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97章 ??金贼,可把你们盼来了!

第297章 ??金贼,可把你们盼来了!

        大宋洪武三年,六月十九日,丑时。

        在兀剌海城西面的宋军大营周遭,却是一片安安静静,根本没有发生预想当中的两军夜战。

        金兵似乎放了宋军一个鸽子,昨天下午日近黄昏的时候,七八万之众的骑兵从兀剌海城的南北二城中涌出,然后兵分三路,向宋军大营的北、东、南三个方向迂回。到昨日戌时的时候,三路大军就完成了迂回,分别在宋军大营的北、东、南三面完成展开。接着金军就派出了大批的拐子马将宋军的游马轻骑都赶回到了自家大营周围。

        然后......三面包围了宋军大营的金兵,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当中了。

        这可真有点让被包围的宋军感到失望了!

        那可是七八万人的金贼啊!不用全宰了,留一半宰一半也发财了!可是这些金贼也不知怎么想的,来都来了,还不抓紧时间把人头送了,居然又躲到夜色当中去了......这是想干什么呀?难道想用包围饿饭的法子?可是金贼难道不知道,洛阳官家亲领的大军,现在已经渡过黄河南河,正穿越河间草地而来吗?

        等洛阳官家的大军一到,金兵的人数优势都没了,还怎么打下去?难道金兵不是想要夜袭,而是想要虚晃一枪,然后逃之夭夭?

        到了十九日子时之后,等了半个晚上的岳飞、李世辅、吴玠三人都觉得金兵的主力很可能已经开溜了,现在只剩下几千名拐子马围在宋军大营周围,堵着不让宋军轻骑斥候离营探查。

        另外,兀剌海城内也许还有少量的金兵......但是主力肯定已经走了!

        为了验证他们三人的猜想,子时三刻左右。岳飞终于下令两个“火锅炮营”停止射击。

        而当炮声嘎然而止之后,原本喧闹嘈杂的战场,忽然变得安静无比。除了黄河北河的水流水声和偶尔响起的战马或是其他什么牲口发出的声响,周遭战场就一片安静了。连刚才还在挨炮炸的兀剌海城中,也没什么太大的动静了,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城头和城内闪烁着火光,但并没有传出太大的声响,显然金兵早就从遭受炮击的区域撤出了......考虑到昨天傍晚时开出兀剌海城的金兵数量,估计现在的兀剌海城内也没几个金兵了。

        不过岳飞、李世辅、吴玠等人也不敢掉以轻心......他们现在毕竟是孤军深入!而且仗打到现在,已经是胜利在望了,只要熬到天亮,确认了金兵已退,就能大摇大摆的入驻兀剌海城!

        这阳山(黑山)脚下的黄河河间之地,就算被他们给拿下来了!

        这可是真正的开疆辟土之功啊!

        灵夏二州好歹还在大宋的版图中存在过一段时间,而阳山、阴山之地,可就和大宋朝没什么关系了。

        这功劳......封侯都足够了!

        所以岳飞、李世辅、吴玠他们仨一商量,就决定在留下足够多的戒备部队后,让底下劳累了多日,而且还有将近一天一夜没合眼的兵士们卷甲和衣而眠。

        不过岳飞、李世辅、吴玠这些当官的都还精神抖擞,没有一点睡意——都年轻啊!岳飞今年才二十多,李世辅二十出头,吴玠年纪大一些,但也没到三十五呢,下面的军官也都年轻力壮呢!

        平均一下,这三个军的军官平均年龄也就是二十四五岁,正是加班和熬夜搏封侯的好年纪。

        吴玠的兄弟吴璘今年二十七岁,现在已经当上了正将,勋位则升到了上大夫——似乎是不小了,可是离封爵还差远了!

        赵楷已经下过旨了,要在收复河北失地(不包括燕云)后,给底下的文武功臣封爵!

        这个爵可不是虚的,而是有田庄,有食邑的——公、侯、伯三级授食邑,子、男二级授田庄。

        不过即便是最小的男爵田庄,据说也有10000亩啊!

        而且这些实封的爵位和相应的田庄、食邑都可以原封不动的传给子孙......不像勋位、勋庄那样,都是有期限的(勋位不能传子,勋庄只有60年使用权)。所以现在赵楷麾下的将帅们,人人都憋着股劲儿,想要搏个爵位出来!

        吴璘想搏个爵位,而他手下的营部将花大郎则想谋个“上大夫”勋位,再得个横行大夫的官阶......有了“上大夫”和“横行大夫”,他就能去谋个知州、军使之类的地方高官干干了。

        地方官油水多啊......即便不放开了捞,少少的捞一点,也能让他一辈子吃用不尽了。

        至于子孙......将门子孙,还怕没有机会吗?

        而刚刚被派到吴璘身边当传骑(传令兵)的刘五......现在则一心想凑够三个上功,这样他就能从效用跳到下士,正式成为大宋府兵的一员了!

        当了府兵......就能有田,就能娶上吕夫子的便宜女儿。如果他能再攒出两个“士上功”,从而成为上士。呵呵,那他可就上去了!

        这三个人现在都没入眠,吴璘、花大郎一块儿,正在巡视所部的营地和防区,而刘五郎则和另外两个传骑一块儿,牵着走马,跟在吴璘、花大郎身后......如果发现了什么,或是吴璘有什么命令要传达,他们就得马上去执行。

        不过看今晚上的情况,是没什么戏了......刘五郎真的在盼金兵啊!

        他想要立功,想要搏命......也得金贼配合啊!

        金贼走了,他找谁拼命去?

        之前岳飞的御帐军立功的时候,刘五和陕西第一军的兄弟们那个馋啊!

        大炮一响,就能割人头了,还有比这更好的事情吗?

        可是金贼好像盼不来啊!

        刘五这个时候已经跟着吴璘、花大郎来到了营地的边缘,走在齐胸高的矮墙边上,墙外还有壕沟,壕沟外面还撒了许多铁蒺藜、木蒺藜、瓷蒺藜,不过没有放置拒马枪和鹿砦,营墙之内,还有一圈车阵。

        在壕沟的外围,还点了一堆堆的篝火,散发着有限的光芒,照亮了附近的一小片土地。

        不时有些宋军的轻骑从这些火堆附近经过,还会顺便扔一把柴草进去。

        至于再远一些的地方......可就看不大清了。

        刘五眯着眼睛,努力的看了一会儿,什么都没看见——今晚是有月色的,但能见度依旧有限。不过在他放弃努力,准备快些跟上正一边走路一边说话的吴璘、花大郎二人的时候,忽然觉得脚下的地面发出了微微的震动。

        这是幻觉?想金贼想的?还是......金贼真的来了?

        刘五敢忙匍匐到了地上,将面孔贴着地面,闭上眼睛,全身心地感受着通过大地传来的震动和声音。

        “金贼!”

        刘五发出了欢乐的呼喊声!

        这哪儿是见着金贼了,分明就是抓着个娇滴滴、香喷喷的女贼了!

        吴璘走在前面,听见有人喊金贼,他还不相信,还笑着对身边花大郎说:“有人说梦话呢!花大,这里可是你的防区啊......是不是有值夜的兵士睡着了?”

        花大郎已经顺着声音回头看了,就瞧见趴在地上还撅着屁股的刘五了。

        “那不是刘五吗?他这是......”

        “金贼!”刘五已经从地上蹦起来了,“金贼来扑营了......我听见了,真的听见了!我第一个听见的!”

        这是一个上功啊!

        吴璘忙对花大郎道:“大郎,你也听听!”

        刘五是新兵,花大郎是老兵了,而且还是营伍子弟,打小在安西州前线地带长大。

        花大郎赶紧也趴地上了,也把屁股撅得老高。

        “金,金贼来了!”花大郎用一种中了头奖的声音大呼,“可把他们盼来了!”

        吴璘也笑了起来,对刘五道:“刘五,快去中军向我哥报告啊!”

        刘五喊了一声“得令。”就喜气洋洋的上了马,又从另一名传骑手中接过个照亮的火把,飞奔而去。

        就在刘五飞奔而去的时候,更多的人已经发现金贼来了!

        “敌袭!金贼!”

        “金贼.......”

        “金贼可来啦!”

        更多的充满惊喜的喊声跟着响起,几处望楼上金鼓之声更加响亮,拼命的向三军报喜!

        在营地中和衣而睡的士卒军将都被这喜讯惊动,或从帐篷、或从帷帐、或者干脆从草地上跳起。也不忙着上前迎敌,而是取过捆扎好的“甲卷”,开始给自己披甲。

        札甲是可以一个人穿卸的,卸下的盔甲还可以很快的捆扎成一卷,如果士兵的体力够好,背着就可以行军了。

        岳飞、李世辅、吴玠三人率领的军队都算是精兵,所部战兵人人有甲,也人人善于卷甲披甲,也能卷甲而行。

        所以从各处营地排着整齐的队伍,奔赴各自战位的宋军步军,人人都披甲携弓,还带着长短兵刃,其中一个胳膊粗重的战士还带上了炸壶。

        不过转眼的功夫,原本沉寂的营地,就在一片欢腾当中进入了战斗状态!

        不过等待着他们的,却是一场相当激烈的血战!

        因为在这个时候,大金皇帝完颜吴乞买也下了最大的决心,集中了足足七万五千名战士,要和这里的宋军来一场国运之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