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82章 ??乌合之众有什么用?

第282章 ??乌合之众有什么用?

        不计其数的汉人、蕃部、羌部的壮士,因为赵楷的一道圣旨,就自备马匹、甲胄、器械,还自备了行粮,成群结队的往灵州城而来的消息,当然不可能瞒过灵州隔壁的兴州城中的大宋河西节度使李乾顺和节度副使李察哥兄弟俩。

        这哥俩当然没有离开兴州城了......他们只是假装离开,以避免去凤翔府的灵鹫山参见赵楷而已。

        不过兴州城内及其周边地区的党项族人还是走得差不多了......毕竟李乾顺、李察哥兄弟俩也不能在大金国这一棵树上吊死。万一大金国使出吃奶的劲儿还是打不过赵楷可怎么办?到时候李乾顺、李察哥兄弟俩不傻眼了?他们不把党项族人迁走,跑路去了敦煌也苟不了几天,就得让曹氏归义军的人五花大绑逮了卖给赵楷。

        而且李乾顺、李察哥两兄弟还得麻痹赵楷啊!

        如果兴州境内的党项族人赖着不走,赵楷还会北上黑山(阳山)吗?没准他就直扑兴州而来了。

        所以李乾顺、李察哥两兄弟就一边安排国族跑路,一边挑选了御围内六班的一万五千精兵(加上资赡兵一共四万五千)入贺兰山潜伏待命。而两兄弟自己,则率领党项最精锐的平夏铁鹞子(正兵三千,资赡六千),守在兴州城中。当然了,河西节度使的牙旗是不敢打出来的,更别说大白高国兀卒的旗号了,只敢悄悄眯着,除了少数心腹,都没人知道乾顺、察哥这哥俩还在兴州城内。

        当然了,现在的兴州城内也没什么人了。该走的都走了,留下不走的,都是州衙的吏员差役,以及少量兴州乡军的家眷——兴州城对李乾顺、李察哥两兄弟而言还有用呢,所以得留些人看着!

        如果李乾顺、李察哥能和大金上国一起把赵楷阴死了,他们还得会兴州当家作主。如果赵楷把大金上国给揍惨了......那李乾顺、李察哥两兄弟就得把兴州献给赵楷,也得保存得完完整整的才能显得出两兄弟的忠心啊!

        不这些负责看管和维护兴州城的吏员、差役和乡兵以及他们的家眷,现在都被集中到兴州城内的崇义坊中居住,没有薛元礼的命令,连崇义坊都不能出,更不用说出城去给大宋方面通报兴州城内的消息了......

        兴州城内的消息虽然送不出去,但是灵州方面的一举一动,眯在兴州宫城内的李乾顺、李察哥俩兄弟那时知道的一些的。

        每天都有细作从灵州那边悄悄的过了黄河,给李乾顺、李察哥他们通消息。虽然得不到什么机密,但还是知道赵楷在灵州城集中了一大批乌合之众。

        可是让两兄弟想不太明白的是,赵楷搜罗那么多乌合之众干什么用?

        “光是轻骑就搜罗了近两万......步兵也在一队一队的开过来,都是些连皮甲都配不齐的‘撞令郎’,人数怕是要过三万了,这样的兵马数量再多,也没多大用处啊!不仅没用,而且还徒耗兵粮。”

        “这些轻骑和步卒其实也算精壮,但是离真正成军还是差太远了。如果能好好训练上一年,再配上好兵好甲,也能大用......难道赵楷准备在灵州练兵?”

        “现在练哪儿来的及?等他把兵练好,大金国早就把黑山经营得如铁桶一般了!”

        “说的也是......不过赵楷当年就是凭着一群东拼西凑的乌合起家的!而且他在临汝镇之战中,不也用了不少乌合?”

        “这回可不一样......在黑山开打,后勤补给对宋军太不利了!五万乌合得消耗多少粮草?如果没有大用,光是粮草的消耗就亏死了。”

        在兴州宫城御花园中,一座位于池塘边的凉亭当中,正在面对面坐着手谈的乾顺、察哥二人,又一次聊起了汇集在灵州的乌合之众了。

        不过两兄弟聊了半天,还是不明白赵楷准备怎么用这几万乌合之众......就在他们准备结束一天的闲聊,各自回去休息的时候,御花园的入口处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然后就是权发遣知兴州事薛元礼的呼喊声:“快让我进去,我要见节帅,有紧急军务......节帅,不好了!”

        乾顺、察哥两兄弟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都有点紧张了。

        李察哥忙吼了一声:“让薛太守进来!”

        守在外面的铁鹞子兵听见李察哥的命令,也不再阻拦薛元礼,然后就瞧见这位在大白高国很有点名气的儒生,现在也不顾什么气度娴雅,也不管什么笑看涛生云灭,只是气急败坏的一路小跑着就来了。

        这位薛元礼平时应该是不怎么锻炼的,不仅跑得挺慢,而且跑步的时候还一个没留神跌了一跤,还跌在泥地上面,绿色的官服(宋朝官服)都脏了一大片,可是这位也不管了,站起来继续跑。等跑到李乾顺、李察哥兄弟俩所在的凉亭外面的时候,这位都喘得不行了......只见他手里抓着卷纸,指着他们俩,喘得话都说不出来。

        李乾顺看着他就问:“薛元礼,出了什么事?”

        李察哥则问:“是不是赵楷来了灵州......要我兄弟去参见?”

        薛元礼摇摇头,“大宋官家没有来灵州......”

        还好!

        李乾顺、李察哥两兄弟都松了口气,但是薛元礼随后的一句话,却把两人给吓傻了。

        “但是岳飞和李世辅出兵了......出兵往兴州而来了!”

        “你,你说什么?”李乾顺抖着声问。

        薛元礼道:“主上,臣刚刚得到顺州渡口方面的急报......昨天傍晚,灵州方面的宋军突然出动,先用精兵渡河占领了顺州渡口。然后七八万的大军就连夜开出灵州城,今儿天一亮他们就开始渡河了!

        主上,都统军,灵州的宋军一定是向着咱们兴州而来的......这可怎么办啊?”

        这下李乾顺、李察哥两兄弟终于知道赵楷为什么在灵州集中那么多的乌合之众了!

        李察哥颓然道:“原来灵州的乌合之众是这样用的,是用来对付我们的!”他扭过头对乾顺道,“兀卒,兴州城内只有三千铁鹞子和六千资赡兵,即使加上兴州乡兵,也不到一万人啊......这城守不住啊!”

        “贺兰山中不是还有四万五千人吗?”李乾顺的语音也有点颤抖,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守些日子,大金皇帝就会来救咱们的。”

        “守个屁......”李察哥跺了跺脚,“兴州是个裸城,什么准备都没有,怎么守得住?再说了,咱们拿什么去对付宋人的炸壶?”

        “可,可那些都是乌合之众啊!”李乾顺还是不甘心。

        李察哥摇摇头,“不全是......岳飞和李世辅所部两万多人,都是精兵!

        那岳飞......还是赵楷麾下头号悍将,人称岳无敌啊!”

        薛元礼也在旁边提醒:“主上,现在兴州城内外已经没有多少国人了......兴州之坚并不在地形险要,更不在城池坚固,而在城池内外有数十万党项国族!真到了事关存亡的时候,老弱妇孺都可以上城死战的。可是现在国人们已经远走河西,兴州境内,一片空旷!”

        “完了......”李乾顺一下萎了,“这可如何是好?我大白高国难道就要亡了吗?”

        现在大白高国的牌子虽然已经不用了,但是在世人心中,这个国依旧是在的,至少李乾顺是怎么认为的。

        李察哥摇摇头,对乾顺说:“兀卒莫慌.....咱们清空兴州的国族,转移城中的粮草,又伏精兵于贺兰山中,不就为了防赵楷这一招吗?

        他想要兴州城是吧?给他就是......咱们出城,上贺兰山!”

        李乾顺想了想,“要在贺兰山中和宋军厮杀吗?”

        “当然不是了,”李察哥道,“咱们如果入了贺兰山,岂不是便宜金人了?赵楷不把咱们给剿灭了,他怎么敢北上黑山?”

        “那咱们......”

        “咱们去白马强镇军司,在那里坐观宋金黑山之战!”李察哥说,“咱们之前运出去的粮食,大半都存在那里。而且白马强镇军司是守着沙漠中的绿洲而立的,周围有大漠庇护,非常隐蔽......而且,咱们现在还没和赵楷撕破脸呢!”

        还没撕破脸?

        李乾顺心说:人家七八万大军悄眯眯的就开过来了,这还没撕破脸?咱们兄弟俩的脸皮到底有多厚啊?

        李察哥咬牙道:“兀卒......咱们就在白马强镇军司守着,就看赵楷怎么拿下黑山!他如果拿下了黑山,咱们调头就走,直奔敦煌。我就不信他会出兵两千里追杀咱们!

        他要是被金人打败了,咱们马上扑上去捅上几刀,把兴州、灵州、银州、夏州、韦州、石州这些失地都抢回来!”

        “还有天都山!”李乾顺也咬着牙齿,“还有兰州,还有府州、麟州、丰州......还有河湟之地,这些都是我大白高国的土地!”

        他的心还挺黑的,想要那么多的地盘!

        不过那是将来的事情,现在他和察哥能做到的,只有跑路......还得快一点跑,如果让岳飞抓住了,那可就得砍脑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