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35章 ??虞允文、萧不言

第335章 ??虞允文、萧不言

        在洛阳西苑,新建成的西苑科技大学堂的校舍之内,今儿突然就炸了锅啦!

        炸锅的当然不是大学堂在校生,因为西苑大学堂现在还在筹备阶段,老师还没凑齐,第一届大学生的入学考试也还没开始呢!现在住在大学堂宿舍内的,都是从洛阳朝廷的辖区外赶来应考的举子。

        没错,洛阳朝廷举行的这场科举考试是面向世界的。不仅洛阳朝廷辖区内的读书人可以参加,境外的读书人同样有资格来一试本领。

        不过洛阳朝廷辖区外的读书人不能考三所军学堂,只能参加正月十六、正月十七、正月十八三天的进士科考试和二月十四举行的西苑大学试。而且他们因为没有参加过地方的发解试,所以必须先在西苑大学校区内参加一场补解试,通过补解试后,才能获得参加进士科和大学科考试的资格。

        补解试的考试的科目和进士科会试要考的科目是一样的,分成文、武两场,其中文场考儒学、军学、算学、史学、实务策。武场考步射、骑射、长枪、刀斧。

        不用说了,难度那是相当之高啊!

        能考上的不仅是学霸,而且同时还得是体育特长生。得是《卖油翁》里面那个反面教材陈尧咨这一类的,那才能高中进士!

        进士虽然难考,但还是挡不住地主阶级知识分子想要当朝廷鹰犬的那颗忠心!

        所以从洪武元年开始,洛阳朝廷的辖区内,就出现了大量的武馆。读书人温习完了圣人的经典,做完了算术习题,就背着弓箭、拎着板斧、扛着丈八蛇矛什么的,去武馆习武了。

        现在已经快到洪武五年了,四五年的武艺习下来,北宋(洛阳朝廷)营田四路和转运两路中的读书人,也都有点膀大腰圆,看着和府兵也没什么两样了。

        但是从洛阳朝廷辖区外来的举子,特别是从南宋境内过来的举子,可不一定精熟武艺。

        而为了吸引境外人才来参加北宋的封建主义建设,赵楷就命人在西苑大学堂的校园内开了一个军学、武艺、算学的综合补课班。为已经通过了“补解试”(补解试对武艺的要求比较低)的举子们,提供免费和高水平的补课。

        临近年关的时候,西苑补课班的才子们的武艺和军学都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提升了,基本上可以做到骑马不坠地,射箭会瞄准了。其中的佼佼者甚至能抡几下板斧!

        可是今天的军学补习班刚一开始,授课的先生,当过翰林院学士院直学士的吕宝山,就当众宣布了一个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消息:这届科举的实务策题目已经提前公布了!题目是《论炮》。

        同时,吕先生还告诉大家,炮兵学堂的先生们已经带着一门弹重十斤的长筒炮往西苑学堂来了!大家很快就可以近距离的感受一下大炮之威了!

        这个消息一宣布,课堂上顿时就炸了锅啦!

        “进士科考大炮......这也真是闻所未闻啊!咱们这到底是考进士,还是考炮兵学堂呢?”

        “管他是进士还是炮兵学堂呢,考得上都是好的......洛阳这边可是重武轻文,从军耍大炮的前程说不定比中进士还好一些呢!”

        “都一样了!北边重武轻文,南边则是形文实武!金陵的文进士也不如武进士了,靖康二年的文进士大多还在当选人,同一年的武进士都大多都混上京官了,几个官运好的甚至都是朝官了!”

        “运气不好的还有被金贼打死的呢!我说,咱们读书人的根本还是圣人之道!”

        “咱说根本有何用?这事儿还得是当官家的说了算......学好文武艺,卖与帝王家!”

        摆在这间课堂靠后的两张书桌上,坐着两个青年士子,都穿着月白色襕衫,东坡巾就端端正正的放在书桌案头。露出了一个梳着发髻的脑袋和一个留着短发的脑袋。

        梳着发髻的是个神情严肃,英俊挺拔的青年,也就二十岁上下的年纪。浓眉大眼,目光当中那种逼人的锐利,仿佛能把人看透似的,极有威严。

        而那留着短发的青年,身材修长,眉毛灵动,皮肤白皙,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非常有亲和力。

        这两人的桌子靠着桌子,坐得很近,关系似乎也不错。他们并没有参加众人的议论,而是小声在那里说着话。

        那非常有亲和力的青年对极有威严的青年说道:“彬父,我在燕京读书时就听说南朝船坚筒利,你家又有人在做官,一定见识过大筒之利吧?今次一定可以高中了!”

        他声音放得更低,人也几乎贴到了那个叫“彬父”的青年身上:“到时候莫要忘了小弟,小弟的文章不好,武艺也稀松,怕是要名落孙山了。”

        听他的口音,似乎是燕地之人,看他的发型,应该是剃过头的,现在正在蓄发。现在大金国还没开始强制汉人男子秃发,不过燕地的契丹人、奚人却是一直秃发的,一部分投靠了大金国的汉人大族,也都把全族男子的头给剃秃了。

        这个燕地男子一头的短毛,显然就是个有点身份的燕人,也不知道是契丹人、奚人,还是汉人?

        “不言兄说笑了,你家是六奚部出身,弓马骑射还能差了?”那叫“彬父”的青年笑道,“倒是我虞允文一介蜀士,却又跟着家人在江南漂泊,文章虽然还过得去,但是武艺实在不行啊,怕是很难考上进士,能入西苑大学堂,就已经知足了。”

        原来这青年名叫虞允文,好名字啊!绝对是今科必中,平步青云的命。

        赵楷前世再怎么不知道南宋历史,也听说过虞允文这号人物啊!他可是完颜亮的命中克星,现在送上门来了,怎么可能不中?

        而和虞允文混得挺熟的这短发燕人名叫萧不言,自称是奚六部的人,世居燕京,辽国灭亡后就在清凉院剃度出家当和尚。直到听闻大辽皇帝耶律延禧“喜得一爹”,就是大宋洛阳官家,所以才还俗南来投奔大辽太上皇。

        不过他在洛阳并没找到出仕的路子,只好到西苑大学堂这边参加补课班,想着有机会考个大学,再结交几个进士。这样等他大学毕业后,就能去进士朋友那里找一份好工作了。

        而这个虞允文青年才俊,又极有威仪,自然就被萧不言看好了,努力结交成了莫逆,就快要拜把子了。

        现在听见虞允文的谦虚话儿,萧不言哈哈笑道:“彬父的才华愚兄最清楚了,今科状元都是很有希望的!”

        他的话刚说完,讲台上的上届状元,现任的西苑大学堂司业吕宝山就拿起惊堂木拍了一下,“啪嗒”一声,整个课堂都安静了。

        大家伙都知道吕宝山有话要说,所以把目光都投了过去,就看见吕宝山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乌帽长衣,腰悬长剑的武士。

        吕宝山笑着一指身边的武士,“这位是炮兵学堂黄司业,今天带着大炮来给咱们演示......机会只有这一次,须得看仔细了,这样才能做好文章。”

        黄司业就是黄无病,他现在是炮兵学堂的司业,是岳飞的副手,也参加了《格炮办法》的编纂,勉强够得上大儒了。

        今儿他受命带着一门最新式的20倍径,弹重10斤的长筒炮来西苑大学堂吓唬读书人了。

        他知道西苑大学堂里面一定有南宋、北金来的细作——赵楷允许“外国人”来考科举,当然也知道会有细作混进来。但是赵楷不在乎,而且还打算利用这些细作恐吓南宋、北金。

        所以他才特别关照岳飞,把手里最厉害的10斤长筒炮拉出去给这些细作看看!

        在10斤长筒炮的正义和公理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无用功!

        黄无病看着底下这些“细作嫌疑人”,面无表情地说:“都跟着来看看吧,先一个个来看,然后再一起看试射,一共试射四弹......可得看仔细了!等到正月十六,你们就得以大炮为题写文章了!”

        课堂内的学生们哄的一声,一个个都站起身,把士子巾扣在头上,整整他们的月白儒衫,然后就跟着吕宝山和黄无病鱼贯而出,往大学堂的校场而去了。

        虞允文和萧不言也站了起来,一块儿走在了队伍的最后,两人的表情都有点复杂,其中的萧不言一边走还一边说:“天下一统靠大炮啊.....若无大炮之利,我等恐怕都活不到三分归一统的日子!”

        还别说,他这话还是极有道理的。中国历史上大分裂时期,起码都是几十年起步的,如果没有大炮火药的威力,想要打破割据分裂的局势,形成一统,还真没那么容易。

        虞允文则笑道:“好一个天下一统靠大炮,不言兄真知灼见啊!不如就以此为题写篇文章,也许就高中进士了。”

        萧不言笑道:“那愚兄就借彬父兄的吉言了......不知彬父兄想写些什么?”

        虞允文道:“还没想好,还是先见识一下大炮之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