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09章 怂帝国主义!

第309章 怂帝国主义!

        “父皇因何发怒?”

        完颜宗构刚拄着拐棍进了大同行宫的大殿,就听见自己的野爹完颜吴乞买在拍桌子,心马上就拎起来了......伴君如伴虎啊!

        他之前为了这个野爹出使宋营,冒着别他哥哥赵楷杀掉的风险为野爹讨饶,这才换来了几天的好脸色......砍头的刀子离脖子也稍稍的远了一些。

        可是这安心日子才过了几天?这野爹怎么又龙颜大怒了?而且还偏偏在完颜宗构来问安的时候发怒?

        这完颜宗构能不害怕吗?难道赵楷的兵又打来了?不应该啊......他这两天不得和耶律大石会盟?而且完颜斜保那个乌鸦嘴还带着三千拐子马去支援党项人了,赵楷总要整顿一下灵州、兴州、兰州、湟州、西宁州和青海一带的防务,再考虑北伐大金吧?那个乌鸦嘴的嘴虽然很不好,但是手段还是很辣的,那个李察哥不就着了他的道?现在正在去五国部的路上,估摸着要和耶律延禧为伴了。

        有他带兵去敦煌,总能在河西折腾出一点风波的,赵楷不费点力气,根本摆不平河西。

        如果不是赵楷打来了,那又是谁惹怒了吴乞买?

        完颜宗构当然是想不出来的,只好深吸了口气,向着正在发怒的吴乞买走去。虽然这日子过得拎心吊胆,但是完颜宗构也不敢离开野爹跑回哥哥们身边......之前他在赵楷那里感到了满满的恶意!

        至于赵桓那边就更不能回去了,刘豫、蔡松年是怎么让人打死的,他可还记着呢!

        所以完颜宗构现在只好硬着头皮向他的野爹完颜吴乞买行礼。

        “坐!”

        完颜吴乞买脸色铁青,但还是给完颜宗构赐了座。

        “谢父皇。”

        完颜宗构连忙谢了一声,就在一张绣墩上坐了半个屁股,两只手扶着拐棍,一副谨小慎微的窝囊样子。

        看见他这熊样,完颜宗构就气儿不打一处来......你那些兄弟咋就不随你呢?一个比一个坏!

        “朕问你,赵枢,宋国的肃王赵枢是你什么人?”

        赵枢?

        听到这个名字,完颜宗构就忍不住咬牙切齿起来了!

        本来出使金营的该是他!赵桓都盯上他了,可他偏偏哭哭啼啼的装孝子,结果完颜宗构站出来教育他两句,就被赵桓抓了丁......现在搞得连“丁丁”都坏掉了!

        完颜宗构咬牙道:“父皇,赵枢此人是儿臣的亲哥哥......为人最是卑鄙阴险,父皇一定要小心提防他啊!”

        “最是卑鄙阴险?”完颜吴乞买抽了口凉气儿,心说:比赵楷还坏啊!你的这些亲兄弟都是些什么人呐!

        “父皇,赵枢......他干了什么?”完颜宗构看见吴乞买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他当了海贼!”完颜吴乞买冷着脸道,“夏天的时候他带领10条战船入寇高丽国,杀败了高丽水师的百余条战船,还洗劫了海州商港......最可恨的是他还勒令高丽王楷与我大金绝交,还妄图假道高丽攻打辽东!高丽王楷抵挡不住,只能先用金银哄退了赵枢,并向我朝求救。”

        “才10条战船就.......就把高丽打败了?”完颜宗构抖着声问。

        这个王氏高丽可不是后来的李氏朝鲜,在王楷的爷爷和父亲所统治的时代,还曾经和阿骨打的哥哥乌束雅治下的女真人为了争夺位于双方边境地区曷懒甸一带,进行了长达七年的战争。

        虽然王氏高丽最后打输了这场战争,但是输得并不是很难看,至少比高丽的宗主国大辽打得好看多了,也比宣和之难时的宋朝强多了。

        可就是这么一个在军事上还有点斤两的“小强”,居然被赵枢那个只会哭鼻子装孝子的奸人带着10条战船给打了......10条战船上能有多少兵?撑死了三千吧?高丽国再弱,三万大军总是有的!

        完颜吴乞买看见便宜儿子一脸的不相信,叹了口气就道:“赵枢带领的十条战船不是一般的战船,是筒子船......船坚筒利啊!”

        十条船坚筒利的筒子船啊!完颜宗构吸了口凉气儿,脑海中已经浮现出十条大出山岳一般的筒子船扬帆浮海而来,如十条喷火的恶龙一般扑向高丽国海岸的场面了!

        完颜吴乞买眉头紧锁,接着又道:“高丽是我朝藩属,若是见死不救,一定会倒戈投宋。高丽如果投了宋朝,辽东就再无宁日了。现在赵楷在黑山得志,耶律大石一定会得到他的支援,在漠北做大......若辽东再被宋人和高丽人袭扰,我朝岂不是要四面受敌了?可是我大金并没有可以对抗宋国的水军,这可如何是好?”

        现在金陵朝廷水军绝对可以排得上世界第一了!

        这都船坚筒利了,还有谁能抵挡?

        吴乞买说这话的时候,却用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完颜宗构。

        完颜宗构被吴乞买看得心里直发毛,但也只好硬着头皮,拄着拐棍起身道:“父皇,儿臣愿领一路兵马浮海前去高丽国,哪怕粉身碎骨,也要为父皇保住这个藩国。”

        吴乞买笑了笑,道:“朕果然没有看错你啊......不过朕要的可不仅是你带兵去高丽国,朕还要你在海州也办一支水师,也要船坚筒利,不能输给赵枢!

        水师办好之后,你在领着他们去高丽。”

        “儿臣遵旨,儿臣马上启程南下!”完颜宗构现在可不知道什么“百年海军”,他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自己的野爹完颜吴乞买,免得这只大老虎什么时候心情不好,一口把他给吞了。

        而想到老虎......完颜宗构自然就想到了“虎鞭”!“虎鞭”的效果一定比“羊鞭”要好啊!

        而高丽好像盛产老虎!

        不行,得快些去高丽抓老虎啊!

        在这一瞬间,完颜宗构的人生又有了希望,又充满了光明!

        ......

        当完颜宗构又一次感到了希望,看到了光明的时候。他那个最是卑鄙无耻的哥哥,大宋肃王赵枢,刚刚回到金陵府(正式的名称是南京应天府),这会儿正在金陵皇城内的崇政殿中向端坐在珠帘之后的朱皇后结结巴巴的解释自己是怎么一不小心当了帝国主义的。

        “嫂嫂,这事儿真不愿我,是高丽人不好,他们非要我们把船上的兵器都交出去,才能入港。您也知道,我带去高丽的十条战船中有两条‘锅船’,这‘锅炮’可不能交出去。所以我就让赵不求发炮吓唬一下高丽人,可谁知道那个赵不求直接瞄着高丽国海州知事的仪仗发了锅炮,而且还打了纵火弹......”

        珠帘后面,皇后朱琏丰满的胸脯正剧烈起伏着,是被赵家的这几个兄弟给气的!

        怎么就那么不叫人省心呢?

        老大赵桓整天疑神疑鬼,看谁都像赵匡胤!前一阵子那个赵明诚说金贼四太子兀术又在淮河以北各州军签军点兵,似乎想趁着秋冬淮河水浅的时候发兵南侵。

        结果赵桓马上就联想到了陈桥兵变......为了不让赵明诚有机会黄袍加身,他就决定要御驾亲征去江都。

        你去就去吧......可是又不放心朝中的大臣,还是什么要历练皇后朱琏治国理政的能力,所以就让朱琏一个女流在金陵城里垂帘听政!

        朱琏哪儿会垂帘听政啊?没有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啊!

        结果垂了没几天,那个“皇太弟”赵楷就派人来江南报捷,说是在阳山脚下的草原上大败金贼皇帝完颜吴乞买,斩首两万级,拓地两千里......完颜吴乞买被打得狼狈逃窜,眼看就要完了!

        这事儿对朱琏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吴乞买和大金国要真的完了,她和赵桓还能好得了?

        可是朱琏还得硬着头皮给赵楷发犒赏,还得写亲笔信去向他道贺......还不能用皇后的名义,还得用嫂嫂的名义写——这信本来该赵桓写的,但是赵桓拉不下脸,所以就把和赵楷通信的事儿都交给朱琏了。

        而赵楷写来的信上却没有一点忌讳,光明正大自称为“朕”,还厚着脸皮向嫂嫂要钱。

        应付完了赵楷,赵枢又惹麻烦了......这家伙也坏,知道哥哥赵桓那边不好说话,就没去江都,直接来了金陵。

        “你们用纵火弹把高丽人的太守给烧死了?”朱琏听见赵枢说发了纵火弹,顿时就把眉头拧成了团。

        好好的,怎么就去纵火了呢?

        赵枢连忙道:“没,没有打着高丽人的太守。”

        “那就好......”

        “可是打着了一座高丽人的寺庙!”赵枢哭丧着脸说,“点着了寺庙的茅屋,引发一场大火,还烧死了几个和尚!”

        “烧死了和尚?罪过,罪过......那是不是要赔啊?”

        “是啊......”赵枢道,“本来我们也打算要赔的,可是高丽人非,非得要臣弟抵命,臣弟不肯,他们就派了战船来抓,上百条战船啊!”

        “那你怎么逃出来的?”朱琏问。

        “臣弟没有逃......”赵枢说,“因为臣弟手下的水兵有炸壶......而且臣弟的船又快又坚固,还有水轮,可以逆风而行。结果一不小心,就把人家的一百余条船都给弄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