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66章 ??郭药师,你的死期到了!

第366章 ??郭药师,你的死期到了!

        燕山府路,燕山府城。

        祸害了这座城市八年的金贼终于走了,留下了一座只剩下一些老头老太太的死城,给郭药师和蔡靖这俩大汉奸以及几百个老弱残兵看守。而且还让他们“坚守”两到三日,要不然,呵呵呵......

        可别以为被完颜宗干留下的老弱病残全都是好人,燕山府路是什么地方?那是大辽、大宋、大金三方势力反反复复争夺的地方!而且还常胜军和南京路汉儿军这两波恶人在狗咬狗。能在这种环境中成长为老弱病残的能有多少善茬?

        再说了,金贼找人拉纤当苦力,都是活着干死了算,老不老的他们才不在乎呢!若真是平民百姓家里的老人,只要还能动弹的,一样会被捉了去。真正能留在燕山府城内迎新主的,多半都是能和玉田韩家、燕京刘家、镇州赵家这些汉奸世家搭上关系的,或是和郭药师、蔡靖这俩新汉奸有关系的人物。

        有他们保着,那些凶神恶煞一样的女真天兵才知道尊老爱幼,饶了这些老不死的。

        这些老人家之所以会留下,而不是跟着子弟往关外去,除了年纪大了奔波不动,就是为了看守那一份份不动产的!

        金贼能掠走的不过是些浮财,但是却没办法掠走燕山府路的土地......这些土地才是燕地各家大族的根子。

        另外,这些老人家背后的燕地大族当中的青壮也没都叫金人掠了去。他们消息那么灵通,当然会提前知道金人要掠人去塞外的消息。

        所以就有不少人在各家长辈的安排下,抢在金人动手之前溜出了燕京城,躲去了城外的庄子内看风向。

        总之,能在燕京这种恶劣环境下顽强生存下来的大家族,就没有谁是省油的灯。

        不过这帮不省油的灯现在一个个也都有点忐忑,因为这回要来的王师可是“二入燕京”了。他们上一回来的时候,就把燕人祸害的不轻啊!而燕地的这些世家大族又和郭药师勾结,一块儿把燕京卖给了女真人。

        而且后来女真南下伐宋时,这些燕京大族又组织了南京路汉儿和辽东汉儿军,替女真人带路打头阵。

        那个宋庄宗的死,就有他们一份罪过!

        现在宋庄宗的儿子带兵打过来了,能放过他们这些可怜的老人家吗?

        会不会屠城啊?

        大家伙心里都没底,于是就都往燕山府路安抚使蔡靖那里跑......在他们看来蔡靖毕竟是宋朝的大官,而且燕山府上回沦陷的事儿也和没什么关系。他虽然是帅使,但是燕山府的军队都是郭药师的常胜军,没人听蔡靖的。

        另外,当年和蔡靖一起被抓的吕颐浩已经在赵楷手下当了八年多的宰相了!

        蔡靖这也算是朝中有人吧?

        所以燕山府城内的这些老人家在金贼走后,都往蔡靖身边靠,同时把郭药师当成了瘟神。

        而郭药师这厮也不知哪儿来的自信?一点也不知道要死到临头了,还自说自话的开始组织底下的一帮常胜军老兄弟去迎王师了。

        那个赵鹤寿负责打扫布置皇城,甄五臣则带着帮老兵出城去通州、香河、武清一带踅摸美女......说什么要认了当干女儿献给大宋官家当女班直。

        这不是在做梦吗?

        赵楷再好色也不可能要郭药师的女儿啊,干的、鲜的都不可能!

        而到了今儿早上,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这个郭药师居然和他的亲兵头子董罗汉还有他家养的一个老和尚一块出了燕山府城,去和驻兵在桑干河边上的大宋宣帅岳飞谈判!

        照他的说法,他去和岳飞说说,让他别急着取燕山府城......这等功劳该留给大宋官家!

        功高震主可不好!

        另外,岳飞缓上两天,燕山府城内也能做好准备,得让官家风风光光的入城啊!

        还有,现在燕山府城内人口太少,都是些老家伙,迎王师的时候也不好看啊!所以最好能让他派人出城去拉点青壮(金人也就在城内抓人,城外乡间还是有不少青壮的)来充门面。

        这话听着都跟做梦似的......倒不是郭药师说的不对,而是郭药师压根没资格说这些。

        他也不想想自己多大罪过?请罪都可以省了,直接在家好吃好喝等着千刀万剐就是了。如果怕疼,就吃点毒药自己了断了。

        怎么还这么上窜下跳呢?

        还去和岳飞谈判......他就不怕被岳飞当场扣了打入囚车送去给赵楷?

        而就在燕山府城内的人们都以为郭药师一去不回的时候,负责看守燕山府路西门的一个燕京刘家的老头子呼哧呼哧的跑来蔡靖的抚司报信了。

        “郭药师回来了!活着回来了......岳宣帅已经答应他提出的条件了。”

        他的这个消息,顿时就在抚司大堂上引起了一阵波澜。

        “连郭药师都不杀,看来咱们无忧了!”

        “怎么可能不杀?不过是暂时不动他......等官家来了,还是会要了他的性命的。”

        “这也未必......你们知道吗?姓郭的派甄五臣出城去寻来的并不是普通的美女,而是完颜宗望的那个娘子,名叫耶律余里衍的,这可是一份厚礼啊!”

        “余里衍?啊,蜀国公主啊!这......能救得了郭药师的命?”

        “不好说,不好说.......”

        一帮老家伙议论纷纷,而蔡靖听了以后,心里已经有底了。

        郭药师那么大罪孽都能饶了,他蔡靖应该也没问题......而且他蔡靖还可以立功!

        比如杀了郭药师!

        郭药师的罪过那么大,赵楷是不会真的饶他的,只是暂时不杀而已。

        如果有人能替他料理了郭药师,那一准也是个大功!

        另外,大辽蜀国公主余里衍也可以由他蔡靖来献上啊!

        两功合一,蔡靖还有什么担心的?

        想到这里,蔡靖笑着对众人道:“这可太好了......咱们一块儿去请郭副使吧,请他来抚司喝酒,他这回可是帮了咱们一个大忙啊!”

        ......

        “来来来,让老夫给您满上......这可是好酒啊!您看着颜色,微微发红,这是用燕山上的果子娘造的,名叫燕山红!”

        燕山府路安抚使司大堂上,这个时候已经摆上十几座席面了,都是方桌,圆桌面现在还没发明。也没什么好菜,主要就是一桶一桶的羊肉,都切成了片,拿开水烫着吃——就是刷羊肉呗!

        郭药师今儿心情大好,因为岳飞很给他面子!

        岳飞也许看不上他,但还是得给郭天女面子。那位可不仅是赵楷的宠妃那么简单,还和赵楷有过命的爱情,而且还是带着几百骑兵投到赵楷身边的——那是股份!

        所以郭天女还真的能保住郭药师这个祸害......这就是权力游戏的玩法嘛!

        当然了,前提是郭药师少喝点加了少许鹤顶红的“红酒”,就是蔡靖现在往他的酒杯当中倒的“燕山红”。

        不过郭药师今儿心情大好,也没想到和自己交往了九年的老朋友蔡靖会下毒害自己,所以就来了个开怀畅饮。

        “鹤顶红酒”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倒......不过喝到现在还没被毒翻!

        也不知道是郭药师比较抗毒,还是蔡靖的鹤顶红过期了?这瓶鹤顶红是他来燕山府上任前在开封府买来的。一大瓶,总共有半斤!本来打算有什么万一(当时他已经知道燕山府的形势不妙,不是金贼打来,就是郭药师要变郭禄山),他就吃下那些鹤顶红,名垂青史了。

        可是千古艰难唯一死啊!

        郭药师叛变的时候,他那闺女郭天女带兵在蔡靖居住的宅子外面等了整整一个时辰,就等他舍生取义、杀身成仁来着。而且还很贴心的为他备好了棺材......可惜蔡靖觉得鹤顶红肯定很苦,所以就没吃下去。

        不过他也没舍得把这半斤鹤顶红扔了,而是倒回瓶里继续收藏着——毕竟那是他花了不少钱买来的,而且还是开封府产的,现在都没有了......没想到今天用上了。

        可是这个郭药师怎么就毒不死呢?

        难道买了假的鹤顶红?遇上奸商了?

        蔡靖正在心里大骂奸商无耻的时候,郭药师突然觉得一阵头昏脑胀,嘴唇发麻,全身的肌肉都在酸痛,呼吸也有点困难......这是要中风了?

        郭药师也没研究过鹤顶红中毒是啥症状,他这辈子也没给谁下过毒......他都是直接拿刀子剁人的,下什么毒呀!

        所以他还以为自己年纪大了,又喝多了酒,突发中风了。

        郭药师想到这里,心里就害怕了,手腕一抖,酒杯就啪的落地了。

        酒杯一落地不要紧,蔡靖安排的老刀斧手就呼哧呼哧的冲出来了——都是些上了年纪的大爷,年轻的都给金人抓走了,就剩下他们这些老的了。

        不过他们砍人的时候却也不含糊,嗷嗷叫着就扑上来了,拿着刀子父子就往已经中了毒,手脚麻痹的郭药师身上招呼。

        郭药师转眼就让人捅成了血葫芦,要死没死的时候,就听见蔡靖在那里嚷嚷:“叛国之贼郭药师已经伏诛,其余胁从皆不问罪......大家都随蔡某去迎大宋王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