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95章 ??萧合达死了,撒离喝哭了(求订阅,求月票)

第395章 ??萧合达死了,撒离喝哭了(求订阅,求月票)

        “骆驼骑兵?怎么都蹲着?”

        “不对,骆驼背上还驮着门炮......”

        “好多,好多驮大炮的骆驼!”

        亲自带着一群披甲骑兵打头阵的萧合达,刚刚击退了一群拐子马,抵达槐树岭下的一片树林外时,就遇上了三百几十头蹲在林子外面的骆驼......而且每头骆驼背上都有一具又高又大的骆驼鞍,骆驼鞍上还架着一门青铜小炮!

        驮着青铜小炮的骆驼边上还站着身穿广袖皮袍的金兵,其中一些人还拿着缠绕着点燃的火绳的短矛......好像正把绕在短矛上的火绳往小炮的火门中塞!

        这是要开炮了!

        萧合达都懵了!

        明明都大获全胜了,怎么就遇上金贼的炮兵了......而且还那么多!

        该往哪儿躲啊?

        躲是躲不了啦!徒单合喜指挥的350头火炮骆驼在一片树林外摆出了个弧形炮阵,炮口全都对着萧合达的将旗,全方位加无死角啊!

        “轰隆隆......”

        当萧合达和他手下的契丹骑兵被突然出现的骆驼炮兵惊得不知所措的时候,三百多门八两炮就打响了。这些八两炮半数装了铁砂,半数装了石弹,将炮口前方一二百步之内,变成了真正的人间地狱。致命的铁砂和碎石以极快的速度飞舞,编织成了一张密不透风的死亡之网,将网中的所有人和马都打翻在地。

        萧合达则是当场阵亡,连惨叫都没发出命就没了,一个人挨了至少七八枚炮子儿,都给打成筛子了,惨不忍睹啊!

        跟在他身边的契丹骑兵也死成了一片,死人死马躺了一地,人和马的鲜血也流淌了一地,空气当中弥漫着火硝和鲜血的气味儿。

        位置比较靠后,还没有进入骆驼炮威力覆盖范围的契丹骑兵们看见这一幕也都吓懵了。

        刚才还在打胜仗呢!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这样了呢?他们的萧大王(奚六部大王)呢?不会被金贼用炮打死了吧?

        这帮契丹人正懵逼的时候,就看见一群浑身上下都包着铁甲的骑兵轰隆隆的从林子里杀出来了!

        这时机把握的刚刚好啊!

        “铁浮屠!”

        一声仿佛从胸中直接喷发出来的发喊,激起了藏在这些契丹骑兵内心最深处的恐惧。

        “快跑,铁浮屠来了......”

        马上就有人绷不住,打马调头往后就跑了。由于萧合达阵亡,而何蓟又在后队督战,所以这些契丹兵不仅失去了他们的精神领袖,也暂时失去了指挥,自然无法战胜心底的恐惧,在铁浮屠的冲击下陷入了崩溃。

        而后阵的何蓟手里只有一个将的宋军骑兵和他自己的亲兵,根本无法阻止上万契丹兵的崩溃。

        而且何蓟自己也听见密集到连成一片的炮声了......这可不是十几门二十几门大炮能打出来的声势,至少得有上百门炮同时开火!

        上百门......这是遇上主力了?

        何蓟一边命人去阻挡崩溃的契丹兵,一边让亲兵去找个人问问。没一会儿就有一个仓惶逃窜中的契丹千户被押到了何蓟跟前,这家伙会说汉话,也没等何蓟发问,就嚎啕大哭道:“何太尉,我家大王没了,被金贼用骆驼炮打死了,死得好惨啊!”

        “骆驼炮?”何蓟听得一头雾水,骆驼炮是什么炮啊?骆驼怎么和大炮扯一块儿了?

        “就是骆驼扛大炮......好几百门呢!”那契丹千户说,“还有铁浮屠,成千上万!”

        他的话刚说到这里,“成千上万”的铁浮屠已经驱赶着惊慌失措的契丹兵冲到何蓟视线之内了!

        虽然何蓟麾下也有两个营的红巾铁骑,但是现在战场上一团混乱,到处都是奔逃的契丹人,红巾铁骑根本没办法整队冲锋。而且何蓟还远远的看见好些个骆驼跟在铁浮屠骑兵身后......这些骆驼背上都架着很高的鞍,鞍上隐约就是一门小炮!

        居然还有这样的组合!

        何蓟这回也涨知识了......不过这知识涨眼下用不上,因为他手里既没有骆驼也没有大炮。所以根本抵挡不住有骆驼炮支援的铁浮屠骑兵的进攻,他现在能做的就只有且战且走,尽可能拖住女真人进攻的脚步,可别让他们冲到韩世忠的大军背后,要不然这场榆关之战的胜负可就难说了。

        不过何蓟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在萧合达阵亡,契丹骑兵被击溃的当口,完颜撒离喝已经被韩世忠打哭了,现在正哭着向北逃离战场呢!

        如果说完颜宗弼手中的骆驼炮是在复杂或没有良好道路的战场上打运动战的利器,那宋军的大炮加掷弹兵、红巾铁骑轮番上阵的打法,在如今堂堂之阵中则是无敌的存在!

        面对九十多门5斤炮10斤炮的火力,完颜撒离喝手中的一百五十门八两骆驼炮压根就没有还手之力......其实骆驼炮兵根本不是用来和5斤10斤长炮对轰的,它们是用来伴随骑兵打运动战的。可是撒里喝根本不知道这些,而且他的部队现在也没法运动。

        如果刚开始假和谈的时候,他就果断投入骆驼炮、铁浮屠和拐子马,用运动战去扰乱韩世忠的阵型,也许还有的打。

        可是他偏偏怂了一下,让韩世忠战了先机!

        无计可施之下,他就只能逼着骆驼炮上去反击宋军的掷弹兵进攻......骆驼炮倒是击退了宋军的掷弹兵,但是宋军掷弹兵身后还有一队5斤炮跟着!

        宋军炮兵发现了骆驼炮,立即展开了四门5斤炮,轰了几轮霰弹就打死了二三十头骆驼。余下的骆驼炮兵禁不住5斤炮的轰击,也无力反击(他们没有颗粒火药,所以装弹慢,射程近)全都仓惶而逃。

        宋军的红巾铁骑又趁机发起了突击!

        而这个时候,羊河对岸的岳飞,又分出两万步骑,带着二三十门5斤炮,大张旗鼓的沿着羊河向北推进,摆出一副要封锁金兵北逃之路的姿态。

        完颜撒离喝麾下那些士气低落,人心惶惶的金兵这下终于崩溃了,位于撒离喝军阵右侧的汉军首先开始溃逃,上万人一起发足狂奔,一边奔跑,一边还有人张开嗓门大呼:“败了,败了,金国完啦!”

        紧接着撒离喝手下的契丹人也乱了套,也跟着汉军一块儿崩溃,一部分向北,一部分则冲向羊河寨浮桥,想要躲到羊河对面去。

        督战的女真人、渤海人一样人心慌乱。恰恰在这个时候,北面槐树岭方向又传来了炮声和喊杀声——那明明是完颜宗弼在打何蓟和萧合达,但是在不明真相的女真人、渤海人听来,一准又是宋军的炮轰在进攻......槐树岭是他们唯一的退路,如果给宋军占了,他们就完了。

        在这个时候,完颜斜保派来的骆驼炮兵带头逃跑,二三百头骆驼(还有弹药骆驼)向北猛冲猛撞,也不管挡在前面的是汉人、契丹人、渤海人还是女真人!

        他们一跑路,其他的女真人、渤海人也都跟着一起逃。

        撒离喝也没招了,他年轻的时候虽然得过阿骨打的夸奖,但那时候他就是带个谋克冲锋陷阵,当几百人的官长。后来那么些年都是打顺风仗,跟在完颜宗翰、完颜宗望、完颜娄室、完颜银术可这些人后面烧杀抢掠谁不会啊?这回让他领着几万人打一场完颜宗弼都打不了的硬仗和败中求胜的仗,他哪有这本事?

        看到底下人全都溃了,撒离喝那个伤心难过啊!

        好好的大金国,怎么就输成这样了呢?再这么下去,大金国就要没了。

        想到这里,他呜哇一声就哭起来了,一边哭还一边大喊:“太祖皇帝,太祖皇帝,您在天有灵,就睁开眼睛看看吧......大金国败了,大金的江山要没了!”

        他这么一崩溃,身边的女真亲兵也没知道不行了,只好护着这位“啼哭郎君”往北跑。

        而“啼哭郎君”完颜撒离喝这么一跑,羊河西岸的金兵终于彻底崩溃了,好几万人一起发足狂奔,发出凄厉仓惶的叫喊,慌不择路的四下逃窜。

        韩世忠麾下的宋军则士气如虹,以将为单位,向着崩溃的金兵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扑击!

        溃败当中的敌人是最容易消灭的,因为他们根本不能进行有组织的抵抗,只是一盘散沙而已。

        完颜宗弼得知了撒离喝率领的主力已经崩溃,岳飞又分兵向自己的侧后迂回,也不敢再恋战了,只得下令收兵,然后向着北面的茫茫燕山而退。

        而完颜宗弼的退走,也标志着金兵彻底输掉了榆关之战,而且也失去了继续在山海口坚守的气力......

        渝河东岸的某处高地,完颜宗干只是目光呆滞的眺望着远方的战场,张着大嘴,想喊喊不出来,想哭又哭不出来。

        完颜斜保那个乌鸦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他的身边,低声对这位左副元帅说:“叔父,退兵吧!咱们不能再打下去了......再打下去,咱们就无力进攻高丽了!拿不下高丽,就没有大金国了!”

        “啊......”完颜宗干猛地醒悟了过来,大金国必须要有一块能提供大量税赋和粮食的膏腴之地。

        否则一群节度使就会各奔东西,国家就散架了!

        “传令......”宗干声音颤抖着,“退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