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55章 过河!过河!(狂求月票和订阅)

第355章 过河!过河!(狂求月票和订阅)

        春夏之交时,白沟河上的湿气很重。每天清晨,白沟河的河面上都漾动着厚厚一层白雾,白茫茫的一片,将这条昔日宋辽两国的界河笼罩在一片朦胧当中。

        周遭一切,安安静静,只能听见白沟河的河水,哗啦啦的在向东流淌。

        刘武顶盔贯甲,手持着水牛角弓,已经在白沟河南岸的一处渔村的码头上守了一夜,现在虽然困得要死,但依旧不敢懈怠,还强打精神,瞪眼瞧着被晨雾笼罩的河面。

        而在他的身边,还有另外二百多名和他一样的战士,披着铠甲、持着角弓,腰带上还挂着手刀、铁锤和炸雷!

        而在这些战士的前方,渔村码头上则系了一长排的木船,总有二三十条。

        这些船都是陈武所在的骑兵将花了好大的气力,从白沟河沿岸好不容易搜集来的。岳飞的十万大军想要尽快渡河北上,可就指着它们呢!

        而白沟河北岸的金贼仿佛也知道这些船只的存在和重要性!昨晚上派了好几波人或是驾船而来,或是泅水过河,想要抢走或焚毁这些船只,不过都被刘武和他的同袍击退了!

        光是这一晚上赚到的功勋值,就足够刘武升到上士了!

        当了上士,光是土地就能增加100亩,而且授官的机会也更多。

        想到这样的好事儿,刘武的困意顿时就消失了七八成。

        这个时候雾气已经散去了一些,天色也大亮了,河面上的能见度上升了许多,可以隐约看见对岸的情况了。恍恍惚惚的可以看见一些金贼的骑兵,但是河面上并没有船只和木排。

        这意味对岸的金贼不会再过河送人头了......以现在的能见度,想要游过白沟和河来偷袭简直就是送死!

        虽然割不到金贼的人头挺可惜的,但是之前一直绷着的精神也放松了,守在这处码头的战士们开始低声交谈了。

        “这金贼真是越来越不经打了,当年为了割他们一个脑袋,咱们最少得死一个伤一个,现在却被咱们一宰一大群,咱们却没伤几个!”

        “那些哪里是真女真,不过是些契丹、渤海、汉军罢了......”

        “就是契丹、渤海、汉军,那也比几年前弱了!看来这一回咱们的功劳还有的赚!”

        “哪里是他们变弱了?分明是咱们变强了!过去哪有那么多的瘊子甲?过去那样那么好的战马?过去也没有炸雷啊!而且咱们的武艺这几年也厉害了......现在咱们吃得好,练得多,看着都壮了!”

        “说的也是!而且现在咱们人也多了,没有空额,都是实数!也没人能克扣咱们的粮饷,也没人能把咱们当奴仆役使了......”

        过去的女真人很难杀吗?过去给大宋官家当兵真有那么惨吗?从军比晚,没赶上女真人打遍天下无敌手那时候儿的刘武自然不会参与这样的讨论,他这个晚辈就在边上老老实实的当个听众吧!

        ......

        现在的宋军当然很强了!

        而让宋军变强的原因则有许多,其中的一条就是君臣关系比较和谐,官家不疑大将,战时授予全权。而大将也愿意为官家卖命,特别是大宋南路军主帅岳飞,简直就是个纵览青史也难寻见几个的千古名将,不怕死、不爱财、不好女色,一心一意的为赵楷打天下。

        俗话说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岳飞这样的千古名将就更难求了!

        而赵楷又愿意放开了用岳飞,不仅给了他六个最强的军,而且还授予了河北战场的全权!

        河北方向上的仗怎么打,岳飞就可以做主,不必请示赵楷,更不需要听洛阳朝廷的话。哪怕在这次北伐开始之前所拟定的作战计划,也仅仅是给岳飞这个方面主帅参考的......身为方面主帅,岳飞有便宜行事和临阵决断之权。

        所以他现在把“南路军”都打成“东路军”了,也没有任何不妥,也没有什么金牌会飞过来把他砸回去。河北营田使司、枢密院、兵部这些衙门不仅没有资格说岳飞的不是,而且还要全力配合岳飞,不能有任何的掣肘。

        所以拥有全权,而且没有任何掣肘,而能得到各方面配合的岳飞大军,现在的行动速度极快。

        四月初一才占领雄州和安肃军,四月初二就有一个军的部队(牛皋的第五军)开到了白沟驿准备渡河了。而在这之前的几日,已经有一个骑兵将(就是刘武所在的将)被派到了白沟河一带活动,为大军渡河做准备了。

        而岳飞本人,也带着少数幕僚和亲兵,追着牛皋的第五军就上来了,只比牛皋晚到白沟驿一日。在抵达白沟驿之后,他就从牛皋那里得知,第五军的骑兵将已经搜集到了不少木船,可以发起渡河作战了。

        岳飞也没有丝毫犹豫,立即下令渡河行动开始,而且继续走在大军的前沿,跟着牛皋所部一块儿就白沟驿边上的渔村来了。

        ......

        刘武正站在码头上望着雾气渐渐散去的白沟河发呆,忽然就听见背后传来了密集的马蹄声。刚才还在议论着宋军怎么变强的那些人,也都停住了口,只是转头向后看去。脸上既有紧张,也有疑惑——他们身后应该有几道岗哨,应该是没有人能偷过的吧?

        但是战场上的事情谁知道?

        “转身......一排拔枪列阵!二排张弓!三排去抢战马!”

        刘武所在骑兵队的队正已经反应了过来,连忙大吼着下令。

        刘武是一排的什长,听见上司的命令,立即收起弓箭,然后大声招呼自己的兄弟们转身奔向插着线枪的村口。到了地方,马上拔出长枪,组成了一列横阵,和另外三个什的战士一起,封锁住的道路。而另外一排兵士则带着弓箭奔了过来,并没有在刘武他们身后列阵,而是散开抢占了口两侧的房舍——要么依托围墙,要么进了屋子依托窗口,要么上了高处。

        总之,人人都表现的极为训练有素,而且不慌不忙。

        他们这边才布置停当,就看见数十骑涌了过来,未曾打出旗号。不过看他们的军服盔甲,毫无疑问是宋军。

        不过刘武他们依旧不敢松懈,和兄弟们站在第一排的刘武大吼了一声:“大宋有炮!”

        这是口令!

        对面马上有人喊了一声:“炮炮高升!”

        对上了,是自己人!

        但是阵列还是不能散......直到那些骑兵到了跟前,刘武他们认出了带队的是他们的骑兵正将张用,这才竖起了长枪,拱手行礼。

        刘武刚行完礼,忽然看见跟在张用身后的,居然是宣帅岳飞和第五军统制牛皋。

        刘武等人两忙闪开到了路边,看着岳飞、牛皋二人通过村口,向码头方向而去。

        所有人的心头都火热了起来!

        宣帅和军统治都上来了......这说明渡河作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他们猜得没错,岳飞和牛皋就是为了渡河作战而来。他们是来看地形的,看完地形,立即就会开始渡河——两个步军将已经准备就绪了。跟随这两个将行动的炮兵队也已经上来了,只要牛皋一声令下,大炮就会架到白沟河南岸,以火力压制对岸的金兵,以支援步军渡河。

        而步军只要过了河,就会展开却月阵,随后工兵就能跟进架桥并修筑桥头堡了。

        刘武他们所在的渔村,则是白沟河南岸桥头堡所在!

        “不错,抢到了那么多的船!”

        岳飞这一路都板着脸,没有这么说话。现在看见渔村码头边上的船只,总算是露出了笑脸儿。

        牛皋笑道:“宣帅,对岸只有一些骑兵,看来金人也没打算阻咱们渡河啊!”

        岳飞道:“金贼在诱敌深入,当然不会阻止咱们过河了......但过河之后,必然会有恶战!伯远,南路军诸将之中,只有你和李驸马能独挡一面,我想把这处渡口,还有附近的白沟驿都交给你,能确保无虞吗?”

        这处渔村渡口是大军的退路,而附近的白沟驿则是一处囤粮之地。只要这两处在手,岳飞的大军就可进可退,立于不败。

        “宣帅放心,有牛皋在,渡口、白沟驿都会万无一失的!”牛皋拍着胸脯向岳飞保证。

        他的第五军有一万七千多人开到白沟河边,而且还有三十多门大炮,还有2000相当不错的骑兵,怎么可能守不住渡口和白沟驿?

        岳飞点点头,对牛皋道:“那就让你的炮兵上来,先打几炮吓走对岸的金贼骑兵,然后就开始过河......过河去燕京了!”

        说着话,岳飞往着白沟河对岸,若有所思。

        这可不是他第一次过白沟河了!他早年当过河北敢战士,跟随童贯的北伐大军也过了白沟河,可结果......真是一言难尽啊!

        “轰轰轰......”

        炮声很快响了起来,拉开了白沟河——岐沟关大战的序幕,同时也把正在白沟河北岸观察宋军情况的完颜宗弼、完颜斜保二人吓了一跳。

        “宋人要渡河了!”完颜宗弼忙从马背上下来,然后扶着战马,向南张望,“来得真快啊!”

        完颜斜保则道:“这是什么炮?打得好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