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04章 ??赵构求见

第304章 ??赵构求见

        “官家,咱们让李察哥给骗了!他想趁咱们和金贼决战的时候去夺兴州啊!”

        “哼,想得美!兴州有我爹带兵守着,城内还存了好几万个炸壶,李察哥那几万怎么可能打得动?”

        “打不动兴州也能决了黄河大坝啊......兴州一带地势也低,很容易被淹!”

        “哼,他这么干了,就不怕咱们发兵河西?”

        “他一定是投靠金贼了......真是卑鄙小人!”

        “可他为什么要投靠金贼?明明是咱们占上风啊,他该投靠朕啊!”

        “也许,也许李乾顺还在?”

        “有可能......乾顺、察哥两兄弟感情很好啊!”

        “是吗?禹藏,合达,你们都是西贼那边过来的,你说说。”

        “官家,据臣所知,察哥、乾顺两兄弟的确是感情深厚......”

        “官家,察哥统军多年,乾顺却从没有对他起过猜忌之心,察哥似乎也......也算忠心耿耿!”

        兀剌海城内,赵楷正和手底下的将领们在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党项大军突然向西转进的原因......可惜的是赵楷身边虽然有岳飞、李孝忠、李世辅、吴玠、萧合达这样的猛人,却没有一个能掐会算的诸葛孔明。讨论来讨论去的,也没猜到察哥被完颜吴乞买、完颜斜保给反过来阴掉了!

        这事儿的确令人意想不到......其实吴乞买、斜保他们并不知道李察哥已经做掉了李乾顺,而且还完全投靠了大宋。

        他们只是觉得李察哥的党项军队行为太反常,根本不像一颗墙头草,所以才抱着宁可错杀,不可错放心态下了手。

        宁可错杀、不能错放,本来就是为帝图皇的游戏规则嘛!

        当然了,李察哥手里的五万骑马部队,也是促使吴乞买下决心对付他的原因。

        虽然这五万骑马部队的战斗力不值一提,但是他们的机动性却很强。

        一旦吴乞买的大军开始撤退,这五万党项骑马部可就能跟着赵楷的骑兵一起追击了!

        而赵楷手里最多只有三万左右的骑兵(包括萧合达的契丹和横山、河湟等地的番兵),如果没有党项的五万骑兵加入,追击的能力是有限的。

        就冲这一点,吴乞买也不能错放了李察哥!

        而李察哥的自我感觉有太好,低估了女真武士的战斗力,更没想到“炸壶”这玩意居然是可以在战场上捡到的......结果让吴乞买、斜保这两个狠人逮住机会给算计了。

        不过李仁礼可以在斜保和少量女真武士的支持下迅速掌握党项军队,其实也和党项人普遍反宋有关——党项人和大宋打了一百多年的拉锯战,国中的舆论当然要为战争服务,仇宋宣传是少不了的!

        而且赵楷这几年又不断夺取西夏的土地,已经把西夏逼到了亡国的边缘,当然会激起党项国族的仇宋心理。

        而李察哥想要依靠大宋的支持开拓西域的路线,虽然是可行的,但是普通的党项国族不会这么想。他们只会把李察哥当成卖国求荣的国贼......只是嵬名家族这一百多年来不断剪除党项豪族,现在已经形成了嵬名家族独大的局面,没有人可以挑战嵬名家族的权威。

        所以当李仁礼这个“嵬名”在大金的支持下站出来“打倒”卖国贼李察哥,并且宣布辅佐太子仁孝即位的时候,当然得到了大部分基层党项武士的拥护。

        而且李仁礼虽然“反宋”,但他并没打算带着部下去反攻兴灵,而是要继续执行察哥的西进路线。

        因此党项军中的中上层将领也不反对他这个“嵬名”,所以仁礼就在完颜斜保带领的3000女真武士的支持下,迅速控制了局面,还连夜带着五万党项军西进了。

        而这五万党项人一西进,就让赵楷有点为难了!

        他如果不理睬这些党项人,继续和完颜吴乞买对峙(赵楷的军队没办法在金兵的阻挡下涉渡黄河北河,而要绕远点找个没金兵阻拦的地方过河,又怕吴乞买逃走,所以只能先对峙着),那万一党项人真的吃错药一样杀回兴州、灵州怎么办?

        兴州、灵州两个大城是肯定能守住的。可是兴州地盘上的小城很多,大部分都没设防,如果被党项人占了去,回头还得一个个打回来,多麻烦啊?

        而赵楷如果发兵去追击西进的党项人,那就必然要分兵......他的步兵哪儿跟得上人家?就只有三万骑兵可用,三万骑兵打党项人的五万骑倒是没问题的,可金兵呢?

        金兵除了一小部分汉儿军外,也是人人有马!如果金兵在宋军骑兵追击党项骑兵时大举出击,那赵楷怎么应付?

        而赵楷如果命令骑兵立即穿过河间草原,再从黄河南河上的浮桥上通过,然后直奔兴州而去,倒是可以避免被党项人和金兵夹击,兴州、灵州也能安然无恙。

        可这样一来黄河北河北岸的金兵就能安然而退了!赵楷率兵从黄河岔口北上,就是为了痛打吴乞买这条落水的老狗......现在就这样放走了他,多不甘心啊?

        赵楷这儿正不甘心呢,郭天女忽然悄眯眯的走了近来,到了赵楷身边,俯身到他耳边,低声道:“官家,康王求见。”

        “康王?赵构?”赵楷一愣,“他,他还是康王吗?”

        他的话说得比较想,今儿当值的翰林吕宝山吕秀才立马应道:“回禀官家,康王现在还是康王。去年他领兵入寇海州、涟水军时,曾经被吴国王革去一切官爵,逐出玉牒。但是官家您并没有下诏将之革爵......所以康王依旧是康王。”

        赵楷一摁额头,嘟囔道:“还是事儿太多,竟然给忘记了......十二叔、十四叔也不提醒则个。”

        赵楷的两个叔叔,燕王赵俣、越王赵偲在赵佶和赵桓出逃的时候,也开了溜。但是他们并没有去应天府,而是走惠民河去了颖昌府,后来又去了襄阳。在赵叔向出兵荆湖的时候,正好把他们俩请回了洛阳。

        赵楷就让他们俩管宗正寺的事儿,一人一个“判寺”。赵楷其实也不是想让他俩把宗室的一摊子事儿管得多好,而是想让这两个神宗皇帝的儿子去应付一群没有闲饭可吃的落魄宗室......赵楷的朝廷因为比较穷,又标榜“重开大宋”,所以不怎么养闲人。

        绝大部分宣和之难前的官员和宗室,都没办法在洛阳朝廷找到原有的位子。其中的“穷宗”,一部分会去投赵桓,还有一些则想从赵楷这里谋个差事。洛阳朝廷的宗正寺主要就是应付他们的。

        当然了,赵楷还是承认亲兄弟们的官爵的......这是兄友弟恭嘛!而且赵佶临死前还有传位的遗诏,赵楷的好多弟弟都可以作证的!

        所以在赵楷这边,赵构的定武军节度使、检校太尉和康王,都还是在的!

        而赵构投靠大金,还充当带路党,领着金兵入寇淮北、淮南的事儿,在洛阳朝廷这里也没什么人在乎,更没有御史弹劾......大宋的御史去弹劾大金的十五太子,这事儿不成笑话了?

        而御史没有弹劾,赵楷也没在意,宗正寺的两个王爷当然不管这闲事儿......所以赵构现在依旧是康王!

        既然他还是康王,那赵楷就觉得自己得去见一见。

        “他现在在哪儿?”赵楷低声问。

        “在黄河北河岸边的一条船上,”郭天女道,“据说身边只有一名船伕。”

        赵楷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倒是有点胆量......既然如此,朕就不能不见一见了,要不然显得朕怕他了。”

        然后对大堂内的将领们道:“朕要去见个人,你们先做一个分兵回援兴州的方略。”

        ......

        赵构,就是那位完颜宗构,现在正坐在一张放置在一条木船上的软塌之上,面无表情的看着黄河北河南岸的兀剌海城......心里很不是滋味。

        都是当君王的,凭什么赵楷混得那么好,而自己却那么惨?连命根子都给一匹贱马给踢坏了......完颜斜保那个乌鸦嘴说可以多吃些烤羊腰子、烤羊蛋和炖羊鞭补回来,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等回了徐州,一定要试试看,天天吃、顿顿吃!

        不过能不能活着回徐州,就得看赵楷那疯王还念不念兄弟之情了?

        正想到兄弟情的时候,他就听见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忙抬头一看......就看见赵楷在几名骑士的护卫下,从兀剌海城北门飞奔而来了。

        看他来得那么急,应该还是念及兄弟之情的......赵构自作多情的想着。

        而赵楷这个时候,则努力压制着一箭射杀赵构,为岳飞报仇的念头!

        他现在不能那么干啊,因为岳飞都不会答应的——岳飞不知道赵构曾经害了他的性命啊!赵楷如果平白无故的就杀亲兄弟,那岳飞这样把兄弟肯定得害怕啊!

        至于赵构入寇淮北、淮南的事儿,并没有多少人以为赵构是自愿的,多数人都认为他是被金人拘了当成招牌在用。赵楷若是一箭射死他,就显得太无情了。

        所以赵构只好暂时不杀赵构,先听他说什么?如果说得不对,那就把他抓来用弓弦勒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