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36章 ??忠臣们,看仔细了!

第336章 ??忠臣们,看仔细了!

        西苑大学堂的校场一角,现在已经布置成了一个靶场的模样,大学堂上下,从补习班老师(都是炮兵学堂的毕业生或是翰林院的前任编修),到科举补习班的学生,全都齐集一堂,围城一个弧形,仔细打量着一门已经摆放停当的弹重10斤的长筒炮。

        宋朝的10斤相当于后世的6公斤不到一点儿,折成西洋人的磅,大约就是13磅,而后世大名鼎鼎的红夷大炮的弹重只有12磅。

        也就是说,这门10斤炮的弹重比后世的红夷大炮还大一些。不过它的倍径却比不了红夷大炮,红夷大炮的倍径通常在30倍左右。而10斤长筒炮虽然带有“长筒”二字,但是倍径只有20倍。

        但现在仅仅是宋朝啊!

        用宋朝的技术铸造出一门炮长七八尺,弹重10斤,口径四寸有余的青铜加农炮......好像也没太大的难度。

        青铜或是黄铜的熔点比较低,而且宋朝的工匠们早就能铸造比铜炮复杂得多的铜钟、铜鼎、铜壶、铜盔、铜像,还能把铜器的表面打磨得和镜子一样光滑。什么泥模法、失蜡法的,早就已经用得熟烂了。

        唯一比较麻烦的就是炮膛内部的加工,因为没有镗床,所以只能用手工打磨到光滑了事儿。好在失蜡法铸造出的内膛本就比较光滑,打磨起来并不费事,只是没有办法通过镗削炮膛来略微改变火炮的口径,而一炮一模铸造出来的大炮的口径总归有些出入,无法做到完全统一。

        所以铸造炮弹的时候就有点头大了,炮弹依足了尺寸铸造就会出现一部分火炮口径偏小,炮弹无法装填的问题。而把炮弹往小了铸,又会出现炮弹在发射时漏气的问题。

        岳飞为了这个事儿可没少伤脑筋,不过也没什么好办法,现在不得不搞一炮一弹,也就是为每一门大炮定制炮弹......

        另外,因为每一门火炮的口径都略有不同,使得炮兵观瞄的难度大增,集中观瞄的效果很差。炮手的训练难度,也随之增加了。

        所以岳飞、黄无病这两位世界炮兵的先驱,不得不花费大量的精力去训练炮手,还必须为每一门即将投入使用的大炮把关。

        还有一件需要岳飞、黄无病,甚至赵楷和武美娘亲自监管的,则是黑火药的制造。

        大炮这玩意儿对于早就把青铜铸造玩烂的两宋一金,乃至已经变成了西唐的西贼而言,都是“看一眼就会”的东西,不可能长期保密。

        但是黑火药的秘密却可以守上一段时间!

        所以赵楷从一开始,就想尽办法严守机密.....刚开始时,黑火药的生产是由女班直和炮兵掌握的。

        而现在因为黑火药的需求量越来越大,而且炮兵部队的人数也增加很快,已经有点人多嘴杂了。

        因此赵楷干脆征用了洛阳城北的上清宫(一座道观),将之变成了一座被高墙环绕的城堡。

        又从河北逃亡金国占领区逃亡来的难民中募集了一批“长工”,圈在了上清宫城内,由他们负责配制黑火药,同时还要负责对外购的火硝(这些火硝也是高纯度的管制物资)进行最后一次提炼,还要负责制作各种型号的药包,木管引信,组装炸壶。

        而且赵楷还让武美娘以上清宫主(道姑)的名义,主管整个上清宫的黑火药产业。

        这个黑火药,才是赵楷真正的“核心技术”,哪怕是西苑大学的学生,也不得一见。

        不过10斤长筒炮却是可以让包括南北二朝的细作在内的举子们随便参观的,还可以近观!

        萧不言现在就在近观这门制作得非常考究的大炮......他的本名可不是“不言”,而是单名一个“拱”字,萧拱之名现在没什么人知道的。不过他爹就赫赫有名了,名叫萧仲恭!

        那可是鼎鼎大名的“忠心贰臣”和“两国忠臣”,那是又贰又忠啊!

        而他萧拱准备比老爹更进一步,要当“三国忠臣”......忠大辽、忠大金、忠大宋。

        他现在就是受了父亲萧仲恭和大金谙班勃极烈之父完颜宗干的命令,来洛阳给赵楷当忠臣的。

        不过他现在还没中进士......所以还是金国的忠臣,所以他得仔仔细细的把眼前这门大炮的模样记住了,然后画出来,让细作带这图纸去大兴府。

        而萧不言(萧拱)现在是越看越心惊啊!

        他其实是懂一些大炮的!

        大金国那边现在也开了“筒子坊”,他爹萧仲恭现在就是提举筒子坊事,专门负责打造筒子。

        不过大金国的筒子和萧不言看到的可不一样,都是又短又粗的货,很难直射,直能朝天上打(抛****度很差。

        但是萧不言还是用“简单归纳法”总结出了一些经验,比如筒子越大越好!

        筒子大,筒子口就大,筒子口大,筒子弹丸就大,而且筒子腹中可以填装的药就多,打得就远......

        “越大越好”的道理在“胖筒子”上管用,到了“长筒子”这边,应该也是管用的......这就是演绎推论法啊!

        原来这萧不言也是懂哲学的!

        而10斤长筒子看着就很大,一定非常厉害吧?

        “下一个,虞允文!”

        轮到虞允文看了,他也和萧不言一样,瞪大眼珠子仔细看!

        因为他其实也是带着使命来的!

        他爸爸虞祺是政和五年的进士,和现在南宋的“跋扈文臣”何栗是同年好友。

        宣和之难的时候,他正在江南做官,后来何栗得了重用,就把虞祺拉进南宋的跋扈文官系统了。现在虞祺是南宋水师的造船大使,是专门负责造船的官。

        而虞允文则是南宋水师造船使司的机宜文字,已经是赵桓的忠臣了!

        他这次千里迢迢来洛阳,当然是为了探查北宋的“锅炮之秘”。

        现在的南宋朝廷可是一心一意的在追求“船坚锅利”啊!

        而这门10斤长筒炮,显然就是南宋水军急需的锅炮了!

        因为这门炮一看就知道是可以直瞄的......现在的南宋水军只有锅炮,这玩意打不准啊!

        装在战船上打个港口还行,要打漂在水面上到处跑的船根本不行。

        另外,南宋战船上的梢砲一样是个没准头的东西。所以真的打起水战,梢砲、锅炮都没用。只能靠近了丢炸壶——堂堂的海军居然成了掷弹兵!

        虽然南宋水师靠丢炸壶也足够称霸海洋了,但是这隐患太明显了!

        万一金贼有了传说中可以直瞄的“砂锅炮”呢?

        砂锅炮一旦上船,大宋水师“掷弹兵”可就要完了!

        所以虞祺心一横,就把自己的儿子虞允文派来洛阳考进士了......不过虞祺却没有让自己的儿子改名,因为这个虞允文可是神童啊!而且这两年也习了武艺兵法,一个洛阳进士还不是稳稳当当的?

        中了进士是要流芳百世的,用假名不是太遗憾了?

        而且谁认识虞允文啊?

        一造船厂的机宜,在南宋都没什么人认识,所以用虞允文之名北上一点问题都没有。

        “什么?虞允文?陈学士,朕仿佛听见黄无病在喊虞允文的名字,你听见了吗?”

        虞祺没有想到,他儿子居然在洛阳遇上“熟人”了!

        这“熟人”就是大宋洛阳天子赵楷!他今儿也来了西苑大学堂——他是这里的堂主啊!当然也常来看看。

        而且他也很想看看那群南宋读书人(那些外来举子主要是南宋的)看见听见大炮轰鸣的时候是什么反应?

        所以他就悄眯眯的跟来了,不过他并没有在这群读书人跟前露脸,而是站在不远处的一片林中远观。

        结果没看见一帮读书人被吓得瑟瑟发抖,却听见黄无病在喊“虞允文”的名字。

        这可是个名人啊!

        “官家,臣听见了......”陈东顿了顿,问,“官家,您认识这个虞允文?”

        “不认识。”赵楷笑道,“陈学士,回头你把虞允文的文章给朕送来,朕亲自来批。”

        你这还不认识?

        陈东心说:你即使不认识虞允文,也一定和他爹有交情!

        “臣领旨。”陈东当然不会驳赵楷的面子,他接旨之后,又将话锋一转,问赵楷道:“官家,这些人当中一定有金陵和燕京的细作......咱们就这样让他们窥见大炮之秘,真的妥当吗?”

        赵楷笑道:“火炮入门易而精通难,看一眼可以入门,要用精了,可没那么容易......朕现在就是要金人的奸细见识一下10斤大炮的威力,他们知道了10斤炮的威力,就会想尽办法去防,去仿。可是他们却防不住,也仿不好,即使仿好了,也用不了,还不如没有!”

        10斤长筒炮的出现,意味这个时代所以的城堡都已经没用了,必须要加固升级......这得花多少钱?费多大的气力?

        而这种10斤长筒炮的机动性很差,根本不能当野炮使用,如果金贼仿造了,也只能用来守城,并没有什么大用,反而会花费许多的冤枉钱。如果金贼硬要拉着10斤炮去野战,那么他们的机动性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