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60章 ??完颜斜保,你要知耻啊!

第360章 ??完颜斜保,你要知耻啊!

        当大金帝国水沟联合舰队在牛皋的霰弹洗甲板战术下走向覆灭的时候,完颜斜保牙旗所在的方向,突然响起了急促的号角之声,催促进军的鼓声也隆隆作响起来。

        催命的号声、鼓声来得非常急,以至于刚刚挪到阵前的那些大筒子都没打响,催促步兵进击的号鼓就响了起来!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站在高处督战的完颜斜保已经看见白沟河水面上发生的事情了。

        虽然他离得很远,看不清船上的死伤,但他还是可以看见宋军在岸堤上摆了几十门大炮,正在炮轰水沟舰队!

        他也发现挨了炮轰的战船上有好多人在往水里跳......不用说,船上肯定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完颜斜保意识到自己之前的不祥之感正在成真,而且他嗅到的失败的气味还越来越浓。

        斜保知道自己必须要做些什么了。所以他就当机立断,下达了总攻的命令......与此同时,他又悄眯眯的给前线的筒子兵和火锅兵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虽然这些筒子和火锅在对付红巾宋军的时候表现很烂。但是完颜斜保知道,只要换一些更烂的对手,这些筒子和火锅就会变得特别厉害了。所以不能丢了这些筒子和锅子,而且筒子兵和火锅兵训练不易,也得保全他们。

        另外,完颜斜保也发现大金的筒子路线出了些偏差,筒子不能一味求大,也得考虑轻便灵活。

        如果以后要在大漠草原上征战,最好能制造出可以用骆驼驮运的小筒子......

        当然了,那都是后话了,眼下完颜斜保要考虑的事情只有一件,就是怎么从白沟河战场上撤出大部分军队。

        想到这里,完颜斜保一咬牙齿,又一次大声下令:“让各万户的铁浮屠和拐子马,还有汉儿军的马兵都到阵后待命,由孤王掌握!”

        他身边的部分亲兵,顿时就应喏而去,飞马奔向各万户的阵地,去替完颜斜保调出骑兵了。

        现在的女真国族虽然是家家有马,但是在上番服役之后,也会分成铁浮屠、拐子马和重甲步兵等兵种,其中家境比较富庶,能给自己配上重甲大马的女真人可以当铁浮屠。而马术精湛,善于骑射,又能带着至少两匹马从军的女真人,则可以充当拐子马。如果没有那么富庶,也不太善于骑射,那就只能充重步兵了。

        而渤海万户的情况也类似,不过一个渤海万户可以拿出来的铁浮屠、拐子马就少多了。

        契丹万户则比渤海万户更低一等,没有铁浮屠,只有轻骑兵。

        至于汉儿军,档次就更低了。他们理论上是募兵,但实际上也实行世兵制,主要是步兵,但也有少量的轻骑兵。

        完颜斜保之前悄悄地抽出了筒子兵和火锅兵,现在又把各军的骑兵抽出来,亲自掌握。

        另外,早在之前退守第二道防线的时候,完颜斜保就已经对部下的阵列进行了调整。把汉军、契丹军、渤海军顶在了前面,让女真兵押后。

        这样,在必要的时候,他就能带着女真兵、骑兵、筒子兵先溜了......不得不说,这个完颜斜保用兵的方式,稍微有点不要脸啊!

        不过他的这个心思,正在前方指挥部队的南京路侍卫亲军都统制刘筈(刘彦宗之子),渤海万户白皐,还有契丹万户耶律奴哥他们仨是不知道的。

        他们仨只知道“大金水沟舰队”已经冲到了眼前这支宋军身后,而且还炸断了浮桥,所以眼前这股宋军已经被大金天兵包围了!

        而且看这股宋军现在的表现,也挺符合腹背受敌时候的正常反应的......刚才还嚣张的,仗着筒子犀利、炸壶威猛,压着大金兵打。现在一下就缩了,缩头缩脑的缩了回去,连之前抢到的原属于金兵的那道粮车防线也弃了,一股脑的缩到白沟河边上,宋军最初的防线上去了。

        也许南人的大将在打背水一战的如意算盘,可他千算万算却漏算了他们背后的“水沟战舰”上是有梢砲的!

        他们之前距离河道比较远,水沟战舰上的梢砲不一定够得着,现在他们自己后退了一二百步,可算把后背全露给水沟里的那些梢砲船了。

        等大金陆师压上去的时候,水面上的梢砲船再投炸壶炸他们的屁股......这要再打不赢,他们仨就干脆跳进白沟溺死殉了大金国算了。

        所以在得到了完颜斜保下达的命令后,他们仨都没有什么犹豫,马上就带着所属的步军往宋军阵地压上去了。

        而且他们仨也没在意完颜斜保调走他们手中骑兵的命令——白沟河北岸的地形那么狭窄,也没有骑兵发挥的余地啊!

        另外,他们仨也没注意身后的筒子队和火锅队没有跟上,而是悄眯眯的撤了......毕竟这些大家伙挪动的本来就很慢。而且完颜斜保的那些小梢砲还是跟得挺紧的,分成三部,直接配属给了刘筈、白皐和耶律奴哥。

        不过金军的这两万几千汉儿军、渤海军、契丹军也没能带着几十架梢砲推进到梢砲可以打着宋军阵地的距离上。

        因为宋军的那些5斤炮、10斤炮在金兵推进到二三百步开外时,就已经开火了。

        在这个距离上,小梢砲根本一点用都没有,至于弓弩什么的,就更够不着宋军了。

        而宋军的百余门大炮,不管是长筒炮还是火锅炮,都能把铁弹、石弹打到金兵头上!

        5斤、10斤,甚至25金重的铁弹和石弹可是成百数的落在金兵阵中啊!

        虽然岳飞这回没有集中火力,但是金兵到底是肉做的,上百个铁球、石球砸下来,总能砸出一摊摊的肉泥!

        而且其中还有些跳弹......一扫就是一大片、一长条的,别说直接打中要害,捎着一点儿也受不了啊!

        刘筈、白皐和耶律奴哥已经觉得有点不对的时候,催命的鼓声、号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与此同时,大队的铁浮屠和拐子马已经在汉军、渤海军、契丹军背后排列好了。

        这即是督战,也准备在汉军、渤海军、契丹军冲乱宋军阵地后马上扑上去厮杀!

        现在的金国军纪严明......特别是对汉军、渤海军、契丹军而言!

        刘筈、白皐和耶律奴哥也知道退无可退,而且他们对“水沟舰队”还存着幻想。所以一咬牙齿,就命令心腹将领和亲兵们催动底下的战士,顶着宋军的炮火向前推进了。

        宋军的大炮虽然不少,但毕竟只是青铜滑膛炮,威力有限,射速也不快,如果单单靠炮击想打垮刘筈、白皐和耶律奴哥三人指挥的两万多人,怎么也得一个时辰。

        所以刘筈、白皐和耶律奴哥没有傻等着手下被宋军的大炮轰散,还是非常明智的。

        而且这三个人也豁出去了,也没有一点点的添油,而是打起了一锤子买卖。

        三个万户(包括南京路侍卫亲军)的两万两三千人(少了骑兵,而且之前还损失了一些)在一阵紧似一阵的鼙鼓声中,一块儿向前冲去。

        从对面的白沟河河堤上看去,金兵的人群都不是在涌动了,简直就是洪水漫天而来!顶盔贯甲的金兵士兵,如洪水决堤一样的冲过来,形成了三个巨大的方阵,直接扑向岳飞所部的正面。

        而当金兵的人海如潮水一般涌上来的时候,宋军这边的炮火却突然变得稀稀拉拉了。所有的筒炮全部停止了射击,只剩下锅炮还在继续抛射石弹。石弹落在人群当中,总是能砸倒一片,但是进攻的敌人实在太多,被石弹砸出的缺口,很快就被源源不断涌上来的人填满。

        岳飞和参军徐庆并肩站在河堤上,一人一只望圆筒,正在观察前线的情况。

        徐庆皱着眉头:“金贼这是要用人命填,他们也真是舍得......”

        岳飞摇摇头:“不对,金贼要跑!”

        “跑?可他们明明......”

        “他们的炮兵已经撤了,骑兵又缩在后面,而且进攻的这些人都是汉儿和杂胡吧?死多少,完颜宗干都不会心疼的!”岳飞放下望远镜,眉头皱着,“咱们的对手可比咱们之前想的要狡诈奸猾多了,没有一味的和咱们硬拼,而是小心保存着实力。保存了实力,就可以维持下去,就能学会咱们的本领,就有将来......”

        徐庆叹了口气:“他们本族的人是人,汉儿、契丹、渤海这些就不是人了?”

        岳飞放下望远镜,看了一眼徐庆,面无表情的说:“那些认贼作父的家伙,也能算人?”

        就在岳飞说到“认贼作父”的时候,前方宋军阵地上,刚才暂时“休息”的长筒炮,突然间就同时发出怒吼。

        这一次,他们喷出的是最为致命的霰弹!

        冲在最前面的金兵,顿时就被割倒了一大片!

        而这一幕,同样被完颜斜保看在了眼中。这位女真人的“乌鸦嘴”大将,看着自己人被这样打死,却轻轻点头,低声道:“明白了,明白了......筒子原来是这样用的!下次,下次一定让你们知道我完颜斜保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