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98章 娄室的奇袭!

第298章 娄室的奇袭!

        吴璘所部负责的营垒位于兀剌海城西宋军大营的西面,正对着黄河北河南岸一马平川的开阔地。金国的大队骑军,不过是依靠夜色的掩护,藏身在二千步开外的草丛当中,再以大群的拐子马封锁遮蔽,不让宋人的哨探斥候探知他们的存在而已。

        而金兵在黑暗中隐蔽了超过两个时辰的目的有两个。

        第一当然是为了麻痹对手,让宋军误以为金兵主力已退——在吴乞买、娄室等人看来,宋军是从黄河岔口一路绕行而来的,中途还和完颜斜保、完颜宗构率领的军队打了一场。抵达兀剌海城下后也没得休息,还忙着修营垒、筑炮台,不疲惫是不可能的。

        这种疲惫之师精神紧绷着的时候还没什么,可一旦松懈下来,那疲乏劳累,可就怎么也驱不走了......至少吴乞买和娄室这两位老爷子都是这么认为的。

        而让几万金兵在黑暗中等待了足足两个时辰的第二个目的,则是为了等待凌晨——通常凌晨才是睡意最浓的时候,而且又接近天亮,这才是发起夜袭最好的时间。

        在黑暗掩护下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然后当敌人想要逃跑的时候,天已经放亮了!

        现在就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理论上也是三万几千宋军疲惫之师人困马乏到极点的时候。

        而大金军的第一突击波,就在这个时候发起了!

        随着来袭的金兵逐渐靠近宋军大营外点起来的那一堆堆的篝火,宋军终于能大概看清他们的规模了。

        金人出动的兵马,从西、北、南同时发起了进攻。不过在各个方向上投入人数,却是有多有寡的。

        金兵第一波突击的重点,似乎是宋军大营的西面。

        宋军大营的东面正对着兀剌海城,炮垒也在这个方向上,理所当然是宋军兵力布署的重点。而正对着宋军大营东面的兀剌海城的西侧城墙及其附近,又因为之前一直遭到宋军炮击,所以无法作为夜袭金兵的出发阵地使用。

        因此在金军的第一波攻势中,并没有安排任何部队去进攻宋军大营的东面。

        而宋军大营地北面正挨着黄河北河,这一带的黄河北河水位不深,水流也不急,现在又不是丰水季节,所以是可以涉渡的。但是涉水渡河发起进攻总不是很方便,因此在金人的第一波攻势中,摆在北面的兵力并不多,只有区区两千人。

        不过弄出的动静却不小,又是擂鼓,又是呐喊,甚至还将十二架梢砲拆卸后拉到黄河北河,然后在黑暗当中完成了组装。布署在黄河北河金兵发起第一波进攻的时候,这十二架梢砲就开始向对岸胡乱发射大号炸壶了。

        当然了,这些炸壶根本一点准头都没有,大部分甚至都没有碰着宋军营垒的边。

        但还是制造出了不小的动静......让人一看就知道是佯攻了!

        既然北面的金军是佯攻,东面又没有可供金人使用的出发阵地......那么金人的主攻方向,应该就是在西面,或者南面了。

        而从金人发动的第一攻击波的情况来看......宋军大营的西面,似乎才是他们的重点攻击方向。

        在这个方向上,仅仅第一波攻击,金人投入的兵马,就达到六七千之多!更不用说还有更加密集的,轰隆隆的蹄声在他们身后响起。站在吴璘所在的位置望出去,金人的骑兵,从黑暗当中涌出的金人骑兵,几乎无穷无尽!

        吴璘麾下的2000战兵,负责守卫宋军大营西面的右翼——这一面分了左右两翼,分别由两个步军将负责守御。

        因为刘五及时发现了来敌,吴璘所部的兵将又训练有素,而且士气高昂。所以在金人骑兵未至之前,就已经依托营垒,展开了防御。

        传统的宋军步军战阵,在一个面上通常是分为四层,拒马在第一层,枪兵在第二层,神臂弓在第三层,弓兵在最后。

        但是赵楷麾下的北宋步军,已经将投掷兵种和肉搏兵种合一了......不存在只负责射箭或掷壶的兵种。而是每个队(相当于连)下,都下辖一个神臂弓排(同时装备长枪)、两个步弓排(一个排配备长枪、一个排配备刀斧)、一个掷壶排(配备刀斧)。

        在布阵的时候,则视兵力情况和地形情况,列出四排(一排一列)、八排(一排两列)或十六排(一排四列)的队形。

        而现在,吴璘的手下则摆出了比较厚实的八排横队迎击来敌!

        不过金人的骑兵实在太多了,多到几乎和大海涨潮一样,汹涌而来......让立在自家战阵后方的一辆大车上督战的吴璘,手心里攥着一把冷汗。

        但是如潮而来的金人骑兵并没有直扑宋军营垒,而是在距离宋军防御的壁垒百步之外,就纷纷下了战马,结成步阵,以盾牌开道,缓缓逼近过来了。

        吴璘和花大郎这些宋军的中层、基层军官都知道,盾牌后面的金兵一定带着土包。他们在靠近壕沟后,就会把土包丢出来,迅速的填平一段既不宽、也不深的壕沟。

        壕沟填平之后,真正的激战才会开始!

        不过要填平壕沟可不容易!

        因为在完成填壕之前,进攻的金兵还得承受神臂弓和炸壶造成的可怕的杀伤......

        当金人的盾阵靠近壕沟之外那一堆堆篝火的时候,负责指挥神臂弓手的军将,纷纷将手中的令旗挥下,大声下令。然后就听见空气中一阵噔噔噔噔带着金属颤音的响动。无数短短的木羽箭怒射而出,直扑向金人的盾阵。

        这些木羽箭的威力虽然强大,但并不足以穿透金人甲士手中的大盾。所以使用神臂弓的射手们,都瞄准了大盾之间的空隙射箭......金人盾牌后面的人员密度极大,只要能把木羽箭射进去,就不怕不能造成伤亡了。

        不过要将木羽箭射进大盾之间的空隙,神臂弓的超远射程,就没有多少发挥的余地了。

        因为将敌人放近了才射,所以跟在盾牌后面的金人弓手也开始远远的抛射羽箭。而宋军后排的弓箭手,同样举起长步弓开始还击。而在阵列最后两排的掷壶兵,也都点燃了缠绕在长柄刀斧上的火绳,等待着金人冲过壕沟......过了壕沟,才是炸壶发挥威力的距离!

        而金兵一旦冲过壕沟,也就是他们发起最后猛攻的时候......宋军的掷壶兵根本不用瞄准,只管一波波的掷壶就是了!

        就在双方的箭镞你来我往的时候,背负着土包的阿里喜兵、生鞑靼和汉儿军,开始从金兵的盾牌后面冲出来,一手举着盾牌,一条胳膊则夹着土包,搏命一般的扑向壕沟......他们只要将手里的土包扔进壕沟,就算完成任务了!

        只要完成一次搏命的任务,那就又能“活很久”了......因为这种搏命的任务是由所有的阿里喜、汉儿军和生鞑靼之间轮着上的。

        不过对面的神臂弓手,却很乐意收割这些阿里喜兵、生鞑靼和汉儿军的生命......不过被射死的阿里喜兵、生鞑靼和汉儿军也是有价值的!

        他们的尸体会被其他的阿里喜兵、生鞑靼和汉儿军推入壕沟,成为填壕的物件!

        虽然付出的伤亡不小,但是位于宋军大营西面和南面营垒外的壕沟,还是慢慢的被土包和人的尸体给填出了一条条的通道......

        ......

        “轰轰轰......”

        密集的爆炸声,从宋军大营的西、南两面传来,传到了位于黄河北河北岸的一处高地上。

        大金皇帝完颜吴乞买,这个时候正和大金第一悍将娄室一块儿,立马高处,望着河对岸宋军营地周边出现的一团团火光。

        火光主要集中在宋军大营的西、南两面,而且非常密集!

        吴乞买知道这是宋军的炸壶炸出来的......这当然意味着进攻的大金兵正在遭受可怕的伤亡!

        被炸壶炸得东倒西歪的金兵,想要攻破宋军驻守的营垒恐怕是非常困难的......不过吴乞买的脸上却浮现出了一丝阴冷的笑容:“娄室!”

        “臣在!”

        完颜娄室立即驱马上前。

        吴乞买问:“铁浮屠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完颜娄室道,“臣已经准备了3000铁浮屠!”

        所谓的“铁浮屠”,其实就是具装甲骑,人披甲,马具装!一般而言,能有这种装备的军人,一定是最精英的战士!

        而最精英的战士,当然不可能只会骑马冲锋......他们同样可以骑射,也可以下马作战——所以在“东亚怪物房”这里,可没什么轻骑兵用弓箭教训重骑兵的战例,更没有步兵用长弓射死好多铁浮屠的好事儿。

        “冲得过去吗?”吴乞买望着前方的黄河北河问。

        “冲得过去......”娄室拍着胸脯保证道,“臣已经让人试探过了......完全可以涉渡,而且宋军倚着黄河修建的营垒也不算坚固,连壕沟都没有......铁浮屠可以直接冲到他们的壁垒外围!”

        吴乞买点点头:“那就去吧!记着,抢到了大筒子就撤.......撤到兀剌海城内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