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301章 ??吴乞买,下一个轮到你了吗?

第301章 ??吴乞买,下一个轮到你了吗?

        大宋洪武三年,六月二十二日,兀剌海城北城,象征大金皇帝的红黑太阳旗,仍然在城头飘扬。

        而在兀剌海城北城直至黑山南麓的山脚下的草原上,还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营帐。大金朝的红黑军旗和五色军旗,依旧迎风招展!

        金军的大营、旗帜和大金皇帝的红黑太阳旗,都表明兀剌海城之战,仍然没有分出最后的胜负!

        虽然金兵在六月十六日的初战,六月十九日的夜袭战中遭遇两次惨败,损失的兵将(包括汉儿、蒙兀、女真等部)超过了两万之数,而且还在六月十九日夜放弃了在宋军“火锅炮”威胁下的兀剌海城主城(南城),全军收缩到了黄河北河以北。

        但是大金皇帝吴乞买,到了这个时候,却依旧没有认输......还在黄河北河以北,依托黄河北河和黑山布防死守,苦苦坚持。

        而两战两胜,歼敌逾两万,还夺取了兀剌海主城的岳飞,也没有乘胜攻击黄河北河以北的金兵,他毕竟只带着三万多人北来。虽然仗着火器之利连胜了两场,但是所部的伤亡也过了三千,而且火药、炸壶、炮弹的消耗都极大。

        所以岳飞就占据了被金兵放弃兀剌海城主城,然后依托这座在冷兵器时代来说,算是极为坚固的城堡,一边和大金皇帝继续,一边等待赵楷率领的主力抵达。

        而夹河对峙的两军,在二十日、二十一日这两天,都没发生大规模的交战,而是忙着巩固各自的营盘。

        到了二十二日这天,大宋洛阳官家赵楷亲率的大军,终于穿过了河间草原,开到了兀剌海城的主城。

        赵楷抵达的消息,很快传到了兀剌海城北城之中,大金皇帝完颜吴乞买的行宫之内。

        “父皇,父皇......赵楷的兵到了,足足有七八万人,有步兵,有骑兵,还有许多辎重大车,在草原上排出的队伍无边无际的!这可如何是好?您都病成这样了......”

        “蒲鲁虎,你慌什么?”

        完颜吴乞买沙哑的声音打断了正在他的病榻前,向他报告军情的完颜宗磐(蒲鲁虎是宗磐的女真名),这位大金皇帝病倒了......不是什么大病,只是“偶感风寒”!

        在六月十九日上午,从完颜活女口中听说大将完颜娄室战死,铁浮屠战士的损失超过2000人后,就“感了风寒”,晕菜过去了,最后让人抬着回了兀剌海城的北城。

        在兀剌海城的北城中养了两天,才稍微恢复了一些、不过随军的医官说了,吴乞买所染的“风寒”特别寒,所以不能激动,也不大能行动,最好养上一阵子再动......否则就有“寒崩”的危险!

        吴乞买当然是不愿意“崩”掉的,而他儿子完颜宗磐又是帝王之家少有的真孝子......真不是“带孝子”!

        因为他虽然是吴乞买的嫡长子,人人都叫他“大太子”,但是大金国的“大太子”不等于储君......只是说明他是皇帝的长子,而且他也不是大金国唯一的“大太子”。

        完颜阿骨打的那边还有十几个“太子”,其中的大太子是完颜宗望、完颜宗辅、完颜宗弼他们仨的大哥,现任的国论勃极烈完颜宗干。

        另外,完颜宗翰虽然不是“大太子”,但却是宗子一辈的大哥哥——他是完颜家族的长房长孙,而且还是嫡长孙!也是有资格当谙班勃极烈的。

        至于吴乞买现在的皇位继承人,则是他的弟弟,谙班勃极烈完颜斜也。如果完颜吴乞买现在死了,那么完颜斜也就会即位当上皇帝。

        由于完颜斜也的身体不是太好,所以他很可能当不了几天皇帝就得换人干了,也很有可能熬不过完颜吴乞买,走在吴乞买前面......所以完颜吴乞买和完颜宗磐,现在都紧盯着下一任谙班勃极烈的位子。

        完颜吴乞买当然想让自己的儿子宗磐即位了,可问题是宗磐的声望和功劳都不够,而吴乞买自己的实力也不大够......所以完颜吴乞买活着还好,可他一旦驾崩,完颜宗磐是很难和宗干、宗翰这两个大山头竞争的!

        而这一次的黑山之战因为是吴乞买御驾亲征,打了败仗不仅会损失吴乞买一系本来就不雄厚的实力,而且还会折损吴乞买父子本就不算太高的声望。

        现在完颜宗磐不仅和谙班勃极烈的位子越来越遥远了,连退而求其次,谋一个国论勃极烈都难了,甚至都进不了勃极烈队伍......这种形势摆在面前,完颜宗磐怎么能不孝顺?

        可问题是他爹吴乞买现在已经不大行了,赵楷又带着大军开过来了......如果吴乞买不能移动,赵楷又发兵来攻,那可如何是好?

        完颜吴乞买看着儿子失魂落魄的模样,也叹了口气,道:“蒲鲁虎,去把斜保、活女、撒离喝、兀里妹、合不勒都叫来。”

        被吴乞买点着名的这几位,其实都在吴乞买修养的行宫外候见了。所以很快就被唤入了吴乞买的寝室,而吴乞买则让伺候自己的内官和宫人,将自己扶了起来,坐在病榻上召见众人。

        而进入吴乞买行宫的人,比他之前召唤的还多了一个萧仲恭。

        “萧仲恭,你从李乾顺那里回来了?”吴乞买看着萧仲恭问,“他是什么意思?”

        原来萧仲恭被他派去联络西夏军了——西夏的五万大军在吴乞买和岳飞大战的时候,并没有敢靠近。但这两天却行动迅速了起来,已经沿着黄河北河的北岸一路开过来,昨天晚上已经到了金军驻地二十里开外。

        “今天早上刚刚回来......”萧仲恭道,“不过臣没有见着乾顺,只见到了晋王察哥。”

        “他怎么说?”吴乞买问,“他还想和咱们并肩作战吗?”

        萧仲恭一愣,“陛下何处此言?难道陛下怀疑乾顺已经......”

        吴乞买摆摆手,“朕不怀疑乾顺......若乾顺没有杀妻灭子,赵楷为了拉拢契丹人也会容他。但是现在,赵楷能容他,萧合达、耶律大石也容不下他!”

        “陛下圣明,”萧仲恭道,“晋王也是这么说的......他说,如果我大金不打算在黑山与宋军一战了,那他和兀卒就准备率兵西走了。”

        “西走?”吴乞买问,“他们想去哪里?”

        “他们想去高昌和于阗。”萧仲恭道。

        吴乞买点点头,“树挪活,人挪死.......是条路子啊!”他思索了一下,“现在赵楷的大军已到,朕有染了风寒,实在无力临阵,只能暂时退兵回西京了。在离开之前,朕想和察哥见一面。

        你去和他说,我大金兵在之前的交战中抢到了两口大锅一样的火器,威力非常惊人。我们自己留一口仿造就够了,另一口就送给大白高国了。如果他们能仿造出来,平定西域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如果察哥不放心,那就在两家大营之间见面......朕只带500人,让他也带500人。”

        说完这话,吴乞买就打发萧仲恭去了。

        看见萧仲恭离开,完颜宗构才开口道:“父皇,儿臣虽然照着活女猛安的描述画了图样,还让人制作了个木模,可是......”

        完颜宗构也是“大艺术家”的儿子,多少也有点画画的功力,和赵楷是不能比的。不过还是能照着完颜活女的描述,把“水桶砲”给画出来。然后他又命刘麟监造了几个木模炮,还用缴获的颗粒状火药(总有不炸的炸壶)和木头弹进行了试射......虽然弄炸了大部分的木模炮,但最后还是取得了成功。

        不过现在完颜宗构和他的工匠只是摸到了火炮的门径,离真正造出火炮还早着呢!

        完颜吴乞买淡淡一笑:“你回头再画一份图样,让人敢造个木模就是了......他们大白高国的工匠很厉害,有了木模和图样,一定能造出水桶炮的。”

        “儿臣领旨。”

        完颜斜保眉头深皱,似乎心事重重。吴乞买看他一眼,问:“斜保,你在想什么?”

        “陛下,”完颜斜保说,“臣总觉得这个察哥没安好心......而且乾顺很可能已经不在了!”

        吴乞买眉头大皱,“斜保,不要说这些没有根据的话!”

        “臣知道了......”

        吴乞买顿了顿,又道:“朕病了,见过察哥后,就要回西京将养......不能在黑山临阵了,娄室又不在了。斜保,你是西南招讨司监督,不如就代娄室之职,当西南招讨如何?”

        完颜斜保愣了愣,心道:这是要让我背这个锅吗?

        看见斜保陷入了犹豫,吴乞买就道:“斜保,如果你当这个招讨,朕就只能让讹里朵(宗辅)来当这个招讨了。”

        听吴乞买这么一说,斜保就知道自己不能不接这个锅了。

        因为现在完颜宗望在河北主持军务,完颜宗干又留守会宁老巢,完颜宗弼在徐州主持大军对抗南宋,完颜宗辅如果再接了完颜娄室的差,那阿骨打一系的子孙可就要包办大金国了!

        而完颜斜保所属的一脉比较凋零,除了他爹宗翰,还有一个书呆子叔叔宗宪,然后就是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