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15章 ??别人都开始殖民了,你还在封建!

第315章 ??别人都开始殖民了,你还在封建!

        赵楷愉快而又短暂的假期,因为河西节度留后李仁孝准备造反的消息而不得不提前结束了。

        在李孝忠的奏章抵达之后,赵楷立即下旨宣召两府相公、六部尚书、马步炮三军都统制、翰林诸学士都来贞观殿议事。

        其中两府相公总共有四人,分别是政事堂的左右丞相和枢密院的左右枢密使。

        目前在洛阳朝廷担任左相的是吕颐浩,右相则是不久前才从四川入朝替代因兵致仕的宗泽的陈记。

        枢密院的左右枢密,则分别由何灌、王渊担任。

        而六部尚书分别是吏部尚书陈东、兵部尚书王禀、户部尚书赵开、礼部尚书米友仁、工部尚书王庶、刑部尚书杜充。

        至于马、步、炮三军的三个都统制,则是赵楷从西北奏凯还朝的途中下诏设立的新职位——这三个职位分别是马军都统制司、步军都统制司和炮军都统制司的主官。

        而这三个都统制司,则和各军统制司共管各步兵将、马兵将和炮兵将——根据现在的大宋府兵军制,各军统制司辖下的部队只有直辖将是不会变动的,而统制司下属的步兵将、骑兵将和炮兵将,都必须以将为单位,整体在各军统制司下定期轮换,以避免各军统制的势力过大。

        同时,这个轮换机制也能让马步炮三军各将都有机会出现在赵楷这个好战官家的麾下,这样赵楷就能有效督促各将加强训练和战备。

        另外,这个机制也有利于破除边军和中央禁军的界限,以避免一部分军队苦于征战,而另一部分军队却过着太平安逸的生活。

        而目前出任马、步、炮三军都统制的分别是向克、曲端和岳飞。

        其中岳飞还兼任了玄武城内的炮军学堂堂主和玄武城铸炮厂监督这两个职务,可谓是能者多劳。

        而上阳宫马兵学堂和神都苑步兵学堂,也都在筹备当中。等到正式开办之后,两个学堂的堂主,也会由马军都统制和步军都统制兼任。

        这三个学堂,再加上一个在洪武二年实科考试后开始筹备的洛阳科学堂,就是赵楷的另一个金手指——技术学校!

        不过赵楷前世不过是个高二学生,自己都在受教育,对怎么办教育,实在是没什么概念。

        所以就只能把前世学到的数理化知识整理一下,先从简单的开始传授——也不是外传,而是先传给自己的女班直,然后在她们的帮助下,再将这些知识用宋人能够理解的语言写出课本。

        然后再慢慢的传给炮学堂、科学堂的老师们(其中一些人就是赵楷身边的翰林学士),等教会了老师,学校就能开张了。先开炮学堂和科学堂,然后再由这两个学堂的毕业生去骑兵学堂、步兵学堂或其他的学堂任教。

        至于这些学堂的水准嘛......也就是古代的军学和各种手艺搭配上一些小学、初高中水平(最多到高二)的数理化知识,最多就是几个技校吧?

        四个宰执、六个尚书、三个都统制,还有几个当值的翰林(负责记录和拟诏)很快就奉召而来了。在贞观殿内,围着一张地图台落了座。赵楷自己就在这张地图台的顶头坐着,看着地图台刚扑上了河西地图,直皱眉头。

        朱凤英和郭天女也在贞观殿中,两人都穿着女班直的戎服,郭天女持剑站立在赵楷身后。朱凤英则在赵楷身边拉了把椅子,无精打采地坐着——她并不是没有临朝听政过,赵楷经常在外带兵,所以她不止一次临朝听政。

        不过她处理政务的“效率”很高(抓个阄需要多少时间?),所以听政的时间都很短。但是今天这个会议看来是有的开了......就在朱凤英努力不让自己在朝议上睡着的时候,大臣们已经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起来了。

        “官家,河西军既然要反了,那朝廷就不能坐视不理了,必须要发兵征讨!”

        “发兵征讨不就中了金贼的圈套了?他们设计诱捕李察哥,扶李仁礼上来掌权,不就是为了引咱们西征吗?咱们西征了,他们就能趁机休养生息了!”

        “对啊!官家,咱们可不能中了金贼的套!只要咱们能恢复河北、京东的失地,收拾西贼还不易如反掌?”

        “到时候西贼就做大了......而且河西地域辽阔,民风彪悍,不服王化久矣,如果让西贼在那里站稳了脚跟,再吃下安西故地,那可就是一个纵横万里的大国,哪里那么容易平定?”

        “安西故地哪里那么容易吃得下?河西军的根本不过数十万党项,其中能战之兵最多十万,怎么啃得下回鹘、突厥?”

        “可咱们要西征也不容易......河西走廊民悍而地贫,出动大军则难以补给,出兵太少则很难打赢。而且打赢之后,怎么占据地盘也是个问题!如果占不住,打下来又有什么意义?”

        终于有人说到点子上去了!

        赵楷一看那人,原来是右相陈记。他之前在四川当了两年的转运使,政绩卓著啊!为朝廷收到了大量的蜀锦、茶叶和稻米。他从四川收到的蜀锦,有力的支撑了布票的发行的兑付。这两年来,朝廷就没在布票上失过信。所以洛阳、汝阳、襄阳、汉阳等地的商人们,已经渐渐认可了布票的信誉。而布票和铜钱的兑换比价,也一直维持着稳定。

        “忆之,”赵楷道,“你所担心的,也正是朕所忧虑的。用兵河西取胜不难,难的是长治久安。若取河西而不能治,不如不取!因为咱们不能治,就会造成回鹘东侵......灭党项而引回鹘,得不偿失啊!”

        “官家,”陈记斟酌着道,“臣弟倒有个办法可以治理河西,只是.......”

        这个陈记大概是在四川呆久了,和赵楷这个皇帝哥哥有点疏远,现在虽然还自称“臣弟”,却管赵楷叫“官家”了。

        “有什么就说吧!”赵楷笑道,“朕的朝议,就是要让人说话的!”

        “官家,那臣弟就说了。”陈记道,“欲使河西乃至安西之地长治久安,唯有恢复河西节度使和安西大都护两职。授予河西节度使、安西大都护治军临民之全权,准其招募军队、便宜行事、安抚蕃部、交往西域各邦国。”

        赵楷不置可否,又看了眼左相吕颐浩,吕颐浩起身上奏道:“官家,节度使虽然是朝廷委派的官员,节度使之下的各州刺史,或许也多为朝廷委派。但是节度使之政,实为封建之政,陛下当三思而后行之!”

        吕颐浩这个相公可一点不“水”,他虽然是文臣,但是却文武双全,而且少年时就随长辈在西北前线生活,对于军旅和西北的复杂形势是非常熟悉的。

        看来他也非常了解唐朝的节度使问题,所以一针见血,说到了本质。

        节度使名义上是流官,但根子上却是封建!

        或者说,节度使制在上层是流官吏治,在基层却是封建武士。

        上层的流官可以出将入相,或是调任他处,但是中下层的战士呢?他们不可能跟着节度使一起调任,要不然还搞什么节度使制?

        而且节度使地下的军队也不可能用内地的府兵......路太远了!来回一趟就几个月,还服什么兵役?

        通常情况下,节度使的军队都是节度使自己募集来的,而这些人一开始也许是“打工”的,但是时间一长,必然会演变为武士集团!

        因为这些募兵不管来自哪里,都会在驻地成家立业,繁衍子孙。而这些募兵的子孙在边疆地区也没啥出路,无非就是占有土地和从军打仗......一边占有土地,一边从军打仗,他们不就是武士吗?

        而在一般情况下,朝廷也不会把这些在边疆扎了根的边军调往他处......成本太高了!而且那些边疆武士也不会乐意,好好的谁肯搬家?

        久而久之,边军武士集团就出现了!

        另外,朝廷委派的节度使为了立功或是求个安稳,一定会在各种政策上向边军武士们妥协,让他们不断做大,占有更多的土地和财富。而攫取土地和财富,也就成了边军武士们打仗的动力。

        如果中央朝廷的武力够强,这些边军武士就外打,去抢别人。否则......就是渔阳鼙鼓动地来了!

        当然了,节度使制度也是有优点的。实际上从唐朝开始,中原汉族王朝控制河西走廊、宁夏平原、辽东半岛、代北草原的有效方法,就是节度使或是类似的都司、总兵、塞王,其实都差不多。

        吕颐浩叹了口气,又道:“节度使制虽有诸多不是,但是官家欲收边远蛮荒之地,除此再无良法矣。官家如果想要收河西之地,那就请行节度使制......”

        还别无他法了......赵楷想来想去,也的确没有别的办法了!

        除非不要河西了!

        这可真是的,南宋那边都开了殖民主义了,赵楷这个穿越客统治的北宋,却还在那里搞封建!

        而且封建主义的成分还越搞越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