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68章 ? 你们杀官,你们造反!

第368章 ? 你们杀官,你们造反!

        装郭药师,不,是装着部分郭药师的那个盒子的盖子,已经被拿走了,只剩下一个四四方方的托盘。盘子上摆着郭药师的那颗瘦了吧唧的头颅,口眼不闭,一脸的愕然、愤怒、不甘。似乎还想大声发问:“俺老郭怎么就叫人杀了?”

        是啊,怎么就被人杀了?郭药师虽然不是个东西,但他已经归顺了洛阳朝廷,那就是朝廷命官了!

        杀害朝廷命官,那就是杀官造反!

        赵楷也看着蔡靖,脸色越来越阴沉,一副马上就要拔剑砍人的模样。

        其实他也没那么在乎郭药师的死活,只是他必须得做个样子,做给郭天女、董金刚这票人看。

        因为当日大名魏县之战后,被俘后加入赵楷集团和跟随郭天女、董金刚加入赵楷集团的老常胜军有一千多人,再加上赤心队的人马,数量有小两千,而且都是骑兵。到如今仍然在世的还有一千二三百人,都是元从功臣,其中不少人还当了高官。这些人现在以郭天女、董金刚为首形成了“燕山派”,算是赵楷集团中的小山头。

        由于郭天女始终没有生育,而且和赵楷又有“过命的爱情”,不必依附朱皇后或潘贵妃,使得“燕山派”在赵楷集团中的地位比较超然,不会涉及储位之争,所以赵楷对他们也比较放心。

        如果现在郭药师还活着,赵楷反而会比较头疼。倒不是因为郭药师的坏事干太多,而是这个人忒闹腾,一定会惹出不少是非。现在郭药师都被摆在个小盘子里了,也就闹腾不起来了,所以赵楷当然就能放开手脚替他报仇雪恨了。

        蔡靖、刘彦均还有其他一大群燕山府路的老汉奸也都懵了,这个郭药师和赵楷什么关系?他不是宣和之难的罪魁祸首吗?怎么看着和赵楷关系很好的样子?

        “爹爹!你死得好惨啊......”

        郭天女这时候也骑着马,一边哭喊一边从后面跑过来了——随军的女班直都是她在管,而且这些人也不方便走在队伍的最前列,所以她就没跟在赵楷身边,是董金刚派亲兵向她报信,她才知道她爸爸死了,所以哭哭啼啼的就来了。

        而她这么一哭喊不要紧,可把蔡靖给吓着了。

        他是认识郭天女——常胜天女嘛,这么大的一个目标,当然引人注目了。而且蔡靖当时又是郭药师的上司,当然也是郭天女的上司,自然见过她的真面目(郭天女在军中经常带面纱)。后来蔡靖降金还是这个郭天女带兵“威逼”的,他怎么可能忘记郭天女的模样?

        可是据他所知,郭天女已经在大名魏县之战中被赵楷一箭射杀了,现在怎么又活了?

        蔡靖脱口而道:“常,常胜天女,你不是......你不是被疯,不,是被官家给射杀了?”

        郭天女也没回答,只是从马背上翻下来扑过去抢过她爹爹的脑袋,抱在怀里就哭。

        赵楷却沉着声替郭天女回答:“常胜天女在大名魏县之战中被朕生擒,朕见她勇武善斗,因而准其归降......现在她是朕的妃子了!而且她日前还替朕劝降了其父郭药师!郭药师过去虽然有罪,但归降之后,就是朝廷命官,是权发遣燕山府事,尔等杀害朝廷命官,该当何罪?”

        官家的妃子......蔡靖、刘彦均这群人听见这话都快被吓晕了!

        他们竟然把赵楷的老丈人给杀了!

        而且“常胜天女”不是一般的女人,那是个能上阵杀人的凶婆子。赵楷把她带在身边,那是白天晚上都有用的......这是个“大妃子”啊!

        “回禀官家,杀害朝廷命官,尤其是杀害一方守臣,按律乃是谋逆造反!”

        回答这个问题的是翰林学士院编修虞允文。

        虞允文和他同一届的进士,这回都跟着赵楷一块儿北上了——赵楷准备让他们去接管燕山府路的地方政权,负责清查土地、镇压汉奸。

        唔,现在又多出一批反贼需要镇压!

        当然了,虞允文抬出反贼的大帽子往蔡靖等人头上扣也没安好心。他可不希望洛阳朝廷顺利收服燕山府的人心......

        虞允文又道:“而且他们杀害朝廷命官,燕山府守臣之后,还将其头颅呈于官家面前,实乃嚣张之极,罪不可恕!”

        好嘛,汉奸罪还没了,现在又来了个造反罪,这命还能保住吗?

        赵楷听了虞允文的话,当然觉得很有道理——这个虞允文到底是历史上南宋的名臣良将,见识非凡啊!若是早得赵构重用,文有虞允文,武有岳鹏举,北伐中原还不是易如反掌?

        “董金刚!”赵楷大吼了一声。

        “末将在!”董金刚立即就在马上拱手。

        赵楷举起马鞭一指已经被吓得面无人色的蔡靖、刘彦均等人,“朕命你将这些反贼统统拿下!”

        好嘛,迎王师迎成反贼了!

        赵楷这事儿办的可比李自成莽多了,什么燕地人心,什么仁义美名,他全都不在乎,连伪装都不想伪装。

        即便蔡靖没有杀郭药师,赵楷也会找到理由拿他和一群燕地汉奸地主开刀。

        现在蔡靖自己给赵楷递刀子,那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臣领旨!”董金刚也是个莽人,得了赵楷的命令,马上就向自己的亲兵下令,让他们上去拿人!

        蔡靖眼看着自己要被捉拿,感觉大声呼喊道:“官家,官家......臣亦是朝廷命官,臣是先帝所委派的燕山府路安抚使兼知燕山府事,臣还是文官!”

        赵楷厉声道:“拿下!蔡靖先叛国,后谋反,罪大恶极!”他又回头对董金刚道,“此贼必要同党,你须小心看押,不能让他畏罪自杀,稍后朕自会命镇抚司接手彻查!”

        交给镇抚司彻查就说明赵楷根本不承认蔡靖的官身——根据现在洛阳朝廷的规则,镇抚司是负责对付各种反贼的,但是这个衙门对于在任的官员和在役的府兵只有侦查权没有单独审查之权,如果涉及在任官员,那么审查就必须以御史台为主。如果涉及无官府兵,那么审查就必须以军法司为主。如果涉及军官,那就是御史台、军法司、镇抚司三堂会审了。

        而有没有御史台和军法司的参与,对于蔡靖而言,就是有没有命的问题了。

        对于赵楷而言,则是能不能将“蔡靖谋逆案”扩大化的问题!

        当然了,这种扩大化的行为,其实就是明抢燕地的土地,十有八九还会扩大到金国统治的河北路、京东路和西京路(大同)。

        因为赵楷早就算过了,这四个路的土地,至少有一亿多亩!比赵楷原有的营田四路的土地可多多了。

        不仅多,而且还肥沃!

        营田四路中的河北路其实只有一小块地盘,没有多少土地。而陕西路、河东路都很贫瘠,只有京西路稍微好一点。

        但是京西路的山区不少,所以也不能和京东路、河北路(金控)、燕山府路相比。

        而赵楷必须要把这几个路都变成营田路,才能继续把“打天下、分田地”的游戏玩下去。有了这一亿多亩,赵楷就有了继续发动战争去吞并东北、东南的资源了。

        董金刚的亲兵这个时候已经把蔡靖、刘彦均还有其他所有来迎王师的老头都抓了,也把官道两边那群装穷的父老给吓懵了。

        这些红巾裹头的宋军是真王师吗?怎么那么凶啊?这样子看着也不像是为了拯救燕地百姓而来的!

        ......

        辽西,宗州,海阳县城。

        这座位于榆关之外的小小县城,现在已经被不计其数的军帐包围了。

        从燕山府路撤出来的金兵,现在大多汇集于此。而大金都元帅府,现在就设在了海阳县城之中。

        而海阳县以西的榆关,以及榆关所在的平州、滦州,现在仍然在大金军的控制之下。

        也就是说,赵楷虽然收复了燕山府城,但是中原的大门依旧没有关上。大金的天兵随时都可以由榆关进入中原!

        所以赵楷想要真正把燕山变成自己国家的北大门,就必须要东征榆关!

        而完颜宗干、完颜宗弼就看准了这一点,屯兵榆关,还抢先占据了有利地形,并且日夜赶工,加固榆关城防,准备和赵楷的大军在榆关内外来一场大决战!

        而就在完颜宗干、完颜宗弼等人准备决战的时候,金人派在燕山府路的细作又传回了惊人的好消息——赵楷根本不是王师!他一到燕京,就借口蔡靖、刘彦均等人杀害郭药师,就在燕京城的门口展开了一场大逮捕,把迎王师的蔡靖、刘彦均等人全都抓了!

        入城之后,又马上派兵抄了燕山府城内各家豪门的宅邸......穷凶极恶的样子,比大金天兵都不如啊!大金天兵也没怎么动那些主动投靠的燕京豪门啊!

        这是要失尽人心的节奏啊!

        不是说失人心者失天下吗?赵楷现在已经失人心了,他的天下还能长久吗?

        而且赵楷怎么一折腾,燕地、河北的人心一定不稳,后方的人心都不稳了,他还凭什么打败占据榆关险要的大金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