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16章 ??咱们一定要好好搞封建

第316章 ??咱们一定要好好搞封建

        “河西是必须收取的!哪怕再苦再难,哪怕要在河西行节度使封建之制,朕身为汉人的天子,也不能弃尺寸汉唐固有之地于不顾!”

        贞观殿上响起了大宋洛阳天子的大声疾呼。

        赵楷已经有了决断,河西不能放弃!

        他怎么可能放弃河西之地?不仅河西不能放弃,安西、北庭早晚也得拿回来,而且一寸都不能少......不就是打仗嘛!那么令人愉快的事情,赵楷才不惧怕呢!将十万兵,长驱草原,横扫沙漠,战必胜,攻必取,无敌于天下,建功于四方。

        这才不枉一场穿越啊!

        至于打败仗......那是不可能的!

        赵楷有炸壶,有火锅炮,有砂锅炮......还有岳飞!怎么可能会打败仗?

        现在要考虑的问题,只有打胜以后怎么好好的建设封建主义了!

        既然赵楷这个老大拍了板儿,下面的四宰执、六尚书、三都统制也就没人再提出异议了......赵楷这个“重开大宋”的封建君主的权威,在洛阳朝廷这边可没谁能够挑战。

        在他做出决定之前,有不同意见尽管可以说出来。但是他一旦决定了,手下的大臣们就只能想方设法的帮他去达成目标了。

        由此可见,赵楷在北宋的中央层面,其实是个“朕即国家”的绝对君主。不过赵楷统治的北宋是个内外部情况都非常复杂的大国,根本不可能用一种体制去管理方方面面。

        所以赵楷在洛阳朝廷是绝对君主,但是到了地方上就难说了。

        赵楷的目光在十几个重臣脸面上缓缓扫过,每个人看上去都像是坚决支持他这个绝对君主的忠臣!

        赵楷道:“既然只有节度使封建可以平定西北,那咱们就好好商议一下,一定要吸取唐朝的教训,可不能搞出安禄山这样的节度使。”

        提出节度使封建论的吕颐浩早就研究过安史之乱的问题,于是头一个发言道:“官家,臣以为唐玄宗对安禄山信任太过,让他兼任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使其拥兵十八万有余,这才最终酿成大祸。

        如果安禄山始终只是一镇节度使,哪怕担任兵力最多的范阳镇的节度使,也绝对不敢造反。

        而且安禄山在平卢、范阳两地任职太久,安禄山出身范阳军,在开元二十八年时出任隶属于范阳军的平卢兵马使,天宝元年唐玄宗在平卢置节度,又任命安禄山为节度使。从天宝元年起,直到天宝十四年安禄山造反,平卢节度使一直由安禄山出任。从天宝三年起,安禄山又兼任范阳节度使,直到起兵造反,一当又是十一二年。

        正因为安禄山长期担任范阳、平卢节度使,这才让他养成势力,以致尾大不掉。如果安禄山只担任一镇节度,而且每过数年就换一个镇任职,安禄山恐怕只能老老实实当一辈子忠臣了。

        在这两点上,官家您就考虑的很周道啊......将帅安心,朝廷放心,上下一心。若是唐玄宗有您一半英明,如何会有安史之乱!”

        赵楷信任武人,重用武人,但绝不放会任武人。

        虽然他和岳飞、韩世忠等人拜了把子,也把他们当成兄弟,但绝不允许他们长久的掌握一个军(一万多人)!

        而且北宋府兵的军所管辖的将是要定期轮换的,军统制能够长期掌握的,也就是自己的直属将。

        而在不让武将们牢牢控制大部队的同时,赵楷却明确要求军统制及以上的将帅养300-500名亲兵和一定数量的幕僚,一切费用都由朝廷报销。

        而且赵楷还允许这些将领在接管部队后,撤换一定数量的正将、副将、部将、队正,都可以换上他们的自己人......当然了,被换上去的军官也必须有相应的勋位。

        所以这些带兵的高级将领也不会因为轮换到新的部队,就变成光杆军座,但是也很难把所带的部队变成自家的私兵。

        不过这一套管理军队的制度,并不是赵楷这个“高二”想出来的,而是韩世忠、张俊、黄无忌、陈记、李孝忠、岳飞这帮把兄弟们帮着他整出来的。

        只是赵楷非常喜欢搞成文法,所以就把这些本来该是潜规则的管理办法都变成了条例和法令。

        所以赵楷并不会因为特别信任岳飞就让他多养亲兵,也不会让他在一个位子上长久任职。

        因此现在的岳飞虽然比历史上的岳飞更受官家信任和重用,将来肯定会成为宰执,还会拥有自己的封建采邑。

        但他永远也不会成为一个拥兵十万,威震中原的军阀!

        赵楷听了吕颐浩的恭维话,大笑了几声,就将目光转向自己最信任的岳飞:“鹏举,若朕命你节度河西,你觉得应该如何在河西行封建之制?”

        岳飞是肯定会当上河西节度使的,他那么年轻,怎么都能轮上一任的。

        不过给岳飞担任的河西节度并不是封君,而是个流官。

        岳飞没有马上回答,而皱着眉头,似乎在认真的考虑,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开口道:“河西不能没有封建,但也不能全靠封建。河西节度统辖凉、甘、肃、瓜、沙、伊、西等七州之地,西起天山,东尽黄河,东西两千多里。洛阳到广州大概也就这么远了!

        而这么大的地盘上的人口、赋税和产出,恐怕还比不上中原的一个府。如果全靠流官治理,靠朝廷足粮足饷的募兵去守护,朝廷每年不知道要亏多少钱财进去!所以必须封土养士......不过这土如何封?士如何养?还需从长计议。”

        岳飞毕竟不是西军出身,对西北的事情了解不多,一时间也只能说出这些了。

        赵楷点点头,“言之有理,如何封土养士,是得好好考虑!”

        右相陈记接管话题道:“昔日河西节度统兵七万三千,若本朝也在河西置兵七万三千,全用兵募一年要开支几百万啊!而且那么多募兵要如何轮换?如果任由他们在河西成家占地,那和封建也没什么不同了。”

        “那还不如一开始就把土地都分了!”赵楷笑道,“反正朝廷也不指望河西的税赋。”

        向克插话道:“哥哥,如果全靠封臣去管,只怕封臣之间早晚会互相兼并,没准会打出第二个西贼。”

        赵楷道:“也对啊,克之,你家累世都是西北将门,素知西北形势,可有什么好办法吗?”

        “臣弟建议河西节度必须直辖凉州,同时直辖数将效用之士......而在凉州服役的效用之士,在服役数年后,便可转为府兵,离开凉州去别处安置。这样河西节度就能牢牢掌握凉州一地和万余精兵了。”

        募兵服役时间太久是个弊政,年老体弱不能打不说,还会形成世兵集团。而边军世兵集团一出现,朝廷的头就要大了。

        所以布署在河西的募兵(效用士)人数不能多,几个将,一共万把人,还能几年搞一个轮换,这样就能避免他们在河西扎根了。

        和向克一样出身西军将门的曲端补充道:“凉州当地的土地,也不必授予府兵耕种,而是从中原招募大农前去经营,所得的粮食全部由河西节度使司收购用于养兵和储存。

        这样河西节度就能有地盘,有军队,有粮食......这样才能管住封土之士或是一州一郡之主。”

        赵楷问:“河西其余六个州应该怎么封?”

        “可以一层一层往下封。”吕颐浩说,“臣在燕山府时,曾经见识过金人的猛安谋克制......一个猛安辖十个谋克,一个谋克辖两个蒲辇,一个蒲辇辖五十户。老臣觉得这套办法还是不错的。咱们可以先丈量六州的土地,计算每个州可以安排多少封土之士。然后模仿猛安谋克制,一层层的分封下去。”

        看来这吕颐浩的俘虏还没白当,观察的倒还很仔细的。

        赵楷笑道:“可以设立万户、千户、百户、十户等四级......万户先不设立,朕就管到千户吧!一个州设十个千户,河西六州就是六十个千户。西军将门,陕西各地的蕃部、羌部,愿意归顺朝廷的河西蕃部、羌部、汉人豪强,都可以封千户。”

        他说着话,看了看在场的大臣们,笑道:“诸位的亲朋之中,有人愿意拉起一千丁壮从征河西的,也可以封个千户!等朕凑齐了六十个千户,就能西征去平定河西了!”

        他的话音刚落,岳飞就发现不对了,“凑六十个千户怎么都得一年吧?再准备和训练一番......两年内能出兵就算快了。到那时,西贼会不会已经打下安西了?”

        赵楷笑道:“就是要他们打下安西......他们打下安西,朕就收复河西。他们再往西打下河中,朕再收复安西,岂不妙哉?”

        赵楷现在已经有封建的办法,这就可以好好搞封建,说不定能一路封建到欧罗巴去!

        如果不能殖民全世界,改成封建全世界,似乎也是不错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把漂亮国大统领变成新大陆节度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