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93章 ?诈和对诈和,伏兵对伏兵

第393章 ?诈和对诈和,伏兵对伏兵

        清晨的曙光尚未泛起在东方的天际,天地之间,仍旧是一片黑沉。天空当中,弯月高挂,月亮周围还镶嵌着密密麻麻的星光。今晚的月光虽然算不得明亮,但已经可以让人看清前方的道路。

        黑暗当中,一支多达一万几千人的队伍,正静悄悄的行走在一系列南北走向的小山包的西侧。人衔枚,马裹蹄,战马的口部也被笼头和嚼子紧紧锁住了,根本发不出声音。伴随着一条羊河的小小支流发出的潺潺水声的,只有密集而又低弱的脚步声和蹄声。

        何蓟、萧合达二人,以及他们手下的红巾铁骑和契丹骑兵们一起牵着马穿梭在黎明前的夜幕之下。脚下的路面不算平整,因为这条道路只是一条不大为人所知的山侧小路。

        如果不是萧合达的少年时代就是在碣石山一带的庄园中度过的,远来的宋军都不知道这里还有这么一条小路......哪怕是号称对平州一带的地形非常熟悉的郭天女,也不能和打小就在碣石山一带的山山水水中游荡的萧合达相比啊。

        在赵楷带着郭天女和少量的羽林亲兵还有女班直离开军前,返回碣石山水岩寺的行在去等好消息后,萧合达就在随后举行的军议中提出了金兵沿着羊河西岸往北面的山林地带突围的可能。

        如果从羊河寨出发,沿着羊河西岸一路往北跑,跑上大约50里就能钻进燕山了。

        虽然从羊河寨沿羊河而进走不了太远就是山林地带,而且附近还有一座兔耳山大营——就是岳飞的部队之前就驻扎在那里。但是那里的山林并不险峻,山间和林间的大路小路很多,很容易通过。而兔耳山大营因为岳飞的离开,早就是空营了。

        另外,宋军如今在茫茫燕山当中没有多少基础,而金贼已经统治燕山将近十年了。对于燕山东麓原本的奚六部地盘的控制能力非常强大!

        燕山之中的奚部豪强,大多都在身兼奚六部都统的完颜宗弼控制之下。完颜宗弼的大军一旦进入燕山,那就是虎入深山,龙归沧海了。

        以后再要消灭完颜宗弼这个祸害,少不得就得在燕山的大山里面大大出手了!

        所以萧合达就提出建议,调兵进入兔耳山——羊河之间设伏......如果“诈和”失败,金兵沿羊水突围,那么伏兵就可以进行阻击,同时再让羊水以北的岳飞部也沿羊河东岸北上,在老虎山附近的羊河河段渡河(那里有岳飞所部之前架设的浮桥),这样就能全歼完颜宗弼了!

        一名契丹哨探急匆匆的自前方赶来。他从何蓟萧合达身边高高举起的认旗留在夜色当中的剪影,以及何蓟、萧合达等人所骑乘的,高大的青海骢身上,知道了两位主将的所在。他向阻拦的卫兵通报了番号、姓名,对了口令,然后才被带到何蓟、萧合达跟前。

        “何太尉、萧太师,前面就是槐树岭。”

        槐树岭就在羊河边上,如果完颜宗弼的大军要沿着羊河退往燕山,就必然从槐树岭旁边过去。

        “槐树岭那边情况如何?”萧合达问。

        “有一些金贼的拐子马守在那里,咱们也不敢靠太近,怕打扫惊蛇。”

        萧合达点点头,对何蓟道:“何太尉,槐树林一直在羊河寨的金贼控制之下,这些拐子马很可能是他们派出来的......咱们如果杀过去把他们撵走,一定会惊动完颜宗弼的。”

        何蓟想了想,“那咱们就别打草惊蛇......那咱们在哪里埋伏?”

        萧合达道:“前方有座刘家庄,位于一处山坳当中,非常隐蔽,和槐树岭只隔了一道山岭。咱们躲进去,等羊河那边打响,再扑槐树岭。”

        “好,就怎么办!”

        ......

        “大王,刚才过来的应该是兔耳山大营中的远拦子......都是些把命卖给南人的契丹人,没什么胆子,不敢靠近的,现在都已经让远拦子赶走了。”

        同一时刻,一名金人的拐子马谋克,也正站在一脸疲惫的完颜宗弼跟前报告着刚刚和契丹远拦子在槐树岭外遭遇的事儿!

        唔,宗弼现在已经到了槐树岭!

        他的两万精兵和何蓟、萧合达率领的一万几千人,现在就隔着一道山梁,却不知道对方的存在。

        两拨人都是来打埋伏的,都不敢打草惊蛇......

        完颜宗弼的亲管猛安乌延胡沙虎凑了上来,一脸杀气地说:“大王,末将带些儿郎杀出去,把这些契丹狗子都给您宰了!”

        “不必。”完颜宗弼摆摆手,“派些拐子马拦着他们就行了.....咱们不要打草惊蛇。”

        完颜斜保派给宗弼的骆驼筒子猛安徒单合喜也凑了上来,“大王,咱们要在这里埋伏多久?”

        骆驼筒子猛安是完颜斜保、完颜活女一手拉扯起来的,而这个徒单合喜则是娄室的心腹,娄室死后跟随活女,而活女又是斜保的人......

        “急什么?”完颜宗弼瞪了他一眼,“羊河寨还有六万多人呢!总要接应他们一下。”

        六万多人呢!

        都捞出来是不可能的,但是完颜宗弼总归想多捞几个......毕竟那些都是他和宗干、宗辅等人的军队啊!

        ......

        当宋金两国的伏兵隔着一条山梁,各自屏气凝神,不敢打草惊蛇的时候,“两条蛇”也没安好心,也都在准备“毒牙”,想狠狠的咬对手一口呢!

        韩世忠为假的完颜宗弼准备的是64门5斤炮,32门10斤炮(其中一部分火炮还是从夹河堡拉来的),5斤炮在中间,10斤炮在两边,形成交叉火力,猛轰“假宗弼”。

        而完颜撒离喝为假赵楷准备的则是150根骆驼筒子和1000名铁浮屠骑兵。

        两边和谈的诚意真是没谁了!

        除了准备火炮和突击队之外,两边的兵马也得当面锣对面鼓的摆开!

        阵前和议嘛!

        谈得拢就谈,谈不拢就砍......这个就和黑道谈判差不多。区别只是人多一点,韩世忠这边凑了五万七八千,浩浩荡荡的展开一个空心方阵。而完颜撒离喝则拉出了六万大军,背水布阵,也摆出了拼命的架势。

        另外,两人还在军中找到了和赵楷、完颜宗弼长得比较像的替身各一名,都在各自的旗号下面弄了个小板凳坐着——不能骑马,骑马容易挨炮揍啊!坐在小板凳上比较矮,不容易挨炮弹。

        而韩世忠、完颜撒离喝则在假赵楷、假宗弼后面的一堵沙袋堆起来的女头墙后躲着,指挥和谈。

        当然了,两个西贝货都不用说话,两边的人离得很远,都三四百步,说话根本听不见。

        他们只要往那儿一坐,表示赵楷、完颜宗弼到了就行。

        所谓的阵前搭话,其实是由双方派出的骑士跑到两军阵中互相传话。

        金人那边派出的“传话筒”还是那个刘萼,而宋军这边韩世忠则派了萧不言——就是上一届进士科的探花,他现在是顺天府的参军,受命带民伕随军。

        因为他是契丹人,又是进士出身,所以就主动求了这个当传声筒的差。

        这可是个高风险、高收益的差......这一仗如果打好了,他可就能爬到大夫一级的勋位上去了。

        现在北宋这边的当官路线图可是军功第一、文凭第二(包括进士和几个学堂毕业),两者兼有的话,那真是可以飞起来的。

        而萧不言因为心比较虚,所以这两年干活特别积极......功名心很盛啊,前途看似也一片光明啊!

        韩世忠对萧不言也是很看重的,当天色完全放亮,两边的阵型也完全布好之后,他就当面嘱咐萧不言道:“和谈的条件就这样说:一是放了官家的义子,就是那个耶律延禧;二是金贼完全退出山海口,还要退出辽南京道的地盘;三是不得再支持京东的逆贼赵构;四是将千里松林以西的漠北草原都还给辽国......暂时就这四条了!”

        不是万一答应,是肯定会答应!

        如果羊河寨这里的六万人都跑了,金国不一定会答应这些条件,可现在宋军已经圈住了六万金兵......而且这六万人基本上都是阿骨打一系几个女真大佬的人马!没有了这六万人,他们阿骨打一系还能不能压服宗翰系、吴乞买系都不好说。

        宗干、宗弼、宗辅怎么可能不动心?

        同一时刻,完颜撒离喝也在和刘萼交代和谈条件:“你和南人这么说......第一,大金国可以退出辽国南京道、西京道的地盘;第二,大金国可以停止对赵构的支援;第三;大金国和契丹余孽之间的交战,大宋也不得干预;第四......第四还没想好,就这三条了。”

        刘萼想了想,问:“万户,赵楷如果答应了这三条,那咱们还要下手突袭吗?”

        这个......完颜撒离喝居然给问住了。

        他是来诈和的,但万一诈和成真了怎么办?还要谋害赵楷吗?

        如果谋害不成,和谈的大门可就永远关上了......

        “万户,”一旁的契丹万户耶律章奴笑道,“真要谈成了,当然不能对赵楷下手了......即便要下手,也得先报告左副元帅,请他拿主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