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94章 ???里面的金贼听着,快点投降!

第294章 ???里面的金贼听着,快点投降!

        大宋洪武三年,六月十八日,下午申时。

        一座用草袋填了沙土,然后堆砌起来形成的炮垒,终于出现在距离兀剌海城西面城墙二百五十步开外的草原和河滩上了。如果从高处俯瞰,就能发现这座炮垒是个用草袋子围出来的长方形,长200余步,宽只有30多步。

        其中面向兀剌海城这一面修得最坚固,草袋堆得很厚实,靠近黄河北河一段,长约百步的壁垒还很高,高达八尺。如果从正对面平视,是根本看不见炮的——因为这一段炮垒是用来保护32门25斤火锅炮的。这32门火锅炮可是这次炮击的主力!

        25斤的弹重已经让这种大炮对于任何城堡都有了惊人的杀伤力!哪怕砸不中城墙,落到城内,那也是砸着谁,谁就得死啊!

        一25斤的大铁球或是石球从天而降,那得多大的劲儿?别说人脑袋顶不住,就算房顶也扛不住啊,也得一砸一窟窿。

        另外,宋军的炮兵还在堡垒里面烧上了炉子,他们会把25斤的铁弹烧热,然后再垫上木板,塞进炮膛,最后轰出去!被这种高温铁弹砸中可就不是砸成肉酱了,而是砸城熟肉酱了!

        可以说,兀剌海城内,凡是在这32门火锅炮射程之内的地方,等炮打起来的时候,那都没办法呆人了......怎么呆啊?随时随地被从天而降的铁球、石弹给砸死,砸不死的,也有可能葬身火海,变成烤肉!

        而在这段高八尺的壁垒右侧的,则是百余步长,三四尺高,由草袋垒成的壁垒。36门5斤砂锅炮就一字排开,摆在这段炮垒背后。36门砂锅炮的炮口都已经放平,全都对准了兀剌海城西门的护门墙。炮手全部就位,5斤重的铁弹已经和药包一起塞进了炮膛,炮长门都拿着缠绕了火绳的长枪,紧张的等待着发射的命令。

        大队大队的步兵,都披坚执锐,携带着炸壶,在这36门5斤砂锅炮后排列整齐,一个个都跃跃欲试,就等着这36门5斤炮轰塌了兀剌海城的城墙了。

        根据计划,32门25斤火锅炮主要将用来打击城头和城内目标,把金兵从靠近兀剌海城西面城墙的区域逼走。而36门5斤砂锅炮则用来“拆城墙”......它们将集中火力打击一段城墙。只要拆城成功,隶属于陕西第一军的步兵就会发起冲击,用炸壶炸开一条进攻的突破口。

        然后羽林军的骑兵就会骑马冲进突破口——之所以用骑兵冲突破口,并不是要在城内发起骑兵冲击,而是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最多的兵力投入突破口......

        岳飞和李世辅、吴玠三人,都大步走进了一个位于一高一低两段炮垒结合部的掩蔽部。这个掩蔽部距离兀剌海城西侧城墙的直线距离不过二百几十步,中间全无遮挡,不用望远镜就可以将即将要遭受炮击的城墙上下的情况,收入眼底。

        现在的天色依旧明亮,有的是时间可以让宋军的32门25斤火锅炮完成观瞄。至于那36门5斤砂锅炮是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进行观瞄的......二百多步外的目标,对于可以直瞄射击的火炮而言,还怕打不中吗?

        岳飞举起望远镜,对准了兀剌海城的城头......城头上零碎还真不少!什么梢砲、叉排木、干戈板、敌楼、战棚、塔皮、竹篦篱牌的一大堆!还有各种各样的旗号,都是易燃之物!

        看来兀剌海城的金兵并没有吸取西贼在赏移口和灵州堤坝城的教训,还在用“火锅时代”之前的老办法守城呢!

        岳飞笑着放下了望远镜,对左右道:“派个会说女真话或契丹话的,过去告诉兀剌海城内的金贼,给他们一刻钟时间考虑投降,如果不肯投降......那他们就死定了!

        另外,让那人步行过去,再数一下步子......数仔细一点!”

        “得令!”

        参军郦琼就跟在岳飞身后,领了命令后立即就派了个常胜军出身的军官,举着面白旗乘马大摇大摆的到了兀剌海城下,然后张开喉咙就大呼起来了。

        “里面的金贼听了,俺们岳太尉叫你们赶紧投降......给你们一刻钟时间考虑清楚,如果一刻钟后还不投降,可就要开锅轰城了!到时候你们这些金贼都他n的要给一锅烩了!”

        “开锅?这什么意思?”

        吴乞买听见这个宋军军官的喊话了,他这个时候正在兀剌海城西城门外的护城墙后面躲着,还探出个脑袋往外看——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现在就有36门5斤砂锅炮对着他所在的位置,也不知道他看见没有?

        也亏得岳飞仁义,要先劝后杀。否则那36门大炮一起开炮,说不定就把这堵护门墙整个给轰塌了......

        “开锅的意思就是......”回答吴乞买的是他的儿子完颜宗磐,“就是要把咱们捉了去放在一口大锅里煮了!”

        “煮了?”吴乞买吸了口凉气,“怎恁般凶残?”

        “是啊,赵楷的人可凶残了!”完颜宗磐咬着牙道,“他们的军歌就说要: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又吃人肉又喝血的,简直就不是人啊!父皇,要不咱们先回行宫吧......”

        “哼!”完颜吴乞买哼了一声,“这岳飞不过如此,仗都没打呢,就叫咱投降,这说明他轻敌!

        而且他根本不知道朕还在兀剌海城内,要不然不可能让人来劝降,这是他不知敌......不知敌而且轻敌,这是必败之道!这一仗咱们赢定了!”

        “父皇言之有理!”完颜宗磐一边说着恭维话,一边探出脑袋张望,发现那宋军军官走得慢,步子极为工整,好像在接受检阅似的......有古怪啊!

        想到这里,宗磐又道:“父皇,现在时间还在,您还是先回宫歇着......等天黑以后,咱们还得夜袭呢!”

        完颜吴乞买摆摆手道:“让朕再看一会儿......宋人的营垒、炮垒修得奇怪,怎么一边高一边低呢?”

        “那咱就从低的那边打进去不就完了?”完颜宗磐道,“爹,今晚上我打头阵吧!”

        完颜吴乞买瞅了眼儿子,然后又看了一会儿宋人的炮垒,“头阵让合不勒的人打,你打第二阵......给我小心一点!记着,抢到一个大筒子就回来。

        只要抢到了大筒子,咱们就算守不住兀剌海城,那也算赢了。”

        其实赵楷就是送给吴乞买一门砂锅炮,大金朝也用不了!

        因为大金朝现在根本没有好的发射药(火药),发射弹丸用的火药必须更可靠,而且质量要更稳定。不能一会儿威力大,一会又威力小。

        “好勒!”完颜宗磐应了一声,又道,“父皇,咱们回吧。”

        完颜吴乞买这才点点头,“好,咱们一起回。”

        说完这话,吴乞买就转过身,在儿子和一起侍卫的簇拥下,大步向城门走去。

        才走进城门洞,脚下的大突然就是一阵颤抖,紧接着吴乞买身后就传来了一声巨响!

        “轰......”

        真是地动山摇啊!

        吴乞买被吓得腿肚子一哆嗦,差点就趴那儿了,还好有个谁扶了他一下,才算保住了他的帝王威仪。

        但是巨大的轰鸣声却不止一声,而是没完没了的来了!

        “轰!轰!轰......”

        巨大的轰鸣声中,还夹杂着完颜宗磐的叫骂声:“他n的,姓岳的是卑鄙小人......一刻钟还没到呢!他怎么就发筒子了?”

        是啊,一刻钟没到呢!你们这些宋人怎么能开炮?这是失信啊!以后谁还敢相信你们?

        完颜宗磐刚刚骂完,更大的惊呼声就起来了。

        “塌了,要塌了.......墙要塌了!”

        城墙要塌了?

        这城墙看着很厚啊,足足有两丈厚,怎么就要塌了?这什么质量啊?

        这下完颜吴乞买都给吓懵了......他就在城门洞里呢!这要塌了,岂不是要给活活埋了?这也死的太莫名其妙了吧?

        “快快,快护着皇帝跑啊!我来断后!”完颜宗磐到底是孝子,大声呼唤身边的护卫保着吴乞买往城内逃,他自己还要断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想提老爹挡5斤实心弹?

        安排好了亲爹跑路,完颜宗磐就把弯刀给抽出来了,然后转过身就是一声大吼:“都给我顶住......后退者斩!”

        “轰隆隆......”

        又是一声巨响!

        墙塌了!

        不是城墙塌了,而是挡在城门外的护门墙塌了!

        这堵墙根本没多厚,只是用来遮挡敌人视线的,怎么扛得住5斤实心弹的锤击?才被锤了几下,就轰然倒塌,把躲在墙后面的女真人都给埋了。完颜宗磐虽然没给埋进去,但是护城墙倒塌产生了无数的尘土,搞得城门洞里面全是土灰,什么都看不见,连呼吸都困难......吸进去的都是粉尘!

        这下完颜宗磐自己也呆不住了,只好捂着嘴一边咳嗽一边往城门洞内跑去,到了城内才稍微好一点,总是能透气儿了,但还没等他喘口气儿,就听见更加密集的轰鸣声响了起来,而且脚下的大地也抖动的更厉害了。

        宋人的25斤纵火弹已经从天而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