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78章 ??祭旗,誓师

第378章 ??祭旗,誓师

        嘎吱吱......北京顺天府城内,由北京路提点刑狱司主管的一所大牢中,一处监房的门被轻轻打开。

        监房当中蜷曲的两个人一下被惊动了,这两个人仿佛两只受了惊吓的小动物,惶恐的看着门口,也不知看见了谁,居然同时颤抖了起来。

        这里囚着的两个人,自然是蔡靖和刘彦均了。在北京畿路境内抓到的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多也都被投入了这所大牢当中。虽然河北路那边的除奸运动已经进行得如火如荼,脑袋掉了一地,赎命的粮食也收了好几十万石。但是在北京畿路这边,却还没有进行大规模的处决。

        之所以没有大开杀戒,主要是司法上存在难点......赵楷是暴君不假,但他这个暴君当得合理合法,并不会乱杀人。

        河北路那里被砍死的不是“叛贼”就是“逆贼”。他们本是宋朝的官员士绅,卖国投敌,当了伪官,任了伪职,帮着金人杀害抗金志士,当然该死。

        可是燕京路的这些大族并不是宋人,而且从来都不是!

        哪怕在大宋买回燕京及其周边地区后,直到宣和之难前这段时间里,他们都不是宋人。

        因为金国向宋国交割燕京及附近六州时,依照之前的约定,要求宋朝将松亭、榆关外民户交还金国,并以此为由,要求宋朝交出郭药师所部八千户。而宋朝方面则提出将燕人代替常胜军归金......后来平州张觉叛金,也和金人强迁燕人出关有关。

        虽然许多大部分燕人并没有被金人抓去辽东,但是这项协议却足以成为玉田韩、镇州赵、燕京刘这些燕地世家的护身符。至于医巫闾山马家(辽国汉人四大家族之一),根本就世居辽东,根据宋金之间达成的盟约,他们本来就是金人。

        既然他们本就是金人,那么“叛贼”、“逆贼”的罪名就安不上去了。

        如果说北京畿路这边谁是毫无争议的宋人,那就是常胜军的那伙人了!

        另外,北京畿路这里也没有抗金志士可以杀害。

        燕人没那么爱大宋,在宣和北伐前,他们已经当了二百年辽人了,早当习惯了。宋军忽然背信弃义的打过来,杀了好多人,打得燕地好多地方成了白地,后来自己搞不定还请杀人不眨眼的金兵来帮着打!

        后来为了保常胜军还把许多燕人卖给了金人......而常胜军后来又出卖了大宋给金人当了带路党!

        在这一连串的骚操作下,燕人就算想念大辽都不会想念大宋,谁会为了大宋去抗金?

        既然没有抗金志士,那也就没什么杀害抗金志士的罪人了。

        而且燕地的豪强并不是文士大夫,他们也是武士大夫,不会反对把兵役和土地挂钩。

        虽然这帮人心里面很烦大宋,但是这并不等于他们不愿意派人加入赵楷的军队——根据北宋府兵制的规则,一个效用士可以保住百亩(按照中田算)永业田。

        所以这些燕地豪强只要派些子弟参加宋军,充当效用,就能保住土地。

        此外,大金国之前一度迁都大兴府(现在的顺天府),并且圈占了大量的土地用来安置直属都元帅府的猛安谋克,所以还留在燕地豪强手里的土地并不多,而且都是些犄角旮旯的土地。根本不需要把它们都没收了,赵楷的北京路营田使司就凑足了20个军府的土地。

        由于以上这些原因,赵楷虽然明知道燕地豪强靠不住,但是也没有大开杀戒的把柄......而且他也不愿意乱杀一通。

        不过赵楷也有他的“骚操作”,他不乱杀人,但他可以扣押人质!

        而他扣押人质的理由,就是涉嫌谋杀朝廷命官郭药师!

        虽然郭药师不是个东西,但是郭药师已经投降大宋,还授了官职,所以杀郭药师就是个罪过了。

        不过真正参与这事儿的人并不多,只有蔡靖和刘彦均两个主谋以及一些小喽罗......谋杀郭药师这样的人物可不能开大会商量,那样一定走漏消息。

        所以赵楷只能以涉嫌的名目,派人去“请”燕云各家豪强的家主或老前辈来协助调查。

        如果那些豪强抗拒,那么赵楷就有理由杀人了......也的确有人抗拒,打破了几座堡坞,然后就都老实了!全都交出了各自的家主或长辈,而这些人现在也都被关在蔡靖和刘彦均所在的大牢里面。

        看到关进来的人越来越多,蔡靖和刘彦均二人吊着的心也放下了一些......法不责众嘛!

        赵楷还能把那么多人都杀了?

        两人私下里还盘算过,觉得赵楷还是有可能留他俩一命的。毕竟他俩是真心投靠的,真要杀了他们,就不怕寒了人心?

        至于常胜天女,都三十多岁的女人了,而且还没个一儿半女可以固宠。赵楷应该不会为了她就乱杀人的......

        另外,两人都有活命的门路。刘彦均家里已经找到了耶律余里衍的路子......这位可是赵楷的“孙女”!

        而蔡靖则托人去找吕颐浩救命了!

        哪怕倾家荡产,也得保住命啊!

        可是一连两三个月,两人都没得到一点儿准信......这命到底是保没保住啊?到了今天,好像是有动静了!

        ......

        大步走进监房的是郭天女!

        她已经除了孝服,换上了戎装,红巾朱袍,腰悬长剑,还披上了行军时可以用来遮风挡雨的斗篷,看着特别英姿飒爽。

        郭药师的那个亲兵头子董罗汉带着几个红巾兵,紧紧跟在她的身后。进门之后,四个红巾兵就两两一组,上去把蔡靖和刘彦均掐住并拎到了郭天女跟前。

        两个人知道不好了,不约而同的眼泪就下来了,刘彦均还哀求道:“常胜天女,刘某该死!但是谋害令尊的主谋是蔡靖啊!求常胜天女大人大量,放刘某一条生路......燕京刘家上下,都愿意唯天女马首是瞻!”

        蔡靖则是哭得跟泪人似的,软成了一摊。他真的是主谋啊!证据确凿,没有办法抵赖,看来是死定了。

        郭天女笑道:“刘太师(刘彦均在辽国时也当过节度使)误会了,要杀你和蔡帅使的真不是咱......官家哪儿听咱一个女流的话就杀了你们这样的人?”

        这还是要杀啊!

        这可把刘彦均和蔡靖给吓傻了,刘彦均已经说不出话了,蔡靖倒是嘶声大喊:“我是文官,我是文官,你们不能杀我......我要见官家!”

        郭天女笑道:“死都要死了,还见什么官家?给我带走!”

        ......

        刘彦均和蔡靖要去的可不是“菜市口”,也不是“西四牌坊”,现在的北京城还是辽国留下来的老城,并没有这两个杀头的好去处。

        而且他们也不是去法场挨刀,而是去祭旗的!

        原来今天就是赵楷率领大军出发东征山海口的好日子......今天是大宋洪武七年八月八日!

        这日子餐刀授首,下辈子说不定能发一票呢!

        顺天府城外,红巾宋军的七个军十四个师,以及河北、燕京五十五个军府派出的总共三十个将的辎重兵,已经排成了一个个整整齐齐的方阵,布满了高梁河以东的原野!

        二十万官兵,全部卷甲持械,红巾朱衣,笔直的站着!

        二十万虎贲之士,全都鸦雀无声。光是这样的纪律,就已经让人觉得杀气弥漫了!

        什么天时、地利、人和,在这里的二十万虎贲之士跟前,全都是瞎扯淡!

        而且这里的二十万虎贲,仅仅是红巾宋军总兵力的三分之一!

        而宣和之难前的大宋,虽然号称有八十万禁军,但是真正能算得上战兵的人数,有五万就顶天了......而且还散得到处都是,所以才打不过金贼。

        而如今的北宋,六十万虎贲是实打实的!

        而支撑这六十万虎贲的,则是中原北地的一亿多亩耕地......这才是赵楷的天时、地利、人和!

        远处马蹄声响起,就看见数十骑飞奔而至,当先一人,正是郭天女。后面的红巾骑兵,则架着两个面如死灰,穿着囚服的人物,就是蔡靖和刘彦均。

        郭天女带着他们俩飞奔到了一处巨大的木质高台边,直接就把他们从马上掷下,然后立即有刽子手上前,架着两人上了高台。

        上去之后,两人才发现,高台上还站着好些人,都是上了年纪的老头子,不用说了,全是燕云各家的“人质”。这些老头子全都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看着两个新来的人。

        这是排队杀头?

        蔡靖和刘彦均还在想“好事”呢,他们来的晚,是不是最后杀?

        可惜,他们想错了!他们今儿插队,先杀他们!其他人不杀......今儿赵楷要杀鸡儆猴!他们俩是那个鸡,其他人是猴。

        杀了他们,就是为了告诫一下燕云豪强,都他M的放老实一点!

        不要在大军东征期间搞事情,放老实一点,才能长久,要不然就和这两只“鸡”一样,“鸡头”落地,死路一条!

        两人汉奸就这样被押上了高台,然后没有什么多余的程序,就是一声号炮,手起刀落,人头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