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75章 大宋田亩制度

第375章 大宋田亩制度

        迎王师,盼王师,王师来了更遭殃......唔,真的有很多人遭了殃,还有一些人不好不坏,只有一小部分人,在王师到来后上了台阶。

        在如今被赵楷领导的王师所光复的河北路和北京畿路的地盘上,大部分人对新来的王师,实在只能摇头叹息了。

        大名府,卢家庄外,一群农人刚除完麦田里面的杂草,聚在庄子门口新竖起来的告示栏边上,或是拄着农具,或是蹲在树下,七嘴八舌的说起了刚刚在大名府境内公告颁布的《大宋田亩制度营田诸路版》。

        “王师的这套田亩制度看着怎么比金贼搞得那套还凶啊!所有的民田都要收归朝廷,然后再分配给军府将士,难道不当兵就不配有田土吗?”

        “还是以前的老王师好,虽然俺们这些种田人也很难保住那几亩薄田,但总归有点希望,现在可怎么办?难道只能一辈子当客户了?”

        “当客户就当客户吧,军府的租子收得也不算多,一亩中田才交三斗麦子,而且还摊丁入亩,也没了徭役,以后踏踏实实种田就行了......”

        “那是给军府的租子,若是田土分给了府兵,三斗麦子怕是不肯吧?而且这套田亩制度一实行,以后平民百姓如何上进?还能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吗?”

        “可以当兵啊!种什么田啊?去当效用啊!只要升了下士就有100亩中田可受,一年起码就有三十石麦子啊!嘿嘿嘿......”

        不同处境的人,对于《大宋田亩制度营田诸路版》的态度当然是不一样的。

        卢家庄的几个大地主现在是没法表明态度了,他们都让镇抚司的人抓去关在大名府的牢房里面了。没有杀,也没有判......一切看表现!

        主要看他们家里人的表现!

        如果老老实实的把田土交给军府,再给王师捐献个几百上千石的余粮,那么只要该土豪劣绅没有杀害过抗金志士,就可以放出去继续逍遥了。

        所以卢家庄的前任庄主李大官人的娘子贾氏,现在已经果断改嫁给了新任庄主卢小六......哦,还用私房钱为前夫李大官人购置了一口上好的棺材,真是太感人了。

        当然了,像李大官人那么倒霉的土豪劣绅也不多。一般的土豪劣绅家里都有孝子,倾家荡产也得捞亲爹啊!

        而这会儿聚在卢家庄大门口的这些人中,并没有特别肥的大地主,顶天就是几个小地主和富农。他们其实才是受《大宋田亩制度营田诸路版》伤害最大的人......和那些豪绅不同,他们的土地大多都靠劳动、靠经营、靠减省,一点点攒出来的。

        当然了,剥削是肯定有的,奸商行径肯定也少不了,但那最多也就是些小恶,谈不上大过。现在却被一部《大宋田亩制度营田诸路版》剥夺了来之不易的土地所有权。

        另外,这些小地主和富农就是所谓的“寒门地主阶级”的主流。宋朝科举制度提供的阶级上升通道,就是为他们这些人准备的。要真的是饭都吃不上的穷人,是极少有机会参加科举考试的,参加了也考不上,好像还是去当兵打仗比较有机会上升。

        当然了,寒门地主阶级也能出名将。翻开一本《三国演义》,上面那些砍人不眨眼的大将,大部分都是这样“寒门”出身。不过到了宋朝,因为有了科举考试这条更加安全,也更加公平的上升通道,所以寒门地主阶级就不怎么喜欢从军了......

        而寒门地主阶级开始逐渐脱离军事造成的一个后果,就是汉民族在武力上的投资,就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下降!

        宋朝的军事的萎靡和明末的“乞丐兵”,其实就是这种投入不足的体现——寒门地主阶级脱离军事,造成民间武力投资骤减,从而使得民族整体武力衰退,同时军官的整体素质也跟着下降(精英不从军了嘛)。而且寒门地主阶级出身的文官在掌握权力后,也不会替武夫说话,这就造成了军队也无法从国家财政中得到足够的投入。

        当然了,武力值衰退也有好的一面。

        比如有利于实行《大宋田亩制度营田诸路版》这种剥夺寒门地主土地所有权的制度......如果现在赵楷的朝廷要去剥夺陕西、京西、河东等处府兵户的土地,那他的国祚多半就到头了!

        而对于寒门地主以下的阶层,《大宋田亩制度营田诸路版》其实就是个不好不坏的制度。

        一亩中田总共交三斗麦子,而且已经是摊丁入亩后的数目了,对于原本没有土地或土地不足的贫下中农来说,负担其实降低了不少。

        不过《大宋田亩制度营田诸路版》上也明说了,三斗麦子的租子是田土归军府管理(未授出)时的标准,并不是府兵户的收租标准。通常情况,土地归了私人后,对客户的剥削一定是会加重的!

        所以也不能指望武士地主会比文士地主收租少......因此贫下中农常用来看,是很难从《大宋田亩制度营田诸路版》中获益的。

        当然了,很难获益或是遭受损失的人,都是没有能力或不愿意去应募效用士的。

        就在众人唉声叹气的时候,两骑得得而来,当先一骑,正是那日第一个站出来“出卖”李大官人的卢小六。

        他现在接了李大官人的盘,当上了卢家庄的“知寨”,现在还加入了军府,授了下士勋位,成为了大名第二折冲府下面的一个“知寨官”。

        而跟在卢小六身后的则是薛氏......已经是三易其主的女子了,不过犹是半老徐娘,风韵尚在。

        她今儿是跟着卢小六一块儿去大名府的监牢里探望李大官人的——今天是李大官人的案子宣判的日子!

        和李大官人一起判的有十三个“伪官”,其中八个“罪大恶极”,判了各种死罪。余下五个,包括李大官人在内,罪恶不大,允许纳粮赎罪。那四个都赎了,由家里的孝子们交了粮食,当场释放,回家睡觉。

        李大官人命苦,没人赎他,所以就判了一个斩立决,三日后的午时行刑砍脑壳!

        这可把薛娘子给伤心坏了,现在还抽抽嗒嗒的掉眼泪呢!

        不过卢小六却挺高兴的,李大官人一斩,那卢大官人的仇就算报了(其实卢大官人并不是被李大官人害死的,他是被金贼抓去后,贾氏不肯给赎金,所以才弄死的)......他也就能心安理得的接下卢大官人的娘子和家当了。

        当然了,土地是没有了!

        卢小六自己是个“下士”,可以分到100亩职田,仅此而已。不过卢大官人在大名府城内的房产、店铺,还有买卖行,都归了卢小六......这些买卖平日就是薛娘子在打理,那个卢大官人和后来的李大官人都是甩手掌柜,现在卢小六继续“吃现成”的,幸福生活这就开始了!

        大概是觉得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得好好珍惜,所以卢小六现在是一心一意扑在了工作上。现在刚从大名府城回来,看见庄子外面的告示栏边上聚集了一大群人,知道他们已经看了贴在那里的《大宋田亩制度营田诸路版》了——那是他昨天下午贴上去的。

        于是就勒住马匹,然后在马背上向乡亲们宣传起来了,只听他大声道:“李坚那贼人今日已经判了斩立决......三日后就要杀头了!王师的刀子可快着呢,想来没有谁想试一试吧?嘿嘿,真要不怕死的,待会儿来寻小六便是,小六领你们去投军充效用!

        选上了就有吃有喝,立些功劳就能升个下士分到百亩良田,说不定还会有机会当官!”

        王师刀快,造反就得杀头!

        如果谁不怕王师的刀......那干嘛不去当王师呢?

        现在王师收了那么多土地,就是为了分给勇士们的!

        卢家庄门外几个看着挺壮的农夫,全都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看来是准备投靠朝廷当王师了!

        壮士们拥着卢小六入了庄子,都去询问当王师的事情了,剩下的都是当不上王师的,往着卢小六他们的背影,忍不住都是一声叹息。

        金贼来了是恶人当道,金贼走了王师来了,怎么还是恶人当道呢?

        叹息之后,大部分人都散去了,恶人当道就恶人当道吧,他们只要过得下去就行了。

        也就没散去的,都是几个进过学的书生,有老的,也有年轻一些的。

        他们聚在一起,小声讨论了起来。

        “听说了吗?京东路又出了个大宋......好像和咱们这里不一样!”

        “能有什么不一样?天下乌鸦一般黑!”

        “不一样,不一样,那个大宋好像要和士大夫共天下的,还预备在明年春天开科取士......还说天下士子都可以去考。”

        “开科取士?大名府那边不也要办科举了?说是招什么伎术官的......要不咱们去碰碰运气?万一考上了,也能分到百亩职田啊!”

        “那就去试试......考不上再去京东路,也不耽误什么呀。”

        “好,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