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87章 ??大金兴废,在此一役!

第287章 ??大金兴废,在此一役!

        完颜娄室和完颜斜保已经一起登上了高楼,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放亮了,而且这一带的黄河两岸既没有什么树木,也没有什么高大的建筑,视野极佳。两人居高临下,将正结阵而行的三四万宋军的军容,全部都收入了眼底。

        这些宋军的军容极为整齐,特别是其中的步军,竟然可以结成空心方阵前行,而且还能将堆满辎重的车辆,全部都收入空心方阵。

        以空心方阵行军本就不容易保持队形,更不用说其中还塞满了辎重车辆。步兵、车马,还有一些骑马前行的骑士,还有许多随行的副马,全都有条不紊的行动,丝毫不见混乱......这无疑是精锐啊!

        而跟随在这八个步兵方阵后面的,则是一万余名一人双马的骑兵。这些骑兵看上去有点古怪,他们虽然是骑兵,却也排出了如同步兵一样严整的方队,百骑一队,徐徐而行。而且这些骑兵既不开道,也不在步兵左右遮护,而是缓缓的跟随在步军后面。

        另外,这些骑兵都背着又细又长的长线枪,这长度看着不像是马枪,倒像是步军的长枪。

        难道这些人不是骑兵,而是骑马前进的步军?

        完颜娄室已经看完了宋军的阵容,转过头问完颜斜保道:“斜保,你觉得这些宋军如何?”

        “古怪!”完颜斜保道,“极为古怪!明明有骑兵,却以步军开道......而且前后左右都没有游骑遮护。可观其军阵,进退有序,气度沉稳,分明是精锐之军啊!

        招讨,要不要发兵试探一下?”

        完颜娄室轻轻摇头,“现在不需要,他们还没远离营地呢......娄室,你觉得他们是往哪儿去的?”

        “兀剌海城!”完颜斜保道,“他们沿黄河北行,目标只可能是兀剌海城......不一定是攻城,也许是想和耶律大石在黑山脚下会师。

        兀剌海城守着黑山中部最大的山口。耶律大石如果越沙漠而来,走这处山口进入黑山脚下的河套草原是最舒服的......如果大石想要绕过黑山,从黑山西面南下,那他的军队就要继续在干旱的荒漠中绕行500余里,这对刚刚穿过上千里荒漠的大石所部而言,那是非常困难的!”

        完颜斜保继续脑补道:“这些宋军一定带了许多铁器和炸壶,他们只要把这些东西交给耶律大石,漠北草原可就要大乱了!”

        完颜娄室点点头,认可了斜保的分析。赵楷这次在西北大动干戈,归根结底还不是为了和漠北的耶律大石联手,以便扰乱大金国的后方吗?而黑山脚下这片河间草地其实是个“赠品”,拿不拿到手和整个大局关系不大。

        再说了,大金国如果被打垮了,别说黑山了,就是阴山脚下的那片肥美草地,不也是赵楷的囊中之物?

        “赵楷多半就是这样打算的!”完颜娄室道,“他一定是知道咱们这里没有便宜可捡,也拿不下黑山脚下的草原,所以才退而求其次......不过他终究是犯了兵家大忌!他的兵马本就没咱们多,现在又一分为二,想不输都难!斜保,你想怎么打?”

        完颜斜保知道娄室在出题考自己,自己如果能得到娄室这位大金第一猛将的提携,将来还怕当不上国论勃极烈吗?

        “招讨,”完颜斜保斟酌了一番,“狮子搏兔须尽全力啊!咱大金国的兴废,全都在此一役......所以必须打好了!咱们应该集合大部分的兵力,在兀剌海城附近依托黑山南坡的地形与这股宋军决一死战!”

        “好!”完颜娄室重重点头,“老夫也有此意!斜保,那就辛苦你走一趟兀剌海城,将合并决战之策献给皇帝......请他做个决断!”

        “好,晚辈马上出发!”

        从金兵的河岔口大营到兀剌海城是可以在草原上走直线的,一马平川的走上一百二十里路就能到了。

        而完颜斜保带了一队护兵,一人配了三马,中间不曾停歇,只是不断换马,当天傍晚就到了大金皇帝完颜吴乞买的驻地兀剌海城,然后在一座被装点得富丽堂皇的宫殿内,见到了正在摆酒设宴,款待好女婿的完颜吴乞买。

        能让吴乞买放下一摊子军务,在军前设宴款待的女婿,当然只有一个(吴乞买的女儿很多,女婿当然也多了),就是吴乞买的干儿子,大金十五太子,宋王,金刀驸马完颜宗构了。

        完颜宗构是以属国君主的身份,带兵来黑山军前效力的。

        他是今年二月时才和吴乞买的女儿完颜燕在自己的封国都城徐州成婚的......大婚后的第十天,他就把国政交给了妻子完颜燕和大金东路都统军、监宋国事完颜宗弼,自己带着孔彦舟、刘麟,率兵八千,还带着大批的财货,来兀剌海城为大金国卖命了!

        当然了,他这个命是必须要卖的!

        以完颜宗构的政治智慧,当然知道自己不能留在封国......留在封国金人是不会放心的,而且远离大金中枢也意味着不能时时刻刻拍老丈人的马屁,还会给别人进谗言的机会。

        所以最安全的做法,就是把国家交给妻子完颜燕治理......她可是完颜吴乞买的掌上明珠,让她治理国家,吴乞买肯定放心。

        而且监国完颜宗弼对完颜燕可比对完颜宗构要客气,完颜宗构是完颜宗弼抓来的俘虏,还不是随便欺负?而完颜燕上面有十四个亲哥哥,还有十五个姐姐和十五个姐夫......完颜宗弼可不敢把他们都惹毛了。

        在把国家交给老婆之后,他自己就能去老丈人身边天天拍马屁了......马屁天天拍才安全啊!

        “什么?宋人分兵北上了?哈哈哈......”喝得有点高了的完颜吴乞买听完颜斜保说了宋军的最新动态,就哈哈大笑起来了。

        完颜吴乞买今儿心情不错——见着了养子兼女婿完颜宗构,而且还得了一大堆好吃好玩的礼物,心情能不好吗?

        心情一好,再喝高了,看待问题当然容易乐观了。

        被封建乐观主义情绪占据了大脑的吴乞买笑道:“赵楷即便不分兵,朕也要汇合全军南下去斩了他的狗头!斜保,知道赵楷现在在哪儿?”

        啥?

        完颜斜保一愣,赵楷在哪儿你不知道?

        河岔口的军前战报可是天天往兀剌海城送来着,每一份战报上都会提及赵楷所在的位置......你个皇帝到底看没看过那些战报?

        “陛下,”完颜斜保当然不能问这话,他可不是老爹完颜宗翰,所以只好把战报上说了不止一次的内容,又重复了一遍,“赵楷的六根黑纛和两面白幡仍然在兴州城。河岔口军前则有两面大将牙旗,还有一面都统制的认旗,一面安抚使认旗,一面安抚副使认旗。这三面都统制的认旗分别属于岳飞、向克和李孝忠。”

        “两面大将牙旗?”完颜宗构插话问,“谁是河岔口宋军的主帅?”

        完颜斜保摇摇头,道:“如果赵楷真的不在军前,那么之前河岔口宋军应该没有主帅......不过现在其中一面大将牙旗已经跟随北上的宋军离开三岔口了。和这面牙旗一起离开的,还有岳飞的认旗。”

        “岳飞?”完颜宗构听见这个名字,心中就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恶感。

        “宗构,你认识这个岳飞?”完颜吴乞买问。

        “父皇,”完颜宗构说,“儿臣不认识岳飞......不过儿臣曾经听秦桧说过此人。”

        “此人如何?”完颜吴乞买问。

        完颜宗构道:“此人......不是好人。”

        “不是好人?”完颜吴乞买笑了起来,“带兵杀人的,还能有好人?”

        他这话打击面挺广的,把他自己也编排进去了!

        完颜宗构也苦笑了起来,因为他自己也是个带兵之将了,当然也不是好人了......

        宗构又道:“据秦桧所言,岳飞刚而犯上,驭下又极为严苛,不甚得军心......而且为人跋扈嚣张,目中无人。”

        完颜吴乞买听了他的话,居然深有同感......这个岳飞的确不好!和他手底下的那群勃极烈一样坏!

        想想赵楷底下只有一个岳飞,而自己手下却有一群岳飞,这皇帝当得没有滋味啊!如果底下的人都和宗构一样,那该多好啊!

        这种好事也就想想,办是办不到的......如果真办到了,大金国也就要完了!

        这时吴乞买的酒意已经有点过去了,头脑清醒了一些,于是就问斜保道:“斜保,你和娄室是什么意思?打岳飞,还是打向克和李孝忠?”

        “打岳飞!”完颜斜保道,“可以把岳飞放到兀剌海城附近,再汇集诸军,将之一举歼灭!”

        “好!”完颜吴乞买点点头,“既然是娄室的意思,那就错不了了!”

        完颜娄室用兵的本事,就是那帮嚣张跋扈、目中无人的勃极烈,都是非常佩服的,当然不会错了。

        斜保这时又道:“臣和招讨都认为,在决战之前,最好试探一下宋军的虚实。”

        吴乞买又点点头,“行啊......兀里妹,你带本部兵马去试探一下岳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