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37章 ?? 何以制炮?以炮制炮!

第337章 ?? 何以制炮?以炮制炮!

        洪武五年,正月十六日。

        西苑大学堂的七间大课堂内,一场科举会试,正在进行当中。

        今天是洪武五年会试的第一天,考得是笔试,也就写作文和做算术。上午是两篇作文,一篇是“策”,一篇是“论”。

        所谓“策”就是实务策,题目是:火炮既出,天下三方当何以应变?

        所谓“论”就是经义论,题目是:何为格物?何为致知?天下之物可否尽格?万物之道,能否尽知?

        和过去“论”在前,“策”在后不同。现在的科举试是以“策”为主,“论”为辅,所以先考“策”,后考“论”——科举本来就是选拔高级官僚的,当然应该以“实务策”的水平高低为最重要的评判标准了。

        而十六日下午,则是考军学、算学、史学。

        其中军学考得不是大略,而是细节——城要怎么守?民壮要怎么组织、训练?军费要怎么募集?武器装备要怎么打造?

        唔,基本上割据造反的本事也就是这些了。宣和之难前大宋朝的地方守臣百分之九十是不会这些的,要不然金兵前面打得开心,回头一看......好嘛,全是抗金根据地!

        算学则是应用题——就是那种“某地一年收多少钱、多少粮,为了抗金需要花多少粮养兵、多少钱打造兵器,而官库当中又有多少积蓄,花出去的钱粮比收到的多,问该地什么时候会被金贼占领”之类的。

        史学则主要考东晋十六国的历史——永嘉之乱后中原有多少堡坞,这些堡坞在抗御胡虏的过程中起到了什么作用?它们的得失成败又在哪里?

        十七日则是“实践试”,也就是考武艺了!

        步射、骑射、长枪、刀斧......一样样考!花架子不要,都得有真本领。

        射箭得中靶,骑射得马跑,长枪得能有克骑的水准,刀斧则得能断砍木杆。难度说实在的并不高,但是乱世当中的文官一定得会,可不能把这些当成“一夫之勇”。

        因为没有这“一夫之勇”,你这一县之主就是个看热闹的外行,压根不知道民壮们的训练和装备有没有到位?

        如果以上这些全都考好了,那么这个举子即便不是进士,也是个难得的人才,拿着“洪武五年会试成绩单”去寻一个幕职官当一当,应该也不会太困难。

        因为这次科举考试的难度很高,所以能够通过发解试,进入西苑大学堂考场的举子并不是很多。七间大课堂内,拢共就坐了三四百个举子。其中的一些人已经在奋笔疾书了,也有人卡文了。

        那个萧不言就卡了文!

        因为他不知道金国应该如何应对10斤长筒炮这样的军国利器!

        这件武器的威力,超过了他之前的想像!

        在去年年尾的那场试射中,一发霰弹就把百步之外的几十个木靶全都打烂了!

        而一发铁弹、一发石弹、一发铅弹的连续射击,又把二百步开外的一堵看上去很厚的石墙给打透了!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萧不言就是个内行,他看完试射就知道大金国麻烦大了。因为大金国拥有的任何一座堡垒,都挡不住这门10斤炮的一顿猛锤。所以大金国想要用原来辽国对付宋太宗的办法,偏师守坚城疲敌加主力野战破敌来对付宋军,是根本不可能成功的。

        如果赵楷能集中100门10斤炮,就大兴府的城防,再怎么加固,也就是抗个一两天。

        至于野战......顶着10斤炮的霰弹怎么打?况且人家还有炸壶,还有火锅炮,还有砂锅炮,还有红巾步兵,还有铁骑兵!

        这仗没法打,除非......以炮制炮!

        想到这里,萧不言眼前就是一亮啊!

        不就是造炮吗?你大宋能造10斤炮,我大金就不能造了?看来赵楷还是棋差一招啊!

        他应该严格保密,把10斤炮藏起来,谁也不让看,到关键时刻才拿出来用,这才能一举奠定胜局啊!

        现在大金已经知道赵楷的王牌了,而且也知道这种10斤炮的模样了,完全可以马上开炉铸炮,铸上100门,不,铸上200门!看赵楷还怎么嚣张?

        想到这里,萧不言终于不卡文了,提笔就写。

        当然了,萧不言可不会把“以炮制炮”写在策论上。在他给赵楷的策论上,他认为大金国的上策是三十六计走为上!

        大金应该放弃燕山以南,渝关以西的土地,尽可能的迁走人口,同时应该尽可能凭借险要,守住燕山各口,以保住随时入寇中原的前进据点......

        萧不言运笔如飞,一气呵成一篇大作的时候,虞允文则还在替南宋想办法。

        因为那时观炮的时候他发现10斤炮发射的时候那正是地动山摇啊!

        那么剧烈的震动,现在南宋的那些战船能承受吗?

        虽然南宋的不少战船上已经安装了发射时动静一样很大的火锅炮,但是火锅炮发射的时候,力量往下传递的,会把船往下压,但不会造成翻船。而且火锅炮是曲射的,也打不了移动目标,只能打固定目标。所以火锅炮一般会安装在坚固的船艏甲板上,发射时火炮只能调节高低射角,如果要调节左右,就只能转动船体了。

        但是10斤炮不能这样装啊!

        10斤炮是直瞄的,而南宋水师的那些大型车船的船艏都向上翘起,会遮住10斤炮的炮口!

        而这些10斤炮也不能安装在侧舷,因为侧舷的强度不够,船板太薄,而且侧舷还安装水轮——所以侧舷甲板下面没地方安放大炮,而甲板上放又修建船舱......

        也就是说,现在南宋水师所有的舰船都无法安装10斤炮!

        而它们这些“海军掷弹兵”如果遇上安装了10斤炮的敌舰,根本不堪一击.....只要一艘能在船艏安装上几门10斤炮的新式战舰,南宋水师的制水权就没有了。

        所以赵楷现在把10斤炮一拿出来,南宋的那些“掷弹兵船”就被淘汰了!

        可它们都还是新船呢!

        不过再怎么心疼钱,新式战船也必须马上开始设计,在完成设计后还必须立即开工建造。

        不仅要造海军型的10斤炮船,还必须建造江军型的10斤炮船!

        不仅要造10斤炮船,还必须大量制造10斤炮。因为南宋需要这些大炮守城,这叫以炮卫城,以城护炮......

        当然了,这些对策也不能写在实务策上。

        可不能让赵楷知道10斤炮上船那么好的点子,要不然南宋的“水权”就很难保了。

        想到这里,虞允文也开始动笔了。

        他给南宋支的招则是迁都鄂州!

        因为鄂州正堵着汉水入江之口,在没有10斤炮之前,修建在鄂州的炮台上的火炮、梢砲根本封锁不了汉水入江之口。

        可现在有了10斤炮,所以在鄂州修建炮台,布署足够数量的10斤炮就能堵住从襄阳南下的北宋军了——以南宋现有的“水师掷弹兵”的实力,只要北宋的水军过不了鄂州,他们完全可以守住长江。即便有一部分北宋军队读过淮河后再冒险过长江,也会因为后路很快被宋军战舰切断,和无法携带大炮面临惨败。

        所以未来两宋交战的关键,就是鄂州的得失!

        当然了,虞允文也知道自己在瞎写......因为赵桓根本不可能有迁都鄂州的胆量,他真要敢这么干,那就不是赵桓,而是吴大帝孙权了。

        ......

        “好,好,好......人才啊!看来朕之前小看天下读书人了,还以为这几十年来的进士,虽然不乏文采斐然之士,但是在军国大政方面,都难当大用,没想到还有虞允文、萧不言这样的人物!”

        在紫微宫徽猷殿中拿着两张“乱写”的策论卷子在说胡话的是赵楷,而听他说话皇后朱凤英和淑妃郭天女都有点哭笑不得。

        郭天女看着喝了点酒,可能有点醉的赵楷,笑着道:“官家,本朝进士怎么会都难当大用?至少有一人可有经天纬地之材啊!”

        “哦,”赵楷点点头,“你说宗泽吧?他的确是个人才,可惜年纪太老了......”

        “咯咯......”

        两个女人大笑了起来,笑得赵楷有点发懵,眯着醉眼看着它俩。

        朱凤英道:“官家自己也是进士啊!”

        “哦,朕也是进士?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儿......”赵楷还真把这事儿给忘了,他还以为自己就是个“高二”呢!

        “官家你也太贵人多忘事了吧?”

        “可不是嘛,怎么连自己中进士的事儿都忘记了?”

        赵楷摆摆手笑道:“忘就忘了吧......朕的过去和现在太不一样,简直判若两人,不算数了。”他说着话,也觉得有点不对,于是就把话题转回了科举,“这一届的状元和榜眼都有了!状元就是虞允文,榜眼是萧不言。”

        “官家,”郭天女提醒道,“那个萧不言是契丹人,虞允文又是南人!”

        “萧不言的确有点靠不住,不能让他入翰林学士院,”赵楷顿了顿,“不过虞允文是不会有问题的,他是忠臣良将......朕一定要重用他,要让他当编修,十年之内,可以让他入将入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