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13章 ??不对啊,你们怎么先开始殖民了呢?

第313章 ??不对啊,你们怎么先开始殖民了呢?

        十月上旬,初冬时节,金陵皇城的紫宸殿,官家赵桓自江都回銮后的第一次大朝议,正在进行当中。

        这次大朝议现场的气氛,实在是非常的惶恐。

        而这种大难临头的惶恐,主要来自于三处:

        一处是西北的阳山(黑山),“皇太弟”在阳山脚下大破金贼,斩首两万,并且与契丹会盟的消息终于传到了南宋!

        也正是因为这个消息的传来,才解除了淮河沿岸宋军的临战状态,赵桓也得以回銮金陵。

        但是现在是三国争雄,北宋所取得的重大胜利,对同是三国之一的南宋而言,绝不是什么好事情!

        一旦金贼被北宋赶出中原,南宋的国祚也就到了尽头了!

        另一处则是东北的高丽,从今年下半年开始,在高丽国沿海的商港开设店铺的南宋商人遭到了高丽王国朝廷的驱逐和杀戮!不少人被高丽人夺走了全部财产,然后被扔上根本不能渡海的小舢板,赶出了高丽国的商港口岸,让他们在海上自生自灭!

        而据一些和高丽贵人关系密切,因此得以安全返回的商人报告,高丽国之所以这么干,是因为高丽国王王楷已经下定决心要从金征宋......要以高丽举国之力追随大金,与大宋为敌了。

        高丽国抢夺宋朝商人的船只,就是为了组建水师,帮助金贼运兵南下!

        而第三处,则淮北的那个金人扶植的“宋王国”正在海州打造战船三百艘,预备和高丽国的水师联合,一起帮着大金国泛海南侵!

        如果说北宋雄起,有可能会驱逐金贼,而后南下吞并南宋的事儿还是个远虑,那高丽和金属宋王国大办水师,准备帮着金贼泛海而来的消息,可是近的不能再近的近忧了!

        南宋的新军陆师虽然在上一次江淮之战中,凭借铁甲、强弩、炸壶之威和将士用命,击退了完颜兀术的大军。但是新军陆师的兵力有限啊......虽然在江淮之战后,新军陆师又进行了一番扩张,人数达到了十五万。

        但是南宋需要防守的边防线太绵长了!不仅要守淮河,还要在长江中游和大别山区设法,用来抵御可能的北宋入侵。还要在金陵和江都布署重兵,随时准备用他们支援江淮、长江前沿。

        如果金贼还能在宋王国和高丽王国水师的支持下从海上入侵,靠南宋的区区十五万新军,又怎么守得过来?

        “可,可咱们不是也有水军吗?怎就守不住各处海口?”

        金陵官家听着“权臣赵点检”滔滔不绝说着沿海各口防御如何空虚,终于忍不住提出了问题。

        大宋不是有水军吗?为什么不用水军去防御海口呢?

        “官家有所不知,”主管水军的右枢密李纲不紧不慢地开口道,“水军官兵的数量虽然有十万之众,但是其中包括了沿江、沿淮、沿海堡垒的守军三万余人,余下的又分为江军、海军,其中江军主要防御长江、淮河等江河湖泊,这又是三万余人。因而真正可以用于海上作战的水军兵力还不到四万,而且所配备的战船,又以大型江海战船和大海船为主,总数还不到二百艘......”

        才二百艘装备了利炮(砲)的坚船......听上去很少啊!

        赵桓有点急了,“花了那么多钱,怎么才二百艘可战之船?”

        “官家,”李纲面无表情地说,“还不到二百艘......准确的数目是一百九十四艘!其中总有三分之一的战船在进行各种修缮、改装,可以随时投入作战的也就一百三十多艘。如果再扣除驻留两都的江海战船,海军的可用之船最多就一百条。”

        只剩下一百条了......

        赵桓脸色铁青,“才一百条?怎么够用?”

        李纲瞄了这位已经有点气急败坏的官家一眼,不慌不忙地回答道:“好叫官家知道,这百条战船分散了虽然不能将数千里海防遮护得密不透风,但是集中起来却足以扫荡高丽、辽东、京东等处沿海!”

        赵桓一愣,皱眉道:“什么?足以扫荡高丽、辽东、京东等处沿海?”

        尚书左仆射(宰相)耿南仲看见赵桓的表情,就厉声发问道:“李纲,你莫要戏言欺君,这里可是朝堂!”

        赵桓也点点头,对耿南仲表示了赞同!李纲的话的确不大可信......这老家伙太爱吹牛皮,庄宗先帝就是被他坑死的!

        现在这老家伙又开始吹牛皮了.......依着赵桓的心思,正好拿掉他的右枢密,然后换一个可靠的大臣去执掌水军。

        所以他现在几乎公开的在鼓励朝臣们反对李纲。

        但李纲却不慌不忙,只是瞄了赵桓的老师耿南仲一眼,反问道:“老夫何时在朝堂上说过戏言?”

        耿南仲哼了一声,质问道:“你可向先帝担保过开封可守?”

        “担保过!”李纲振振有词道,“开封的确可守......而且也从未陷于敌手!耿相公倒是说说,金贼几时入过开封府城?”

        “你......”耿南仲的鼻子都快给李纲气歪了,但一时又不知道该怎么驳李纲的话。

        因为开封府城的确没有被金贼占领过!

        由于开封府城内的官绅百姓被“黄河大水”吓跑了,所以开封府变成了一座对金兵毫无吸引力的空城。因此金贼并没有进入开封府城,而是把它丢在了一边。

        后来这座堡垒落入了赵叔向手中,再后来又被赵楷拿去了......而赵楷现在是年俸六百万的皇太弟!怎么都不能说是大宋的敌人吧?

        李纲也不等耿南仲继续说话,就对赵桓道:“官家,提举海军锅砲事肃王殿下原本要在明年春天东南风起后,率领水师再赴高丽出使的。现在形势既然有变,就不必出使,直接发兵高丽沿海即可!”

        赵桓在朱琏寄给他的信中看到过肃王赵枢出使的事儿,好像还和高丽人发生了一些冲突,最后因为占着理儿,所以高丽人就赔了一笔钱给他......

        “五哥儿,”赵桓忙问赵枢道,“你说说看。”

        “皇兄,”赵枢马上站出来道,“只要您给臣弟五十条海军战船,再拨一万陆师,再许臣自募商船随征......臣保管让高丽王楷幡然悔悟,赔偿咱们的一切损失,再拿出几个港口、岛屿给咱们驻军通商。”

        “五条战船、一万陆师就够了?”赵桓将信将疑,又看着左枢密赵明诚。

        赵明诚还以为赵桓在问有没有一万陆师可以派,于是就立即出班奏道:“禀陛下,一万陆师枢密院随时可以拿出来......不过金兵也可能进入高丽,而且高丽陆师也不算弱,必须小心应付。”

        赵枢笑道:“陆师怕金兵,我们海军可不怕金兵......只要这一万陆师听从海军的指挥,高丽国和进入高丽的金贼,都不足为惧!”

        赵枢的语气坚定,显得胸有成竹。赵桓现在也想扶植几个兄弟出来带兵,以牵制权臣,所以就点点头道:“好,既然五哥儿有破敌之策,那朕就豁出这五十条战船和一万精兵了!”

        ......

        洛阳,紫薇宫。

        在大宋官家居住的贞观殿内,刚刚奏凯还朝的赵楷,今儿也没去上朝,也没在贞观殿内接见臣僚,只是守在自己的书房之内,拿着一张信筏,翻来覆去的仔细看,也不知道看了多久。他的皇后朱凤英坐在他对面,眼珠瞪得圆圆的,小嘴儿撅得都能挂个小瓶儿了,一副气鼓鼓的模样儿。

        不过赵楷看都不看她一眼,只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嫂嫂朱琏的亲笔信!

        屋子里面静悄悄的,只听见纸张被窗外吹进来的风吹得微微抖动,发出了希希嗦嗦的声音。

        到了朱凤英快要忍不住发作的时候,赵楷才“啪”的一声,将嫂子的亲笔信拍在书案上,然后用充满惊讶的语气说:“这不对啊!她怎么能先开了殖民主义?这是殖民主义啊!

        这是要冲出大陆,冲向海洋啊......虽然这只是殖民的一小步,但是却有可能开启一个大航海时代啊......这应该是我才能干的事,她怎么抢在前面了?她凭什么抢在前面?”

        原来朱琏在这封寄来洛阳的亲笔信当中,用非常欢快的语气,向赵楷报告了一场已经发生的,非常恶劣的侵略事件和一场即将发生的,更加恶劣的殖民主义侵略事件!

        已经发生的,当然就是赵枢、赵不求洗劫海州的那场侵略事件!

        不过这次事件虽然恶劣,但是在中世纪的世界上也不算罕见,虽然在侵略活动中用上了后世殖民主义的标志性技能——船坚炮利,但并不一定会把南宋这个怂包国家推上殖民主义的不归路。

        但是另一场即将要发生的殖民侵略事件,却是蓄谋已久,而且具有非常鲜明的殖民主义色彩——南宋右枢密李纲和提举海军锅砲事肃王赵枢联手推动了一次旨在将高丽国变成大宋殖民地的远征,而且这场远征还拉上许多跑日本、高丽航线的东南海商参加......这说明这场远征的背后还牵扯到了庞大的经济利益!

        这是一场为了保护和扩张南宋资产阶级利益的殖民侵略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