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50章 快开门,王师来了!

第350章 快开门,王师来了!

        在二十多万虎贲之士的欢呼声中,赵楷又开始纵马疾驰了,他现在已经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马上天子,本就高大的身形骑在一匹异常神骏的青海骢背上,显得格外威武。他岳飞、韩世忠两人一起策马飞奔,在头裹红巾的大军阵前奔驰,从这头一直奔到那头,无数将士的目光,只是追寻着他们三人的身影而动。

        在赵楷等人奔到军阵尽头后,他们又打马而回,奔向一座位于受阅大军军阵正前方的木台,木台下方已经站好了一排临时宣诏官,都是从全军中特意挑选出来的口齿清晰,嗓门洪亮的汉子。他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将赵楷的金口玉言传达给全体将士!

        除了站在这座木台下方的这些临时宣诏官外,在每一个将级方阵前方,也列着一排宣诏官。

        根据他们和讲台之间的距离,这些宣诏官被分成了几组,距离木台比较远的宣诏官,会在距离高台比较近的宣诏官大声重复完赵楷的讲话之后,再把他们听到的话大声重复一遍,这样就能让所有的将士都听见赵楷在说什么了。

        而为了以防万一,这些列在各将军阵前的宣诏官都是识文断字的,他们都带着赵楷的言说稿子,实在听不清就读稿子吧!

        赵楷已经带着岳飞、韩世忠二人上了高台,他站在中间,岳飞、韩世忠站在左右。三个人的脸色都闪闪放光,仿佛不世之功,已经唾手可得了!

        赵楷猛地扬起了一只手,战士们的欢呼就渐渐停止了,整个草原变得非常安静,赵楷扫视了全军一眼,振臂大呼:“大宋重开已经八载!

        八载之前,朕在开封陷落,先帝殉国,华夏将倾之时,与卿等共举义旗于太原,重开宋天于河东,约富贵,赴国难,披荆棘而定关中,振武德而复京西,传檄文而平巴蜀、荆湖,遂有六路之地为复兴之本。

        后朕又与诸君据金贼于中州,驱西贼于兴灵,战贼酋吴乞买于阳山。八载以来,朕与诸君东征西讨,南平北据,每战必胜,凡攻必取,从无败绩!

        而今,朕已大聚府兵,将振旅而北,一扫河北、燕云之贼!上慰先帝之英灵,下救苍生于水火......同时也为朕与诸君打出一副可共富贵的江山基业!

        卿等要努力向前啊,败了金贼,复了山河,朕有的是官职土地与卿等!若谁要退缩不前,误了大家的富贵前程,也休怪军法无情!”

        大段的话说完,赵楷又停顿了一会儿,以确保那些宣诏官可以把他的话都传达下去。听见草原上重复他演说的声音完全消失了,他这才声嘶力竭的大呼了起来:“杀尽贼虏、复我河山、分田分地啊!”

        当下面的宣诏官将这几句话传达下去后,那可就是全军沸腾了!

        所有人跟着狂热的欢呼了起来:“杀金贼、复山河、分田地啊......”

        赵楷满意地点点头,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精神啊!

        ......

        红色的队伍行进在黄色的土地上,从越过黄河开始,红巾宋军前进的步伐就未曾稍停。

        根据亲征行营的计划,两路大军中的北路军的行军路线是出开封府后西行,经过郑州抵达孟州的广武山大营,再从汴口浮桥过河。过河后直奔怀州首县河内,然后进入太行八陉之中的太行陉,北上太行,过天井关,直奔太原府而去。这一路所过之地,都是早就在北宋统治下的地区,地方的州县和军府,早就得到了命令,从去年开始就不停的在整修道路、储备粮草、准备骡马大车。

        为了确保这些备战任务可以落实,赵楷还将这一路沿途所有的知县,全都换成了“翰林系”,所有的军府校尉,也都换上了比较得力的军官。

        所以北路军的顺利是理所当然的,从大军出开封后,就以日行六七十里的高速,向太原府推进。依着计划,最多十五天,他们就应该能抵达太原了。

        在抵达太原后,赵楷率领的军队会先休整几日,补充一下粮草辎重,然后再根据南路军的情况和从雁门山北搜集来的情报,再决定下一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现在顺利的不仅仅是在河东境内行军的北路军,连岳飞南路军在离开开封府后,也异常顺利!

        在赵楷的计划中,岳飞的南路军要冒充“四十万大宋天兵”,以吸引金贼的主力南下。

        所以自开封府出发后,这一路大军的开进路线是先至滑州渡河,渡河后入黎阳大营,然后以黎阳大营为本据,分兵取开德府和大名府——这两个府都是金贼魏博镇节度使司所管辖的,而且也是河北的“油水地”。

        因为黄河在滑州决口改道的原因,本来一直被水淹的大名、开德这几年一直风调雨顺,虽然两处的人口因为金贼南下时的杀戮和逃亡下降了不少,但是播种面积大小和收成多少同人口多寡之间的关系也不是绝对的。特别是宣和之难前,中原的人口相对农业生产的需要来说,已经有些过剩了。

        所以大名、开德两府的人口在减少了大约七成后,依旧可以保持较大的播种面积——其实在非常平整的大平原上开垦也不需要太多的劳动力,完全可以用马耕替代人力。再加上没有了黄河之患,亩产量自然飙升。

        而金贼长期在两府屯驻重兵,也很好的维持了生产秩序,同时也能支持比较高的税率——人少地多,其实也有利于保持较高的农业税率。

        因此这两个府在过去的三四年间就变成了金贼的粮仓,每年都能收到大量的税粮。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赵楷和他的大将、高参们才会认为金贼会为了保卫大名、开德两府而战。

        但是当岳飞的大军跨过宋金“军事分界线”进入金贼控制下的大名、开德两府地盘后,却没有遭遇到任何抵抗!

        金贼居然跑了!

        而且还是望风而逃,逃得还有点仓促!

        以至于许多地方在一夜之间变了天,地方上的士绅百姓一觉睡醒,金贼已经变成了金跑跑,跑的没踪没影了,而王师已经在庄子或城堡外面敲门了!

        河北大名府魏店镇卢家庄的庄主李大官人,今儿一大早起来,正一边吃着早饭,一边打算去庄子外面的麦田里巡视一番,忽地就有人来报:“大官人,王师来了!”

        “王师?”李大官人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秃脑袋——金贼也喜欢剃头!不

        过他们现在还没搞“留发不留头”,一般的穷苦人不怎么管,但是地方上的士绅豪强,都得剃秃了脑袋,以示恭顺。

        而头发一剃,你是那边的人就容易分了......如果是抗金的义军豪强,那肯定得留着发髻啊。如果是投金的汉奸士绅,那就必须剃个大秃脑袋!

        当然了,打入金贼内部的义士也是有的,但那终究是少数,所以头一剃,政治立场就很清楚了。

        卢家庄的李大官人当然是大金朝的顺民了!

        他家在大宋治下并不是卢家庄上最大的财主,而李大官人也不是大官人,而李秀才。不过他的作文水平一般,估计也没指望高中。所以一辈子也就是个土财主了......也许努力一下可以混个特奏名。

        但是金贼,哦,应该是大金王师来了以后,却因为李秀才带头“迎王师”,就给了他一个官,虽然只是个不值钱的小官,但还是让他从李秀才一跃成为李大官人!

        而且卢家庄李家也跟着水涨船高,成了卢家庄乃至整个魏店镇最大的地主。

        “快快,快把本官的皮袍子和狼皮帽子拿来!”

        李大官人笑眯眯道:“再去准备一些绢帛铜钱,本官要去迎王师了!”

        原来他把大宋的王师当成了大金的王师了!

        李家的管家听了李大官人的话却没有挪步,而是笑着说:“大官人......外面来的是大宋的王师,您可不能穿着金人的皮袍子去迎啊!”

        “什么?”李大官人一愣,“你说什么?”

        “大官人,大宋的王师到了,就在庄子外面......庄内的几家大户的当家,都到了咱们这里,想请您拿个主意!”

        “拿,拿什么主意?”李大官人脑袋都晕晕的,他自己都没主意了,“怎么好好的,王师就来了呢?”

        “当然是迎王师还是抗南兵了......”那管家笑道,“大官人您可是大金朝的官人啊!”

        “大,大金朝的官......”李大官人狠狠瞪了管家一眼,“本官,我那是为保卢家庄一庄生民的安危,不得已才接受了金贼的官职,我可一直是身在金营心在宋的!”

        “大官人......”那管家接着道,“要不小的让人去把您的儒服寻来,您穿着儒服去迎王师吧!”

        “好好,就怎么办......”说到这里,李大官人忽然想起自己的秃头了,衣服可以换,头怎么办?也不能换一个啊!

        “可,可是我的头怎么办?”李大官人指着自己的脑袋瓜子,“这样......王师不会误会吧?”

        那管家看了看那秃脑袋,也有点为难,“大官人,要不找个东坡巾遮挡一下?”

        李大官人也没办法,只好点点头,“也只能如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