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52章 ?这个王师不大对头啊!(狂求月票和订阅)

第352章 ?这个王师不大对头啊!(狂求月票和订阅)

        大宋洪武七年三月初八。

        大名府城。

        西安门外的元城县衙内,几个穿着广领皮袍,秃着脑袋没戴帽子的大金官人,正垂头丧气的坐在衙门的大堂内。大家的脸都白着,你瞧瞧我,我瞧瞧你。

        元城县的知县元椿坐在案几后面,头也不抬的看着魏博镇汉儿军万户兼知大名府事韩常留给他的一道军令。

        在这道军令中,韩常告知元椿,宋国洛阳朝廷的大军已经打进了大名府界,所以他就遵照魏博镇节度使魏王完颜齐的命令,先避敌锋芒了。不过大名府城不能没有人守,就麻烦他这个大名府首县元城县的知县代理府事,领着阖城绅民抵抗暴宋,等待大金王师反攻......

        这可真是玩笑开大了!

        大金国的万户知府韩常自己连夜开了溜,还把大名府城中的大金汉儿军全部拉走了......却把包括元椿在内的一票芝麻绿豆官丢在城内当替死鬼。这种事情是人干的吗?这个姓韩的你要跑也带着大家一起跑啊,这也不费什么事儿啊!

        大家伙儿的家眷都不在大名府,而是在节度使司的驻地沧州清池县。

        虽然大家在大名府都置了外室,还多少捞了一些身家......但是为了逃命,又有什么不能放弃的?

        现在可怎么办?

        刚才守城的乡兵来报,大名府城外出现了大批红巾包头的军兵,看上去气势很盛!

        这些红巾兵应该是朝廷的天兵吧?

        现在是不是应该弃暗投明了?

        底下几个知府衙门和知县衙门的官吏见元椿也没个主张,就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了。

        “......宣和之难的祸事也不是咱们闯出来的,而且咱们出来当大金,不,是金贼的官也是被逼无奈的,咱们不当,有的是人要当......而且咱们也没干什么对不起良心的事儿啊!”

        “可不是嘛,我好好的读书人,都已经过了两回解试了,如果不是金贼打来,我说不定都已经中了进士......”

        “我也是啊!如果不是宣和之难,我现在很可能已经中进士了!”

        “老朽最亏啊,老朽已经是个特奏名了,还做了官,若无宣和之难,老朽都致仕了!”

        听见议论的声音,元椿也觉得心烦意乱,说起来他也挺亏的。他本来是平定军人士,不知中了什么邪,移家到了忻州。结果没安稳几年,金贼就忽地打来了,他一个读书人,又拖家带口的,上有老母,下有幼儿,哪里逃得了?结果被金贼掠了去。本来是要为奴的,结果遇上了个贵人名叫完颜希尹的,居然知道河东一带的元姓多出自北魏拓拔氏,那可是金贼的“前辈”!

        所以就给了元椿一个入仕的机会......元椿并不是宋朝的官人,他不过一介儒生,有什么理由为了效忠大宋宁愿为奴也不给金人当官?

        而且上有老母,下有幼儿!

        所以他就跟着金人当了官,先在完颜宗翰军中为官,后又被希尹派在中山府为官。再后来完颜宗望主持河北军务,也看中了他的才华,所以他就转入了宗望门下,一直到了现在。

        他本来以为自己在宗望门下也算个人物,可没想到现在说不要就不要了......可金贼能不要他,他却不能不要自己!

        想到这里,他也只能一声叹息了:“咱们虽然都受过大金官家的厚恩,都是大金之臣。但咱们同时也是大名府的民之父母,总是要为民做主的。自宣和以来,大名府这边兵荒马乱的,户口减了七成,不知道死了多少人......若再乱下去,那真是不成样子了!

        所以咱们现在得领着大名府的士绅百姓去迎王师,再顺便为百姓们向洛阳的朝廷求一条活路!怎么都要先免赋三年,让百姓恢复一下元气。

        另外,大名府沦陷了七八年,大名府的士子都没有参加过一次会试,连发解试都没办过。朝廷若能尽快恢复大名府的儒业,在下次大比的时候,给大名府的读书人一些优待,大名府的人心就可以收拾了。”

        “县尊,咱们现在提这些不合适吧?”马上就有官员提出异议了,“咱们可是金人的官......”

        元椿看了那人一眼,幽幽地道:“那就更要提了......咱们已经是金人的官,如果不能拉上大名府的绅民,恐怕连个弃暗投明的机会都没有啊!”

        他这话一出,底下的人顿时都无话可说了......现在想弃暗投明?朝廷肯不肯收啊?

        元椿扫了扫众人,“别愣着了,快去联络府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伙儿一块儿迎王师吧!多找点人,这样才显得咱们有本事!”

        县衙大堂内的这些官员,一多半都是大名府当地的士大夫,活动能力还是有的,没一会儿就拉出了上百号士大夫,有些个还穿上了宋朝的官服,看来还是个大宋遗老!

        在这些大名府当地官员去召集城中的士大夫一块儿去迎王师的时候,元椿也没闲着,三班衙役都被他派了出去,在大名府城中的热闹地段挨家挨户的敲开买卖人家的铺子,让他们派人跟着去充大名府的义名,顺便再捎上点吃的喝的。

        这个叫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

        这王师......看着总有点不对啊!

        出了城门,在城外的官道上近距离看见王师的时候,满大名府的士绅官吏都有一种“迎错了”的感觉......这王师怎么看怎么不对!

        装扮就不对!

        过去的王师不戴头盔的时候都戴范阳笠,现在怎么改成一条红头巾了?是不是太省了?

        不过他们虽然省了范阳笠,但是却在那身甲胄上化了大钱!

        不但人人有甲,而且全数都是铁甲(其中冷锻甲只占一小部分,但是热锻甲却人人都有),太阳光底下那叫一闪闪发亮啊!

        而且他们的兵器也不像王师,王师是大量装备神臂弓,其次是普通的弓箭,肉搏兵的数量很少,有马的骑兵当然就更少了。

        而现在出现在大名府城外的这万余王师却没有装备神臂弓,而且大部分的步军都配备了长枪......同时他们好像也装备了弓箭!

        这是什么意思?一个王师准备干两个人的活?他拿几个人的钱呢?

        另外,这支王师的骑兵也太多了!而且还都是一人双马的配置......大宋的马什么时候多成这样了?

        而最让人这些人感到不对头的,是几个飞扬跋扈的王师武官。骑着马,带着一群看着就很凶恶的步军,飞奔到这些士大夫跟前,既不下马,也不行礼,而是扬起马鞭指着几个穿着宋朝文官服的人就问:“尔等何人?为何穿着旧款的大宋文官常服?大名府不是金贼的地盘吗?你们到底是哪边的?”

        听听,这是一个武官该对文官说的话吗?

        其中一个从来都没出任过伪职的老文官(特奏名出身)也硬气,当时就怼回去了,“老朽乃是大宋大名府府学教授......尔是何官?”

        “哦,原来是个学官。”这名武官压根就没当回事儿,笑着道,“本官乃是第九军第五十四步兵将二营准备将(副营长)是也!本官问你,城中的金贼都去哪儿了?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大名府城的?”

        在场的大名士绅官员都震惊了!

        一个小小的准备将对一个府学教授如此无礼......大名府学可不是一般的府学啊!

        大名府可挂着大宋北京的名头!

        不过这个准备将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他是上士的勋位,从八品的武官。而且他就快攒够功勋升下大夫了,到时候他的官职也会得到晋升。

        而一个下大夫的地位,一个小小的地方学官怎么比?在洛阳朝廷这里,府学教授都是“伎术官”,是地方上自己招考的。而下大夫如果要转地方官,起码是个知县,不比你个教授大?

        而且那老头的教授已经过期了......现在的北宋朝廷是重开的,只是有选择的承认“前朝”的官员,府学学官这种级别的官员,洛阳朝廷基本上是不认的。

        所以这就是个老百姓而已!

        感到场面有点不对的元椿只好上前搭话道:“本官是大名府元城县的知县,名叫元椿。现在率领大名府、元城县各官,及士绅、百姓迎请王师入城!”

        “哦,”那准备将点点头,“那你一定知道金贼跑去哪儿了吧?”

        元椿摇摇头,“下官不知......”

        “那么大名府的金贼是什么时候走的?走之前有多少人?大名府城中的粮草储备又有多少?府库当中有多少财货?”

        “大名府城中的金贼是昨天晚上离开的......具体何时,本官也不是很清楚。走之前,他们总共有约3000人,统兵之将是万户韩常。大名府城中的粮草、府库中的财货都不多。现在的大名府早就不是金贼魏博军的镇城了,所以原先存在大名府的财货钱粮都已经运走。”

        “原来如此......”那准备将点了点头,似乎明白了什么,“元知县,末将奉了将令,要带你和所有任伪职之员去面见第九军的王统制!请跟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