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59章 ??大金帝国水沟联合舰队之覆灭!

第359章 ??大金帝国水沟联合舰队之覆灭!

        怎么办?你小子还想投降吗?你个渤海人知不知耻?

        蒲卢浑狠狠瞪了那渤海人一眼,咬着牙道:“你想怎么办?”

        “我想......”这渤海人姓高,名菩萨奴,今年四十多岁,是个水军谋克。

        别看他年纪不小了,但是参加大金国的封建主义队伍却比较晚。女真人和契丹人打生打死的时候,他还在渤海上跑船,替大辽南京道运粮呢。后来大金国推翻大辽,开国建政的时候,才把他这个渤海人编入了锦州的一个渤海人猛安。到了大金国学南宋办水师的时候,才把他找来当了个水军谋克。

        所以他并没有经历过辽金战争的腥风血雨,甚至没有真正参加过宋金大战。

        今儿这场还是他的初阵呢,所以害怕惶恐是难免的,而且他也知道南人的筒子非常厉害......所以听见蒲卢浑的问题,下意识的就想到了投降保命。但他看见蒲卢浑凶神恶煞的模样,又不敢说出口。

        就在高菩萨奴支支吾吾的时候,蒲卢浑突然就把自己的弯刀抽出来了。高菩萨奴看见蒲卢浑抽刀,就知道事情不好了,刚想喊出那个唯一可以暂时保住性命的答案,眼前寒光就是一闪,脖子那里就传来了剧痛,然后高菩萨奴就觉得自己被人拎在手里了......

        蒲卢浑质问高菩萨奴和抽刀杀人的一幕,被船上的许多水兵军官看在眼里,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蒲卢浑那么狠,全都发出了一声惊呼,目瞪口呆的看着蒲卢浑。

        蒲卢浑拎着高菩萨奴的人头,大吼道:“今日一战,干系大金兴亡,也事关我等家人之安危......谁敢迟疑不进,就和高菩萨奴一般,立斩不饶!”

        说完这番话,蒲卢浑又将手中的弯刀向着那处渔村改建而来的桥头堡一指,怒吼道:“南人的大筒一定摆在那里......咱们只要冲上去,夺了南人的大筒子,便有了泼天的大功,皇帝和谙班勃极烈一定重重有赏!

        诸君,愿随某去取这份富贵吗?”

        问话的时候,蒲卢浑还把高菩萨奴的人头高高的举着。他可是成名已久的女真名将,素有威望,治军带兵也极有一套,现在又杀人立威,下面的人当然被他镇住了,只好齐声大呼:“我等愿随万户死战!”

        蒲卢浑点点头,大声道:“传令诸船,紧随本万户......起锚、擂鼓,船艉向前,给我冲!”

        ......

        “统制,金贼居然不肯投降,还用船屁股向前,要冲咱们的桥头堡!”

        牛皋身边一个参谋机宜已经看见白沟河上的那些战船起锚划桨,也不浪费时间转向,直接就用船艉向前,冲着宋军桥头堡所在的方向前进了。

        “找死!”

        牛皋低声骂了一句,然后一声手从身边的一名亲兵手中取过一面红旗,高高举在空中,略一停顿,就猛地挥下。

        随着红旗挥下,二十八门大炮组成的两个炮群就猛地同时抖动了起来,火光先喷吐而出,紧接着就是如雷的炮声,烟雾弥漫,转眼之间,二十八枚霰弹就喷出了炮口!

        原来牛皋真的是想抢夺下几条“水沟战列舰”,这些船可比宋军手中的那些小渔船好多了,都是几百料的大船。

        而金国南京路这一段,这个时期的内河运输也很方便。这一带的水系,以白沟河、桑干河为主干,构成了一张密集的水网。而大兴府城,就位于这张水网的中心。

        金国也意识到了大兴府周围的这些河道的作用,所以早早的就把南京路、河北路境内的大船都搜罗走了。

        而且由于黄河的再次改道南下,也切断了从开封府通往河北路的水道,所以宋军也没办法把黄河以南的大船开到金国的南京路。

        因此当辎重装备很多的宋军进入河道纵横,而且群众基础很差的金南京路后,后勤运输就是个大麻烦了。

        而金人的这些水沟战船,应该是专为南京路的水道打造的,如果抢个一二十条大船,那一次就能运几千石的物资到大兴府城下了!

        ......

        牛皋的大炮分成了两个炮群,一个炮群有12门炮,首先集中火力轰击金人的“水沟舰队”编队末尾的一条大船。而另一个炮群有16门大炮,全都瞄准了金人水沟舰队编队最前方的一条大船——白沟河的河道很窄,如果再有两条大船在水舰队的首尾失去动力,那就会严重影响其余金人战船的通航了。

        十几门5斤炮、10斤炮喷出的霰弹弹丸可都是上千数的,在空中交织成了一大片,呼啸着就往两条还在起锚的战船飞过去了。

        这两条战船距离宋军的炮兵阵地都不算远,位于队列尾部那条离宋军的炮口只有二三十步,另一艘稍远一点,但是也不到五十步,全都在霰弹的威力覆盖范围之内。

        虽然船上的金兵都小心的躲在船板的盾牌后面,可是这些战船毕竟是用民船改建而来的,船板还是太薄,木楯则比船板更薄,哪里挡得住霰弹?顿时就被打成了筛子,穿透木板的弹丸和木板的碎屑一起飞进了船板、盾牌后面密集的人群当中,顿时激起一片惨叫之声。特别是那些被火药爆燃的能量推动的金属弹丸所造成的杀伤,那真是惨烈到了极点!

        有的铅弹击碎了金贼的头颅,像是西瓜被敲烂了一样,红的白的灰的那些浆液四下飞溅。有的铅弹击穿了一个金贼还不过瘾,接着再将其身后的一个金贼也一击而透!有的铅弹则打中了金贼的身体,一时间却要不了人命,疼得那贼一边吐血一边流血一边在自己的鲜血中翻滚。而有的铅弹更加凶残,直接削在人的胳膊上,将胳膊活生生的削断,只连着一点儿皮肉,看着就疼啊!

        只是一轮霰弹,两条水沟战列舰的甲板上就都是腥风血雨和垂死的惨叫哀嚎了,而在这这轮霰弹洗甲板的攻击中幸存下来的金贼也都瞬间崩溃了!

        能不崩溃吗?一百多人被十几门大炮拿霰弹轰,别说是金兵,就是换成传说中的龙虾兵也得崩溃啊!

        他们甚至忘记船上还有可以够得着宋军炮兵阵地的弩机,只是惊恐大叫着纷纷跳水逃命。

        蒲卢浑的座舰因为距离宋军的大炮较远,所以还没轮到挨炮毙——这得排队啊!因此他并不清楚宋人的大炮洗甲板到底有多凶残,他只看见宋军的大炮一响,两条战船没怎么样(都是小洞洞,可疼了),船上的水兵却跟下扁食一样,扑通扑通的就往水里跳!

        这也太怂了吧?他们是女真人、渤海人吗?难不成全都是汉儿?

        蒲卢浑的眼珠子都气得红了,可他也没办法冲过去砍死那些临阵脱逃的不知耻的水兵,只好大声怒吼,挥舞着自己的弯刀,督促底下的儿郎努力划桨......恨不能飞到牛皋的大炮底下去送死。

        在他的呼喝声中,他乘坐的这条水沟战列舰就开上了全速,一船当选,“插队”上前去送死了。

        宋军的炮兵也发现有船不守规矩,居然插队来挨炮毙了!于是他们只好勉为其难的先打插队船了。

        八门10斤炮,八门5斤炮,全都装上了霰弹,炮口对准了这条插队船,然后就是一轮天崩地裂的齐射!

        上千枚金属弹丸挟着劲风,散开成了一张大网,呼啸着扑向了蒲卢浑所在的战船。只听见一阵瘆人的“噗噗噗噗”的声响,这条五六百料的大船顿时就成了地狱一样的所在了。

        致命的弹丸和木头碎片到处飞舞,犹如死神之刃,所过之处,只留下一片血肉横飞的场面。船上的桨手、弓箭手、砲手立时死伤了一片,活下来的人也都只剩下了崩溃,大声发喊着扑向船舷想要跳水逃命!

        铅弹面前,人人皆怂啊!

        不论是女真、渤海,还是汉儿,即便是蒲卢浑这样的勇士,也挡不住霰弹之威啊!

        在阿骨打起兵之前就跟随完颜家族东征西讨的猛将乌延蒲卢浑现在也倒在血泊当中了,就躺在刚刚被他割了脑袋的渤海人高菩萨奴没了头的尸体边上。他那副长满了肌肉的躯体挨了三枚铅弹,三弹六洞,体内的骨头、内脏、血管、肌肉,也都被这三枚铅弹绞碎了不少,不过心脏还在顽强的跳动,意识也没有最后失去。

        他的耳边传来了接地连天的惨叫,还有接连不断的噗通声——那是幸存的兵士在跳水逃生。

        乌延蒲卢浑总算是明白那两条头一批挨炮毙的战船上,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跳水了。

        不是怂,而是敌人太凶残了!

        “呜呜......”

        就在乌延蒲卢浑即将迎来死亡的时候,他忽然听见了一阵进军的长号声......他知道,这是完颜斜保指挥的女真军队要发起总攻了!

        不能进攻啊!快跑啊!乌延蒲卢浑很想告诉那个“乌鸦嘴”,让他赶紧跑,有多快就跑多快,感觉跑到燕山北面,跑到榆关之东......然后在那里休养生息,重新打造一批能和宋人的大炮对抗的火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