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41章 ?原来唐朝并没有亡,而是出国了!

第341章 ?原来唐朝并没有亡,而是出国了!

        (狂求月票和订阅)

        .......

        靖康六年,三月初二。

        金陵皇城。

        崇政殿内,政事堂的相公和枢密院的枢密们,在大宋金陵天子赵桓跟前坐了一排,一个个都神采飞扬,满脸喜色,仿佛金陵天子马上要给他们升官放赏似的。

        不过他们这些人的确也该得些重赏了,因为在南迁金陵的这几年中,他们真的很努力了——不努力也不行了!因为大金那边不仅重武轻文,而且还有契丹、渤海和辽国汉儿这三伙人可以提供贪官污吏,根本不需要宋朝的士大夫去当官。

        根本就是卖国无门啊!

        而洛阳天子那里不仅以府兵为本,在营田四路用布票“和买”了士大夫的土地分给府兵,而且还在转运二路推行方田均税法,还搞什么摊丁入亩和官绅一体纳粮交税。把士大夫的那点特权剥夺的一干二净——这也是理所当然的,赵楷的政权本来就以府兵为本,府兵已经占了营田四路绝大部分的良田,还不用交纳田赋,而且还有当官的优先权。有了那么一大群军事特权阶级,赵楷当然不能再给士大夫特权了。

        而且宋朝的士大夫豪强都是按照“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的标准培养的,面对府兵的刀剑,他们难不成还能拿笔去戳?

        所以赵楷一旦统一天下,东南士大夫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既然投降卖国的道路已经被敌人封死了,那么赵桓朝廷中的文臣们也就只能很努力的忠君爱国了。

        而且被金人和赵楷逼得走投无路的赵桓,也只好全心全意的依靠底下的文官,也不搞什么文武相制、大小相制了,也不用内侍监军了。完完全全,一心一意的依靠文职官僚。

        虽然那些文职官僚大权在握后也变得跋扈难治了,但好在有人真的管事儿了,所以这几年金陵朝廷的办事效率,那真是宣和之难前想都不敢想的!

        两千多斤(筒重)的大筒子,现在是说铸就铸了!

        这事儿要搁在宣和之难前,不得在朝堂上议论好几个月?那可是铜铸的大筒子!而且不是铸个一两根了事的,南宋的地盘那么大,还有水军,那得多少数才够?如果用了太多的铜都来铸筒子,民间短了铜钱,如何买卖交易?民间的买卖少了,官衙上哪儿收税去?光是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那就得把事儿给搅和黄了。

        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等会儿赵楷的府兵拉着大筒子杀过来的时候,带兵去抵御的都是枢密院的承旨!这些都是高级文官,可不是那些委屈的跟受婆家虐待的小媳妇一样的武将可比的,他们为了自己的老命着想,人人都敢指着东府大相公的鼻子骂!

        耿南仲、张邦昌这俩怂货遇上他们这帮带兵的文臣,那是一点脾气都不敢有的,别说拿铜铸炮了,拿黄金铸炮他们也得想办法去搜刮来啊!

        铜的问题好解决,铸造的工艺都是现成的,接下去就是个监工问题了。

        过去朝廷军器监不归兵头管,也不归枢密院管。而地方的作院同样不归兵头管......也不归安抚使管,甚至不归管后勤的转运使管,而是由管治安的提点刑狱司管!

        而如今金陵朝廷的军器监直接归枢密院管,现在负责造筒子的官,明天就有可能带着这些筒子上战场!

        所以大筒子的有无,现在已经解决了——管状火器其实就是层窗户纸,一捅就破!无非就是铸造大管子,只要舍得用铜,以南宋的铸造工艺,有无根本不是问题,问题就是太重(管壁的厚度不好把握)。

        不过对于要塞筒和舰筒来说,超重也不是个太大的问题,所以铸造大筒子的事儿,现在就算成功了。

        参与这事儿的两府宰执自然人人有功,少不得一份厚赏吧?

        大家伙儿正想着好事儿的时候,一个捧着拂尘的内侍忽然快步走了进来,到了赵桓身边,然后递上一本奏章。

        看见这一幕,在场的相公和枢密们都是一愣。这是出了什么事儿?紧急到了这个份上?

        赵桓也觉得奇怪,什么事儿急成这样了?

        而且加密的奏章应该由通政司一天一送,直接送到崇政殿,由赵桓慢慢细看。不加密的奏章一般没什么大事儿,直接就由两府办了。可现在正议事呢,怎么就送来个奏章?

        难道是......赵楷发表打来了?

        赵桓脸色大变,赶紧拿起奏章翻开看了起来。下面的臣子们也都紧张起来了,一个个都眉头紧皱,看着天子。而他们看见的,却是一张莫名惊诧的面孔。

        赵桓愣在了那里!

        “官家,出了什么事儿?”

        过了半晌,赵桓都没“解冻”,还定在那里不说话,耿南仲这才忍不住发问了。

        “唐,唐朝......”赵桓结结巴巴地说,“唐朝原来还在!”

        什么?

        唐朝还在?

        “官家,您说什么?”耿南仲一脸诧异,还觉得自己的耳朵出毛病了。

        “唐朝居然还在!”赵桓说,“这是广州市舶司的奏报,广州市舶司上个月接待了一个来自大食国使团......这个使团规模庞大,有数百人组成,也不是来进贡的,而是来和大唐皇帝谈判西域河中之地的领土划分的!据市舶司的官员考察,那个使团不像是假的。”

        “和大唐皇帝?”赵明诚道,“官家,是不是市舶司的人搞错了?人家要找的是皇太弟?”

        赵桓摇摇头,“不,不是找皇太弟的,是找大唐皇帝的!”

        “可大唐早就亡国了......”

        赵桓摇了摇头,“不,大唐没有亡国,至少没有亡干净,而是有一部分残余出国去了西域。唐朝的残余就在那里卧薪尝胆,积蓄力量,徐图恢复,现在已经成了西域强国。不久之前他们正式打出了大唐的旗号,还降服了高昌,灭亡了黑汗回鹘,还和大食国的藩属西突厥打了起来!西突厥抵挡不住,就向大食国求助,而大食国则派遣使团走海路东行万里而来,结果就找到了咱们这里......”

        这就是脑补的威力啊!

        崇政殿上所有的官员齐刷刷的都把目光投向右枢密使李纲了——李纲是睿宗皇帝李旦的长子宁王李宪的后裔,如果唐朝还在,李纲不就成了外国皇族?

        “官家,”李纲莫名其妙成了皇族,却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臣从未听说有李唐后裔西行......”

        “李枢密的祖上可以从陕西千里迢迢到浙江定居,那也难保有李唐族裔在天下大乱时选择去西域吧?”耿南仲不阴不阳的来了一句。

        这下李纲也没话说了,他祖上可以从陕西逃到浙江,就不许别人往西域逃?

        而且唐朝垮台的时候,河西走廊和西域上还有不少势力奉大唐为正朔,西逃仿佛比下江南还安全一些。

        “也有可能是李存勖的后人,”赵明诚赶紧给自己的盟友解套,“沙陀人本就游牧,而且李存勖马上取天下,当时正是武德充沛的时候,怎么可能一下就灭干净了?有一个儿子或是兄弟带着本部人马西逃也是理所当然的。”

        赵桓轻轻点头,“是沙陀人的可能性更大,不过李克用入了李唐宗谱,也可以算李唐宗室了。”

        得,李纲的套还没解。

        “官家,那现在该怎么办?”赵明诚只好接着赵桓的话往下问。

        赵桓没有正面回答,只是叹了一声:“若李唐后人真的能在西域取地开国,倒是真英雄也!”

        “官家,”李纲只好自救,说,“臣觉得此事蹊跷颇多,还是应该令广州市舶司将此大食国使团护送到应天府,再由朝廷派出的官员去细细盘问。”

        他现在很怀疑那个什么西域大唐是个冒牌货,很可能和赵楷有关系,一定得问明白了,可不能让人冤枉成外国皇族。

        赵桓却没往这方面想,只是非常羡慕地说:“是该问清楚才好......西域到底有多大?大食国距离咱们这里到底有多远?怎么就能走海路而到广州?沿途要经过多少国家?风俗如何?特产如何?人口多少?兵力强弱?都要打听明白了!”

        怎么还要问兵力强弱啊?

        崇政殿内的大臣们越听越糊涂啊!

        你问那么清楚想干什么?是要去侵略他们吗?

        大家伙正怀疑赵桓在变坏的时候,赵桓又开始说话了,“让谁去问呢?要不让肃王去问问?他上回在高丽国和日本国的差事办得就很不错......得到了三个岛屿,而且还和日本国立了共抗金贼的盟约,还为金陵王说了门好亲。现在日本国又派来了遣宋使,要和咱们交好,还要请咱们帮助他们开矿和贸易,朕打算答应他们的请求,因为那正是我中华上国该做的事情啊!大宋南面的国家数以百计,其中一定有仰慕中华文化,需要咱们帮助的小国。朕打算派肃王带着海军的筒子船去帮助他们。”

        听了这话,臣子们总算松了口气。

        原来官家不是要去侵略谁,而是要去帮助别国......果然是明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