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65章 ???告诉赵楷,大金兵会回来的!

第365章 ???告诉赵楷,大金兵会回来的!

        赵楷以胜利者的姿态,神气活现的进入宣德州城,并且准备和已经抵达大兴城西的岳飞所部联手会攻大兴城的时候。大金左副元帅梁国王完颜宗干,也同样以胜利者的姿态离开大兴府城......不对,现在这里已经不叫大兴了,又改回燕山府了。

        之所以改名,原因很简单。因为大兴府是大金南京路,算是大金国的都城之一。

        你的都城都让人夺了,还敢说是打胜仗吗?

        所以在完颜宗干从大兴府撤退前,他得把大兴府和南京路的名儿都给改了,改成燕山府和燕山府路——就是原来大宋花钱从金人手中买回燕京城及周边一带后,给燕京和燕京周边起的名儿。

        也就是说,大金国并没有丢失固有领土,只是从宋国的燕山府凯旋并且是满载而归!

        当然是凯旋了!

        看看完颜宗干离开燕山府时的场面,就知道是胜利者了!

        他不准备骑马或是坐轿离开燕山府的,而是准备坐船离开——因为大金国在燕山府路、河北路、京东路,还有开封府周边一带抢到的和搜刮到的财富实在太多了。其中的相当部分又囤积在了燕山府城中,以至于都没办法用骡马大车装走,得用船来运。

        幸好之前都元帅府筹建水沟舰队时,将南京路、河北路地面上的大船都拘到了燕山府周边的河道上,除了那八十条大小适中,而且非常坚固,改造余地也比较大的纲船被改成了战船,其余的船只也都还在。金兵扣着这些船不让走的原因是怕它们被宋军掠去运粮运兵运炮,却没想到这些船只在金兵跑路,不,是凯旋而归的时候用上了。

        这会儿从燕山府城东门外一直通到通州潞县县城的闸河(一条运河)上,大大小小的纲船首尾相连,排出了二十多里,从燕山府城下一路排到了潞县县城!

        闸河两边,则是大队大队的金兵和抢征来的民伕!

        金兵是卷甲而行,队列严整,秩序良好,步兵结阵而进,骑兵则牵马步行,在这些步兵、骑兵队伍的外围,还有大群轻装的拐子马,将这些东行的军队、船队都牢牢的遮护起来。

        至于金兵的砲、筒、锅三军,都登上了纲船先行一步了,所以没有出现在行军队伍当中——根据都元帅府的命令,他们搭乘的纲船在抵达通州后就会进入潞水,然后沿着潞水东下直沽寨,然后在直沽寨布署起来,用大筒、火锅和梢砲阻挡宋军的追兵。为都元帅府通过海路抢运人口、物资和军队争取时间。

        而民伕们则成群结队的拖拽着绳索,一步一步的艰难前行,一步一回头——这些绳索的另一头就系在大大小小的纲船上,而他们就是这些纲船的动力。

        哭喊和叫骂之声,就在闸河两岸此起彼伏的响起,总也没个断绝。

        哭喊的是民伕,这些民伕都是燕山府城中的百姓,有些是商人,有些是工匠,也有些本就是拉纤跑船的力夫。他们现在都被金贼掠去了,也不知道这辈子还有没有机会再当北京人了?

        而叫骂的则是东京路侍卫亲军都统制刘筈手底下的汉儿军——其实他们的“北京户口”也没了!

        看他们所在部队的番号就知道了,是“东京路侍卫亲军”了,这个东京路的东京当然不是开封府,也不是辽阳府,而是广宁府。都元帅府将会前往那里,而在完颜吴乞买驾崩后,广宁府就会成为大金国新的首善之都了。

        首善之都当然不能没有百姓了,所以能够掠走的“北京人”,现在都叫完颜宗干派兵掠走了,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由蔡靖和郭药师这两个“预备三臣”和“预备四臣”领着,在燕山府东门外哭哭啼啼的“送天兵”。

        这两个“三臣四臣”,现在都上了完颜宗干的坐船,正在那里依依不舍的抹眼泪呢!

        郭药师哭得还好些,那个儿子(蔡松年)在扬州让人打死的原大宋燕山府路安抚使蔡靖哭得才叫一个凶啊!

        他儿子都当了大金忠烈了,大金国怎么还把他留在燕山府城了?回头落在赵楷手里,还不得让人大卸八块了?

        “求左副元帅饶老拙一命,老拙虽然年迈,但还识得一些文字,到了广宁,还能替大金国抄抄写写,当个书吏......请左副元帅看在小儿松年的份上,就带上老拙吧!”

        完颜宗干看见蔡靖这副熊样,心里充满了鄙视,他又瞅了一眼郭药师。这家伙倒还行,没有哭晕在地,也没有苦苦哀求,还崩着张面孔,一脸的忠肝义胆。

        不过完颜宗干是不会相信郭药师是忠臣的,要不然他也不会押走郭药师的儿子郭安国后,又把郭药师留在燕山府城断后了——说是断后,其实就是让他和蔡靖管着一批老兵,封闭了燕山府城的城门,然后和南人交涉投降,顺便拖延几日......根据宗干的计划,大宗的物资和被掠的百姓,都会走水路先到直沽寨以东的白沟河水道上,然后再走海路运往辽东,完颜斜保会负责整个运输任务。

        而金兵的主力和金兵的家眷,则会在通州上岸,走陆路去榆关。然后家眷去广宁府,兵将则留在榆关休整待命。

        另外,铸筒铸锅的匠人也会留在榆关,他们会根据完颜斜保提供的图纸,打造一批小筒子,用于即将发生的榆关之战。

        郭药师看见了宗干的眼神,马上一脸正色的开导快要哭死过去的蔡靖,“帅使莫哭了,你我二人俱受皇恩,现在正是报答的时候,即便身死,也是死得其所,足以名垂青史了。”

        蔡靖恶狠狠的瞪了郭药师一眼,他本来好好的大宋文官,要不是郭药师降金,他总有机会可以逃走的,哪会像现在这样,儿子让人活活打死,自己却连个三臣都很难当上......真是家破人亡啊!

        完颜宗干则笑眯眯地说:“没有那么严重......你们二位只管投降便是了,只要稍稍拖延个三两日,孤王就不问你们的罪了,你们的家人也不会受到牵连。”

        郭药师的儿子郭安国已经跟着完颜亮先走了,而蔡靖的儿子蔡松年虽然死了,但是蔡松年有儿子,也给完颜亮牵走当人质了。

        蔡靖心里直叫苦啊!他当然肯投降了,可问题是赵楷那个魔头能饶他吗?

        郭药师也是面如死灰......当然是装出来的!他虽然罪该万死,但是他闺女是赵楷的宠妃,而且他这些年一直给赵楷通风报信当坐探,也算是赵楷的元从功臣了!

        另外,他儿子郭安国很会哄小孩......把完颜亮这个小孩子哄得团团转,所以在完颜亮身边非常得宠,将来可以继续当细作。

        有郭安国、郭天女在,郭药师是死不了的。

        想到这里,郭药师大声对完颜宗干道:“左副元帅放心,药师一定想办法骗取赵楷的信任,以后好替大金国通风报信。”

        完颜宗干哈哈一笑:“那就再好不过了!”

        他其实没把这话当真,不过趴在地上哭的蔡靖却听进去了——你个郭药师不是东西啊,到了这个时候还想着出卖大宋!哼,本官要为国除害!除了你这个害,本官就可以赎罪了!

        完颜宗干这时笑着又道:“时候不早了,孤王也该启程了!平卢军(完颜宗弼的军队)的骑兵今晚就会撤离,到时候就没人遮着燕山府城了,二位便可以去和南兵接洽投降了......你二位想来是可以见到赵楷的!

        所以请替孤王传一句话,你们和赵楷说:我大金天兵一定会回来的!”

        ......

        “什么?金贼已经跑了?这是真的?”

        宣德州城内,大宋官家的行在,终于得知了金贼撤离燕京城的消息了。

        而将这个消息告诉赵楷的,则是欢天喜地的郭天女,“真的!官家,这是我爹爹的亲笔信......是岳鹏举让人送来的,信里面说金贼在打输了白沟河之战,又听闻官家您亲率二十万天兵从大同杀来后,就开始陆续从燕京撤离了。到前天上午,燕京城内的金贼就都走完了,前天晚上,完颜宗弼指挥的拐子马也从桑干河东岸撤离了。现在燕京城内就只剩下我爹爹和蔡靖带领的几百老弱残兵,勉强维持着局面。”

        刚刚美美的睡了一觉,这会儿正在吃早饭的赵楷笑着就问:“他们怎么不走啊?”

        “是完颜宗干把他俩留下来的,”郭天女将书信递给赵楷,“宗干指望他们俩稍许拖延,以便为金贼大队沿水路逃走争取些时间。”

        “沿水路逃走?”赵楷接过了郭药师的书信,仔细看了起来。

        书信当中不仅告知了金贼的撤退路线,还说了金贼的下一步计划——他们准备控制住燕山东麓各口,特别是榆关,也就是山海关,作为今后年年来大宋地盘上烧杀抢掠的通道!

        看到这里,赵楷的脸色一下就阴沉了,这些金贼也太可恨了,居然还想年年入寇来抢东西!本官家可是连成吉思汗都打败了,还会怕你们这群二流贼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