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33章 ??岳飞,你是大儒吗?

第333章 ??岳飞,你是大儒吗?

        官家这回要争“为天下人登高一呼的话语之权”了!

        能给赵楷当宰执、尚书和翰林学士承旨的,都是成了精的猾儒,哪里还不明白这位马背天子的心思?而且他们都知道这位马背天子的底细,这位是书生扮强盗,带兵打仗可不是他的本行,他的本行是儒生,是进士出身!

        如果不是顶了亲王的头衔,需要避嫌,他连状元都中了。当时还以为他这个会员(会试第一名)有水分,一定是主考官为了拍庄宗皇帝的马屁,给他开后门作弊了。现在看起来,人家是有真才实学的状元天子。

        不过他再有学问,再能打仗,也不该把为天下人说话的权力从士大夫手中攫了去。这事往远了说,关系到将来天下还能有谁能站出来稍微约束一下天子的权力?本朝天子的权力本来就过重,除了士大夫的嘴炮之外,几乎没有什么能制约一下天子的。而今上重开大宋的时候,又口口声声要和府兵武士共天下,造成士大夫的声量大不如前。如果再因为格物致知的事儿把最后那点话语权丢了,那他们就不是和天子共治天下的儒臣了,而是大号的伎术官了。

        所以这话语权,他们是一定要争一争的!

        另外,官当到他们这种层次都是要结党的!不结党怎么营私?不营私你当什么官呢?而且这官也当不下去啊!他们这种级别的官能是孤臣?一个好汉还要三个帮呢,何况他们都是宰辅重臣?下面要没党羽帮衬,这官怎么当?早让人哄下台了。

        而且赵楷这个天子压根不把文臣当自己人,谁要当个孤臣让人欺负,他不但不会帮忙,还会直接让这个孤臣致仕,因为他要的是结果,不是失败的理由。

        那些在营田四路当地方官的文臣,就必须把土地清点好了,该划给军府的一份,那是不能少给,也不能多给的。余下的也要登基造册,分清楚官田、民田、永业田。

        而且还得搞清楚地盘上的商税、矿税,尽可能的用这些收入维持住地方官衙的各种开支,最好还能富余一点上缴。

        而在转运二路当官的文臣,担子就更重了!不仅要管民、管财,而且还得管军。

        转运二路的军州府主官都兼任兵马钤辖,负责管理本境的厢兵,权力很大!

        而且无论是转运二路还是营田四路的亲民官,都不是孤身上任,而是允许提名兵马副钤辖(营田四路的军州府兵权由军府掌握,所以就没有兵马钤辖、副钤辖了)、主簿和诸曹参军——也就是带着领导班子上任的!

        这样安排的好处是地方官府的效率很高,很能搜刮,镇压的能力也很强。

        缺点就是官员会拉帮结派,形成一党。

        而能在赵楷手下稳稳保住宰执地位的文臣,几乎都是很会结党的能吏。

        而这种级别的大臣要好好结党,当然就得从产生中高级文官的科举考试入手了!

        三年才出三十个,精贵程度可想而知,照着赵楷的严格考核办法,考出来的人能力肯定不弱。而且赵楷不仅管考,还管培养。得先当几年“土匪翰林”,跟着赵楷好好学习。两三年后,才有外放的机会。

        上一次洪武元年(原计划三年一考,但是洪武三年事儿太多,就给耽误了)取出来的那三十个进士,现在已经有人干到军州一级了(他们跟着赵楷上前线,有军功可以提级),再过个十年八年,就算有人成为宰执都不必感到惊讶。

        所以这一次科举的主考官,吕颐浩和陈记,还有五个文官尚书(兵部尚书是武将),还有翰林承旨陈东,都想争上一把!

        “兄上所以极善,臣弟愿意为兄上主持这次的科举。”陈记马上就跳出来争了。

        他跟随赵楷最久,深知赵楷的为人。这个赵楷自从“疯了”以后,就喜欢手底下人“争”,什么“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的道理在赵楷这里根本没用。

        想要就得争!不争就没你的份,但是不能不择手段去争,不能明面上不争,暗地里挖坑下绊子,以致坏了大局。

        所以底下人最好当着赵楷的面来争!

        如果见不到赵楷,那就上奏章去争!

        “官家,老拙也想为您主持此次大比!”吕颐浩也是个善争的主儿,看见陈记先跳出来了,自然马上跟进。

        “官家,臣乃儒臣,又日日跟随,最知道您的道,所以臣当主考官最合适。”翰林承旨陈东也出来争了。

        在赵楷的政治体系中,翰林和舍人这两个御用笔杆子系统合二为一,成了一个“秘书处”之类的机构,称翰林学士院,掌门人就是翰林学士承旨。

        赵楷所有的旨意,无论是大诏、中旨、答子、军令,都由翰林学士院负责草拟。

        而政堂、枢院、置司、漕司、都统制司等衙门上呈的奏章,也都由翰林们先过目。

        翰林学士院的权力之大,已经不亚于宰相了。

        不过陈东还是想把吕颐浩挤走,自己好当一当真宰相......

        “还有谁?”赵楷笑道,“这次的主考可不仅管考进士,还管玄武、神都、上阳、西苑四大学堂的录取!”

        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就投向了岳飞岳鹏举。

        这什么意思?

        岳飞要当主考?

        这回不仅是吕颐浩发愣了,连陈记、陈东也有点意外了。

        岳飞毕竟是武将啊!

        难道官家想让他当宰相?

        岳飞就这样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站起身,向赵楷揖拜一礼,“兄上,臣弟岳飞,愿为兄上取士!”

        这个岳飞......陈记马上明白了,这是赵楷的意思!

        陈东马上也想到了,没有赵楷的授意,岳飞根本不可能来过问科举考试。

        虽然这次科举考试也会包括岳飞主持的玄武堂学士的入取,但是岳飞只要当个副主考就可以吧关了——玄武、神都、上阳三堂的堂主肯定是副主考,至于西苑大学堂是赵楷亲自在抓,谁当主考都得听他的。

        所以这一次科举争的,就是进士科!

        “官家,”吕颐浩跳出来反对了,“老拙以为科举主考非儒臣不可,岳飞是武人,怎可为主考?”

        赵楷马上反问:“子路假使尚在,可以为主考吗?”

        吕颐浩反对道:“子路乃先圣高足,儒门十哲,岂是岳飞可比?”

        赵楷道:“飞乃大儒,后世必有岳子之名!”

        什么?岳子?

        这下吕颐浩都懵了,官家怎么胡说八道?

        陈记更是疑惑的看着岳飞,好像在问:你什么时候当大儒了?我怎么不知道?

        陈东则用怀疑的眼神望着赵楷,心想:疯王的疯病又发了?他可是好些日子没发,还以为完全康复了呢!

        现在都到了西历1130年末了,赵楷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超过了五年,他的“账面心理年龄”也有22岁了,因为融合了“状元王赵楷”的全部记忆,他的实际心理年龄肯定会更大一些。所以已经没有刚来的时候那么莽了......上回黑山之战时,他甚至没有临阵。

        而且从黑山回来,他就一直在非常认真的处理政务,甚至有点像个明君了。

        没想到现在居然又疯起来了。

        岳飞自己也懵了:我怎么就成‘岳子’了呢?

        赵楷迎着这些怀疑的眼神,淡淡一笑道:“志安公,行安修,知通统类,如是则可谓大儒矣。”

        赵楷说的是《荀子.儒效》上的话,是对“大儒”的权威解释。

        “鹏举的道德操守,绝对够得上大儒的标准,实在是诸臣之典范!”

        赵楷又开始夸岳飞了,夸得岳飞都脸红。而吕颐浩、陈记、陈东他们仨则在心里面直摇头——这大概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岳飞的为人,搁在古往今来任何一个帝王眼中都是个祸害!

        他那个是道德操守?他那是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此其志不在小!

        武将到了他这样的地位,就该和张俊一样贪钱才对啊!

        “官家,”陈东也是个有话就说的主儿(这样的人在赵楷这边居然能到“大秘”),当下就对赵楷道,“岳太尉的道德操守,臣也非常佩服。但是他何曾知通统类?”

        赵楷道:“鹏举的确做到了知通统类!”

        贞观殿中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岳飞了,岳飞张着大嘴,一脸迷茫——什么是知通统类?

        赵楷笑道:“知者,知道也。通者,精通也。统者,统合也。类者,分类也。也就是说,要通过将统合的物分门别类,拆成一块块的来格,以求达到分类的精通,而后才是统合的知至。

        鹏举就是这样格出砂锅炮的......而且他还把‘格炮之法’写在书里面,当成了炮兵学堂的教材。这是一种格物之法啊!圣人教导我们要格物、知至、正心、诚意,却没有教会我们怎么格物,而鹏举开创了一种格物之法,可以帮助天下的儒生去格物致知,难道不是大儒?”

        好像有点道理啊!

        在场的儒臣们这下都哑口无言了,因为岳飞好像真的是大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