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61章 ?? 我们是金贼,我们要抢劫!

第361章 ?? 我们是金贼,我们要抢劫!

        四月十二日,金兵涿州大营的中心,一座巨大的毡毛大帐之中,突然传出了完颜宗弼的怒吼声音。

        “斜保,你打得那叫什么仗啊!六个万户再加上砲、筒、锅、水四军,总共八万人啊!让你守十天,你好歹守个七八天,不,守四五天也行啊!怎么两天就败了?而且还打没了两万多人,还丢了八十条船......”

        原来完颜宗弼在训他的堂侄子完颜斜保呢!

        完颜斜保已经带着败军跑回完颜宗弼所在的涿州大营了,去的时候八万人,回来还剩下五万七八千......其实还行吧,只打没了两万多人。其中水军覆没的事儿真不怪他,他完全不懂水军,而且那个胡闹一样的水沟舰队也不是他建立的。

        至于他能负责的七万陆师也就打没了一万多人,而且其中的八成九成还是契丹、渤海、汉儿,真正的女真人死的并不多。就算是契丹万户、渤海万户和汉儿侍卫亲军也没打光。完颜斜保还是挺上道的,看到宋军先用火炮打得契丹、渤海、汉儿三军死伤枕藉,又用“装甲掷弹兵”发起了反击,打得刘筈(念扩)、白皐(念搞)和耶律奴哥他们仨都快要崩溃了,也就没继续逼迫,而是下令撤军了——这三条狗子还有用呢,一下子逼死了可不行。

        所以完颜斜保当时瞧见刘彦宗的儿子刘筈被宋军的掷弹兵包围的时候,还派出了自己的铁浮屠亲兵打了波反击,把刘筈给捞了出来。

        而岳飞手头的骑兵不足,只有区区一个将,所以只能用步军追击,追到岐沟关时,又遇上了完颜宗翰率领的数万大军来接应斜保。兵力比较薄弱的岳飞,只得引军退至新城(白沟河北、刘李河西)屯驻。

        而完颜宗弼和完颜斜保会合后,也没有南下找场子,而是退回了涿水南岸的涿州,然后沿涿水下寨设防,还封锁了涿水和刘李河的交汇处,以防宋军利用缴获的水沟舰队沿“刘李河——涿水——桑干河”这一线向大兴府城推进。

        完颜宗弼和完颜斜保两个刚刚布置好防御,老天爷就浇下来一场大雨,从初八一直下到现在,还哗啦哗啦的下个不停。

        而且这次降雨的范围很大,几乎整个南京路和河北路的北部都是一片大雨倾盆的场面,道路泥泞,不少地方还发了大水。

        因为道路泥泞限制了金军的骑兵发挥,而连日大雨又限制了宋军的火炮、手雷发挥威力。

        所以南京路战场上的宋、金两军,就不得不一边休整,一边等着天晴。

        而金军这边,除了全军休整之外,就是完颜宗弼和完颜斜保叔侄俩天天吵架玩了。

        完颜宗弼对完颜斜保在白沟河一战中的表现那是相当不满!这家伙只要再坚持个两天,就能等到天降大雨了,到时候宋军的火器没有办法发挥,金军至少可以把宋军逼到白沟河南岸去吧?

        可是斜保这小子却打不了硬仗,受了点挫折就想着跑路......所以这两天完颜宗弼一看见斜保就生气,气不过就骂他。

        而完颜斜保可是完颜家的长房嫡孙,自己也是一方诸侯,而且还是凭本事打出来的,哪里会买完颜宗弼的账?挨了骂当然得怼回去了。

        “叔王,白沟河那边两天就没了两万人,这仗还能打四五天?打四五天不得送出去四五万?军中的契丹人、渤海人、汉人都不够死的,得死多少女真腹心众?”

        完颜宗弼听这话就怒了,“南人都逼到南京路了,如果南京路守不住,接下去就得在辽东,在北京路(临潢府)打了,到时候死的国族只会更多!”

        完颜斜保噗哧一笑:“叔王,我都跟你说过多少回了......这天下可大着呢,我们只要家伙什强,手上的功夫硬,哪里去不得?守什么辽东?守什么临潢府?我们女真人是干什么起家的?我们是靠烧杀抢掠起家的,我们在辽东和临潢府安家不是为了守在那里种地,而是方便抢汉人的金银财货女子。现在汉人不好抢了,他们手里的家伙什太硬,府兵的功夫也不弱,我们根本抢不着!

        而别处还有许多容易抢的,您看看党项人现在多痛快?拿着几个破炸壶就炸出那么多金银财宝,还有抢到了那么多的良马胡姬......我们可比党项人厉害,我们不去抢容易抢的,难道还守着辽东种田,守着临潢府放羊吗?”

        完颜斜保的这些话不是说给完颜宗弼听的,而是说给大帐里面来劝和的一帮的女真万户、猛安们听的。

        这个完颜斜保在西域真是大开眼界啊!他没去西域之前,以为南宋这帮人就是天底下最怂的了。可到了西域才知道什么叫怂无止境?什么怂海无边啊!

        而且在完颜斜保看来,大金国的日子要好好过下去,那就得去抢啊!

        如果大金国不再当强盗,而是转行放羊、种田,那大金的朝廷怎么办?那么多女真贵人的日子怎么过?靠下面的女真、渤海国族放羊种田来养活?可能吗?那帮人这些年来都吃惯用惯了,如果单靠种田放羊,养活自己都难!

        靠剥削契丹和辽东汉儿吗?开什么玩笑,他们才多少人口?都累死了也养不起啊!

        而且那些契丹人多数是游牧的,如果剥削的太狠,肯定会跑路去投耶律大石的。

        种地的汉人虽然跑不了,也打不过女真人。但把他们逼得狠了,他们还投靠女真人当佃户,苟延残喘的活下去,要不了几年他们就得从大金国的户籍上消失......如果赵楷没有在这之前打过来的话。

        所以大金国一旦失去南京路、河北路、京东路这些“油水路”,再和一个武力强悍北宋,以及一个甘当北宋走狗的辽国当邻居,隔三岔五的挨揍,日子能过得下去才见鬼了。

        因此在完颜斜保看来,大金国的出路只有一条......向西走丝绸之路的北线,穿过草原,进入西域,去当西唐第二!

        当然了,这条路不好走。因为女真人不是游牧民族,而且还得从耶律大石的地盘(其实耶律大石对那里的控制也很弱)上穿过。

        但真的要走也不是不行,因为他们在西域是有盟友的,只要熬过3000多里的草原地带,就能得到西唐的帮助。

        现在西唐在西域比较孤立,和大食国(塞尔柱)在打仗,和一帮西域的天方教地头蛇的关系也很紧张,东面又受到大宋的压力。

        所以在完颜斜保返回大金的时候,那个曹丞相就和他说了,希望他可以多带点人到西方来,大家一起打江山。反正西方的国家很多,有的是弱国可以征服。

        但是完颜斜保的西迁主张却得不到完颜宗干、完颜宗弼、完颜宗辅这些阿骨打派的大佬的支持。因为女真人建立的大金国现在还没有摆脱军事民主的传统......如果国家要西迁,那么女真人就需要选出一个新的,强有力的领袖。因为完颜吴乞买一个中风卧床,行将就木的病夫和完颜亮一个小孩,都不可能承担领导女真西迁的责任。

        而能够承担这个责任的领袖,毫无疑问是完颜斜保——他完颜家的长房嫡孙,还是他这一辈中年纪最大,军事能力最强,还有过西征经历,和西唐关系极好这一极其有利条件。而且在不久之前,他还从西域带回许多波斯马和大洋马送给女真贵人......

        所以一旦西迁成为大金国策,完颜斜保必然会被推举为谙班勃极烈!

        虽然西迁的主张被阿骨打一派否决,但是完颜斜保并没有放弃,而是开始在一群女真猛安当中宣传西迁的好处。

        在白沟河之战前,支持完颜斜保的猛安并不是很多,毕竟大家还不知道赵楷那边又厉害了!

        但是现在聚集在大帐当中女真万户、猛安,听了完颜斜保的话,却大多在轻轻点头,看来都开始支持西迁了。

        完颜宗弼见着这一幕,脸都气得发青了,他都有点怀疑这个完颜斜保是故意打输白沟河一战的......

        不过他现在也没这方面的证据,而且说理也说不过斜保——大金国不就是一路抢出来的国家吗?这间大帐里的人,谁没干过烧杀抢掠的事儿?

        可是这几年,大金国的抢劫事业的确在走下坡路了......不仅抢不着赵楷的地盘,连赵桓的地盘都不敢抢了。

        因为赵桓的南宋水军实在太强大了!如果不是赵桓在努力压制,南宋水军的筒子船恐怕就要到大金国的京东、辽东地盘上来抢了。

        在这种情况下,女真贵人和国族战士们的收入可就不怎么好看了。这几年基本上都在吃老本!

        而这一次和北宋打仗,看起来又得血亏了......如果真的把老本都亏没了,那以后的日子怎么过?

        就在完颜宗弼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大帐的帘子忽然被人掀开,一阵湿漉漉的暖风吹了进来,然后就看见一个和完颜宗弼长得有点相似的青年大步走了进来,一进来就嚷嚷:“爹,都元帅府刚刚送来了令旨,都元帅让咱们马上回军大兴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