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02章 天哪!这是什么制度啊!(求订阅,求月票)

第402章 天哪!这是什么制度啊!(求订阅,求月票)

        看到底下的一群朝臣们都是一副“畏兵如虎”的模样儿,赵楷就有点哭笑不得。

        至于吗?

        早个几年你们还牛逼哄哄的以文御武呢!现在怎么就怕成这样了?

        而且你们自己也是府兵啊!

        想到这里,赵楷摆摆手,让大家伙少安毋躁,等众人不发话了,他才笑吟吟问:“你们先别说府兵们不愿意出钱......你们先想想你们自己愿不愿意出钱办学堂、建校场、修武库、设义仓、建马场,以及修建保家的堡垒?”

        什么?我们?所有人都一愣。

        今儿来的都是朝臣,岳飞、韩世忠他们都去巡视燕山各口和大同路的布防了。所以一时没明白自己的真实身份!

        赵楷看着他们,笑着说:“你们也是府兵啊!你们也隶籍折冲府啊!”

        啊!

        我们原来也是飞扬跋扈的府兵啊!

        被赵楷那么一提醒,这帮文职府兵才想起来,他们原来也是府兵,也领了职田,也隶籍于某个折冲府。如果敌人来袭,他们也会拿起弓箭、披上甲胄,为国而战。

        “我们当然愿意出钱了!”陈记头一个表态,他虽然是府兵,但和普通府兵是不一样的,他读过圣贤书,觉悟特别高啊!

        陈记道:“学堂也是用来教臣的子侄读书的,校场则是教臣的子侄习武的,马场是用来训练臣的子侄习武的,粮库......也就是义仓,也是用来给同袍眷属们备荒的,堡垒更是保一方平安的。

        方今乱世也,我等从洛阳王道之土迁移到蛮夷胡虏长居之地,怎么能不教育子弟文武之艺,不储备好渡荒之米,不修好御敌之堡?”

        他这一说,其他人也觉得是这个道理,纷纷表示支持了。

        “陈右相言之有理,学堂、校场、马场、武库、义仓、堡垒都是必须的......这些不建好,谁能放心南下去打金陵?”

        “对啊!这些东西能花几个钱?一个折冲府有两万贯就足够了,而且还可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

        “还能摊一点给下面的客户......”

        “摊什么摊呀,谁家没有十贯二十贯的闲钱?再说了,打一回江南,不就翻十倍回来了?”

        “对,对,对......现在朝廷没有钱,营田使路没有钱,可咱们这些府兵有钱,咱们只有出了这个钱,才能去赚更多的钱!”

        这些人三句话不离个钱字儿的......也就是赵楷这边随便说,要是去了赵构、赵桓那边,一准给当贪官弹劾了。

        但是赵楷的“重开大宋”从开张的时候就实行“言者无罪”(其实也不能乱说,只是没那么虚伪),所以大家可以说一些比较实在的人话了。

        “官家,”左枢密何灌何老爷子并没有那么乐观,在众人都表明了意见后,皱着眉头对赵楷道,“自本朝重开府兵制以来,朝廷就没有向府兵们收过钱......老臣担心下面的人不知道朝廷的难处,不愿意出这个钱。

        而且这个先例一开......将来朝廷会不会以其他理由向府兵收钱征税呢?府兵们如果既要交税纳粮,又要当兵打仗,将来必然会疲敝而不堪用。府兵如果疲敝了,那国家有难时,谁又能去战呢?”

        赵楷笑道:“这怎是朝廷收钱呢?现在是朝廷没有钱,补贴不起府兵了。而府兵们正好有钱,可以自己管自己的事儿了。”

        右枢密王渊点点头,深以为然道:“其实自己出钱管自己的事儿也挺好,之前因为府兵新设,新入府的兵都没什么身家,出不起那份钱,所以才由营田使路出了。

        可是如今大家都有钱了,完全可以自己出钱自己搞,还能把学堂、校场、马场、义仓什么的都搞得好一些。但是堡垒和武库还是应该由营田使路管辖,府兵户们出些力气帮着修建堡垒和库房就是了......这样也花不了多少。

        另外,臣建议在洪武七年之前开设的折冲府的学堂、校场、马场、义仓的维持费用,也由各折冲府自行筹集。这样各营田使路就能节省下一些钱粮交给朝廷,然后用于北京、河北、大同三路了。”

        赵楷眉头皱着,“可是咱们该怎么让下面的府兵心甘情愿掏这个钱呢?”

        这是个问题啊!

        虽然这钱等于是花在自己身上,但是能不出钱或少出钱总是好的。

        在场的大臣们又是一阵沉默,东府大相公吕颐浩拈着胡须道:“官家,老臣倒有个办法......咱们或许可以让各个折冲府各自召集一批有声望,明事理的府兵或府兵家眷,先宣布‘替父从军之法’,再宣布停止资助学堂、校场、马场、义仓的事儿,最后再和大家商量怎么出这个钱,以及怎么管好学堂、校场、马场、义仓。

        以后各府的学堂、校场、马场、义仓等等,都归他们自己管了.....折冲府拨些土地给他们用就是了。

        他们搞好了,可以多些子弟考入炮、步、骑、工、辎学堂,将来飞黄腾达,遇上灾年也不会太难熬。搞不好,吃亏的也是他们自己!”

        左枢密何灌补充道:“官家,咱们还可以这样来......选一批通情达理的府兵,先晓之以理,再令其回归本府,去促成此事。只要下面的府兵自己愿意出这个钱,那朝廷就能节省出一大笔钱了!

        而且以后朝廷在塞外建立新军府的时候,也可以照此办理......这样朝廷不仅可以省钱,还可以省不少事儿!”

        “让下面的人自己讨论......”赵楷摸着胡子,“可要是讨论来讨论去,没有办法达成一致怎么办?”

        “这好办,”吕颐浩道,“让与会的人都亮明意见,同意的人多,那就照办,反对的人多,那就再议。”

        还可以这样?

        赵楷眼前一亮,真没想到吕颐浩这个古人的办法还挺进步的——少数服从多数他都知道!

        其实吕颐浩提出的办法是宋朝群相制下常用的决策方法......有时候官家没主意,有时候官家年幼太好临朝,有时候官家出门打仗一去就是几个月一年的,国家大事怎么办?不能都靠抓阄啊!都靠抓阄还要那么多宰执干什么?

        那就是先表决,不能表决的事儿,或是决不出个结果的事儿,再来抓阄了。

        “表明立场,而后以人数定结果的办法倒是不错......”赵楷斟酌着又道,“可是府兵有时候经年累月的在外奔波,没有办法去表明立场啊!”

        “可以让他们指派有声望的长者代之,现在不是准代父从军了吗?以后一定会有不少退役的老府兵,正好来张罗这些事儿,”吕颐浩笑道,“也不必两千户都派人来议事,七嘴八舌的说不清。可以每百户推一人为管事,共管学堂、校场、马场、义仓等事,以及出钱出工,还有帮助折冲府维持地方治安等事务。”

        赵楷摸着胡子,听着吕颐浩这个昏聩老臣出的馊主意,居然觉得挺不错的。

        学堂、校场、马场、义仓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儿都推给下面了,而且治安也有人帮着维持了。

        另外,以后大宋还得扩张呢!

        还要全球殖民呢!

        到时候那些对朝廷来说鞭长莫及的军府,都可以用这个办法管起来啊!

        这个时候的赵楷,那是压根没想到,这个20人的管事团就是议会的雏形啊!

        这就是“高二穿越”的祸了,他压根不知道,他搞出的“一手拿刀、一手拿地”的府兵制,经过多年的茁壮成长,已经到了可以产生“自发秩序”的地步了。

        如果赵楷在穿越之前多念点书,也许就能知道封建是怎么产生并且一步步的滑向民主的。

        赵楷胡乱搞出的府兵制,不仅军事强大,而且还拥有了雄厚的经济基础......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理论也许不一定准,有钱却只能当顺民的例子实在太多了。

        但是既有钱又有武力......那就一定可以决定上层建筑了!

        当然了,这个“决定上层建筑”的事儿也是有个过程的。

        赵楷自己是“大帝”,在府兵中的威望无人能及。那些府兵只会拥护他,不会反对他,但是将来的君主还能不能控制住局面?

        而且,这些初代府兵的文化水平都很低,能管好学堂、校场、马场、义仓这些小事儿就不错了,也不会马上去追求更大的政治权力。

        但是他们现在既有钱又有武力,是赵楷重开的大宋朝的最大依靠,而且赵楷还让他们从基层开始自治......这等于在锻炼他们的能力,帮助他们形成传统啊!

        不过此时的赵楷,根本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还自以为找到了一个省钱又方便的,专用于营田使路和节度使路的基层治理办法,所以心情相当不错。

        “两府再好好商量一下,拟出一个细则,咱们尽快把这个事儿办了......这样才能把新拿下的地盘都拿在手里!”赵楷侃侃而道,“另外,两府还要商量一下封爵的事儿,朕打算在洪武八年年节到来的时候,把授爵的事儿也办了,这样明年咱就能南下找吴国要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