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07章 ??谁把大辽折腾没了,谁去认野爹!

第307章 ??谁把大辽折腾没了,谁去认野爹!

        “哈哈哈.......”

        金顶大帐之内,传出了耶律大石爽朗的笑声。

        大帐之内,一群大辽遗忠都愣愣的看着突然大笑起来的耶律大石,人人都是一头雾水。

        这耶律大石什么意思?到底是当儿子,当藩属,还是当个大宋节度使呢?总得选一个当啊,你光装疯卖傻可不行!

        “孤家明白赵楷的意思了!”耶律大石捋着胡须,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儿。

        大辽遗忠们心道:赵楷的意思我们也明白啊......就是想骑在咱们大辽头上作威作福啊!

        现在提出这种刁难人的要求,就是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

        大辽如果想要借助大宋的力量复国,那就得老老实实的跪着复国,不能大摇大摆站着复国!

        可是耶律大石却不能随随便便跪了......因为他不是靠手里的硬实力成为复辽志士心目中的大英雄的。而是靠着他在危难之中,两次挺身而出,负担起大辽国运的壮举。靠着那种百折不挠的精神和临危不乱的气度。才一步步建立起自己的英雄形象,并且成为全天下复辽志士们的精神领袖的。

        耶律大石的英雄形象才是他最大的倚仗!

        所以他即便要跪着复辽,也跪得好看,跪得像个英雄......最好别让人看出来自己跪着!

        这可是个技术活啊!

        收回目光后,耶律大石脸色已经变得有点凝重了:“赵楷处处模仿李世民,自然想要当天可汗,当然不会允许草原上有人可以和他平起平坐......况且我大辽还得借着他的力量才能复国。”

        “大王英明!”萧合达马上恭维耶律大石道,“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了复我大辽江山,大王认个父皇帝又算得了什么?”

        耶律大石摇摇头,笑道:“萧太师差矣,并非是孤家要认父皇帝。”

        耶律余睹摇摇头道:“大王,您若是现在不认父皇帝,而是选择受封国王,那将来就很难再进位为皇帝了......这样我大辽复国之后只能以王国自居,还如何号令草原大漠?还如何收拾契丹和奚人国族之心?对生活在女真铁蹄之下的契丹和奚人而言,大辽皇帝之国,才是他们的故国啊!”

        萧合达道:“称王称帝的区别是很大的,昔日后晋向我契丹称臣称儿之时,因为晋主依旧是皇帝,所以大辽后晋依旧是南北二朝,大体上并驾齐驱。石敬瑭也从未受封过任何大辽的官爵,而且后晋也有自己的年号,其皇位传承也是自主的,不必我朝恩准。

        而且石敬瑭死后,石重贵就称孙不称臣了......而在宋国官修的五代史书上,也从为将我朝太宗皇帝视为天下共主。可见大王若称儿皇帝,则我大辽和大宋依旧并为两朝。

        若大王不为儿皇帝,而是受封为辽国王,那日后大王或大王的子孙再也为帝图皇,那就是西夏之元昊了!”

        耶律大石摆摆手,“孤也不会当辽国王,更不会去当大宋的北庭大都护和辽王了!”

        这下连耶律大石的心腹萧斡里剌也糊涂了,“大王这个也不当,那个也不当,到底要当什么呢?”

        耶律大石笑道:“孤家是忠臣啊!大辽的皇帝尚在人间,孤家又怎么能自立为帝呢?”

        耶律大石现在只是称大王,并没有称皇帝——大辽的“大王”有时候象是“王爵”,有时候又是“官职”。

        而耶律大石的大王到底是什么?则是存在模糊空间的。不过他的漠北政权现在依旧在用延禧的保大年号,可见漠北政权名义上的皇帝仍然是耶律延禧。

        耶律大石道:“认父皇帝其实也没有什么了不得,但是孤家现在是大辽的监国大王,不是大辽的皇帝......若是当儿皇帝,那可就是乱臣贼子了!

        所以现在应该认大宋官家为父的是我大辽的皇帝,不是孤家这个监国大王!”

        耶律余睹提醒说:“可是......皇帝现在被金人所困,根本没办法认大宋官家为父皇帝啊!”

        “孤王也没有得到皇帝的册封,不也当了监国大王?”耶律大石笑道,“既然皇帝可以拥立、监国大王可以拥立,那太上皇帝为什么不能拥立呢?

        我等可以一起上表,拥立大宋官家为大辽的太上皇帝......这样皇帝不就成了儿皇帝了?”

        还可以这样啊!

        大帐里面的大辽遗忠们就差翘起大拇哥喊“高”了!

        大石林牙就是高啊!

        而且还高得合理合法,高得大宋官家赵楷都无话可说!

        ......

        “什么?拥立朕当大辽太上皇?”

        兀剌海城的行宫之内,赵楷从耶律大石的使臣萧斡里剌,还有从大石那里返回的耶律余睹、萧合达三人那里听到了大石的答复,就觉得有点不对啊......当年耶律德光当没当过后晋的太上皇?应该没有吧?

        他想了想,脑海当中并没有这方面的记忆,于是又问:“那耶律大石当朕的儿皇帝?”

        “官家何出此言?”

        耶律大石的心腹,萧斡里剌显得非常惊讶,愣愣地看着赵楷,“官家......大辽天子尚在,监国怎么可以当皇帝?那可是篡位啊!”

        “大辽皇帝......”赵楷努力想了想,“你是说耶律延禧?”

        萧斡里剌连连点头,眼睛里面噙着泪花,一副思念昏君的模样儿,“延禧正是皇帝的名讳......”

        耶律延禧今年五十多岁了,比宋庄宗赵佶还老,现在居然要给赵楷当儿子了.......

        “耶律延禧能答应?”赵楷皱着眉头问。

        萧斡里剌回答道:“官家助我大辽复兴,就是我大辽的再生之父......皇帝陛下若得知此事,一定会感激涕零,认官家为父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耶律延禧还在金贼手中啊!”赵楷还是觉得这事儿有点瞎胡闹,耶律延禧都是阶下囚了,怎么认爹?

        “可遣使奉表啊!”萧斡里剌道,“我大辽皇帝如今东狩未归,漠北监国府的臣子可以联名向皇帝上表,奉官家为大辽太上皇帝!”

        这可真好啊!

        别人是“喜当爹”,耶律延禧是“喜得爹”.......好好的在黑龙江当阶下囚,忽然就多了个野爹!

        “他能乐意?”赵楷眉头紧锁,总有一种被人当皮球踢的感觉。

        “当然乐意了!”耶律余睹一脸伤感地说,“大辽皇帝现在被困五国部,天天都挨金贼的欺负,当然盼着能有所依靠......如果得到官家这样的靠山,一定非常高兴。”

        萧合达也说:“大辽皇帝的生父被奸臣所害,在大辽皇帝年幼时就薨逝了......这是大辽皇帝终身之憾恨啊!如今又身陷囹圄,不知何日得脱。若得官家为父,他就有了指望,一定会喜出望外的!”

        好像有点道理......赵楷一琢磨,也觉得是这么回事儿。耶律延禧五行缺爹啊!现在又被女真人逮了去天天欺负,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正在绝望的时候,忽然得了个特别厉害的干爹,他能不欢喜吗?

        反正赵楷小时候挨欺负的时候,就很想自己在魔都卖煎饼的爹能来给自己撑腰的。

        不过这只是奢望,到最后都是靠着赵楷自己的拳头去解决问题的,有时候也会靠砖头什么的......

        “言之有理!”赵楷点点头,“朕可以给耶律延禧当个干爹......这样耶律延禧不仅有了朕这个干爹,还有一个干伯父和几十个干叔父,以后就不必惧怕金贼了!”

        好嘛.......还有伯父、叔父一大群啊!

        连完颜宗构都平空长了耶律延禧一辈......连岳飞、韩世忠他们,也是耶律延禧的长辈了!

        “那燕云十六州怎么说?”赵楷话锋一转,又提及燕云十六州了,“割还是不割?”

        “不割!”萧斡里剌说,“而是还......归还大宋!”

        大石林牙(林牙相当于翰林)就是有学问啊!割地多难听啊!大辽是不割地的,但是可以还地。

        “还......”赵楷想了想,点点头,“也行啊!那萧合达的兵马怎么说?是入辽,还是继续当大宋的臣子?若是入辽了,那阳山(黑山)又怎么说?耶律大石都考虑好了吗?”

        萧合达闻言马上奏道:“回禀官家,臣和臣的手下都是辽人,自然要入辽的......不过现在大辽还没有恢复,而大宋又是大辽的盟邦,所以臣等愿意为官家所雇,为大宋守御阳山之地。官家每年只需给臣等价值五十万贯的丝绸、茶叶、铁器、火药,臣等就愿意为官家守边,直到大辽收复上京!”

        赵楷一笑,伸出一个巴掌,“五年......就以五年为限吧,五年之后你们就必须离开阳山之地!到时候朕也不会再资助大辽丝绸、茶叶、铁器、火药了。”

        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道理,赵楷还是明白的!

        不过现在他的确也没有余力在阳山驻扎大军,所以就只能把这块地盘先交给契丹人驻扎——这些契丹人也不是从漠北开来的,而是从银、夏、宥三州外迁的。

        当然了,赵楷也不会完全放弃阳山之地不管。他会命人在黄河河岔之地附件修筑城堡,控扼住由兴灵二州进入阳山之地的咽喉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