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20章 ??赵构,你知道自己是殖民者吗?

第320章 ??赵构,你知道自己是殖民者吗?

        赵构不是来拯救高丽王的,他是来殖民的!

        对!在这个时空的历史书上,赵构的形象就是一个大航海时代的先驱,第一块海外殖民地的开拓者!

        虽然在他登陆高丽的前一年,他的兄长,大宋肃王赵枢已经率领一支舰队远征并且洗劫了高丽海州。但是赵枢并没有立即在高丽海州建立殖民地,而是带着战利品满载而回了。

        他的这个行为顶多算是海盗,还算不上殖民者。而由赵枢的这次海外劫掠所引发的赵构登陆高丽事件,却真正拉开了海洋殖民时代的序幕。

        因为赵构从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要在高丽国的土地上开辟一块属于自己的地盘!

        所以他才是后世公认的海洋殖民时代的开创者!

        当然了,在大金天会八年正月,率领着一支由京东沿海各港口和金属宋王国海州港征来的商船组成的舰队,登陆高丽王国海州湾的大金宋王完颜宗构(赵构),根本不知道什么殖民地,什么大航海。

        他只是来高丽避祸和抓老虎(取虎鞭)的......如果高丽的老虎鞭不能帮他重振雄风,那么下邳的母老虎一定不会放过他的,那他就得在高丽国搞一块可以避祸的地盘了。

        既然存着避祸高丽的心思,那么赵构就不能只带着军队出海,还得带上兵士们的家眷。

        所以跟着他出海的兵将虽然只有五千人,但是算上家眷之后,人数就超过了一万五千。

        而要将那么多人,再加上大量的行礼、辎重、马匹、器械一并运往高丽国,靠拢共没有几只船的金属宋王国水军是不可能办到的。而要雇商船运兵,赵构又口袋空空,根本掏不起船费。

        好在高丽国之前大肆驱逐和破坏宋国海商的事儿,在阴差阳错之下帮赵构解决了难题。

        因为这些海商并不都是来自南宋的,也有相当部分是京东路和海州的商人。这些海商中的一部分被高丽人弄死了,但是大部分都坐船跑回了老家。其中跑去海州一些海商就听说了完颜宗构要远征高丽,需要海船运兵运粮。

        于是他们也不管完颜宗构是什么人,就找上门去喊冤叫屈,请完颜宗构给他们主持公道。

        而完颜宗构本来是不想管这闲事儿的,但他一听说那些海商手里有能跑高丽国的海船,顿时就正义感爆棚了。当下就打了包票,保证替他们向高丽国王讨回公道,还答应保护他们在高丽国继续当奸商......而且他还给这些海商封了官,什么水军正将、副将、部将之类的,一口气封了十好几个。

        而这些被完颜宗构封了官的奸商,都是熟知高丽内情的,是最好的带路党。在得知了完颜宗构想在高丽国搞一块地盘后,立即就推荐了高丽开京和西京之间的海州。

        这里不仅是高丽国最大的口岸,而且地形也不错,群山环卫下的一处入口小,肚子大的海湾。虽然海湾的入口处有四里多宽,没有办法用梢砲封锁。但是海州湾内部还有一个小海湾,那里才是海州港口的所在。这处小海湾的入口仅仅只有四百步,只要在两侧布置大型梢砲,就能进行封锁了。而这处小海湾东侧的半岛,就是赵枢当日攻占并且洗劫的海州城的所在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赵枢的洗劫还是高丽人迫害宋国商人后害怕报复,总之当赵构抵达这座昔日高丽国最繁华的商港时,这里只有满目的荒废和破败。

        不过海州商港的底子还在!

        码头、仓库、榷场、城池,一应俱全。

        当高丽国方面派出迎接大金天兵的知枢密院事金富轼等人,带着大批犒劳慰问的物资抵达高丽海州的时候,这座被高丽人废弃的港口城市,居然已经开始恢复生机了。

        海州城外的小海湾内,停泊了上百条被称为“客舟”的大海船,这些海船都有十余丈长,三四丈深,两丈五尺到三丈宽,可载两三千斛的散货。如果用来载客,则在一二百人之间。

        也就是说,这百条客舟至少能运来上万人,还不包括用来操纵海舟的篙师水手。

        看到海湾内的这些客舟,高丽元枢金富轼那个高兴啊......这说明大金国没有抛弃高丽这个藩属!

        有了那么多大金天兵的保护,高丽国就不怕宋人的弱兵了。

        于是这帮人赶紧加快脚步往海州城而去,可是一行人才到半岛底部的入口处,就发现这里已经设了防,不让通过了。

        原来前来保护高丽国的大金天兵居然在宽度仅有三百多步的半岛入口处,竖起了一长排的栅栏,栅栏外面还有数百个穿着破衣烂衫的高丽农夫冒着严寒,在积雪尚未融化的雪地当中挖掘壕沟。

        还有一些拎着鞭子和刀剑的金兵在边上监督,一个个都凶恶的很!看见谁的动作稍微慢了一下,鞭子毫不客气的就抽上去了......而且卯足了劲儿往死里打啊!

        一边打还一边骂:“你个打不死、拷不杀的贼奴,到了爷爷手下还敢偷懒?快快干活!”

        挨了打的高丽农夫惨叫连连,却也不敢反抗,只得咬着牙用手里的木铲子拼命刨那冻得坚硬的泥土。

        金富轼看得眉头大皱,却也不敢站出来替正在遭受奴役的高丽贱民说话。只好低着头,向栅栏墙的一出入口处走去——这道栅栏当然不是全封闭的,而是留出了几个出入口。

        可是当穿着官服,骑着马,还带着大批随从和车辆的金富轼靠近这处入口的时候,却给一群穿着白色皮袍子,带着翻毛皮帽子,挎着弓箭,拎着狼牙棒的“女真蛮子”给拦住了。

        为首的一个“女真蛮子”会说汉话,张嘴就骂:“直娘贼!哪里来的腌臜货,也不看看这里是甚地方,就敢骑马直闯,也不怕被狼牙棒敲碎了天灵盖!”

        这个时代高丽国的官方语言还是汉话,金富轼这号“以文学进”的高丽文官的汉学功底当然是好的。不过他还是不明白“直娘贼”和“腌臜货”是什么意思?他学的那些圣人之书上没有这俩词啊!一定是女真话吧?

        不过金大才子还是知道“狼牙棒”和“天灵盖”是什么东西的?听见这个女真蛮子威胁要用狼牙棒砸自己的天灵盖,他就有点头皮发麻,赶紧勒停了坐骑,不敢再向前了。

        而那个女真蛮子看他还骑在马上,接茬大骂:“你个红皮腌臜畜牲,到了大金宋王的地盘上还敢骑马,还不滚下马来?”

        听的懂“畜牲”两字儿......这是在骂他啊!还说什么“大金宋王的地盘”,这里是高丽的地盘,什么时候成了大金的了?

        他刚想和那女真人理论一下,就看见人家把狼牙棒举起来了......顿时就觉得自己马鞍有点硌屁股,坐得不舒服啊,于是就赶紧翻身下马了。

        金富轼的随从当中有他的一个“妓生弟弟”,名叫金富财的,比他知道人情世故,赶紧拿出一穿铜钱,满脸堆笑的上前,先奉上铜钱,然后再哀求这位女真天兵去向那个什么大金宋王通报。

        收了钱后,这个天兵的脸色果然好看了一下,吩咐自己的手下继续守好入口,然后就亲自去海州城向完颜宗构报告了。

        而堂堂的高丽国知枢密院事金富轼,现在就只能在正月的寒风当中,站在冰冷的雪地里,老老实实的等着......这一等就是将近一个时辰,到了这老爷子被冷风吹得只打哆嗦的时候,才听见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栅栏里面传出来。

        金富轼抬头一看,来的原来是几余骑女真武士,都穿着广领皮袍,戴着狼皮帽子,踏着冠头皮靴,骑着马上大摇大摆而来。他们身后还跟着几十名披着铁甲的硬军武士,个个都威风凛凛。

        那几名骑马的女真武士中还有个举旗的,单手擎着一面认旗,上面就是四个大字:完颜宗构。

        认旗之下,是个高大的青年女真武士,五官倒还清秀,没有胡子,但是怎么看都有些阴森。一双眼眸,更是露出凶芒。

        不用说了,这位一定就是大金皇帝的第十五子,封了宋王的完颜宗构了!

        在得到底下人报告金富轼来访的时候,完颜宗构正在海州城内和几个奸商讨论“条约”的事儿——当然是准备强加给高丽国的不平等条约了!

        什么割地啊,赔款啊,治外法权啊,允许自由通商啊......这都是必须的!

        完颜宗构自己不要这些,送他过来的海商也得要啊!要不然船费怎么算?他们因为高丽人发疯一样的“排宋”所遭受的损失找谁赔偿?还有他们以后的生意还怎么做?

        完颜宗构现在要借助商人的力量出海避祸抓老虎治丁丁,当然得满足这些人的条件了......所以不知不觉之间,他也和赵枢一样,成为了海商资本家的打手了。

        而在他治理之下的海州殖民地,当然也会成为一座保护工商资本利益的“自由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