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89章 ??完颜宗构,吃我一锅!

第289章 ??完颜宗构,吃我一锅!

        也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吧,岳飞和赵构这对前世的冤家对头,今世终于要在战场上做个了断了。

        时间就在大宋洪武三年的六月十六日,地点则在距离黑山脚下的兀剌海城不到80里的黄河北河南岸。

        岳飞率领的一万四千北宋战兵在异常开阔的大草原上,对上了已经改名完颜宗构的赵构和完颜斜保二人率领的一万两千金兵——岳飞并没有把自己带领的全部军队都拉出来,只领了天策御帐军全数和天策羽林军的一个将。余下的部队,都在20里开外的大营中待命。

        之所以只带这么点人,当然是不想吓着金兵了......吓跑了就不好了!

        金宋双方的军队在昨天就已经知道对方的存在了。在完颜斜保和完颜宗构率领骑兵跑到宋军渡河处观阵后,岳飞和李世辅二人也率领着两千骑兵渡河,一路尾随斜保、宗构二人,寻到了金兵大队,而且双方的骑兵还在金兵的大营外发生了小规模的接触战。

        在摸清了金兵的人数和营地位置后,岳飞就决定在第二天率领一万四千人去金军大营外挑战。

        这个数目和金兵的人数差不多(岳飞也不知道金兵的具体数目,只知道金兵的人数不会超过一万五),而且金兵背后有一座营垒可以倚仗。所以多半会在宋军上门挑战的时候出战......如果金兵瞧见和自己差不多人数的宋军都要缩着避战,那岳飞就会绕过金兵大营,在金兵大营和兀剌海城之间列阵,断了他们的退路,同时把剩下的部队都调上来。

        等大兵到齐后,就“砂锅”、“火锅”、“炸壶”一块儿上,把这里一万多金兵给一锅烩了!

        而完颜斜保和完颜宗构二人,本来就是来探虚实的,看见岳飞只带了一万多人过来,当然不能避而不战了。就是完颜宗构想避,完颜斜保这个监督也容不得他避战。

        于是在六月十六日的正午,宋金两军就在金军大营以西三四开外摆好战阵了。

        双方摆出的都是步骑混合阵。

        宋军这边,岳飞先将十六个步兵营级实心方阵(隶属于四个步军将)摆成一线,组成了战线的正面。

        又将羽林军所属的一个骑兵将拆成了四个营级方队,摆在了战线的右翼。

        至于战线的左翼,则利用黄河北河进行了封锁,为了防止金人的骑兵涉水发起冲锋,还摆放了一些拒马枪。

        而岳飞亲率的御帐军的骑兵将和御帐军直属将大部人马,都摆在了十六个步兵营级方阵后方,组成了预备队。

        最后,岳飞又将十六门5斤砂锅炮一字排开,摆在了十六个步兵营级方阵组成的战阵正面的中间。而十六门25斤火锅炮则依旧保持行军状态,并没有展开。

        而金军的阵型,则是八千汉军步兵摆出一个空心方阵置于前,五千女真骑兵以猛安千人队为单位,散列于后。在置于前方的那个空心方阵的内部,则组装起了二十架用来抛射炸壶的中型梢砲。

        两军战阵的前沿,相距三百余步,也就是差不多一里出头。这个距离神臂弓打不着,梢砲也砸不着,只有八牛弩能够得着......哦,现在还多了一种名叫“砂锅炮”的黑科技武器!

        ......

        “构宗颜完王宋......”

        岳飞举着个简直可以算是“黑魔法”的望远镜,看着一面“倒立”的认旗,吃力的念出了几个字儿——这个倒立的汉字儿看着实在是不习惯啊!

        立马在岳飞身边的是由相州州学生从戎的御帐军参军郦琼,他听见岳飞报出的几个字儿,马上纠正道:“太尉,您念反了,应该是宋王完颜宗构。”

        “都怪这个望远筒,看什么都是倒过来的......”岳飞放下望远镜,“这个宋王完颜宗构应该是金国的宗室吧?”

        郦琼点点头,“没错,就是宗字辈的,和二太子完颜斡离不、四太子完颜兀术是同辈。”

        “哼,还是大金贼啊......”岳飞又举起望远镜,开始在那面倒立的认旗上方寻找一个倒立的大金贼了,很就被他给找着了一个,“还挺年轻的,看着也就二十来岁,一大群人围着,应该就是完颜宗构了!”

        岳飞说着话,脸色就越来越沉了,杀气也涌了上了,布满了整张面孔......也不知怎么回事儿,这个岳飞一看见完颜宗构那张阴阳怪气的面孔,就一肚子的怒火,仿佛遇到了个前世仇敌一般。

        既然是前世仇敌,那岳飞就不客气了!

        现在的岳飞可厉害了,手里有十六门黑科技的“砂锅炮”,那个前世仇敌完颜宗构就在砂锅炮的射程之内!

        岳飞心道:你这个完颜宗构看着就不是好人,也不知道害死了多少抗金志士,今日就是为国除害的日子了......

        “传令!”岳飞吼了一嗓子。

        郦琼听岳飞那么一喊,连忙从身边的一个亲兵手中接过了已经蘸了墨汁的毛笔和一个夹在木板上的本子,准备记录。

        一群负责传令的亲兵,也都牵着马匹奔了上来。

        岳飞看他们都准备好了,才大声道:“传令所有的砂锅炮都装五斤铁弹,瞄准金军阵中的白色认旗发炮......齐射十弹!齐射完毕后,立即向右翼转移,并和羽林骑兵第三将汇合。然后再向金贼左翼方向迂回,直至距离金贼骑兵一里开外,重新布置炮阵并等待命令。

        传令步军各营,准备好步弓、炸壶,炮击结束后,就结阵而进,攻击金贼正面。

        传令羽林骑兵第三将,等待炮队抵达后,掩护其向金贼的左翼迂回......”

        ......

        看着一里多开外的那十几个大筒周围的宋军突然忙活了起来,一种相当不祥的预感,就涌上了完颜宗构的心头:他们在忙什么?那些大筒的口子为什么都对着寡人?不行,寡人得向后挪一挪......

        他刚想到这里,就看见那十六个大筒同时猛的抖动起来,火光先喷吐而出,紧接着就是如雷的轰鸣......

        而当完颜宗构的耳边响起轰鸣声的时候,他已经被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巨风从马背上掀了下去,整个人重重的跌在了地面上,摔了个四脚朝天,后脑勺着地,眼前那是金星直冒啊!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胯下的战马就先惊了,先是一声长鸣,然后侧转马头就想跑路。这马也是的,跑就跑吧,也不看看地上有没有东西,一只蹄子就往完颜宗构身上踏去。不过还好,并没有踩着完颜宗构,而是落在了宗构叉开的两腿之间,只是捎带着蹭了一下完颜宗构的命根子......只是剐蹭了一下,完颜宗构就受不了了,他只感到一阵剧痛从胯间传来,然后就是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他身边有几个完颜燕安排的女真老兵,这时候的表现还算靠谱。他们看见宗构落马又被马儿在胯间撩了一下,就知道不好了,赶忙扑上前去,把已经昏厥过去的宗构抬起来,就往阵后跑去......总是说救了完颜宗构一命。

        而在完颜宗构受伤和被人抬下战场的时候,他手下的八千汉儿军已经彻底的陷入惶恐了。他们虽然都见识过炸壶之危,但是却从没见过“砂锅炮”的厉害,所以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啊!

        当十六门砂锅炮发出怒吼,喷吐出枚致命的铁弹,呼啸着、挟着怪风落在他们中间,然后再次弹起,向着不可预测的方向乱飞,带起一片片血光,夺走一条条性命,把一个个披着重甲的汉奸兵打得稀碎的时候。完颜宗构手下的步军已经完全给吓傻了......这是什么武器啊?怎么那么凶残?莫不是妖法吧?宋军的妖法凶残如此,大家伙还能有活路吗?

        轰隆隆,轰隆隆......

        地动山摇的炮声一轮接着一轮,仿佛没有停歇的时候。而每一轮地动山摇的轰鸣,都伴随着十几个到处乱飞的铁球落到这些大金汉儿军的阵中!

        说实话,被短管的“砂锅炮”打出的5斤弹的精确度并不高,但是在一里左右的距离上,要打中八千人组成的步兵方阵还是没有难度的。而且这些5斤铁弹还有相当大的几率可以在落地后弹起,形成可怕的跳弹!

        跳弹四处乱飞,所过之处如果正好有金兵在哪儿站着,那可就是一片血腥了......别说汉儿军扛不住,就连在后面压阵的女真骑兵也受不了啊!有几枚铁弹飞的比较远,所以落在女真骑兵阵附近,从地上弹起后就直奔那些骑在马上的女真人而去!所过之处,顿时就是一片人仰马翻,血雨腥风!

        完颜斜保也被这突如其来的炮击给吓傻了,他其实已经听说过“铜锅妖法”和“白衣妖女”的故事,但是因为炸壶的出现,他也和其他人一样,忽略了“铜锅”和“妖女”,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比较容易理解的炸壶之上。

        结果现在见识到了“锅威”,就只剩下了目瞪口呆和极其不好的预感——宋国竟有如此利器,大金危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