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96章 ??岳飞,你被包围了!

第296章 ??岳飞,你被包围了!

        在岳飞改变炮击方案,放弃了摧毁城墙,而是让所有的火锅炮、砂锅炮都发射纵火弹打城头和城内目标的时候。完颜吴乞买已经在儿子完颜宗磐的保护下,土头灰脸的回到自己的行宫了。

        在他们父子俩回来的时候,完颜娄室、完颜斜保、完颜撒离喝、合不勒、八里丹、孔彦舟、刘麟、萧仲恭等人都已经在哪儿了。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刚才都在兀剌海城南北二城中的军营中眯着......现在的兀剌海城中非常拥挤,能够驻军的地方都挤满了准备在今晚出击的军队。因为今晚就要出击了,所以这些带兵的将领都和底下的兵将凑在一块儿,等待着出击的命令。

        结果命令没有等到,却等到了兀剌海主城西侧“挨了黑锅”乱成一团的消息!

        于是大家伙都跑到行宫,想找吴乞买问问,是马上出击呢?还是继续“挨黑锅”呢?

        可当大家赶到行宫的时候,却发现皇帝吴乞买不在。再一打听,才知道吴乞买原来和宗磐两人却了西城的城墙上观查敌情了......到现在也没回来,也不知道有没有驾崩?

        这下大家伙可就全都慌张了......大战都打起来了,吴乞买这个御驾亲征的皇帝要是让岳飞“一锅炖”了,那这仗还打个毛啊!

        而在所有人当中,最慌的那个就是之前被岳飞用“黑锅炮”揍过一次的完颜斜保。

        吴乞买和宗磐两父子灰头土脸的回来时,远远的就听见这个乌鸦嘴在那里嚷嚷:“完了,完了......皇帝若是崩于阵前,这一仗还怎么打得下去?黑山一役要打输了,大金国可怎么办?”

        吴乞买听到斜保的话,气儿就不打一处来啊!这小子就不能说点好话吗?怎么一张嘴就诅咒大金国和自己呢?

        他正恼火的时候,忽然就听见有人大哭了起来:“呜呜,父皇,父皇......您可回来了,真急死兀里妹了!”

        完颜宗构也在呢!他一直就在行宫大殿上,因为刚才完颜吴乞买急着去观察岳飞大军的阵容,忘了吩咐他离开。而他又是孝子,没有老爹的言语也不敢离开。所以一直干坐着直到现在,而且到了饭点的时候也没人来喂他吃一口,甚至没人给他口水喝,而且裆部还传来一阵阵的刺痛......真是太可怜了!

        正又饥又渴又疼的时候,他就看见一个好像从黄土里面爬出来的野爹完颜吴乞买,于是就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了。

        他这一哭,大殿里面的人这才发现完颜吴乞买和完颜宗磐一起从土里爬出来了......因为他俩在西门的护门墙被轰塌的时候,一个在西门的城门洞里,一个刚进城门。所以就被夯土护门墙崩塌时扬起的尘土给“洗”了一遍,现在看上去都是一身泥,就好像刚刚从土里爬出来似的!

        这是......诈尸了?

        在场的女真人、蒙兀人、契丹人都迷信,看见完颜吴乞买和完颜宗磐的模样,都把他俩当成了“大粽子”,一时间全都有点懵,谁也不说话,也没人去迎接“粽子皇帝”。

        还是完颜宗构最恭顺,坐在那里大喊:“儿臣兀里妹恭迎父皇......”

        对完颜宗构来说,野爹父皇就是成了“粽子”,那也是“粽子爹”,还是得孝顺他的。

        完颜宗构这一咋呼,大殿内的其他人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向完颜吴乞买行礼——不管吴乞买是不是诈尸,君臣之礼还是要行的。

        吴乞买虽然恼火,但是现在大敌当前,他也不能和底下人闹翻.......只好捏着鼻子向众人点头示意,然后大步走向自己的御座,再端端正正的坐好了。

        这时大家才发现吴乞买只是“蒙了尘”,并不是“成了粽子”,都松了口气儿。

        但此时外面的“雷鸣”声却突然变得密集起来,巨大的轰鸣声一阵接着一阵,轰鸣声过后还有重物砸在地面上发出的“嘣嘣”声音.......听着就让人心惊肉跳啊!

        所有都瞅着吴乞买,等着他拿个主意。

        吴乞买咬咬牙,道:“咱们不能死守着兀剌海城挨‘筒子’打啊......这光挨打不还手的可不行!”

        “对!”完颜斜保应道,“咱们不如撤兵吧......然后再分兵两路,主力退往天德军,同时再分出三万精骑扫荡黑山、阴山以北的白鞑靼人部落,并搜索耶律大石所部。只要将耶律大石击退,再设法摸清楚大筒秘法,咱们还是可以维持住三分天下之势的。”

        吴乞买瞪了这个乌鸦嘴一眼,他当然明白斜保在想什么?

        完颜斜保是想跑啊!

        什么发兵三万扫荡黑山、阴山以北......耶律大石多狡猾啊,他怎么可能和三万大金兵交战?肯定会走避漠北。而黑山以南的地盘都已经让宋军抢去了,大金的三万骑兵没有黑山以南肥沃草原的支持,根本不可能在山北久留,到时候兀剌海城和可敦城之间的往来可就畅通无阻了!

        至于摸清大筒秘法的事儿.......不从战场上去抢几个大筒回来研究,还能用什么办法摸清?

        “打都没好好打呢,就要撤兵了?”吴乞买的语气沉了下来,“娄室,你是我大金头号战将,你觉得咱们现在还能打吗?”

        完颜娄室眉头紧锁,似乎在权衡得失,听见吴乞买的提问,他才深吸口气,道:“陛下,咱们的人还是多的......即使不算在周围警戒的兵马,也不算尚未赶到的党项人,单是在兀剌海城内也有近八万人,而宋军最多不过四万。”

        “对!”完颜吴乞买道,“八万打四万,咱们必胜!娄室,要怎么打,你说吧!”

        完颜娄室道:“那就.......先出城,把岳飞的人包围起来,等天黑以后,再强攻他们的营垒。”

        完颜吴乞买又看了看大殿中的其他人,包括完颜斜保在内,所有人都没有提出异议——不管怎么说,先出城总归没错!

        “好!”吴乞买点点头,然后冷冷的看了一眼完颜斜保,“咱们出城......不过兀剌海城也不能没有人守着!斜保、宗构,你二人就带领本部兵马守城吧!”

        守城?听着很危险啊!

        完颜斜保和完颜宗构这对年纪差不多大的“野叔侄”互相看了一眼,只得双双接下了这个倒霉的守城任务......

        ......

        “太尉,太尉,金兵的大军出城了!”

        “哈哈,想跑?晚了!”

        还在那个靠近兀剌海城的西城仅二百几十步的观察所内,正在观看炮击的岳飞听见郦琼报告说金兵出城,还以为金兵要跑呢!

        他哈哈大笑着对身边的李世辅道:“驸马,该你的羽林骑兵去追敌了!”

        李世辅也是一副乐呵模样笑道:“太尉放心,都包在咱们羽林铁骑身上了!”

        听见这两人的对话,郦琼也真有点哭笑不得。这就是一场糊涂仗啊!自家这边的主将到现在都不知道敌人有多少......这居然也能打赢!

        “太尉,现在不是追击的时候!”郦琼大声道,“从兀剌海城的北门、东门、南门出城的金贼人马很多,浩浩荡荡的,起码有七八万之多......”

        “什么?有七八万?”

        “怎么那么多?这可怎么追杀?”

        岳飞和李世辅都是一愣,李世辅还一脸的失望......上回岳飞打得太狠,金贼跑得飞快!这回金贼又太多,也不容易追杀啊!岳飞、李世辅、吴玠三人手中的骑兵加一块才七个将,区区一万三四千骑,怎么追击自己五倍的敌人?

        郦琼嚷道:“太尉,李驸马......金贼可没有要逃跑的意思!他们出城之后,就冲着咱们这儿来了!”

        岳飞瞪着眼珠子,“什么?金贼还敢来?”

        李世辅哼哼道:“他们来送死吗?”

        有了“黑锅炮”,说话的口气都不一样了!

        自己手头才三万多人,愣敢说人家七八万人是来送死的!

        “太尉,李驸马,”郦琼道,“现在天都快黑了......金贼估摸着是要打夜战了!天一黑,咱们的大炮可就不好发挥了。”

        “夜战?”岳飞抬头看了看天,是快黑了。其实大晚上的也不是不能用炮轰,只是用起来不方便——大炮要发挥威力就不能固定在一处等着敌人拿头来撞,必须要跟据敌情变化随时运动。

        可是在晚上,指挥官们很难看清楚敌人的调动情况,自然也就很难让炮兵即使行动了。

        另外,宋军的小炸壶都要用明火来点燃引线。白天时候倒没什么,那点火光根本算不了什么。可是在晚上,星星点点的一片,很容易暴露目标,引来对手的箭镞。

        所以在晚上作战,的确会限制宋军火器的威力。

        不过岳飞、吴玠、李世辅手中的三万六千宋军都是精锐,而且又有硬寨可倚,也不怕金兵夜攻。

        况且金兵现在出城太早(他们在城内呆不住了),已经暴露了意图,让岳飞、吴玠、李世辅有了准备,这一仗当然有的打了。

        岳飞思索了片刻,就信心满满的笑了起来:“所有的砂锅炮都停止射击,撤回大营......火锅炮继续射击,以吸引金贼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