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34章 这次科举就考大炮!

第334章 这次科举就考大炮!

        赵楷所说的,由岳飞开创的“格物之法”,其实就是“简单归纳法”和“假说演绎法”。

        举个例子,岳飞在“格炮”的过程中,发现在发射药数量、弹重、口径都完全相同的情况下,炮管铸造得越长,炮弹打得越远,而且弹道也更稳。

        岳飞当然不可能无限制的进行试验,他只是以五斤弹重的青铜炮为主要的观察对象,铸造12倍、15倍、18倍等三种倍径的砂锅炮,通过了几十次试射,就推出了“炮管越长,射程越远”的结论。

        这就是简单归纳法了!看着很简单,实际上也很简单,简单到了很容易被人忽视的地步。但是岳飞主持的玄武城炮兵学堂和玄武城炮厂,根据赵楷的建议,非常正式的进行了实验——有记录、有帐目、有数据、有观察报告,而且必须可以重复实现。

        而且炮兵学堂和铸炮厂需要进行的实验,绝对不止“探索炮管长度和射程关系”这一项。而是有不计其数的实验要进行!因为炮兵本来就是一个新兴的兵种,几乎一片空白,无法从书本上获取相关的知识,也没办法请教老师傅。

        一切都得靠实验,这其实也是一种格物之法——实证研究法!不过提出这个方法的是赵楷,而不是岳飞,但赵楷知道自己并不是“原创”者,而是从后世抄袭来的,所以他不敢自称大儒。如果底下人一定哭着闹着要他当大儒,他也只能勉为其难的当一下。

        而岳飞从黑山战场上下来后,就不再带兵,而是和一群炮兵学堂的学生和炮厂的匠人在一起,天天做实验,搞研究,摸索铸炮和用炮之法。

        岳飞的性格是什么样的?那是个极其认真,而且眼睛里揉不得沙子的家伙。你可以说他不懂政治,但是带兵和搞科学实验不就得这样吗?

        这两件事儿是不能糊弄的!特别是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

        所以岳飞主持的每一次实验,都会有非常准确的记录、帐目、数据和观察报告!

        而格炮格久了,岳飞自然就发现了许多实验其实是不必进行的,完全可以通过已经进行的实验所发现的现象和掌握的数据进行推导。

        与此同时,岳飞也发现,在许多情况下可以先推演出一个结论,再通过实验进行验证。

        比如,岳飞在进行弹重和射程关系的钻研时,想当然的用射箭得到的经验进行了演绎,认为在一定的范围内,弹重越轻打得越远。不过在进行了严谨的实验检验之后,岳飞发现自己的演绎是错误的。弹重比较大的炮弹,好像打得比较远......

        在格了一段时间的炮以后,岳飞就把这两种方法写进了自己的著作《格炮办法》,还把这本著作当成了炮兵学堂的教材,还拿给赵楷看。

        而赵楷在看了《格炮办法》之后,惊讶的发现,岳飞岳鹏举居然被自己这个明君培养成了科学家!

        因为岳飞发现的这两种办法配合上赵楷抄袭来的实证研究法,不仅可以用来格炮,还可以用来格数学、格化学、格物理、格战马、格炸弹、格钢铁、格火铳、格板甲、格战舰......甚至一路格到蒸汽机,格出一个工业革命!

        当然了,要格到工业革命,靠赵楷和岳飞两个“大儒”去格,那是不可能格到的。这得要全天下的有志之儒一起来格,还要发挥“愚儒格物”的精神,子子孙孙的格下去!

        而要达到这个目的,赵楷就必须把一部分有志之儒的兴趣从写作文吸引到格物上面、

        可格物这个事儿吧,往正面解释是格物致知,格物穷理,是求道问道。

        而往坏处解释,就是奇技淫巧。

        在《礼记.王制》当中,就有“作淫声、异服、奇技、奇器以疑众,杀”的内容。而《礼记.王制》被视为孔子为后世的“素王”所定之制。在儒家的经典当中,拥有极高的地位。

        而岳飞所造的那些大炮,应该属于“奇器”吧?如果按照《礼记.王制》的要求,是要“杀”的!

        可问题是怎么杀?

        一群拿着《礼记》的儒生,怎么杀掉一群拥有大炮的敌人?

        如果杀不了,甚至肯定会被大炮反杀......那么大炮就不可能是奇技淫巧,而是蕴含天道了。

        如果大炮有道,那么炸壶、火铳、板甲、战舰、蒸汽机等等之类,一定也有道的,不是奇技淫巧。

        所以赵楷现在突然把岳飞推出来当大儒,就是为了带出“大炮之道”,用“大炮之道”去破除儒家的奇技淫巧之说。

        这办法......简单、粗暴,但是绝对有效!

        因为道理从来都在大炮的射程之内!

        “岳飞的《格炮办法》,你们都看完了吗?”贞观殿西暖阁内,再一次想起了赵楷的声音,“怎么样?《格炮办法》中提及的归纳之法、演算之法,还有朕所提出的实证钻研之法,是不是格物致知的妙法?这些办法可以格炮,是不是也可以用来格世间之万物?圣贤们所说的大道,是不是可以用这套格物之法来探究呢?而格炮有成之后,是不是可以用来治军和平天下呢?”

        “兄上,《格炮办法》中所提出的格物之法,的确是极有道理的!”右相陈记已经反应过来,第一个附和道,“鹏举虽然未曾钻研过儒家经典,也不是很能写文章,但他的确窥见的大道之门,的确堪称大儒。

        而兄上提出的实证钻研之法则是归纳之法、演算之法的根基,自然也入了大道之门!所以您也是当世大儒,甚至是我儒家的大宗师啊!”

        “是的对,说的极有道理,正合老拙之意!”吕颐浩这时也醒悟过来了,“官家学究天人,老拙佩服之至啊!”

        这本《格炮办法》虽然是岳飞所著,但是里面明确提到了“实证钻研之法”是赵楷所创!赵楷所创的道理,怎么可能不是真道理?吕颐浩如果有这样的认知,还当什么宰相?

        况且大炮的道理那真是再真没有了。

        吕颐浩又道:“而且这个大炮之道,已经在灵州之战中和黑山之战中,接受了实证的检验,证明是真道理了!”

        赵楷被吕颐浩捧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别人穿越一回也就当个“文抄公”,自己怎么就一不小心抄出一个大儒了呢?

        他红着脸笑了笑:“吕相公言过了,学究天人朕是不敢当的......朕不过是将一些见仁见智的办法归整总结了一番,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官家过谦了!”翰林学士承旨陈东正色道,“官家若不是学究天人,官家若不能位列大儒,那孔孟之后,还有什么大儒?官家在格物之道上可不仅是一个实证研究法啊!官家还探知了火药之秘,还发现了‘火药遇铜则猛’的秘密。而且官家还深通算学、形学和万物变化之学,实在是古往今来少有的鸿儒啊!”

        赵楷心想:这陈东的谏言很有道理啊!我之前还担心有人把格物致知当成了奇技淫巧,现在看起来是多虑了。宋朝的儒生还是非常开明的!

        “陈学士,”赵楷笑道,“如此说来,世间应该没有什么读书人会把《格炮办法》当成什么奇技淫巧吧?”

        这个......怎么可能没有?

        在场的文臣们脑海都冒出了同样的念头!

        但是,他们马上都一起摇头。

        虽然会有许多人把《格炮办法》当成奇技淫巧......但是谁敢说出来啊?你这个官家又凶又不讲道理,而且还有点疯!连金贼怕你了,还有几个读书人敢反对你?

        再说了,你干的得罪人的事儿太多了!光是一个府兵、一个清田,就不知道让多少士大夫之家落败了......可谁又敢造反?那是送死啊!

        所以你这个官家搞点奇技淫巧压根不是事儿。“好!”赵楷笑道,“既然如此,那朕这次就让岳飞出任主考......陈学士,你也当主考,这次就搞个双主考了。”

        陈东闻言还是一阵狂喜。

        因为岳飞是不会过问进士人选的,他只会管三个军学堂的事儿。所以实际上的主考还是他陈东!

        上一届的“武翰林”就和他非常亲近,如果他还能成为新一届“武翰林”的主考官,接着这层关系,一定可以和他们走得更近。

        将来成为宰执,可就是时间问题了。

        就在陈东幻想着自己借助一群“精品进士”的支持登上宰执之位,以后把持朝政、呼风唤雨的时候,赵楷忽然又来了一句“疯话”,“鹏举,陈学士,朕已经想好了,这次科举咱们就考大炮了!”

        什么?考大炮?

        陈东还在发愣,岳飞已经开口了:“官家,是军学考大炮吗?”

        “不是,”赵楷笑道,“是进士科考大炮!”

        大炮进士?

        陈东和岳飞都愣住了。

        赵楷接着又道:“当然不是考放炮,而是考文章......朕要让举子们先见识一下大炮之威,然后在写文章,就以大炮为题,写一篇《时务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