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67章 ?迎王师,王师带着黑名单

第367章 ?迎王师,王师带着黑名单

        大宋洪武七年五月初一,燕山府城丹凤门外十里,桑干河岸边,已经聚集起了一群穿着崭新的宋式文官服的老人家,还搭起了一个巨大的彩画牌坊和一个巨大迎客亭。

        而从这处牌坊直到丹凤门之间,十里官道两侧,挤满了衣衫褴路的老人家,都拄着拐棍,提着篮子,捧着酒壶,牵着孙子孙女——这叫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现在王师还没有来,就有老人家趁这个机会在教导孙子了。

        “待会儿王师来了就哭,要哭着喊:官家万岁,万万岁......”

        “知道了,可是爷爷,咱们今天怎么穿破衣裳?衣裳还臭臭!”

        “臭吗?哦,是有一点。孙儿,你将就着穿,回去以后咱就换新衣裳。”

        “好好,换新衣裳喽!”

        “等会儿,爷爷还有话说!待会儿如果有人问你话,甭管问什么,你都回答说:我饿......知道了吗?”

        “好的,我饿......”

        “这就对了,乖孙子!”

        不得不说,燕京城这里的大户人家迎王师迎多了,也被各种各样的王师祸害得快成精了。都知道在王师面前,那是千万不能露富的......得装穷啊!

        看看,我们燕京这里都穷成这样了,你们当王师就可怜可怜我们吧,不要再放抢了,如果还能大发慈悲,给个三年免赋什么的,那就更好了。

        大宋的燕山府路安抚使蔡靖看见这群迎王师的“义民”,全都穿得破破烂烂的在装穷,就忍不住一声叹息:燕地之人的确是苦啊!自宣和北伐以来,这里已经几易其主了!

        而每一次易主,新来的王师都少不了要祸害一下燕地的百姓。有时候跑路的王师也要狠狠祸害一把再走。祸害到如今,说十室九空肯定是过了,但是人口比起辽国那会儿少个七成那是起码的,也就是十室七空吧!

        不仅是燕山府城内空了,就连燕山府城之外也不行了。到处都能看见荒废的农地和没有什么人居住的破烂村落,即便是大一些的城镇,也没多少人口,市面更是萧条到了极点。

        如果那位洛阳天子还有一点仁爱之心的话,怎么都得给个三年免征,让燕地的百姓好好养养元气吧?

        另外,大宋和大金之间的战争也该有个头了!

        现在燕云十六州差不多都收复了,河北路也只剩下少数地盘还没拿下,京东路虽然大部分还在金人手中,但是因为京东路和辽东的陆上交通已经断了。那里的金人一定不敢久留,多半还是会很快撤退的。

        所以抗金大业到如今也快要大功告成了......朝廷也该考虑和金国议和的事儿了。哪怕给个百万岁币,只要能让老百姓喘口气,还是值得的!

        而且欲攘外也得先安内啊!

        现在大宋还分着南北二朝呢!而且金陵朝廷的实力不弱,人口、税赋比之洛阳朝廷那是只多不少的,洛阳官家不集中全力,根本打不下金陵朝廷的。

        冲着这一点,洛阳官家也该和大金议和啊!

        蔡靖刚想到这里,耳边隐约传来了慷慨激昂的歌声。

        歌声刚刚传来的时候有些模糊,蔡靖听不大清,但是过了一会儿,歌声就变得越来越嘹亮了。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十载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宣和仇,犹未报。君王恨,何时灭......”

        随着歌声越来越嘹亮,桑干河对岸的官道上,赫然出现了大队大队红布包头的步兵、骑兵,这些红巾宋军以数百骑或数百人为一个纵队,沿着桑干河西岸边上的一条官道,浩浩荡荡而来。

        在这支红巾宋军队伍的最强烈,赫然就是象征洛阳天子的“天子六纛”和两面白幡组成的认旗。

        是洛阳天子赵楷到了!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山呼万岁的声音陡然而起,发出欢呼的是早就抵达燕山府城外的宋军,也就是岳飞率领的南路军的人马。

        虽然岳飞听从了郭药师的建议,将燕山府城这颗最耀眼的明珠让给赵楷,但他这两天也没闲着,一方面在桑干河东岸,抵近燕山府城安营扎寨。

        一方面又分兵夺取了燕山东麓的青白口、大口、居庸关、得胜口和易州以及紫荆关等处紧要,替赵楷亲率的北路军打开了南进燕山府的通道。

        而赵楷也没有急不可耐的扑向燕京城,他在得到郭药师的亲笔信,知道燕京已经是囊中之物后,就开始给耶律大石、萧合达他们分配临时的牧场和驻地了。

        紧靠大定府(属于大金平卢军)和临潢府的原金国桓州之地,被暂时划给了耶律大石。

        而萧合达则得到了原本属于白鞑靼人的地盘,大致上位于桓州、宣德州以北。

        至于合不勒拥有的天德军、丰州、云内州、东胜州,还有完颜宗辅占有的大同、朔州、蔚州、应州之地,以及位于燕山西北麓的宣德州、奉圣州、弘州之地,则全部被赵楷的洛阳朝廷纳入囊中。

        这番划分地盘的行动,可不是哪支毛笔在地图上随便画画就行了的,还得实实在在的分兵占领!

        这些地盘都是第一次接受大宋的治理,当地的豪强大族和大宋朝廷之间的隔阂也不小。

        如果没有军队驻扎镇压,洛阳朝廷根本不可能将这些地盘纳入自己的体系之中。

        在分派诸军去占领地盘的同时,赵楷还在宣德州见到了马植和董罗汉。

        马植就是郭药师家里养着的那个大和尚,他和郭药师出城去和岳飞谈判后,并没有随郭药师返回燕京城,而是直接去了宣德州见赵楷。

        董罗汉是董金刚的兄弟,董金刚跟着郭天女一起投靠赵楷的时候,他正保着郭安国在开封府城外,后来又充当郭药师的亲兵头子。他也和郭药师、马植一起去见了岳飞,同样也没回燕京府城。因为郭药师让他带着燕山府路土地图册和燕京诸家名录这两份“黑材料”去交给赵楷。

        这两份“黑材料”可厉害了!

        燕山府路(就是原来的金南京路)这边的土地都属于谁家,基本上就一清二楚......能在金国统治下占有大片土地的大地主,当然就是汉奸了!

        照着这份名单去抓人,基本上是错不了的!

        所以赵楷率领的王师可不是什么仁义之师,而是带着“黑名单”来燕京城抓人的凶暴之师!

        赵楷可比后世那个“进京赶考”不及格的李自成凶多了,他要的不是一点儿浮财,而是所有的生产资料。

        在他所治理的基本盘,也就是“营田四路”的土地上,土地这种小农经济时代最重要的生产资料,也进行了重分和重新定性......将营田四路的土地和兵役挂钩,打造出一个崭新的军事地主(府兵)阶级,就是赵楷的王朝可以在经济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可以发展壮大的最主要原因!

        而在府兵制改革中获取了巨大利益的府兵阶级,当然渴望得到更多的土地,这就是他们作战的动力嘛!

        而赵楷这个官家,现在也拿不出其他东西去喂饱这几十万虎狼之师。

        所以燕山府路、河北路(金)、京东路的地主阶级,必然会登上赵楷的黑名单......因为身逢乱世的赵楷别无选择,只能继续依靠几十万军事地主!

        ......

        带着黑名单和几万虎狼之师的赵楷,在一片欢呼声中,骑马踏过了桑干河上的浮桥,踏足到了桑干河东岸,破旧但仍然不失雄伟的燕京城,现在就伫立在了他的眼前。

        赵楷勒停了战马,抬头望着这座让大宋君臣想了一百多年都不可得,后来好不容易得到又守不住的雄城,稍稍陷入了沉思。

        就在这时,蔡靖已经带着一群燕山府路豪强家的老人,到了赵楷前方的官道上,没敢靠近,远远的就拜舞在地:“罪臣蔡靖、刘彦均(刘彦宗的堂兄)等,恭迎官家,恭迎王师......”

        赵楷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笑着道:“郭药师上前搭话!咦,郭药师呢?他在哪儿?”

        什么?

        郭药师上前搭话?

        这下蔡靖等人傻眼了——因为郭药师现在搭不了话了!有事儿找他得烧纸了。

        护着赵楷一起前来燕山府的第一军统制董金刚在迎接的人群中踅摸了半晌,也没看见郭药师,于是就问:“郭都管呢?他怎么没来啊?快请他出来啊,官家有话和他说呢!”

        什么?

        郭都管?

        一般的人不会这么叫郭药师的,只有郭药师的老部下才这么喊他,难道这个长得跟凶神恶煞似的男人是郭药师的老部下?

        蔡靖已经知道有点不对了,可是郭药师都已经杀了......头都砍下来了!现在缝回去肯定也来不及了。

        他也没办法了,只好硬着头皮从身边的一个老兵手里接过一个盒子,高高举起,大声道:“回官家的话,叛国逆贼郭药师在此!”

        “什么?”赵楷一看那盒子就愣住了,然后脱口而出,“你们,你们竟然杀了郭药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