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43章 ??到西方去找唐朝(狂求月票和订阅)

第343章 ??到西方去找唐朝(狂求月票和订阅)

        秀州,上海务。

        上海务之名来自一个酒务,所谓酒务是宋朝的一个榷酒机构,也就是一个酒类专卖机构。有些酒务是官营的,由官派的监当官掌之,也有一些酒务会募豪民买扑经营,也就是承包给私人。著名的开封府七十二家正店,就是买扑到了酿酒、卖酒资格的豪商所开设的酒肆。

        而上海务则是一个由秀州州衙派出监当官管理的官营酒务,该酒务位于秀州和苏州的界河,一条名叫松江的大河南岸。这条松江在后世会演化成黄浦江、苏州河,而如今则是一条自太湖流向长江口的大河,而且还和运河相交——这可就厉害了!

        运河、长江、太湖被这条大河串在了一起!

        而且通过运河、长江、太湖和松江本身,又有不计其数的大河小溪被串接在了一起。

        如果有谁真的见过没有经过太多人工改造的江南水乡就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江南平原的大部分地区,都可以通过运河、长江、太湖和松江连接,然后将货物和人员,通过成本低廉的水运,运往松江口......这种连接可不是什么“县县通水路”,也不是什么“镇镇通”、“乡乡通”,而是“村村通”。

        不敢说任何一个,但是绝大部分的江南水乡村庄,都有水路可以通往长江和东海!

        而且这些水路的通航能力极强,一两千石的长舟随便哪儿都能去,这种交通便利程度,简直就是得天独厚!

        而更加让人无语的是,明明是水乡的江南,却很少发大水——因为水乡不仅水多,而且排水能力也很强。从江南水乡通过的大河小溪,没有一条是悬河。如果谁一直生活在江南,他一定是没见过悬河的。

        所以江南鱼米之乡发展经济的条件,真的是太过优越了......现在统治这里的金陵朝廷又有了“船坚筒利”,资本主义那可真是指日可待啊!

        不过赵桓、赵枢、赵明诚、李纲这些人并不知道有资本主义,也不觉得江南的那些土豪有多厉害?

        所以他们一直把北伐中原当成了“洛阳皇太弟”的任务,同时又将“江海水军”当成了立国之本、跑路之舟。

        而秀州因为这条四通八达,且又位于长江入口的松江,成为了大宋海军的两大根本重镇之一——另一个重镇就是金陵秦淮水关了,这可是关系到赵桓能否及时逃离的关键之地啊!

        而秀州上海务军港,则被当了海军的造船基地和大舰队的母港进行建设。

        在靖康六年夏季的时候,原本只有一座酒务的上海务,已经变成了一座新兴的工商业城市了。

        松江南岸,码头、船厂、库房、榷场,一处挨着一处,排列出了差不多十里——这十里繁华,仅仅只占了松江沿岸的一小段,这座城市的潜力,现在连万分之一都没有发挥出来呢!

        不过仅仅是这万分之一,都已经让远道而来的大食国的特使马赫穆德和乌萨马感到极为震惊了。

        让他们震惊的当然不是上海的繁华,此时的巴士拉和巴格达,还是远远超过上海的大城市。

        让这两位天方教武士感到震惊的,是正停泊在松江江面上的海军大舰队,以及正在日夜赶工的海军船厂的那些船台......马赫穆德和乌萨马当然能看出那些“掷弹兵船”是战舰了,那些船都有撞角和梢砲,看上去全都非常巨大!

        虽然没有出海,但是每条船上都有正在操练的水兵——他们的操练的项目是往水里丢石头!

        这么大的船,当然不可能靠丢石头打海战了......所以这些战船上一定装备了可怕的“桃花石雷”——赛贾尔苏丹在询问了逃难到马鲁的马赫穆德.喀什噶里汗和他的古拉姆战士后,一度认为唐人会魔法!

        不过这个观点很快得到了纠正,哈里发穆斯塔尔希德召集了尼采米亚大学的教法学家进行研究,最后得出了权威的结论:世界上是不存在魔法的,因为真主从来没有把魔法教给人类,所以马赫穆德.喀什噶里汗不是被魔法打败的,而是被一种类似希腊火的秘密武器打败的。

        这种武器就被命名为了“桃花石雷”。

        而这个观点在马赫穆德和乌萨马使团抵达广州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证实......他们花费了一袋子金币,从广州的天方教商人蒲阿里那里买到了“简易版”的桃花石雷,一种纸壳桃花石雷,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是可以发出惊人的轰鸣,足以让敌人的战马受惊。

        他们已经托人将这批纸壳桃花石雷带回巴格达,交给尼采米亚大学的专家研究......如果可以破解桃花石雷的秘密,阿拔斯朝就不必惧怕大唐了。

        可是当他们乘坐的三角帆船进入松江口,看见这一条条装备了可怕的“桃花石雷”的战船后,他们的心都有点凉了!

        这里的桃花石大舰队会不会和大唐一样发动西征啊?

        ......

        “你们说的唐国到底是怎么回事?国都在哪里?皇帝又姓什么?”

        在松江南岸的一座衙门之内,来自大食国的使团终于见到了“真桃花石大宋国”的两位大臣,一位肃王赵枢,另一位是右枢密使李纲。

        而现在急不可耐的问起唐国情况的,当然是身为李唐皇朝之后的李纲了。

        他的话,被一个名叫蒲阿里,会说汉话的番人翻译成了阿拉伯语。

        然后马赫穆德,也就是赛贾尔苏丹的那位小舅子就进行了回答:“唐国的首都在那里我们不知道......我们本来以为唐国的首都在长安,但我们在广州得到的消息,那里并不是唐国首都。

        至于唐国的皇帝叫什么......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报,他名叫李天可汗。”

        蒲阿里站在马赫穆德身旁,听了他的话,马上翻译道:“回枢密相公的话,大食人并不知道唐国的首都在哪里?他们还说唐国皇帝姓李,称天可汗。”

        赵枢扭头看了眼李纲,心说:没错啊!就是你亲戚啊!

        “他们有多少兵将?”李纲又问,“现在又占了多少大食国的地盘?”

        “他们至少有10万人的军队,目前还没有占据阿拔斯朝的土地,但却灭亡了东桃花石国,而且还觊觎西桃花石国的土地。”

        回答这个问题的是一个名叫乌萨马的塞尔柱突厥骑士,他本是一个塞尔柱小邦的继承人,但他却在邦国内部斗争中落败,因此成了哈里发的臣仆。这次赛贾尔苏丹以哈里发之名向“东土大唐”派出使者,哈里发当然得派人跟着了,所以就派了这个乌萨马。

        “桃花石?”李纲从蒲阿里的翻译中听见了“桃花石”,于是就问,“这是什么石头?”

        “桃花石不是石头,这是突厥语,意思就是指中国。”

        “什么?中国?”李纲马上跳起来了,“东边不就是我大宋吗?西边......那是说皇太弟的地盘吧?”

        “不,不,不......”蒲阿里马上解释,“不是的,不是的......是黑汗回鹘的可汗一直自称桃花石汗,所以西域那边就把黑汗回鹘当成了桃花石国。”

        “这不是冒充吗?黑汗回鹘竟然敢盗用我中国之名,实在可恨!”赵枢点点头,“也难怪大唐要灭了这个国!不过这个唐国到底是什么来路......朝廷也必须查清楚了。如果这个国也是和黑汗回鹘一样,是冒用了大唐的名义,那须得赶紧改了,以免误会。若他们是真大唐,那么......我们大宋就倒是可以和大食联手!”

        蒲阿里没有马上翻译,而是追问了一句,“大王的意思是,我大宋可以和大食国联手,一起攻打大唐?”

        赵枢点点头,“那是当然......天无二日,民无二王!皇太弟也不会容下这个唐国。不过单凭大食人的一面之词也不行,我朝还得派出使团去大食那边查明真相。若查实了,朝廷是可以给大食国一些火器的。”

        蒲阿里一听这话就心中大喜,于是便对两个大食国的使者道:“大宋亲王殿下说,只要能查实真有一个大唐在和哈里发作战,他们宋国就愿意帮助哈里发抵御唐国......而且还可以给哈里发一些炸壶!”

        “那个大唐当然是真的!”马赫穆德是西桃花石国的继承人之一,当然喜欢大宋能出手对付大唐了,否则西桃花石不用多久也得完蛋,到时候他就没希望当个“儿大汗”了。

        赵枢道:“真不真的,得我们的人去看了才知道......我们将会向大食国派出使团,走海路去大食。不过大食国路途遥远,我们的人又不一定认识路,恐怕得过上几年才能到达啊!”

        蒲阿里连忙将他的话翻译成了阿拉伯语。

        马赫穆德当然不能等上几年,他连忙道:“用不了几年......如果顺风,最多6个月就能到达巴格达了。”

        什么,6个月就能到?赵枢心说:原来大食国那么近啊!一定得派个船队过去瞧瞧,也许途中会有容易“帮助”的国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