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74章 ??攘外必先斗地主?

第374章 ??攘外必先斗地主?

        北京顺天府皇城,崇政殿内,一场行营军议正在进行。

        参加这场军议的,除了行营总管向克、参军吴璘,南北两路军的都统制岳飞、韩世忠,副都统制黄无忌、何蓟,还有新任的北京畿路营田使刘子羽,北京畿路安抚使刘晏,河北路营田使马扩,河北路安抚使何藓,大同路营田使张孝纯,大同路安抚使张俊,北镇抚司使王晓德(洛阳的镇抚司现在改称南征抚司)、翰林学士院承旨陈东,以及一些个负责记录和拟旨的翰林学士。

        虽然赵楷好像拿到了李自成的剧本,但是他的统治集团比起一群揭竿而起没多少年的流寇,那是不知道要老练狠辣多少了。而且他的府兵集团的封建化程度也比较高,已经形成了依托军功,根植土地的体系。

        所以进入北京城的赵楷集团并没有太在意浮财,而是把目光投在了可以长久产生收益,而且还有利于扎根的土地上面。

        而要攫取土地,首先当然是建立地方政权,镇压敢于反抗天兵的汉奸武装了。

        因此这些日子,赵楷主要的精力,都放在了建立北京畿路、大同路、河北路的地方政权上。

        这可是个非常麻烦而且精细的活儿,不是大刀阔斧的抢一把,然后再随便任命一些投降的奸人去当官就行了的。

        必须得派出大量有能力,而且比较可靠的地方官,还得连带着派出军队,北镇抚司的镇抚官也得跟着一起去。

        到了地方也不能不分青红皂白的就乱杀一通,得拉一派、压一派、杀一派,这样才能有效的建立起忠于赵楷这个官家的地方政权。

        有了地方政权,才能进一步清查土地,开设军府。有了军府,就能在河北(指新得到的河北地盘)、北京畿、大同等三路招募一批当地的效用士......这就等于打开了河北、北京畿、大同等地壮士的上升通道。

        当然了,这些事情说起来挺容易,要办成却也很麻烦。河北路似乎还好弄一些,毕竟有许多还乡团嘛!

        可北京畿路和大同路就比较难整了,北京畿路都让宋朝祸害了两回了,人心如何自不待言,而且还有许多北京畿的豪强子弟跟着金人去了塞外。

        同样的,赵楷这边的人也不会信任北京畿路的豪强......宣和北伐时他们帮着耶律大石暴打了宋军,后来宣和之难时他们又倒戈降金还当了金兵南侵的急先锋。

        而大同路所领有的地盘,大致上就是辽国西京路的南部,那一带胡汉杂居,而且契丹人的数量很多......这些可不是老老实实种地的人,而是武装的游牧部落。

        不论是曾经投靠过金国的契丹人还是一直坚持抗金的契丹人,都不会甘心放弃他们在大同路的地盘的!

        另外,赵楷集团也太喜欢土地了——这就是一帮守着土地收租的乡下武士嘛!

        这个特点也决定了赵楷和北京畿、大同当地豪族的矛盾不可调和。

        所以要彻底吞下北京畿路和大同路,一场治安战是不可避免的!

        而在赵楷原先的计划中,为了防止北京畿路的汉奸豪强和金国勾结作乱,北伐军将会在北京畿路各县的地方政权都建立起来后,立即发起东征,夺取平州、滦州,并且夺取榆关以及平、蓟、顺三州境内的燕山各口,建立关隘要塞,阻绝交通。然后再关起门来和北京畿路的汉奸地主斗争!

        可是赵构在京东路这么一闹腾,赵楷先攘外,再关门,后斗地主的计划就行不通了。

        因为他就算能关上榆关和燕山各口,也不可能把京东路和河北路分开啊!

        这两处没有地理上的分界线,只有行政上的分界线!

        而且赵构代表的是“与文士大夫共治天下”的赵宋传统路线......从某种意义上说,赵构所代表的才是天下读书人所向往的真大宋!

        这一点别说赵楷这个“乡下武士”的头子比不了,金陵府的那个“海贼头子”赵桓也比不了。

        赵桓一开始搞“废武”的时候,东南的文士大夫还很开心,以为可以掌握一切了。但是顺着“废武”的路子搞了几年,他们才发现不对了......因为现在是乱世啊!掌握一切,就意味要承担起保家卫国的责任,要不然金贼要来抢钱抢女人,赵楷要来打土豪分田地!

        所以金陵朝廷就不得不选拔一批比较能打的“文士”来当官,而这帮人上去以后比原来的武夫还要跋扈,很快就把传统的文官压制住了。文进士迅速贬值,而武进士急速升值,到了靖康八年科举大比的时候,文进士的录取数量也开始大幅下降——因为一部分靖康二年入仕的武进士开始转任地方官,一下子就抢走了一百七八十个州县官,使得文进士的前程愈发渺茫。

        而且这帮人金陵武进士为了办新军、办海军,就得可着劲儿捞钱,所以金陵朝廷的税收也越来越重,那些“无官士大夫”想要逃税也就越来越困难了。

        所以打着“与文士大夫共治天下”旗号的赵构横空出世后,不仅河北的文士大夫会向往临安,连东南的文士大夫说不定也会为赵构摇旗呐喊!

        因此这个赵构......真的很讨厌啊!

        “官家,您给臣弟三个军,臣弟保证在三个月之内把康王构给您捉来!”

        准备要去搜山检海捉赵构的,当然是岳飞了!

        “官家,现在行营所属的十二个军中有六个已经被拆开分驻各地,还在北京周围随时可用的只有六个军,如果分出三个去打京东......榆关的金贼如果大举而来,行营方面就只有三个军约六万人可用了。”

        行营总官向克马上提出了不同意见,“臣弟以为,还是应该集中兵力先打榆关......榆关之敌一败,京东之敌就不堪一击了!”

        韩世忠摇摇头,“榆关之敌多达二十万,已经盘踞险要,布防固守,而且兵粮充足,只怕短期内难以攻拔。而我军数量不如金贼,兵粮亦不如金贼,又无地利可恃,唯有火器之利胜过敌人。可是贼人据险而守,也足以抵消我军火器之威。若交战旷日持久,只怕我军会因为兵粮耗尽而败北。

        另外,现在渤海水路在贼而不在我。若榆关方面对峙不下之时,金贼遣一支精兵走海路入北清河(京东路),联合赵构攻打河北路,我军还能不败吗?”

        韩世忠说的对啊!

        金贼是有海军的,虽然比不了南宋,但是比内陆国北宋那是强多了!

        赵楷被韩世忠一提醒,也发现自己的海军建设有点滞后了。

        大同路安抚使张俊皱着眉头道:“打金贼也不是,打康贼也不是......那咱们打谁呢?”

        是啊!接下去打谁好呢?

        赵楷的目光在大殿中扫了一圈,向众人问计。

        “官家,”北京畿路营田使刘子羽接过话头,对赵楷道,“河北、京畿、大同三路地方不安,北伐大军就难以施展。臣以为攘外必先安内,不过先设营田军府,再招募一批北地效用。

        另外,第二期的府兵点集也快完成了,再过一两个月,就会有二十将的步军北来,到时候河北、大同两路就有足够的兵力固守了。”

        赵楷点点头,看来是赞成先斗地主了......斗倒了河北、北京畿的地主,就能将河北、北京畿的土地暂时至于军府的管制之下!

        而控制了土地,就控制了人口,就能从河北、北京畿攫取军粮,招募民伕。

        虽然北京畿被金贼撸了又撸,地主家估计也没什么余粮了,但是河北那边情况不同,那里的地主家还是有粮食的。

        赵楷又看了眼河北路营田使马扩。

        马扩明白赵楷的心思,马上道:“给臣一个月,河北营田使路就能组成至少40个营田军府!”

        所谓的营田军府,就是管理府兵和职田的衙门。理论上,一个军府最多会有4000户府兵,管辖的职田更可以多达100万亩。

        不过这些营田军府真正的基础并不是府兵户,而是府兵职田——有田就有兵!所以军府一般是先圈地,后募兵(效用),最后才是分田。

        马扩所说的置40个营田军府的意思,就是要在新收复的河北地盘上圈地4000万亩!

        这4000万亩中的一部分可能是荒地,也有一部分可能“无主”(属于跑路的女真猛安谋克的土地),但大部分一定有主,或者是有契的地主,或者是实际控制的地主。

        而赵楷的军府想把土地的所有权和控制权拿下,那是一定会爆发冲突的。

        但这事儿必须要做!

        不做的话,跟着赵楷北伐的24万府兵上哪儿授田去?

        而且4000万亩土地上还有100万户佃户,谁拿住了土地,谁就控制了这些佃户。

        这可是巨大的人力资源啊!

        赵楷想到这里,终于下了决心,点点头道:“好,朕意已决......那就再饶金贼三个月!三个月内,河北要新建军府40所,北京畿路建军府20所,至于大同路......暂时不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