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73章 赵构真的怂吗?

第373章 赵构真的怂吗?

        赵构现在说的这些话,其实就是他一贯以来的政治主张,哪怕跨越时空,哪怕处境艰难,哪怕命悬一线,他都始终坚持。

        他的主张,一言蔽之,就是尽一切努力,重建北宋的以文御武和重文轻武。

        为达目的,甚至可以拿自己的性命去冒险!

        而以文御武,并不是像赵桓那样,直接把文官变成军阀——历史上南北宋之交时,其实也有文官变军阀的苗头,那位东京留守宗泽基本上就是个军阀了。被他招揽到麾下的军队,基本上不听朝廷的,就听宗泽的。

        而且宗泽的人事权也极大,大到了近乎无限,甚至还在建炎二年六月,也就是他去世前不久,任命王庶为权节制陕西六路兵马,任命曲端为节制司都统制......这两个人居然还真的上任了!

        当时宗泽这个东京留守的权势之盛,可见一斑!

        而在建炎元年七月,赵构在南京应天府和朝臣们商量往哪儿跑路的时候,李纲提出建议,可以跑去长安或是跑去襄阳,往东南溜实在是下策。

        毕竟关中六路都还在,而且还有十几万西军,这些可都是有战斗力的部队啊!

        而襄阳亦是天险,还有宗泽这尊大神在北面的开封府镇着,看上去也很保险啊!

        即便你算距离,也是襄阳和西安距离燕京更远,而扬州距离燕京更近。

        一边是有兵有将,还有关山之固或江汉之险,距离敌人也比较远的西安、襄阳。

        一边是没有什么兵将,距离敌人较近,只有一道淮河可以阻敌的扬州。

        一般的怂人,那肯定是去襄阳或是去关中躲避的。

        而赵构偏偏选择了扬州!

        而且赵构选择逃亡扬州的同时,还一再拒绝任命关中六路的主帅!

        当时关中六路的军队都在沿边五路,管着关中平原的永兴军路是没有什么兵的,也就无力阻挡金兵入寇。而永兴军路的使帅又不能从沿边五路调兵,沿边五路的兵就算肯来,也要背上擅自出兵的罪名。

        所以当时的永兴军使帅在多次请求督五路兵不果后,活生生的败死京兆府,他在京兆府战死的时候,手头兵不满千!

        富饶的关中平原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沦陷了一回。

        宗泽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自行任命王庶、曲端为六路节制和都统制的。这个任命是很不靠谱的,对王庶而言还好,他毕竟是文官。

        可是对曲端而言就不大好说了,他是武官,又是泾原的主将。他在没有朝廷任命的情况下被一个东京留守任命为六路都统制,还要带兵进入永兴军路......根据宋朝的军法,这个够得上杀头的罪过了吧?

        所以历史上曲端不听王庶之命,致使李孝忠败死,关中平原二度失陷其实是非常自然的。毕竟当时宗泽已死,已经没有人可以保曲端了。

        如果赵构正式任命王庶为陕西六路宣抚使,授予便宜行事之权,曲端怎么会不听命令?他敢不听,王庶早把他杀了!

        可问题是王庶是陕西地头蛇(他是陕西人),而且长期在陕西沿边任职,就是当成帅臣在培养。让这样的人,在远离朝廷掌控的情况下,长久的宣抚陕西,那是肯定会变成宗泽第二的!

        而后来赵构派自己非常信任的张浚宣抚川、陕十路时已经是建炎三年末了。陕西的局面已经从尚可拖成了危重,五路精兵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已经是损失惨重。而且张浚当时也没什么军事经验,根本没和金兵交过手,更没在陕西干过,一无所知就去当十路宣帅了。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任命,无非就是赵构知道张浚忠诚可靠,不会变成第二个宗泽!

        而且张浚一介书生,军事经验基本为零,去了陕西多半也是去吃败仗的。等他吃了败仗,大宋西军也就剩不了多少力量了。

        所以在赵构在搞掉岳飞之前,其实已经熬死了宗泽(宗泽一死,怎么收拾开封的军队是个大难题,赵构不能亲自处置,基本也就是散伙了事),搞垮了西军的主力......而且还是在军事力量薄弱,连自保都极度成问题的情况下。

        这份胆略别说赵桓那个怂包了,就连敢于临阵杀贼的赵楷都是不如的。

        赵楷是把一帮子武夫杀将当好兄弟,然后在他们的保护下临阵的!

        守护在他身边的勇士,可比历史上往扬州而去的赵构身边的能战之兵多多了。连晚上陪睡的女人,都是能上阵杀敌的凶婆娘!

        而赵构,才是为了实现自己领导大宋一怂到底的理想,在面对强敌的时候,还不断对自己这边的军头下狠手,真是连命都不要了。

        不过这一回赵构想要搞垮自己这边的军头有点难啊!

        因为他现在还是个儿皇帝......而且他身边最大的军头并不是李成、刘麟、孔彦舟等人,而是皇后完颜燕!

        他这个皇帝的小命,现在可被这些人捏着,而且随时有可能会被捏死!

        另外,赵构身边也没有一群可以信任的科举出身的文官。那些“小白脸”进士,可都是皇后完颜燕取出来的官,同样是靠不住的......

        想到这些,赵构的眉头就紧紧的拧成了一团。

        看到赵构脸色沉重,在场的文武官员,还有那位“军头皇后”完颜燕都心道:这位官家现在就开始忧国忧民了吗?

        “官家......”完颜燕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赵构的“黑名单”,她现在倒是有点进入角色了,看见赵构一脸忧愁,便安慰他道,“如今山河破碎,贼人窃据旧都,想要收拾也非一日之功,您也不要急于求成啊!”

        “对,对......不是一日之功!”赵构连连点头,“旧都一时难以恢复,朝廷只能暂住邳州。皇后,不如先给邳州改个名吧。”

        完颜燕笑道:“这等大事不必和妾身商量,官家圣心独裁便是。”

        唔,赵构的权力还是不小的!

        给邳州改名的事儿,他也可以圣心独裁!

        赵构道:“那就升邳州为临安府吧!”

        临安,就是临时安放一下朝廷的地方......

        “嗯。”完颜燕还是点头——大事儿她都听老公的!

        赵构斟酌了一下,又道:“还有一件大事,也须得尽快敲定,就是开科取士!如今中原大部为洛阳之伪宋所据,而伪宋之伪,并不在于赵楷的血统不正,而在于赵楷违反了祖宗家法,不再与士大夫共天下了。

        而朕要立稳根脚,就得捡起我大宋的祖宗家法,好好的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所以开科取士就是重之之重了!朕想尽快将之告知各个州府,并命各地尽快组织发解试。”

        “此事亦由官家独裁吧!”皇后完颜燕又把开科取士的权力还给赵构了——她之前办过一次科举,不过最后办成了“选美”,的确是有点过分。

        完颜燕也知道不对,但是她实在看不懂那些锦绣文章,所以就看脸了......现在真的母仪天下(其实是母仪山东)了,可不能再这样胡闹了。

        而赵构则是心中窃喜,取士可是真正的大权啊!

        现在赵楷在河边、燕京一带倒行逆施,豪取绅田,京东一带的士绅早晚会知道他的真面目。

        赵构如果可以在这个时候开科取士,就让天下士大夫都知道自己是和他们才是一条心的,就能收获一批坚定的支持者了。

        ......

        “官家,官家,出大事儿了!”

        北京皇城,向正在和孙女下棋的赵楷报信的,正是行营参军吴璘。

        原本留在开封府的亲征行营,现在已经迁到了北京,行营总管向克还出任了知顺天府事。顺天府的一大摊子事儿,也都由亲征行营监管。

        赵楷赶紧放下手中的旗子,回头看着吴璘,“出了甚事?是不是金贼......”

        吴璘摇摇头,双手递上一份行营参军司的军报,“官家,您的九弟康王在临安府登基当官家了!”

        “什么?赵构到了杭州?这怎么可能?”赵楷大吃了一惊。

        “官家,临安府不在杭州......”吴璘也有点无语,这个官家连军报都不看,怎么就说临安是杭州?

        这临安怎么可能是杭州呢?

        杭州是两浙路的地盘,那是赵桓的腹心之地,怎么可能被赵构抢去?赵桓可是船坚炮利啊!

        “不是杭州?”赵楷这才想起来,杭州变临安是赵构给改得名!

        “官家,”吴璘道,“康王在邳州陈桥被部下拥戴为官家,并封完颜燕为皇后,立长子善真为太子,并改元绍兴,改邳州为临安府。”

        哦,在邳州......赵楷展开了军报——一个卷装本,仔细看了起来,看了一会儿,眉头皱起来了。

        原来他看见赵构要在明年春天开科取士的事儿了!

        赵构想当两天皇帝过把瘾,赵楷其实也不在乎,到时候派岳飞去抓就是了!他们俩的恩怨,总要有个了结吧?

        但是赵构在京东路开科取士就有点可恶了......他明显是想拉一批汉奸地主抱团,一起抗拒大宋天兵啊!

        想到这里,赵楷也没心思下去了,低声吩咐道:“朕要开行营军议......去找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