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71章 ??赵构,你拿了黄袍加身的剧本啦!

第371章 ??赵构,你拿了黄袍加身的剧本啦!

        大金归德镇节度使的治所邳州现在可不得了啦,已经是天下有数的坚城了!

        而让邳州的防御等级接连上升的原因有两个,第一当然是黄河改道了,黄河改道了好几年,新的河道已经渐渐固定了,从开封府东部的黄泛区出来后,就夺了原来的古汴渠的道,走归德府(宋州)、单州、徐州,到邳州(邳州已经合并了淮阳军),最后注入淮河。

        新的黄河河道正好从邳州城南流过,给邳州城一带输送了大量的黄河水。而邳州城本就建立在沂水和古汴渠夹角处的一座三角形的河中岛上,三面环水。南边是古汴渠,西边是沂水,东边则是一条人工挖掘的运河,两头分别连着古汴渠和沂水。而汴州城就在这座河中岛的中心,这三条河道就成了邳州的护城河。

        而在黄河水注入古汴渠后,汴州周围的三条河道的水位就一起暴涨,在每年的丰水季节,河水都快淹到邳州城墙根上了。为了保证邳州这座镇城的安全,完颜燕不得已只得命属下的官员征发了数万民伕修了一圈高两丈,厚三丈,总长约三十六里的三河坝,拦住了暴涨的河水。而这圈三河坝同时也成了实际上的邳州外城。在大坝竣工后,完颜燕又命人沿着大坝修建了三十六座三丈高的实心筒子台,还觅来了良匠打造了108根千斤大筒子架在了筒子台上。

        而在这圈大坝之内,除了邳州城、道路、河港、榷场、筒子台、兵营、马场所占去的地盘,还有大约一万两三千亩的土地,全都给开发成了水田。田不算多,但是因为拥有非常良好的水利设施,可以保证水旱无虞。而且也有足够的肥料可以滋养土地,所以亩产极高。一万两三千亩土地每年都能打上四万石朝上的白米,足够一万余人食用了。

        虽然邳州城内的军民远远不止这个数,但有这么一万多亩的产粮田,还是可以缓解邳州被围困时候的供应压力。

        而要在和平时期进出这座邳州要塞的通道仅有一条,就是架设在邳州东面那条人工开挖的运河上的一座名叫“陈桥”的浮桥。

        这座桥为什么叫“陈桥”?那是因为邳州东面的这条运河相传是东汉时期下邳陈氏的陈登出资开挖,所以被命名为陈河。陈河上的桥当然就是陈桥了!

        而陈桥的东头,又建了一座营寨式的馆驿,称为陈桥馆——这座陈桥馆既是迎接大金朝廷天使的馆驿,又是保卫陈桥的堡垒,还是一处可以驻扎数万大军的军营。

        在完颜宗构被拘回邳州之前,完颜燕和李成已经集结了三万大军,就驻扎在陈桥馆内等着他了。

        “长卿,那座城就是邳州吗?”

        风尘仆仆,跨海而回的完颜宗构远远的看见陈桥馆,觉得非常眼生。他几年前离开邳州去远征高丽时,这座陈桥馆还没有开工呢!所以完颜宗构就把它当成了邳州。

        “大王,那不是邳州,您莫不是忘了咱们的邳州城是在个河中岛上吧?那处城寨是个馆驿,名叫陈桥馆。”

        回话的是个五十来岁的半老头子,白白胖胖的,穿着身宽大的宋式官员常服,没有带幞头,露出了个剃秃了的脑袋。

        这人名叫郑亿年,是大观、政和、宣和年间三次拜领枢密院事的郑居中的次子,而且还和完颜宗构还有秦桧都沾了点拐弯抹角的亲戚。他爹郑居中和赵佶的郑皇后认过亲,算是郑皇后的堂兄。而他娘亲王氏又是秦桧的妻子王氏的姑姑。

        不过这位郑亿年却没有因为这两位贵亲而走运,反而被他们给连累了。

        他在宣和之难时从开封府跑路的途中被金人给抓了,当时被抓了的显贵人物还有不少,金人问了他们的身份后,就给标上了价钱,让赵桓拿钱去赎。

        这个郑亿年当时已经提举宫观了,也就是半退休了,如果不是郑太后的亲戚,也就三瓜俩枣的给赵桓赎回去了。

        可是他和郑太后的关系不知怎么就让完颜宗望知道了,太后的侄子啊!那不得卖个十万八万的?

        可问题是他这个太后侄子不是真的......当年郑太后因为出身卑微,要找个姓郑的又有点势力的人家当亲戚,所以就找了郑亿年的爹。后来郑太后从才人一步步爬上了皇后之位,就不再认郑居中了,自然就不认郑亿年了。

        郑太后都不认账了,赵桓当然不肯当个冤大头,花那么多钱去赎个百无一用的郑亿年。

        所以这个郑亿年就只能留在金营当汉奸了......不过若没有秦桧被诛事件,郑亿年当个几年汉奸,金贼看他没什么用处,多半也肯降价把他卖了。

        可问题是郑亿年的表妹夫秦桧惨死,表妹秦夫人流放岭南的消息传来后,他哪儿还敢回宋朝去?

        所以他就只能一直在金营当汉奸了,后来赵构变成完颜宗构,郑亿年觉得是个机会,就攀附上去,跟着完颜宗构鞍前马后的当走狗了。

        再后来完颜宗构混上了归德军节度使,郑亿年就当了个主簿,被留在邳州管理日常琐事儿。

        这回完颜宗构打高丽国回来,郑亿年就被完颜燕派去海州(大金海州)迎接。

        “什么?陈桥馆?为什么叫这个名儿?”

        完颜宗构听见这个名儿就觉得不对头啊!

        陈桥馆、陈桥驿......这是一个意思啊!这是不祥之兆啊!那个完颜燕不会想要在陈桥馆黄袍加身篡了自己的王位吧?

        郑亿年笑着解释,“因为这处馆驿建在陈桥边上,因此得名陈桥馆。”

        “还有陈桥?”完颜宗构更吃惊了,“邳州怎么会有陈桥?”

        郑亿年又道:“大王,邳州城东面那条河叫陈河,架在陈河上的桥当然叫陈桥了。”

        “陈河?”完颜宗构努力回忆,不记得有这条河啊!

        郑亿年这个时候不解释了,而是忽然抬起马鞭向前一指,“大王,您看那里......王妃亲自带人来迎你了。”

        “王妃来了......”完颜宗构的心一下就虚了,也没心思想什么“陈桥驿”、“陈桥馆”了。

        现在摆在他跟前的问题是怎么求饶?如果求饶失败,完颜燕说不定就要黄袍加身了,那他的下场肯定还不如柴宗训!

        ......

        想着怎么求饶的完颜宗构,终于被满脸都是浓浓的笑意的完颜燕还一群归德镇的文武迎入了陈桥馆。

        也不知道是不是如愿以偿的生了儿子,身子看上去更加丰腴,让完颜宗构都有了那么一点感觉的完颜燕,倒是没有一点要黄袍加身的意思,而且还对完颜宗构非常恭敬,这都让完颜宗构有点受宠若惊了。

        不过他转念一想,总觉得反常!

        反常必有妖啊!

        完颜燕莫不是准备好要谋杀亲夫了,现在不过是“杀夫前最后的温柔”?

        一想到要死,完颜宗构的头都昏了,一下就没了主张,自己是怎么进入陈桥馆大堂,怎么坐到酒桌前的都不知道。

        坐上了酒桌,当然少不了开怀畅饮了!

        完颜宗构的这个归德军集团中有不少豪饮之士,完颜燕和完颜宗磐都是能喝酒的主儿,一个个都来给宗构敬酒。

        完颜宗构也不敢不喝啊!特别是完颜宗磐和完颜燕给他的酒......别说是那些酒里不一定有毒,就算他们给完颜宗构端上来整整一碗鹤顶红,完颜宗构也得拿个勺子一勺勺的吃下去啊!

        现在好歹还有酒......如果醉死过去,也许死得就不痛苦了。

        想着快些醉死过去的完颜宗构还真的给灌醉了,但是也没人搀扶他到屋子里面去睡,就让他趴在酒桌上睡着了。

        也不知睡了多久,完颜宗构就觉得很热,给热醒了,迷迷糊糊张开眼睛,又拿手一摸,发现自己身上给披了件袍子,丝绸料的,料子很厚。现在是夏天啊,邳州的天气也热,那么件袍子往身上一披,能不热吗?

        他刚想把袍子拿开,就听见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大(念代)王,您醒了?”

        这声音好像是完颜燕,完颜宗构赶紧往前看,没有人。

        “大(念代)王,您朝下看。”

        朝下看......老婆让朝下看,完颜宗构当然得朝下看了,一看之下,就是大吃一惊。

        因为他老婆跪在地上!

        还不是一个人跪,而是一大群人都跪着!

        这是怎么回事?

        完颜宗构完全糊涂了,别人跪还好说,完颜燕怎么可能给自己跪?

        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个时候完颜燕又开口了:“大(代)王乃是庄宗皇帝之子,文成武德,泽被苍生,如今天下大乱,群雄并起,山东无主,妾完颜燕愿和归德军众将士一起拥戴大王进位登基,为天下之主!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臣等恭请大王即皇帝位,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跟着完颜燕一起跪着的归德军文武也一块儿嚷嚷起来了。

        这时完颜宗构才发现披在自己身上的是一件黄袍......原来要黄袍加身的那个人,就是他自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