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94章 ? 有你们哭的时候!(求订阅,求月票)

第394章 ? 有你们哭的时候!(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金国必须释放我大宋官家义子契丹国主延禧;第二,金兵退出山海口,退出原辽国南京道;第三,金国不得再支持逆贼赵构;第四,金国将千里松林以东之草原、大漠,系数归还契丹......”

        羊河寨以西,金宋两国大军对垒的战阵中央,萧不言正用流利的汉话,将韩世忠拍脑袋想出来的所谓的议和条件,逐字逐句的转述给金国的“传声筒”刘萼。

        说完之后,他忽然发现刘萼好像中了定身术一样,傻傻的骑在马上,动也不动一下,还以为眼前这个“金贼”听不懂汉话,于是又用契丹话再说了一遍议和条件。

        听萧不言开口说起来契丹话,刘萼这才反应过来,他哪里是不懂汉话,而是被宋人提出的宽松的议和条件给惊呆了!

        这是真的吗?

        赵楷不可能那么好说话吧?

        难道是我听错了?

        萧不言再用契丹话这么一说,刘萼总算是确认了对方提出的条件——真是菩萨保佑啊!

        虽然难以置信,但是刘萼很快就脑补出了原因。

        首先,赵楷也没有把握吃掉山海口—榆关战场上的将近20万大金兵。

        那可是大金天兵啊!

        其次,现在赵楷已经全取了燕云十六州和大半个河北路,也该知足了,再打下去没有好处!

        真要把20万大金兵逼上绝路,死战到底,他就算能赢,也得付出十万人以上的伤亡吧?

        得不偿失啊!

        第三,对于赵楷的朝廷而言,要招募到十万壮士补上这个缺口倒是没多困难。毕竟汉人的数量摆在那里,而且这些年赵楷倒行逆施,几乎把好好的科举搞废了,取而代之的是军功爵和府兵制,使得所谓营田四路的民风越来越尚武。

        但是这些尚武的壮士也不会给赵楷白白当兵,他们是很贵的!

        根据刘萼掌握的情报,当了下士,正式成为府兵一员后就要授职田100亩!而且还免交赋税,还有长达60年的使用权......哪怕他们年老体弱,无力当兵,也可以继续享有这些职田,直到60年期满。

        至于期满之后能不能收回......那就真的只有天知道了!

        也就是说,赵楷要新招募十万府兵来接替阵亡、重伤的十万府兵,就必须付出1000万亩良田!

        哪怕按照一亩折钱五贯,这1000万亩也价值5000万贯啊!

        第四,被砍死的几万,甚至十万金兵也很“值钱”啊!这得多少个“上功”?有多少府兵可以升级加田?升一级就加100亩啊!

        十万金兵怎么都值1000万亩吧?

        两个1000亩,那可是价值上亿贯的......

        代价如此高昂,赵楷应该也会舍不得的吧?

        虽然赵楷这几年不断用兵,不断胜利,但是抢到的土地都成了“营田使路”、“节度使路”,也就是说好处都给下面的府兵了,他这个皇帝没捞着什么。如果在燕云之战快要收场的时候,再“损失2000万亩”,他说不定就得白忙活一场了。

        想到这里,刘萼努力抑制住心中的狂喜,面无表情的对萧不言道:“贵国官家的条件,本使已经知道了,本使立即回去同大王分说,请贵使稍后片刻。”

        说完刘萼就在马上向萧不言抱了抱拳,然后牵动缰绳,飞马去向完颜撒离喝报告了。

        ......

        “菩萨保佑......总算能议和了,总算能享几年太平了!”完颜撒离喝听到这个消息高兴的都有点热泪盈眶了。

        虽然赵楷硬吃下他的几万人肯定是笔亏本买卖,但是完颜撒离喝如果把命丢在这里,那就亏没了......他可是跟随阿骨打起兵的“老完颜”,抢了快二十年,抢到的战利品不计其数,还没好好享受就死了,这二十年不是白忙活了吗?

        不过打了半辈子仗的撒离喝还没有完全丧失警惕,而是问身边之人道:“不会有诈吧?”

        “应该不会......”刘萼摇了摇头,然后说出了自己脑补出来的原因。

        一旁的耶律章奴也点头附和道:“赵楷的用兵之法,强则强矣,但是这个兵强的代价,是好处都归了下面......赵楷这个官家和他的朝廷都没捞着什么,这是国穷兵强,不会长久的。只有国富兵强,才是真正的长治久安之道。”

        他说的很对!

        但赵楷不知道......

        “对,对,”完颜撒离喝连连点头,“赵楷是明君,一定懂这些道理的。”他顿了顿,对刘萼道,“就赶紧去和大宋的使臣说,就说宁王已经同意大宋的条件了。不过议和之事还得左副元帅拿主意,所以请大宋兵让条道,咱们好派人去向左副元帅报告。”

        “好好,我这就去!”刘萼连连点头称是,然后上了自己的战马,又飞马去和萧不言分说了。

        在完颜撒离喝等人好心好意准备和大宋议和的时候,对面的韩世忠却已经下达了炮兵去遮挡并瞄准完颜宗弼认旗和掷弹兵点燃火绳的命令!

        而当遮挡在宋军大炮前的篱笆被纷纷推倒,露出里面黑洞洞的炮口和忙碌的炮兵的时候,萧不言已经把刘萼给带回来了——萧不言也够阴的,他对刘萼说,要带他去见赵楷,让他自己向赵楷汇报。结果这个刘萼就忘记了杀父之仇,屁颠屁颠的跟来了。到了宋军阵前的黑纛白幡之下,赵楷没有看见,反而看见一门门的大炮和忙着装弹的炮兵了。

        他马上就发现不对了,想要调转马头逃跑,却已经来不及了——一门5斤长炮已经瞄准他了。萧不言还冲着他大喊:“刘萼,快下马投降,要不然就开炮了!”

        刘萼这下可慌了,那么老粗的筒子对着他,他能不慌吗?这要挨上一发,那就碎成渣了!

        他连忙从马背上滚落下来,趴在地上大呼:“愿降,愿降......”

        不过回答他的,只有炸雷在耳边爆响一般的轰鸣声!

        宋军的炮兵开火了!

        96门火炮,几乎同时发出怒吼,将96枚实心弹射向金兵阵前,完颜宗弼帅旗所在的方向!

        完颜宗弼帅旗下方坐着的是个替身,死活都不打紧,但是假宗弼背后的一排沙袋后面,却是聚集着完颜撒离喝、耶律章奴、刘筈这些金军将领。

        这帮人全都被突然飞过来的炮弹吓懵了,当大炮打响的时候,全都跟中了定身术一样,动都不会动了。还好他们身边的亲兵反应快,把一个个都摁到了沙袋后面避炮。

        他们虽然有沙袋护着,伤不着性命,但一时间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个宋朝官家到底想要什么?他提的条件咱们都答应了,他怎么还开炮呢?

        几个人还没想明白,那边完颜宗弼的帅旗已经倒了——这旗子是有人扛着的,扛旗的人被打死了或跑路了,旗子自然就倒了。

        对面的韩世忠看见完颜宗弼的帅旗倒地,完颜宗弼所在的位置也尘土飞扬,乱成一团,于是就大声嚷嚷:“入娘贼的,完颜兀术死了,都他n的给老子冲啊!杀金贼!分田地啊!”

        “杀金贼!分田地......”

        一群为了土地而战的大宋府兵,顿时就沸腾起来了,一排排的掷弹兵和步兵,推着楯车,如同潮水一样,向前涌动!

        ......

        “大王,南人的大筒子打响......”

        “大王,南人使诈,他们太阴险了!”

        “传令,整队......”

        正在槐树岭的树林里面紧张等待着羊河寨方向打响的完颜宗弼、乌延胡沙虎和徒单合喜等人全都跳起来了。

        完颜宗弼还在第一时间下达了整队的命令,不过整队之后怎么办却没说。

        宗弼又不聋,当然听得见宋军的大炮打得惊天动地......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所以整队之后是马上逃走,还是南下接应,得看情况了。

        就在槐树岭树林中的两万金兵整队的时候,在林子外面警戒的拐子马疯了一样的跑来了,甚至连下马都忘了,就冲着完颜宗弼大吼:“伏兵!伏兵!槐树岭山后有南人和契丹人的伏兵,成千上万!”

        原来何蓟和萧合达的部队也出动了,正往槐树岭而来!

        完颜宗弼脸色铁青,宋军在槐树岭山后伏了兵,而且还是宋军的大筒子先打响,说明赵楷一开始就在使诈,就想偷袭......真是太卑鄙,太无耻了!

        还好大金兵也有后手,要不然就完了!

        完颜宗弼一扭头,对徒单合喜道:“徒单合喜,你的骆驼筒子现在能战吗?”

        “能!”

        完颜宗弼点点头:“好!你打头阵!

        胡沙虎,你带铁浮屠跟随骆驼筒子,骆驼筒子打完后,你的铁浮屠就冲上去!”

        “喏!”

        “得令!”

        两个女真大将领了完颜宗弼的将令,都飞身上了亲兵牵来的战马,奔向各自的部队——这些可是女真精兵,和完颜撒离喝带着的金兵可不是一回事儿。

        而且他们手头还有王牌——350根骆驼筒子!这玩意连宋军都还没用上呢(骆驼炮是草原、沙漠作战的利器,赵楷暂时用不上,而且他的骑士都不会骑骆驼,也用不了),绝对可以打何蓟和萧合达一个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