        “官家,别哭了......官家,节哀顺变!”

        赵构坐在龙椅上,正哭天抢地的时候,就听见一个女声忽地传来,然后赵构的哭声也嘎然而止。

        麻利的收了哭声之后,赵构也不敢继续坐着了,腾一下就站了起来,然后转身向着一扇巨大的屏风——让他别哭的声音,就是从这扇屏风后面传来的。

        没一会儿就看见一身素缟的完颜燕从屏风后面出来了。

        殿中的大臣们赶紧向完颜燕下跪叩首,山呼万岁——临安朝廷是二圣临朝嘛,万岁当然比顺天府、应天府的朝廷要多了。

        “平身!”死了亲爹的完颜燕一脸不予,脸上全是怒气,也不搭理赵构,就往宽大的御座上一屁股坐下去了。

        这可把边上的赵构给吓坏了——这是知道我想杀她了?我就想想......又不敢真杀!想想也犯天条了?而且我想什么,你怎么就知道了?难道说梦话了?

        心虚得不行的赵构也不敢坐,只好站在完颜燕身边......看着不像二圣临朝,倒像是太后训政。

        完颜燕看了眼自己的窝囊废男人,冷冷地问:“官家,妾身的父皇崩逝了,你哭得那么伤心是为什么?”

        老丈人没了,当女婿的哭得比人家的闺女都凶,的确也有点不对啊!

        赵构颤着声回答:“皇后,那也是朕的父皇帝......朕实在想念,所以心中悲痛,便痛哭不止了。”

        完颜燕瞅了赵构一眼:“你真的想他老人家了?”

        “想!太想了......”

        完颜燕道:“那你也不必痛哭流涕,因为你也许很快就能见找他老人家了。”

        “见着?”赵构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就慌了。

        完颜吴乞买死了!

        死了要怎么见啊?不会是让下阴曹地府去见吧?

        “皇,皇后,你这话说的......”赵构都结巴了,“人死不能复生啊!”

        完颜燕淡淡地说:“妾身刚刚接到河北宣抚使王伯龙的奏报,你的三哥赵楷已经下达了讨伐你的大诏,命岳飞为主帅,以苗傅、刘正彦、曲端、郦琼、牛皋为统制,发兵十万而来......来杀你了!”

        “讨伐朕?岳飞、苗傅、刘正彦......”赵构听见岳飞这个名字还不怎么害怕,但他听见刘正彦和苗傅这两个名字,整个人就被恐惧所包围了。

        “皇后,咱们快......”赵构当然想要逃走了,一个岳飞已经很可怕了,现在又多了苗傅和刘正彦,这还不跑更待何时?

        可是他却看见了一张布满了杀机的面孔,马上就把那个“逃”字收回去了,还咬着牙道:“皇后,你说吧......咱们该怎么打!”

        完颜燕哼了一声:“官家还是先坐吧!”

        老婆让坐了,赵构这才敢在龙椅上落座,然后一副乖巧听话的模样,看着完颜燕。

        完颜燕道:“官家,科举大比的事儿张罗的怎么样了?”

        开科取士是赵构的“国策”,黄袍加身后就立即宣布了,还传谕下属的各州府赶紧张罗......也不必办什么发解试了,凡是愿意来临安应试的读书人,都给他们发路凭,让他们进京赶考。

        多来一些人才能把科举考试办得热热闹闹、红红火火啊!

        可是现在岳飞要来了,这考试还能考得了吗?

        “皇后,现在大敌当前,还考什么科举?”赵构都没心思办科举了——岳飞、刘正彦、苗傅一块儿杀来了,还办什么科举?

        “什么话?”完颜燕一脸鄙视地看着赵构,“岳飞的兵还没集中呢,出兵怎么都得二月,就算能打到临安城下,也是四月五月了,到那时科举早就考完了。”

        到时候国也没了......赵构心想:合着我的科举拢共就一回啊!不过只有一回还真得好好办,办好了也能青史留名啊!

        完颜燕倒是气定神闲,“官家,这回的科举得好好办!得让山东这里的读书人都知道,本朝最重视读书人......而且也得让他们知道,赵楷没那么容易打败咱们!咱们的临安府固若金汤!”

        完颜燕是想用科举安定人心?赵构猜测着妻子的想法,但他对自己这个草台朝廷的军事实力还是有数的,打败岳飞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打不过岳飞,保不住临安,科举考得再好又有什么用?带着取出的一帮进士去向赵楷投降吗?

        “官家,”完颜燕又说话了,“军国之事,妾身自会处置......科举为国取材,乃是立百世之基业,一定不能马虎,官家应该亲自负责。”

        “好,好,都听娘子的。”赵构勉强点了点头。

        完颜燕又道:“妾身自今日起出屯陈桥馆......抗敌卫国之事,今后就由妾身和李成、刘麟、孔彦舟负责,官家专心搞好科举便是。”

        临安府城,也就是邳州城位于一个三面环水的三角洲之上,只有一座浮桥和外界联通,而陈桥馆就守着这座浮桥的出口。

        也就是说,只有控制了陈桥馆,就能控制住临安府城和外界的联络。

        “一切都依皇后的。”赵构哪敢违抗皇后完颜燕,当然只得称是了。

        完颜燕又道:“临安府城虽有金汤之固,但是储备终究有限,如果城内人口太多,终难长久坚守。所以城中的军器监、军马监、钱监及诸军家眷一律迁往东海县暂避,以免徒耗军粮。”

        东海县位于海州境内,并不在大陆上,而是在海州湾中的一座名为郁州岛的大岛之上。

        “一切都依皇后的。”赵构自然还是无条件支持完颜燕的。

        完颜燕点了点头,对赵构道:“一切有妾身和李成、刘麟、孔彦舟应付,官家只需管好大比,其余不必过问了。”

        不必过问......这事儿听着就不靠谱啊!

        赵构虽然知道不靠谱,但他也不敢问啊,只好咬着牙继续听老婆的话,好好在临安危城当中张罗他的为国取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