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40章 ???迟到的唐船来袭

第340章 ???迟到的唐船来袭

        日本国,博多湾。

        这座位于日本九州岛北部的月牙形海湾,从飞鸟时代开始,就成了日本和东亚大陆交流往来的窗口。

        当时的日本大和朝廷在朝鲜半岛上遭遇白村江惨败,开始认识到唐帝国的强大,于是就在九州岛的博多湾附近设立了一个名叫大宰府的“唐务衙门”。这个衙门既负责和唐帝国的交流,同时也负责防备可能发生的唐船来袭!

        可是当年的唐朝真的很忙,有太多的敌人需要教训,日本国实在挨不上号......所以一直到唐朝灭亡,日本人都没等到来袭的唐船。

        唐朝的侵略者没有来,而由大宰府派出去的日本遣唐使倒是走了一批又一批,后来这些人又将唐朝先进的技术、文化、政治制度带回了日本。而大宰府在那个黄金一样的时代中,几乎就是日本国发展和进步的最大推动力。

        不过随着唐王朝的崩溃和覆灭,日本国的“唐务运动”也告一段落......既然唐朝都没有了,唐朝也不会来袭了,日本还搞毛“唐务运动”?

        而且从唐朝传到日本去的东西也不都是好的......特别是唐朝中后期开始出现的藩镇割据和士族社会崩塌,在日本国的天皇和公卿们看来,简直就是礼崩乐坏!

        那是坚决不能学的!

        所以日本国从唐朝灭亡时起,就叫停了“唐务运动”,同时还开始搞起了闭关锁国,从此中日两国就再无官方往来了。

        不过日本国在实行闭关锁国的同时,却没有关了大宰府。因为日本国也需要进行对外交流,而且当中国进入宋王朝后,航海技术和海外贸易发展很快。日本朝廷可以管住官方的外交,却管不住民间的贸易。

        而且日本国的那帮公卿也需要穿着宋朝的丝绸——他们的衣服都特别费布料,自己又生产不了,当然得进口了。

        另外,那帮人为了显示自己风雅而有文化,还要消费大量的茶叶、书籍、笔墨......喔,他们还特别喜欢往脸上涂抹有毒有害的铅粉!那也是大宋才有的好东西啊!

        总之,“宋务运动”不能搞,但是宋朝的消费品还是需要的。

        所以日本国的大宰府也就从推动“唐务运动”的机构,变成了管理对外贸易的衙门......而他们管理的方法,其实也挺有特色的。

        第一当然是垄断,不垄断怎么捞钱?大宰府赚不赚钱的不重要,但是主管大宰府的都是平安京的公卿,他们得赚钱啊!

        第二则是把正常贸易包装成朝贡......来自然做买卖的那些奸商不能说自己是奸商,得说自己是贡使,是来给天皇上贡的。他们带来的货物算是贡品,从日本国拿走的东西则是天皇的回赐。

        因为是朝贡,所以来博多做买卖都被集中安置在大宰府所管辖的鸿胪馆内——鸿胪馆的位置就在博多湾边上,位于一条名叫那珂川的河流的西岸。

        不过随着平安朝廷权威的日益下滑和九州地方武士阶级的崛起,以及寄进制庄园的泛滥,九州的走私贸易也跟着起来了......到了西历1130年前后,九州岛沿海已经出现了12个走私贸易的集散地,这些私商云集的地方,都被称为“唐房”、“唐坊”、“唐防”、“当房”、“东防”、“东方”之类的。

        而其中最大的走私集散地,就在博多......就在大宰府所管辖的鸿胪馆的对面,和鸿胪馆只隔了一条那珂川的博多筥崎唐坊。

        在1130年前后,有多达1600户的宋朝私商,就在那里开店做买卖。每年开进博多湾的宋朝商船,大多都会直接前往筥崎唐坊的码头。

        对,就是这样明目张胆!

        之所以那么大胆,是因为那珂川对岸的博多筥崎唐坊是建立在筥崎神社领的土地上的。而筥崎神社领则寄进在鸟羽上皇的名下......实际上则由九州当地的地头蛇宗像家把持。

        鸟羽上皇可是如今大权在握的上皇!

        在他庇护下的神社,当然是藤原摄关家的代表,现任大宰权师源经行是根本不敢过问的。

        所以这位出身宇多源氏的高级公卿上任之后连鸿胪管和博多湾都懒得去,只是窝在大宰府的政厅内当他的宅男,和一帮附庸风雅的九州地头蛇家的公子哥玩玩和歌、汉诗,欣赏几出能剧,看看有没有什么漂亮的“白拍子”可以勾搭一下......虽然捞不到什么钱,但是生活还是很悠哉的。

        他都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家了,和长相讨人喜欢的小白脸武士还有白拍子一起过悠闲的日子难道不好吗?走私什么的......随他们去吧!

        而今天,日本国崇德天皇统治下的大治五年十一月初八,对源经行来说似乎也没什么特别......当他洗漱完毕,用完早餐,在自己的宅院中等着和一群小白脸武士一块儿唱歌作诗看戏的时候,历史的转折关头到了。

        就看见他的一个家臣脚步匆匆的进了院子,下跪之后就报告道:“禀主上,大宰府检非违使所别当和筥崎宫大宮司求见!”

        “喔?”源经行闻言就是眼前一亮,检非违使所别当和大宫司一起来了?

        不用说了,一定是筥崎宫庇护走私的事儿发了......给抓了个现行!

        “现在的检非违使所别当是谁?”源经行问了一句,“胆子倒是挺大的。”

        “主上,现任检非违使所别当是种平季清。”

        “喔......”源经行点了点头,不记得有这个人......不过没有关系,只要有人敢去捅筥崎宫的马蜂窝就行了。

        有人捅马蜂窝,他这个权师就能收钱了......他当然知道,那个检非违使所别当种平季清不会因为爱国爱朝廷去打筥崎宫的老虎,筥崎宫背后可是上皇!

        所以种平季清和大宫司宗像经义之间的矛盾一定是分赃不均......所以才把官司打到自己这个权师这里。

        “幺西!”源经行笑眯眯道,“让他们等着......等本官看完了能剧,再去处置他们之间的纠纷!”

        “哈伊!”

        源经行的家臣走了,源经行则张开扇子遮着嘴在那里偷着乐。才乐了一会儿,那就家臣又飞一样的回来了。

        “主上,检非违使所别当和大宫司有十万火急之事禀报,请您务必立即召见!”

        “纳尼?”源经行一下就不开心,“什么事情居然比本官欣赏能剧还重要?”

        “主上!”那个家臣也是一脸的惊诧,对源经行道,“是唐船来袭!”

        “唐船来袭?”源经行都懵了,这是怎么回事?

        “不对!唐朝都没有了吗?怎么会有唐船?”源经行是知道外洋之事的,他还知道唐朝没了!

        “主上......这个唐朝没有了,唐国还在啊!”那个家臣说,“只不过是换了个家族当皇帝,是这个唐国的新皇帝派出战船来了日本,来了好几百艘,布满了博多的海湾!”

        “这,这和本官有什么关系?”源经行的老脸都吓白了,连今天的铅粉钱都可以省了。

        “主上,您是执掌兵权大宰权师啊!”

        “兵?”源经行闻言就更害怕了,“大宰府有兵吗?”

        “有啊!”那家臣点点头,“大宰府所在的筑前国常驻有四个军团,其中御笠团和远贺团就驻扎在大宰府水城。”

        “真有啊!”源经行眼珠子都瞪圆了,“这四个军团的大将都是谁?在哪里?还有......大宰府水城在哪里?”

        他都已经当了好多年权师了,可从没见过什么军团,什么水城.......

        “主上,大宰府官衙外的那道土坡就是水城.......是飞鸟时期所建的,御笠团和远贺团也是飞鸟时代的军团。”

        “飞鸟......”源经行都有砍人的冲动了!

        现在都是平安京了,距离定都飞鸟的时代都好几百年了,当中还夹着个奈良时代。

        如果他是一个北面武士,现在都要拔刀砍死这个乱说话的家臣了。

        可惜他不是武士,也不会砍人,所以只好让这个家臣赶紧去把检非违使所别当种平季清和大宫司宗像经义这两个人都带来。

        种平季清是个武士......不是武士干不了检非违使所的差事啊!而且检非违使所是有兵的,一共有500精兵!平时抓个山贼,逮个逃犯什么的还行......最多就是抓不到,还不至于让山贼和逃犯给消灭了。

        但是这次来的是几百船唐军......

        “权师,下官已经将500名精兵都带来了!”

        “权帅,下官也把宫司的护卫300人都带来了。”宗像经义这个大宫司也养了武士......没有武士,神社的庄园可就没人看着了。

        “只有800人......”源经行问,“够用吗?”

        “足够了!”种平季清点点头道,“足够保护权师您逃走了!”

        宗像经义也点点头:“对,赶快逃吧!”

        “逃走?”源经行一愣,“怎么是逃走?”

        这话可把种平季清和宗像经义给吓着了,唐船有好几百艘,唐兵怎么都有好几万,咱这就800人,难道还要抵抗吗?

        源经行斟酌着说:“我们难道不应该派出使者去求和吗?也许唐人并无灭亡我国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