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58章 ??告诉金贼:交船不杀!

第358章 ??告诉金贼:交船不杀!

        在白沟河南岸那处已经被改造成桥头堡的渔村内,一处望楼之上,大宋陆军第五军统制官牛皋,正目瞪口呆的看着突然杀出来的“水沟舰队”。

        白沟河你听它的名字就知道了,真要是大江大河能叫“白沟”吗?长江会叫长沟吗?黄河会叫黄沟吗?

        就这么一条听着跟“阴沟”差不多的“水沟”上面,居然出现了一支金贼水师的战船队!

        不得不说,这支“水沟舰队”真的做到了出其不意!别说牛皋没料到,就是白沟河对面的岳飞岳无敌也没想到金贼居然打造了一支像模像样的水沟舰队!

        所以牛皋和岳飞都没想到会有那么多的金贼战船从白沟河上杀过来......没有人能想到会有水沟舰队啊!他们最多就以为会有些火船从上游下来烧个浮桥啥的,或者有几十几百的金贼死士驾着小船来送死。

        因此牛皋也就是这样布置守备的,他让工兵用泥浆涂抹了浮桥,又在浮桥的上游布置了七条同样抹了泥浆的小木船,负责驾船的工兵还准备好了头部有铁钩的长杆,可以钩住火船。

        另外,牛皋还命令自己部下的工兵做好灭火和抢修浮桥的准备。

        可万万没想到,金贼直接派了个水沟舰队过来,七八十条船啊,上面不得有一万人?靠七条抹了泥浆的小船根本抵挡不住,所以它们出现的时候,那些工兵也没冲出去送死。

        白沟河两岸是有河堤的(因为黄河北流的原因,这里在过去几十年间总是发大水),河堤并不高,但是顶部非常宽阔平坦,可供车辆停放。所以宋军的辎重兵就把粮车拉上去了,这些辎重兵虽然有神臂弓,但却没有配备火矢(辎重兵最怕着火了),而普通的木羽箭对金贼的水沟舰队又没什么威胁。

        没有遭到什么阻拦的金贼水沟舰队很快就冲到了距离浮桥百余部开外的水面上。它们没有继续向前,而是下了铁锚,在水面上转了个向,将正面对着岳飞大军的后背。同时还放出了装有大号炸壶的炸壶船。炸壶船由渤海人或辽东汉人的死士掌舵,顺着水流冲向浮桥。

        当炸壶船靠近浮桥的时候,船上的死士就点找了炸壶的引线,然后跳船逃生。

        而此时浮桥上正有一队粮车通过,赶车的都是民伕,看见水面上出现了那么多的大船,全都吓疯了。他们也不要马车、骡车了,大呼小叫的就向两岸奔逃。少量押车的宋军辎重兵也没办法,只好跑到浮桥靠近北岸的桥面上,拉上几辆马车、骡车就走......多少挽回一点损失吧!

        这几辆马车、骡车刚刚跑下浮桥,几艘炸壶船就猛地撞上浮桥了!

        这些炸壶船的船艏部都安装了锋利的铁质矛尖,借着水流的力量,猛地一下就插进了浮桥的木料当中。紧接着就是“轰轰轰”的几声巨响,几条炸壶船全都化成了火球,然后又迅速变成了一团黑烟。爆炸产生的巨大震动和冲击波先是震碎了炸壶船,然后又传导到了浮桥上,没有震碎浮桥,但是却震碎了连接桥面和舟体的绳索给震断了!

        绳索一断,浮桥顿时就散了架,分成了好几段顺流而下了,桥面上的骡马大车有些直接掉水里了,有些则随着散了架的浮桥桥段一起漂走了。

        “万胜!万胜......”

        看见这一幕,水沟舰队上的金贼立马就欢呼起来了!

        浮桥已断!

        白沟河两岸宋军的联系已经被切断啦!

        而且白沟河北岸的宋军,已经被他们这支水沟舰队和完颜斜保的大军包围了。

        炸壶船的爆炸声音和水沟舰队水兵的欢呼声,也传到了白沟河北岸战场上,让正在挨宋军炮轰的完颜斜保所部的金兵听见了——这可真是出人意料的反转啊!

        这些还在挨炮轰的金兵,也都疯狂的欢呼起来了。他们从昨天开始,就被人数只有他们一半,火炮数量只有他们三分之一的宋军压着打啊!

        太憋屈了......他们明明人多势众,筒子也多、火锅也多,还有小梢砲,怎么就被对手克制的死死的,连个像样的反击都打不出来呢?

        这样下去搞不好要大败亏输啊!如果在白沟河这里惨败了,南京路还能保住吗?大兴城还守得住吗?他们这些人的家眷,可大多都在大兴城内呢!

        现在宋军身后突然杀出了大金的水沟舰队,还打了宋军一个措手不及,怎么不让这些金兵爆发出一阵阵的欢呼呢?

        在金兵防线后方三四百步开外,站在一辆望车上,冒着被远处飞来的10斤炮弹击中的风险,登高观阵的完颜斜保也忍不住发出了最大声的欢呼。

        他虽然有“乌鸦嘴”的毛病,但是这些年也是戎马倥偬,早就成长为久历战阵的宿将了,而且他对于火药武器的运用还颇有心得,怎么会不知道宋人的大筒子比自己手里的大筒子厉害太多了!

        这筒子......原来不是越大越好的!

        还得打得快打得准,还得能运动,就跟那个小梢砲一样的。

        自己的那些大筒子重得要死,根本动不了,射速又很慢,鼓捣半天才打上一发,准头还很差,而且还打不远......拿去西域倒是可以称王称霸了,但是在宋军的新式大筒跟前,压根就不够看的。

        所以在大金国的水沟舰队偷袭得手前,完颜斜保其实已经知道要输了......他之所以还在坚持,就是对水沟舰队还有幻想。如果他们可以偷袭成功,也许能扭转乾坤。

        但是他内心深处却有个声音在告诉他,水沟舰队是指望不上的!

        就在完颜斜保为自己、为水沟舰队、为大金国的命运感到担心的时候,水沟舰队居然偷袭成功了!

        仿佛是为了向完颜斜保证明宋军要败了,刚才还一个劲儿发炮猛轰的宋军大炮忽然就嘎然而止了。战场上就只剩下了二百多门金军的大筒子和火锅炮开火轰击的声音了——炮是不少,但是炮声却很稀疏,炮弹的准头更是让人着急......

        完颜斜保知道这是发起反击的机会,一咬牙齿,大声呼喝下令:“让前阵准备进击,命令梢砲队往中路集中!筒子、火锅都向前移动30步!”

        他身边的女真亲卫顿时领命,摇动旗号传下号令。

        刚刚还在挨炮击的金兵纷纷从躲藏的矮墙后面出来,开始在军官的指挥下整队列阵。

        而斜保手头的几十架梢砲也往金军前阵的中路开始集中了。金军的大炮也停止了射击,开始慢吞吞的向前挪动了——金军的步兵从矮墙后翻了出来,在矮墙前整队,自然挡住了己方的筒子,所以筒子得向前挪一挪。至于火锅炮则是因为准头太差,所以斜保也想让他们靠前一些。

        在白沟河北,一场血战,眼看就要开始了!

        而与此同时,在白沟河南岸,牛皋已经上了白沟河的岸堤,和他一起上到堤坝顶部的,还有12门5斤长筒炮。

        这12门5斤长筒炮也不是分开布置的,而是集中摆放在了靠近水沟舰队尾部的河堤上。而在南岸桥头堡内,还有8门5斤长筒炮和8门10斤长筒炮被推上了射击位置——这16门大炮则卡住了水沟舰队顺流而下的通道。

        没错,牛皋正准备用他的28门大炮轰击金人的水沟舰队!

        虽然牛皋被金人的水沟舰队打了个措手不及,连浮桥都被炸毁了。但他也不是拿这几十艘水沟战列舰就没辙了,因为白沟河这个水沟真没多宽。把长筒炮推上白沟河堤坝后,都可以用霰弹洗甲板了!

        所以牛皋立即命令炮兵把大炮推上大堤和桥头堡内的炮位,同时还命人请同样布署在白沟河南岸,正准备渡河的两个军派出炮兵去封锁白沟河下游的航道。

        可不能让金贼的水沟船跑了......因为金贼刚刚用炸壶船炸毁了浮桥,必须要赔偿!

        那几十条水沟船看着不错,不如就交出来吧!

        看到自己手下的大炮已经布置完毕,站在一面木楯后面的牛皋也不需要别人帮着喊话,他自己就张开喉咙呼喊起来了。

        “对面的金贼听了,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马上交出所有的战船,向我大宋天兵投降,可饶不死......否则统统炮毙!”

        现在白沟河两岸的战场上比较安静,牛皋那是天生的大嗓门,怒吼起来二三十步开外的水沟船上当然可以听见。蒲卢浑乘坐的战船,恰好就离牛皋不远。不过他不是很懂汉语,所以就扭头问身边一个渤海人,“南人在喊什么?”

        “万户......那,那南人让咱们把船交出去!”

        蒲卢浑一怔,“什么?他疯了?”

        是啊,陆军缴水军的船......而且这些船还不是泊在码头上的,这话听着就不像是正常人说的。

        “他,他好像没疯!”那渤海人的声音又点颤抖,“他已经在河堤上布设了大筒子,如果咱们不投降,他就要用筒子打咱们了!万户,咱们这可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