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400章 ??赵楷,你要破产了!(求订阅,求月票)

第400章 ??赵楷,你要破产了!(求订阅,求月票)

        让吕颐浩和陈记感到扎手的事情有很多,但是所有的这些事情,都是有一个原因引起的,就是没钱!

        赵楷的朝廷真的快没钱了!

        北宋朝廷拥有的府兵户差不多已经达到了六十万,现在几乎全部在役。不是在防备南宋、伪宋、大理、西唐,就是在和大金国作战,或是在镇压刚刚占领下来的地盘。

        即便是还在家乡呆着的,也都入了役,不是负责训练府兵子弟(他们是后备军人,万一赵楷的北伐打得不顺,他们就得补进去),就是在协助转运物资,供应前敌。

        而且其中的绝大部分,都已经过了四个月的“免费期”!

        在这种情况下,朝廷的支出规模有多大,就可想而知了。而南宋方面又把赵楷给“炒”了,不仅断了赵楷每年600万贯的“薪水”,还造成汉阳商市一带形势紧张,两宋贸易几近中断。这又进一步降低了北宋朝廷的财政收入,而且还威胁到了“四川——汉阳——襄阳”这条川米北运生命线的安稳。

        不得已之下,赵楷只能任命李宝为水军都统制,让他去江陵打造战船,并且组织江北塞防,确保荆江运输通畅......这可又是一大笔的开销!

        也就是说,从洪武七年开年到如今,北宋朝廷一直处于支出巨大而收入锐减的状态当中。

        如果不是赵楷过去几年不舍得花用,把自己从赵桓那里搞来的钱都存了起来,北宋朝廷的财政早就破产了。

        可是即便有赵楷的“存款”,北宋朝廷的东西两府也只拿出北伐的军费,至于善后的费用......先不提了,反正还没打下来,真打下来了,也许可以向燕京、河北地区的地主老财们征一大笔税呢?

        所以真的到了北伐大军势如破竹,一口气打到燕京城,两口气打到山海口的时候,管财政的东府两个大相公就傻眼了。因为花钱的账单雪片一样飞到他们眼前了!

        而且赵楷这次善后的手笔还特别的大——他要迁都北京顺天府,而且还要从旧的营田诸路迁移大批府兵户到北京路和河北路的收复区。

        另外,赵楷还要设立一个占地极大的“烧钱路”——大同节度使路!

        这么多烧钱的项目一起开动,而北京路和河北路的金国占领区,又因为金人撤退时的掳掠和赵楷对当地汉奸士大夫的镇压政策,陷入了一片混乱,自然也就没办法提供税赋了。

        虽然由土地兵役制支撑的北宋朝廷并不会因为没有钱而垮台,但是赵楷交代的那些大事儿,那一桩能不花钱?

        想到一个钱字,吕颐浩和陈记都是一声叹息。

        就在这时,之前跟随枢密院的两个元枢何灌、王渊一块儿去迎接赵楷的几骑传骑飞也似的赶了回来,远远的就朝吕颐浩、陈记这里大呼:“官家到了!官家奏凯还朝了!”

        跟着吕颐浩、陈记二人一起等候了许久的北宋朝廷的官员们都嗡的发出一阵低哗,纷纷开始整理袍服衣冠了——他们可有一年多没见着赵楷了,这得多想念这位不怎么理政就知道打仗的官家啊!

        站在这些大宋官员附近跟着一起迎驾的燕地“义民”也跟着议论纷纷起来了。

        “这下可好了,官家奏凯还朝,燕京算是永为华夏之土了,我等燕人不再披发左衽矣......”

        “真没想到,咱们燕人被契丹、女真欺负二百余年,今日能再当中国之人!”

        “你们可听说了,圣天子要迁都来北京顺天府,亲自守着国门,不让虏贼再打进来!”

        “这是真的?天子真的要以咱们燕京为天下首善了?”

        “当然是真的!我家在洛阳的亲戚都举家迁过来了,这还能有假?”

        “你家亲戚是......”

        “鄙姓赵,蓟州赵家之人!”

        “哦......原来是两国功臣蓟州赵,失敬!失敬!鄙姓高,渤海高氏......不是渤海国的高氏,是大宋女中尧舜,宣仁圣烈皇后的同族晚辈!”

        “失敬,失敬......”

        听见赵匡赞(大汉奸赵延寿之子,五代大投降家,宋朝开国功臣)的辽国亲戚和高太后(她家祖上是辽国派到南唐的使臣,被南唐扣押,后来投靠后周,成了赵匡胤的部下)的辽国亲戚都冒出来了,吕颐浩、陈记二人也不由得莞尔一笑。

        赵楷之前的雷霆手段和现在的迁都燕京加一块,看来还是挺有用的,不信邪的都给宰了,肯服软的都来认亲了,再加上从陕西、西京、河东等地迁来的府兵和勋贵,绝对可以把燕京二百年胡化之风彻底扭转过来。

        如果这位官家有办法填上迁都和转封这两个大钱坑,不仅国门可以永保安宁,这国门之内的一统江山,也为其不远了。

        ......

        “万岁!万岁!万万岁......”

        山呼万岁的声音,震天动地而起,响彻了北京顺天府城南的旷野。

        当赵楷再回燕京城的时候,这座控扼国门的燕地雄城,已经彻底拜倒在他的脚下了。出城迎接他的燕地百姓和从洛阳迁来的官眷、商人、工匠不下十万之数,一直从南端门向南延伸出将近十里。

        这些人当中的燕人未必有多拥护赵楷,但是肯定会服从赵楷的统治。所以现在就应该趁着威势鼎盛,人心慑服的时候,多迁一些可以充当腹心的府兵户来北京路。

        然后再慢慢的将北京路,以及附近的河北路、大同路等处,经营成和陕西同等重要的兵源血税之地。

        刀把子牢牢抓在手,才能保证那些充当钱袋子的地区可以乖乖地掏钱。

        而钱袋子满满的,也同样能确保刀把子听话......两者是相辅相成的!

        现在赵楷还有了平定草原、辽东的低成本方案——棱堡加上骆驼炮!

        哪怕是个“家用型”的棱堡,在草原上修一个,一整个蒙古帝国都打不下来,除非铁木真先到北京来学好数理化,再回草原去当大汗......历史上罗刹国为什么能征服草原、大漠、西伯利亚?还不是因为用棱堡占地盘的成本够低,使得征服有利可图吗?

        想着自己将来可以靠着棱堡和骆驼炮殖民全世界,赵楷的心情那真是太好,一脸兴奋的就入了南端门。

        南端门内也有一群人在迎接他,都是女人、孩子和内侍——燕京城的布局很奇怪,皇城无语城市的西南角而不是常见的城北或城市中心,所以入了南端门直接就是皇城了。

        朱凤英、潘采莲、任宝莲、武美娘、曹玉娘、禹藏金奴等人带着十几个小孩子,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赵楷一进门就看见已经长成了“轻熟妇”的朱凤英了,她已经替赵楷生了两儿一女,其中两个儿子分别是嫡子赵谦,三子赵诩,都已经到了上小学的年纪,现在正由武美娘、虞允文等人负责教导。

        而潘采莲则有庶长子赵论为靠......今年赵论已经十五岁了,发育得又高又大,和赵楷长得很像,还颇有才华。

        他从四年前开始,就在武美娘教导下学习新学,短短的四年,数学就已经达到了相当于“中二”的水平。而且这小子的儒学造诣也不低,打小就跟着胡寅、胡宏两兄弟习儒,据说颇得那两个酸儒的真传,还能将武美娘传给他的数学和胡寅、胡宏所传的儒学结合起来钻研......很有成为大儒的潜质。

        当然了,能文不能武也不是全面发展的人才。这个赵论那是三岁习文四岁习武,小小年纪就已经文武双全了。

        不过这么一个文武双全的好孩子,却得不到赵楷的喜爱,到现在为止连个爵位都没有。

        而赵谦虽然也没有当上太子,但是他母亲朱凤英却总是在赵楷出征期间担任监国,而且还会在赵楷当国理政的时候从旁“辅佐”(其实是学习治国),很显然朱凤英是被当成候补太后在培养。

        母亲是候补太后,赵谦的地位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

        “妾身恭迎官家回宫......”

        “儿臣恭迎父皇回宫!”

        在一片恭迎声中,赵楷勒住战马,翻身而下,稳稳的立在地面上,然后大步向前,到了朱凤英和潘采莲跟前,笑着对她们道:“凤英、采莲,这些日子朕出征在外,国中、宫中真是辛苦你们照应了......一切都还好吧?”

        朱凤英撅着个小嘴,一副超委屈的样子,凑到了赵楷跟前,低声道:“官家这一去就是一年有余,妾身一介女流,如何能应付朝局?真是难煞妾身了......以后官家可不能再这样了。”

        唔,抓阄很难吗?赵楷心里想着,嘴上却笑着问:“娘子都遇到了什么难为事儿?可说来给为夫听听。”

        朱凤英叹了口气:“还不是国用不足?连宫中的用度都有些艰难......幸好美娘和玉娘都有些积蓄,要不然这次六宫北迁的用度都拿不出来了。”

        赵楷心说:这个朱凤英管家的水平也真的不咋地,搬个家居然还要靠武美娘、曹玉娘这两个富婆(武美娘本事很大,特别善于理财,曹玉娘则是她爹曹丞相有钱)出钱.....不过由此也可以知道如今的财政紧张到什么程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