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86章 ??赵楷分兵了?这是兵家大忌啊!

第286章 ??赵楷分兵了?这是兵家大忌啊!

        这个时候,远在二百多里外,大白高国的末代兀卒李乾顺因为忧国忧民而忧愤到七窍流血而亡的时候,在黄河分岔口前线这里,却还是一片安安静静,没有半点大战在即的紧张。

        宋金两军现在大致上是夹着黄河对峙,远道而来的宋军主力差不多沿着黄河南岸和西岸扎营,还用壕沟、胸墙和小型砲垒(安放梢砲)将两座位于黄河(北河)西岸和黄河(南河)南岸)的两座金军桥头堡,给三面包围了起来。

        但是在扎完了硬寨之后,宋军就再没什么积极的行动了。除了用骑兵遮护自家的退路和各个营寨之间的联络通道之外,根本不发兵攻击金兵的营垒。似乎他们根本不是来夺取黑山脚下的这片富饶的河间之地,而是来黄河岸边设防,以保卫刚刚夺到手的兴州、灵州之地的。

        倒是金军为了探一探宋军的虚实,在宋军刚刚抵达之时,趁着宋军的营寨为立,曾经出动了步骑两万余人,通过浮桥过河,去正在施工的宋军营盘前列阵,想逼宋军出来一战。

        可是宋军却没有接战的意思,他们只是推出了几百辆楯车,拉出一个环形,护住了正在施工的营盘。

        金兵试探着攻击了一下,结果发现宋军还在楯车后方布署了装备了神臂弓的甲士,还摆了一些可以用来发射炸壶的小梢砲。进攻的金兵还在一百几十步布阵的时候,就被宋军用小型梢砲发射的炸壶轰了一轮——这些小型梢砲如果用来投掷石块、泥弹,根本造不成什么伤亡。可是换上一斤多重的炸壶就不一样了,这玩意儿只要在步兵、骑兵当中炸开,不仅会造成一片死伤,而且还会引发很大的混乱......结果金兵的第一波进攻还没开始,就不得不转移阵地了。

        将进攻的出发阵地布署到了宋军楯车阵二多步快三百步开外后,金兵倒是不必害怕宋军梢砲发射的炸壶了,但是他们和宋军阵地的距离就远了。这让处于守势的宋军,在面对金兵的进攻时,有了更多的反应时间。

        如果全状态的“砂锅炮”甚至“长锅炮”出现在野战的战场上,双方出发阵地的距离,还会被进一步拉开。

        这对没有火力优势的一方而言,当然是极为不利的!到时候金军的甲士得穿上沉重的铠甲,背着弓箭,扛着分量不轻的长柄兵器,至少走上1000步才能投入战斗。打完之后,他们还得走上同样的距离,才能撤回原来的出发阵地。

        不过在金军发动的这场试探性攻击中,他们并没有遭遇到“火锅炮”和“砂锅炮”的轰击......这可是赵楷的底牌,得留着给金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但是炸壶加上小型梢砲,已经严重打乱了金军的进攻节奏。

        他们的铁甲硬军和渤海重甲兵不仅要多走两倍的路才能投入战斗,而且在他们和宋军甲士接战前,还得被雨点一样砸过来的小炸壶炸上几轮!

        虽然金兵也有炸壶,但是他们的炸壶又大又沉的,不是大力士根本投不远。而且金兵装备的炸壶数量和宋军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南北两个大宋都是百万壶之国啊!

        而且大金连年产十万壶都勉勉强强的......所以炸壶在金军当中还是个比较昂贵的武器,必须得省着点用,可不能让冲锋陷阵的甲士拿去乱扔。

        所以在金兀术从淮南“得胜而还”后,金军当中就出现了专业的“壶砲兵”,就是用梢砲发射大号的炸壶——和宋军中用小梢砲发射小炸壶的部队差不多,不过作战效率却根本不能相比。

        前者的梢砲更小,运输方便,组装起来也比较容易。而且宋军的炸壶个头虽小,威力却很大,数量也更多!

        而金军的“壶砲兵”使用的梢砲很大,运输和组装都不方便。他们拥有的炸壶质量又比较糟糕,几乎有一多半无法炸响。即便炸响了的炸壶,威力也时大时小,没个准数......

        而且炸壶其实就是个手榴弹,用梢砲发射手榴弹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但是把手榴弹从一线步兵那里拿走可就太坑了......因为冲锋陷阵的步兵甲士根本不可能及时得到“壶砲兵”的火力支援!

        而他们的对手,却可以把炸壶挂在腰带上,想什么时候扔就什么时候扔......这才扔得准,扔得及时啊!

        结果金军的步阵连宋军楯车阵的边都没摸着,就被炸壶给炸散了!

        在金军的步阵被炸撒之后,宋军的步兵甲士就立即从楯车间的空档中冲出来,组成了一个个百人方队,向散乱的金兵发起冲锋,将他们彻底击溃!

        虽然在金人铁骑的威慑下,宋军步兵的反击都非常短促,但是借助炸壶之威,还是给进攻的金兵造成了不小的伤亡。

        发现自己的部队在进攻宋军楯车阵的战斗中讨不到任何便宜,完颜娄室和完颜斜保连忙鸣金收兵。收兵回去之后,包括娄室、斜保在内,驻守在黄河分岔口前沿的数万金兵可是提心吊胆的过了好些天......每天都在等待宋军的猛攻。可是一直等了十七八天,却什么也没发生。

        宋军在扎完硬寨之后,就转入了防守,黄河分岔口前沿,就这样出现了两支都处于防御状态中的军队......前线一片安静,已经有点静坐战的意思了。

        不过即便是打静坐战,完颜斜保依旧不敢有丝毫怠慢。因为从进攻宋军的楯车阵失败开始,他就嗅到了极度危险的气息!

        因为担心宋军可能会用大量的炸壶掩护步兵发起夜袭——这是完颜斜保所能替赵楷想到的,打破前线对峙局面的最佳方法。所以完颜斜保从十天前开始,就主动担负起了值夜的任务。

        每天晚上都守在中军大帐当中不睡觉......哦,最多就是稍稍的眯一会儿。

        现在,就是六月十六日凌晨,正在中军大帐中小憩......呼噜打得震天响的完颜斜保,忽然感到有人在摇晃自己,迷迷糊糊当中,他张口就道:“嫂子,别摇了......让我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然后他就听见一个粗壮的嗓门在大吼:“斜保,快醒醒,老夫不是你嫂子......”

        斜保这才稍微清醒了一会儿,然后又来一句:“爹,你就让我和嫂子再睡一会儿,就一会儿......”

        说到这里,完颜斜保才觉得有点不对,他爹知道这事儿......但是根本不管!

        想到这里,斜保忙眯着眼睛一看,出现在他眼前的老头不是他爹,而是完颜娄室。他再往身边一看,空空荡荡的,哪有他朝夕相处的好嫂子?

        “招讨,这个......”完颜斜保还想解释呢,他和他嫂子其实没什么......就是有时候会睡在一起!不过那也是为了帮他死去的哥哥设也马生儿子啊!哥哥没有儿子继承香火多可怜啊,斜保能不帮哥哥一把?不过这种帮忙的方式不合人伦啊!圣贤书读多了的完颜斜保总觉得有点不好。

        “你和你嫂子的事儿老夫不管!”完颜娄室才不管这个闲事呢!

        他一生女真,哪有那么多讲究?

        “斜保,”娄室道,“快起来......宋军出兵了!”

        “什么?”完颜斜保一下就给惊醒了,什么嫂子、什么弟妹、什么小妈......都从他的脑海中清空了。

        “宋军要进攻了?赶紧擂鼓聚将啊!”完颜斜保已经跳起来了。

        “不急,”完颜娄室倒是挺笃定的,“不是要进攻,而是......分兵!”

        “分兵?”完颜斜保一愣,“怎么回事?”

        完颜娄室道:“老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才来找你......走,咱们一块儿上望台看看去。”

        说着话,娄室拉着斜保一起出了中军大帐,就往立在大帐后面的一座高大楼台而去。此时中军大帐外的天色已开始放亮了,完颜斜保发现楼台下面,已经聚集了不少女真将领和军中的幕僚。不过台上的空间比较狭窄,不可能让他们都上去。只能猬集在底下七嘴八舌的继续议论。看见娄室和斜保一块儿来了,立马就有一个和斜保一起守夜的将领上前报告道:“招讨、监督,宋军的南寨并无多大动静,现在正在开出营地的都是北寨的兵马......已经出营的有八个方阵,现在还有大队的骑兵在往外开。

        已经开出营地的八个方阵,则一个挨着一个,沿着黄河北河向北开进,结阵而行......似乎是分兵北上去打兀剌海城了。”

        “分兵打兀剌海城?”完颜斜保还是不敢相信,“这怎么办可能?黄河对岸的宋军才多少人?合在一起还算是大军,可要是一分为二,兵势可就弱了。还想打兀剌海城?这不是在做梦吗?”

        “监督所言极是,宋人可不就分兵而弱了吗?”那将领笑道。“这可是兵家大忌啊!看来宋国的官家在出昏招了!”

        是昏招吗?完颜斜保有点不敢相信,赵楷这个君在别处也许有昏的地方,但是用兵打仗的本事还是很靠谱的,什么时候出过大昏招?

        这事儿......有古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