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51章 ??王师要收费,王师好奸诈!

第351章 ??王师要收费,王师好奸诈!

        卢家庄是一处拥有高大的围墙和厚重的木门保护的大庄子,实际上就是个堡垒。居住在庄子里的人口也不少,总有个三四百家。

        不过卢家庄的人们修建这样的围墙和大门,并不是为了防御敌人的进攻,而是为了防洪。

        托了“三易回河”的福,原本不怎么招大水的大名府一带,从宋神宗时代就开始洪涝频繁了,直到几年前黄河万年新堤决口和随之而来的黄河改道,这一带才恢复正常。

        被反反复复的大水折腾和威胁了几十年的大名府百姓,拿泛滥的黄河是没办法的,为了活命就只能在自家居住的庄子外面堆起保命的土围子了。

        而卢家庄的上任庄主卢老庄主又是大名府有名的富豪,当然得把保全性命的围子修得又高大又结实了,所以远远一看见跟个城堡差不多了。

        也正因为有这座高大坚固的土围子可以倚仗,李坚李秀才才在卢老庄主被害后,被完颜宗望派来统治大名府的韩常“招安”,封了个知寨的芝麻官,成了卢家庄和魏店镇一带的“小霸王”。

        也同样是因为这座高大的围子,引来了大宋北伐军第九军骑兵将的第八队正刘大率领的百余红巾骑兵。

        这个刘大是卢家庄隔壁的故城镇李家庄人士,就是那个李家庄李大官人“亲孝子”!

        不过他的“孝子”当亏了,因为认了“野爹”后没多久,大名府就被金兵给占领了,而他又跟着赵楷的队伍走了,所以也没办法继承李大官人的家产。

        而这一走,就是整整八年!

        当年他离开大名府的时候,还是个二十来岁的朴实农民,啥都不懂,只知道要还李大官人的高利贷......

        而现在,他已经有了上士的勋位,而且还授了正九品保义郎的阶官,还领了骑兵队正的实职——根据赵楷为府兵们制定的上升图,勋位除了换取土地之外,还意味着当官的资历。不过有资历不等于可以当官,有了勋位之后,还得通过相应的培训或考核,才能得到阶官,有了阶官才能领授实职。

        而勋位易得,考核难过!

        理论上有下士勋位,就有了担任正九品阶官的资历,可是绝大部分的下士还是在当大兵。

        只有能力实在出众的府兵,才可能通过任官考核的下士才能得到从九品或正九品的阶官。

        不过府兵如果肯“上勋低就”,还是可以比如容易通过考核(可以加分啊),得到官职的。

        刘大就是典型的上勋低就,以他的上士勋位,七品官都当得上——在赵楷的军队中,七品武官最大可以当上副将(正将的副职),而刘大仅仅是个骑兵队正。

        但是刘大对自己现在的待遇还是非常满意的,而且骑兵队正是个非常容易攒功劳的职位。这场北伐之战打完,他只要不死,怎么都能升到下大夫了。

        有下大夫的勋位,再怎么低就都能有个八品官......而担任全军的先锋,并且拿下大名府城南面的重要据点卢家庄,就是一份不小的功劳!

        不过刘大率领的是骑兵,不大适合攻城,而且也没有火炮和攻城器械,炸雷(原名炸壶)倒是有一点,但也炸不开卢家庄的围子。如果卢家庄内的金贼走狗(他当然已经知道金贼跑了)要抗拒王师,刘大还真没什么办法。

        所以他现在只好靠连哄带吓唬的招儿,先把卢家庄土围子的大门忽悠开了......

        因此刘大就让自己的手下全都顶盔贯甲,骑上高头大马,举着旗帜,列队而进,就跟接受检阅似的,神气活现的就到了卢家庄土围子外面。还让人喊话,让卢家庄的庄主出来说话!

        随着吱呀呀的一阵响动,卢家庄的大门终于缓缓的打了开来,然后刘大就瞧见几个穿着儒杉戴着东坡巾的财主领着一二百个穿着短衫的、捧着酒壶和装满了面饼和肉食的箩筐,从门里面出来迎王师了。

        看见这一幕,刘大就笑着对左右道:“一份功劳算是到手了!”

        他的队副低声问:“队正......那些人怎么办?都要抓了吗?”

        刘大笑道:“忘了在开封府时镇抚司的人是怎么教咱们的了?”

        镇抚司就是原来的皇城司!

        现在已经发展成了一个颇有一些规模的特务机关,由赵楷最初的心王晓德担任大提举。

        在之前的开封集训中,镇抚司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他们负责训练基层军官怎么通过“关、打、杀”的狠招把投靠过金贼的地方士绅一网打尽,然后再顺便扶植起服从朝廷的鹰犬!

        当然了,把金贼治下的士绅一网打尽也不是因为赵楷真的一点容不得汉奸......而是为土地!

        河北、京东、燕山这三个路的土地至少有一亿几千万亩......赵楷北伐的所有花销,最终都要从这些土地上拿回来,而且还得大大的“赚”上一票!

        这样他才能凑够打赵桓的军费。

        所以赵楷的这个王师啊......他是不提供免费的“驱逐鞑虏”服务的!

        这个王师提供的是有偿、高价、强制性的“驱逐鞑虏”服务!

        虽然这一套路数听上去很不正确......人家河北、京东、燕山三路的百姓和地主都那么可怜了,让金贼奴役了那么些年,而且燕山那边还让辽人奴役了好多年,朝廷王师收复那里后,应该免税、应该救济、应该收拢人心,怎么能没收土地呢?

        这不是比金贼还“贼”吗?

        但赵楷就是这么“二”,他就是得收费,而且必须要驱逐鞑虏,根本不在乎河北、京东、燕山的百姓和士绅心里怎么想。

        因为他现在连年薪600万的工作都没了!已经入不敷出了,也不能让底下的几十万府兵兄弟白忙活啊!看看那些人的装备、马匹,就知道人家下本钱了,不少人说不定还借了债!

        如果赵楷不收费,那他就没有土地可以分配,没有土地分配,底下的府兵兄弟就打亏了......如果输了亏本也罢了,赵楷的府兵制本来就有点“员工持股”的意思,真打输了也只能一起亏。可要打赢了再亏本,那人心可就散了。

        所以赵楷宁愿不要天下人心,也不能让自己的追随者亏本。

        实际上,赵楷在北宋朝廷所管辖的营田四路和转运两路也不怎么得人心,他只是得到了四十多万府兵户的拥戴。

        对于六路士绅、富商而言,赵楷抢了他们的土地,还多收了不少税,怎么也比不过宣和之难前的大宋朝廷那么好,就更不用和金陵天子赵桓比了。

        而对六路的贫民而言,赵楷也没什么好处可以给他们......如果硬要说有好处,就是阻止了金贼南下和未来的蒙古南下,让他们自己或他们的子孙有机会繁衍生存下去。

        不过活下来的人们并不知道死去的悲惨,所以不会因此而爱戴赵楷的,爱他的只有几十万握着刀把子的府兵。

        “小的李坚领卢家庄全体绅民恭迎王师......王师,咱们总算把你们给盼来了!”

        “王师你可来了......”

        “咱们终于盼着王师了!”

        “呜呜呜......”

        李坚李大官人还不知道现在王师的行情变了,还带着一群士绅百姓哭哭啼啼的装义民呢!

        刘大一开口,却把李坚吓了个好歹。

        “怎么回事?卢家庄的庄主怎么姓李了?卢老庄主呢?”

        李坚听了这话额头上的汗都出来了!而且还听见那个“王师头领”说一口大名话!

        这是大名出去的王师啊......也不知道有没有卢老庄主的“孝子”?

        听说当年卢老庄主收养了二十个孝子去当王师了,这位不会是其中之一吧?

        “卢,卢老庄主让金贼害死了......”李坚结结巴巴地说。

        “那你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当庄主了?卢老庄主的儿子呢?”刘大继续问——他现在可不是那个老实农夫了,李坚是什么货色,他一看就看出来了!

        现在问这些话,就是为了找借口抓人!

        王师嘛,不能毫无理由就没收啊!

        另外还为了鼓励卢家庄的卢姓人站出来当朝廷的鹰犬......

        “卢老庄主没儿子......”李坚说,“没亲儿子,小的因为娶了卢老庄主的遗孀,所以就成了卢家庄的庄主。”

        “呵呵......”刘大冷笑了两声,“是这样吗?卢家庄就没爷们了?就看着外人进来夺了产业?”

        话说到这个份上,下面的人都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这个王师是“大青天”,是来提卢家做主的!

        果然有个穿着短衣的汉子站出来了,“王师大官人!小的卢小六要替卢大官人喊冤,要告李坚和卢大官人的娘子贾氏......他们为了谋夺卢家的产业,把卢大官人卖给了金贼!李坚这贼还当了金人的官!”

        刘大冷笑了一声,大手一挥,“给本官将这个卖国奸贼李坚拿下!”

        马上就有两个披着铁甲的府兵扑了上去,像捉小鸡似的把李坚捉了,其中一个还打落了李坚头上的东坡巾,露出个秃脑袋。

        刘大见了又是一阵冷笑:“好啊,还剃了父母之发......你个不忠不孝之徒!”

        他这话一出,跟着李坚一块出来的其他几个地主都是一哆嗦.....他们人人都是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