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91章 ??赵楷,金兀术要和你谈判!(求订阅,求月票)

第391章 ??赵楷,金兀术要和你谈判!(求订阅,求月票)

        完颜宗弼死定了!

        这是完颜斜保这个乌鸦嘴的心里话......完颜宗弼的大军距离羊河寨还有十几里,而且他的军队还展开了一个大方阵和赵楷对峙。

        收拢队伍需要时间,在宋军的围追堵截下走完这十几里也需要时间,到明天清晨能抵达羊河寨就算烧高香了。

        到那时,赵楷和岳飞早就在羊河东岸会师了,二十万大军把羊河寨团团包围了,完颜宗弼还活什么呀?无非就是在羊河寨坚持多久的问题......如果熬上一个月,那真是长生天保佑了!

        因为完颜宗弼所部携带的军粮只有十日份,省着点吃也就熬上十五天,即便杀马为粮,最多也就熬一个月。

        想到完颜宗弼只剩下一个月的寿命,完颜斜保还是有点伤心的。不过他知道自己还有未完成的使命,所以就在心里面对自己说了一声“节哀顺变”,便把自己的王府主簿刘萼叫到身边。

        完颜斜保让自己的这个汉人主簿立即快马加鞭去见完颜宗弼。把完颜齐在榆关大败,南人大将岳飞的十万大兵即将南下至羊河寨以东的消息,还有完颜斜保准备东进至渝河以东同完颜宗干会师的决定,一并转告宗弼!

        还让完颜宗弼

        送走了刘萼之后,完颜斜保就命刚刚从完颜宗弼军中返回的完颜活女领北京路左万户的精兵在前开路,自己率领北京路右万户的人马断后,连夜向东面的渝河而进。

        刘萼是刘彦宗的三子,父亲死后,他和兄长刘筈分别投入了宗翰、宗干二人门下,算是两边下注。但是因为刘彦宗麾下的南京路汉儿军归了刘筈,所有刘萼只是两手空空投到宗翰麾下,因此并不受重视。过去几年中,他都在京东路和淄青镇当地方官。直到完颜宗翰撤离京东(山东)路,改任北京留守,他才被发到完颜斜保手下当了个主簿。

        不过完颜斜保显然不大喜欢这个汉奸主簿,一直当他是个摆设,这回更是把他打发去了完颜宗弼那里。

        这是让他和哥哥刘筈一块儿给大金国当忠烈啊!

        虽然不甘心当大金忠烈,但是刘萼也不敢违抗乌鸦嘴大王斜保的令旨,只好硬着头皮上路。

        他带着十几个宛平刘家出来的随从,花了大约一个时辰,才赶到了十几里外的完颜宗弼的军中,见到了已经躲了一下午炮弹的完颜宗弼。

        完颜宗弼的部队从今天上午开始,就在被宋军的大炮当靶子在打!

        除了挨炮轰,宋军还发起了六次掷弹兵进攻!

        每次掷弹兵进攻的规模都不算大,都只有两个将的兵力参加。大约四千步兵会在长时间的炮击结束后推着楯车,携带者炸雷扑击完颜宗弼所部的阵地。

        在步军扑击的同时,还会有一个5斤炮队拉着大炮跟着步兵一起往上压——如果掷弹兵进攻遭受重挫,5斤炮就会上去喷霰弹!

        其实完颜宗弼手里还有一张可以对付掷弹兵和少量5斤炮的王牌,就是那500根骆驼筒子!

        不过完颜宗弼也是个狠人,他宁愿把手下的汉儿军、契丹军、渤海重甲兵一波波的派上去挨炸雷,用弓箭和重量很大、威力却不怎么样的炸壶反击宋军,也不派骆驼筒子上去。

        因为完颜宗弼知道,这500根骆驼筒子是拼不过宋军的大筒子的,只能打对手一个出其不意......所以必须要把这些骆驼筒子留到最关键的时刻再用。

        免得让赵楷有了防备,同时也避免用得早了,让宋军的炮群给摧毁了!

        因为手里还有保命的王牌,所以完颜宗弼在自己的“中军大坑”(为了避炮,他让人给自己挖了个大坑,就坐镇坑中,指挥大军)中听完刘萼的报告,脸色虽然阴沉快要滴水了,但终究还是忍住没有发作。

        而且他现在正缺一个能替自己跑腿的倒霉蛋,这个刘萼看上去一脸晦气,正好可以走这一遭。

        完颜宗弼看着一脸丧气的刘萼,努力挤出了一丝笑容,温言道:“刘萼,你替孤王走一趟南人的大营如何?”

        “走,走一趟南人的大营?大王的意思是......”刘萼看上去更丧气了,一脸的惊恐。

        “你去见赵楷,”完颜宗弼说,“就说孤王要同他讲和!”

        “讲和......”刘萼心说:我爹当年不就是去和他讲和的?结果怎么着?被那个疯王一箭射死!现在你居然还派我去......

        “怎么?”完颜宗弼看见刘萼一脸难色,就知道他不愿意,于是就把目光投向了刘萼的哥哥刘筈。

        “三哥儿,大王让你去你就去!”刘筈一脸正色的对兄弟说,“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赵楷当年疯魔的时候,不也没斩过来使吗?你怕什么?”

        刘萼都无语了,当年派去大名府要钱的是郭天女啊!赵楷那是馋她的身子才没一刀宰了她,我一大老爷们,怎么能和郭天女比?

        完颜宗弼看见刘萼还是一副很不愿意的模样,脸上已经露了杀机了。

        刘萼看见完颜宗弼一副要宰人的模样,顿时就怂了,只好满口答应道:“大王令旨,小臣岂敢不从......”

        完颜宗弼笑着点点头,说:“你就和赵楷去说,明天早上,孤王要和他阵前搭话......就在羊河寨前搭话!”

        “在羊河寨?大王要退往羊河寨吗?”刘萼问。

        完颜宗弼点点头,“事已至此,孤王还能往哪里退?”

        刘萼又问:“不知大王想和赵楷谈什么?”

        “当然是和谈了!”完颜宗弼斟酌了一下,道,“如今我大金已经将燕云十六州汉地都还给宋国了......他赵楷还有甚不满意的?难道他还想杀到塞北,夺了我们女真人的老巢吗?他就算有这心思,也该先弄死赵桓、赵构吧?在这之前,难道不想和咱大金国讲和吗?”

        “一定想的!”刘筈马上附和道,“赵楷现在走的路子就是当年后周柴荣先北后南的路子,复了燕云十六州后,也该向南了。”

        完颜宗弼笑道:“他如果不想让我大金国年年入寇,骚扰燕云之地,两家和谈,结成兄弟之国,又有何不可?

        刘萼,你就把孤王的这些意思去和赵楷说了!若他不允,明日便在羊河寨一决生死吧!”

        ......

        “完颜宗弼会向哪儿跑?”

        “羊河寨!入了羊河寨后,可能向东直奔渝河,也可能向北从兔耳山、老虎山之间穿过,然后再赴燕山......不过下一步肯定是羊河寨!官家,咱们如果想要吃掉完颜宗弼的大军,就得合围羊河寨。”

        “合围......岳飞现在怎么样?什么时候能南下羊河寨?”

        “官家,岳飞刚刚拿下榆关,现在正在收拢部队......至少还要一两个时辰才能南下。”

        赵楷的中军大帐之内,这个时候正在进行军议。

        就在刚才,赵楷已经得到了岳飞攻占榆关的捷报!

        榆关在眼下的战局中可是个关键到不能再关键的要点,榆关一旦拿下,金军就陷入了全线的被动,而且金军的羊河西岸集群,已经有了被围的可能。

        这可是一块大肉啊!

        一旦羊河西岸集群被歼或大部被歼灭,金兵就只能灰溜溜的退出山海口了。

        而且十万人以上的损失,也足以让大金国在今后的许多年中,老老实实的在塞北添伤口......也许回东征高丽补血,但肯定不敢再南犯中原了。

        而把金兵堵在关外后,赵楷就有余力南下收拾赵构、赵桓,一统天下了!

        等天下归一之后,还怕收拾不了关外的女真人吗?

        就在军议进行的时候,董罗汉快步走进了帐篷,冲着赵楷一拱手道:“官家,完颜宗弼的军使刘萼求见。”

        赵楷还没说话,一边的郭天女却惊了一声:“刘萼?”

        “刘萼说谁?”赵楷看着郭天女。

        “官家,他是那个被您一箭射死的刘彦宗的儿子。”郭天女笑道,“没想到他还敢来。”

        “哦......”赵楷笑道,“还是故人之子啊!那就叫他进来,且听听他说些什么?”

        董罗汉领了皇命,转身离去,没一会儿就领进来一个看上去心事重重的中年男子。

        “官家,此人就是刘萼,原南京路汉儿军总管刘彦宗之子。”董罗汉又沉声对刘萼道,“见了天子,还不下拜行礼?”

        赵楷可是刘萼的杀爹仇人啊!

        不过刘萼还是得老老实实的下拜,“外臣刘萼,见过大宋官家。”

        赵楷笑道:“不必多礼......现在是两国交兵,你是敌国之使,不要说什么客气话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刘萼偷偷瞄了赵楷一眼,大帐之内光线昏暗,不过还可以勉强看清楚赵楷的长相——这个高座其上的男人看着有三十来岁了,留了一部络腮胡子,面带凶相,目露杀机,一看就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啊!

        “官家,我大金平卢节度使宁王殿下,明日想在羊马寨前和您当面搭话,商讨两国议和之事......”

        “什么?议和?”赵楷听了这话笑了起来,点点头道,“好啊,你回去告诉完颜兀术,明天在羊马寨前一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