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44章 ?最强大的战争机器!(狂求月票和订阅)

第344章 ?最强大的战争机器!(狂求月票和订阅)

        天苍苍,野芒芒,风吹草低现骏马,这里居然是开封!

        开封府大草原现在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天空碧蓝一片,万里无云。金黄色的草原上,随处可见大群大群的马儿在牧人的驱赶下,边吃边走,在草原上流动。

        这派场景,怎么看都好像到了口外的大草原。如果宣和之难前的汴梁子还有大宋朝廷的那些官人们,知道此时此刻,他们最爱的开封府,全世界房价第一高的大宋东京城外,居然变成了这副模样,恐怕真的要呜呼哀哉了。

        在原本的历史上,大金天兵铁蹄之下的开封府,都没有现在那么“惨”。毕竟到了完颜亮统治大金国的时候,开封府就变成了大金的南京路了,再后来因为蒙古崛起,女真人不得不把自己的统治中心迁到了河南,开封府也就又一次成了一国之首善了。

        只是后来打过来的蒙古人就没那么客气了,屠刀乱舞,直接把开封府都砍成了荒野......大约也就和现在的模样差不多了!

        而那时整个中原到处都是荒野,可如今却只有开封府这一块比较倒霉,被赵楷看中成了养马场。所以黄河大水退去后就成了草原,而位于这片大草原中心那座曾经辉煌富丽的开封府城,现在成了个超大的备用马厩——如果金兵的铁骑突然杀到开封府大草原附近,那么大草原上放养的马群就会集中进入开封府城了。

        不过赵楷当年的这个安排,显然是多虑了。因为从开封府马场正式成立的洪武二年直到现在的洪武六年秋,整整五年多时间,金贼铁骑就再没来过开封府。

        虽然金贼的铁骑没有来,但是西贼的马儿还是来了开封府......只有马儿,没有骑兵。

        在收复灵州之役后,赵楷用灵、韦、宥、银、夏等五州土地上的党项国族换来了十几万匹(他本来想换二十万匹)马儿,又从中选择了三万多匹健壮的母马和千余匹高大神骏公马送到了开封府周围的六七百万亩草场上放养。

        而在它们到来之前和之后,赵楷又想尽各种办法从青唐吐蕃各部手中搞到一批青海骢,其中优质的被圈在了上阳宫马场,质量比较差的则被置于开封马场充当种马。

        经过两三年的繁殖,到洪武五年时,上阳宫马场的青海骢种群规模就超过了一千匹,而开封马场的马群规模更是达到了八万余匹!

        从洪武五年秋天起,开封府马场就开始向京西、河北、河东等三个营田使路的骑兵军户供应未成年马了——马匹一般四岁才完全成熟,但是两岁时就已经可以牵蹄子了。现在和金贼的大战即将开始,到时候马匹的消耗将非常巨大,所以赵楷也就顾不上保护“未成年马”了,早早的就把开封马场中出生的资质比较普通的公马母马半价发卖给骑兵户,让它们早早的就为马父母了。

        当然了,在那些小母马顺利怀上马宝宝后,那些还没有完全长成的小公马中的绝大部分,就要挨刀子割掉马丁丁了......如果它们不能在和母马牵手的这段时间中努力蹿一下个头,达到种马标准的话,它们这辈子都不再需要母马了。

        割完之后,这些小阉马就要开始接受上鞍训练和调教了......因为它们的未来属于战场!

        到了洪武六年秋后,这些被调教了几个月的阉马,就会被它们的主人带到它们的出生地开封大草原,然后在这里进行为期十个月的战术训练,主要训练结阵冲锋。

        等到洪武七年夏季,这些阉马差不多也完全长成了——如果战马阉割的比较早(也不能太早,要不然就没有办法挑选出优质的种公了),它们就有机会长得比那些没有挨过那一刀的公马更加高大健壮。在完成了训练和成长之后,它们就要奔向北伐燕云的战场了!

        而赵楷也在洪武六年的九月,离开神都洛阳,驾临开封府,同时还在开封府成立了以韩世忠为总管,以岳飞为副总管,以张宪为参军的亲征行营。

        根据赵楷离开洛阳前发布的诏书,他将会坐镇开封府,亲自主持北伐全局,而且还会提前一年在开封大草原上集结大军,进行训练。

        赵楷的诏书是在洪武六年的夏季发布的,而枢密院和兵部在得到诏书之后,就立即联合下达了府兵动员令。

        根据枢密院和兵部下发给四个营田使路的兵册,洪武六年年底之前,至少要有24万府兵正兵和效用士汇集开封府,然后在行营司的指挥下编成12个军。

        与此同时,大量的民伕也被营田四路的置司召集起来(得花铜钱、绢帛或布票),赶着马车、驴车,将一车又一车的军需物资从各处发运到了开封府。

        整个北宋帝国,从这个时候开始,就变成了一架马力十足的战争机器,整个国家的战争潜力,也开始逐渐被释放出来了。

        ......

        祖籍长安府蓝田县的刘五哥,现在也成了这架战争机器的一部分了。他现在已经得到了中士的勋位,并且在兴州分到了足足200亩的田庄,而且还如愿以偿的娶到了一位蓝田吕百万家的小娘子为妻......他虽然没有当上上士,但他却把吕翠山吕百万家的小娘子给睡了,还让那个吕翠山的儿子抓了个现行。

        吕翠山没了办法,也只好把女儿嫁给已经改名刘武的刘五哥,还陪出去一大笔嫁妆。刘五哥就用这笔嫁妆在兴州安了家,还给自己置办了一领青唐甲(兴灵二州也出青唐甲,不过产量比不了洛阳),又买了张四川出产的水牛角弓和一囊三不齐箭,还托人从西宁州的青唐城马市,花了几十匹绢,换到了一匹十二三岁高龄的阉割过的混种青海骢。

        虽然这马上了年纪,而且还是混种,但是因为割得比较早,养得也比较精细,所以到了刘武手里的时候依旧是一匹难得的好马。

        而一心想要建功立业的刘武,对这匹好马也喜欢的不行,简直把这马儿当成了马祖宗来伺候,养得那叫一膘肥体壮。平日里都不舍得多骑一会儿。这回牵着它来开封府上番时也一样,这一路上,他每天只舍得骑着这匹青海骢走上一个时辰,然后就换乘一匹耐力出众的矮脚契丹马骑。而且每到宿营休息的时候,他都会先精心伺候他的马祖宗,然后再忙其他的事儿。

        和他同行的伙伴都消化他简直把马当成了爹来伺候了!可刘武依旧我行我素。而在他这个“孝顺儿子”的伺候下,那匹混种青海骢在走了2000里长途之后,居然比离开兴州的时候更加神骏了!

        当他骑着自己的“祖宗马”,披上擦得闪闪发亮的青唐甲,挎着上了弦的水牛角弓,还带着一囊三不齐箭,还背着一根细长的线枪,昂首挺胸的跟随着兴州府兵的大队人马走进开封府城的南熏门时,心里那叫一个得意啊!

        他现在这模样,要搁在宣和之难前,就是个世家出身的西军将种啊!他那娘子带来的嫁妆,真是没白花啊!

        就这马,这甲胄,这弓箭......还有他自己这两年苦练出来的武艺,上了战场怎么都能杀几个金贼吧?

        上士的功名,一定是能赚出来的!

        正得意的时候,他耳边忽然响起了欢呼的声音:“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武忙抬头一看,只见南熏门城楼上,这个时候赫然出现了象征天子的六黑纛和两白幡!

        这说明洛阳官家现在就在南熏门城楼上,看着大家伙儿入城!

        想到这里,刘武的胸膛马上就挺了起来,也跟着大家一起振臂高呼:“吾皇万岁,万万岁......”

        “很好,很精神啊!”

        城门楼上的赵楷也看见刘武了,还特意的夸赞了一句。不过他也没太在意......因为这段时间他每天都能看见一大堆特别精神的府兵。

        这帮府兵有点像军事承包商(封建其实就是承包),只要他们能通过战争获取足够的收益,那就没有不舍得投资的问题——这就是一种良性循环嘛!

        而且他们是花自己的钱买马买装备,即便赵楷发给他们的装备和马匹,打完仗后也都归他们私有,所以维护的都很好,而且他们对质量都有很高的要求。

        另外,还有许多眼热府兵们分田升官的民间豪强会自己出钱装备起来,来给赵楷当效用士,以求一个上升的机会(他们虽然是募兵,但也是府兵制的一部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府兵制的成本不高,但是效率极佳,战斗力也很有保障,正是最强大的时候。

        唐朝初年的百战百胜,明朝初年的摧枯拉朽,都是这样的府兵(军户)打出来的。虽然这两支军队在后来都因为种种原因没落了,但是在初期,却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战争机器。

        而赵楷花了七年时间,终于打造出了属于他的强大的府兵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