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书库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种在线阅读 - 第278章 西夏,一路向西!(求订阅!求月票!)

第278章 西夏,一路向西!(求订阅!求月票!)

        大明洪武三年三月三十日,也是大金国的西南招讨司监督完颜斜保离开兴州返回兀剌海城的次日,大明河西节度使司正式发布迁镇令!

        河西节度使司,以及下属的兵马司、长史司、营田司、判官司、营造司等衙署,将会在四月初一至初五期间,陆续离开兴州城,向两千多里外的敦煌而去。

        随同离开的,还有之前滞留兴州的全部党项国人,以及愿意跟随河西节度使司离开的汉人、吐蕃人、羌人等等。

        而为了坚定众人离开兴州的决心,李乾顺还在迁镇令中宣布河西节度使司将会向朝廷奉还兴州之地!

        而且李乾顺在宣布奉还兴州的同时,还派出了以李仁礼和薛元礼为正副进奏使的使团,捧着李乾顺的上表和兴州版图,浩浩荡荡的往长安而去——赵楷还是以巡幸陕西的名义离开洛阳的。根据对外宣布的行程,赵楷入了潼关之后就会驻跸灵泉宫,并且在那里召见陕西各州府军的头头脑脑和蕃羌等部的头脑或各部进奏使。

        所以李仁礼(嵬名仁礼)和薛元礼二人就该去长安府进奏。不过他们俩才到凤翔府,就“巧遇”了正在凤翔府“视察当地折冲府营田备战情况”的大宋洛阳官家赵楷。

        赵楷没有住在凤翔府城内,而是驻跸于城外灵鹫山上的净慧寺中。李仁礼和薛元礼就在这始建于唐德宗时代,如今已经有点破旧萧条的寺庙的大殿中,见到了在陕西路安抚使向克,陕西路营田使张深,陕西路诸军都统制李永奇,定难军节度使萧合达,陕西安抚副使兼知灵州事李孝忠等陕西方面的高官大将陪同下的大宋官家。

        赵楷接过李仁礼奉上的李乾顺的奏表,翻看了一下,眉头微皱,“什么?李乾顺这就要走了?不是说要等夏收完成后再走吗?”

        “好叫官家知道,”二十多岁,长相儒雅,穿着北宋官服的李仁礼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而且也早就备好了说词,“节度使和节度副使(指乾顺、察哥兄弟)本来打算等冬麦收割完毕后,再出发去敦煌。但是西域那边传来了消息,高昌回鹘知道咱们河西军要西征,所以就向黑汗回鹘(喀喇汗国)求救,黑汗回鹘的桃花石汗已经答应派遣十万大军支援高昌......所以节度使和节度副使就打算提前西行,力争在今年秋天可以向西进军,抢在黑汗回鹘的援兵大至前拿下高昌城。”

        这番说词可是李乾顺、李察哥、李仁忠他们仨想破脑袋才整出来的......应该错不了的!

        而他们整出这套说词,则是为了避免李乾顺、李察哥两兄弟去赵楷军中参见随行。

        他们现在是河西节度使和节度副使,大宋官家如果到了灵州,他们俩怎么可以不去参见?如果去参见了,搞不好就给赵楷带去黑山前线了。

        所以他们得找个赵楷不能反对的借口......而高昌回鹘和黑汗回鹘联手的借口就不错。

        都是回鹘嘛,而且还唇齿相依。黑汗回鹘怎么可能看着高昌回鹘完蛋?

        可赵楷多英明的一个官家?那是有国际视野的!他听了李仁礼说的借口,就知道不对了!

        黑汗回鹘人家是信天方教的回鹘,高昌回鹘是姓摩尼教、佛教的回鹘......这两个回鹘要能联手,印度和巴基斯坦还闹什么分家?

        赵楷不动声色,接着问:“李乾顺和李察哥怎么连兴州都不要了?”

        “兴州富饶,不是西域蛮荒之地可比的。”李仁礼叹了口气,“若不放弃兴州,党项谁肯西迁?而且回鹘强盛,据说有古拉姆勇士两万,阿斯卡勇士四万,伊克塔骑兵五万,还有大量的部落精兵,总数不下二十万......我党项人少兵微,若不全力以赴,怎么打得过黑汗回鹘三十余万强兵?”

        好像有点道理......赵楷对黑汗回鹘所知不多,只知道他们如今雄踞中亚,还知道直到元丰年间,大宋和黑汗回鹘之间的外交往来都非常频繁,黑汗回鹘的贡使每隔一两年就会来开封府一游。

        但是在元丰年之后,就没有黑汗回鹘的贡使入朝了......也许黑汗回鹘已经改变了和大宋发展友好关系的外交政策,转而寻求向东扩张了吧?

        赵楷脑补出了一个奥斯曼帝国版的黑汗回鹘......实际上,黑汗回鹘之所以不在向大宋派遣使臣,是因为和塞尔柱突厥发生了战争。西黑汗回鹘(黑汗回鹘在1041年分裂成了东西两个国家)的都城布哈拉被塞尔柱突厥攻破。西黑汗回鹘沦为了塞尔柱的附庸,而东黑汗回鹘随后就陷入了西黑汗回鹘和塞尔柱突厥的联合打压,处境日益艰难,哪儿还有心情和大宋交往?

        “既然如此,”赵楷思索着问,“那朝廷官员什么时候可以接管兴州?”

        “回禀官家,节度使和节度副使在四月初五前都已经离开兴州了,”世居灵州,目前还在为李乾顺效力的汉人儒臣薛元礼接过了赵楷的问题,“所有的党项官员都会一起离开。臣是汉人,又世居灵州,所以节度使推荐臣暂领兴州事......”

        赵楷笑道:“哦,你是灵州薛家的人啊!薛元孝、薛元忠、薛元义是你什么人?”

        “是臣的堂兄弟。”

        赵楷点点头,“他们现在都是群牧监的官员了,而且还在开封府安了家。”

        这是仨弼马温啊......这帮灵州汉人养马的本事不赖,比群牧监的老大马旺可强多了,唐朝留下来的那些不讲人伦的养马之术,在他们这里还有传承。所以他们是有理论有实践的弼马温,马旺不过是个野路子的养马人。

        此外,还有许多灵州汉人善于冶铁打铁和打造兵器,手艺也非常出众——给西夏兀卒打造兵器可不能随便糊弄事儿,那是要杀头的!

        而且西夏的几代君王和太后杀起人来都六亲不认,糊弄谁也不敢糊弄他们啊!

        所以西夏虽然不怎么出产生铁,但是他们的铁质兵器却比大宋的要好!

        这个时代最好的剑是西夏剑,最好的甲是出产于青唐和西夏的瘊子甲!

        因此现在开封府有灵州弼马温,而洛阳府城内则出现了许多灵州铁匠铺......都干得非常不错!

        所以赵楷对这群灵州大族的印象也好了不少,也就对薛元礼有了些好感,当下就对他道:“元礼,你家三个兄弟都在朝为官......朕看你也不错,不如就当一任权发遣兴州事吧!”

        “暂领兴州事”和“权发遣兴州事”可不是一回事儿!

        “暂领”不是正式的差遣,而是临时看守一下,等着别人来接班。而“权发遣”就是有编制的大宋父母官了。

        而且“权发遣知州事”的寄禄官也不能太低了,怎么都该有个京官或是大使臣吧?

        对薛元礼而言,无疑是一步登天啊!

        “臣薛元礼谢天恩!”

        薛元礼赶忙大礼揖拜,高官得做,当然得感激涕零了!

        赵楷封完了薛元礼,又对李仁礼道:“李仁礼,你在河西身居何职?”

        李仁礼的官可大了......官拜河南转运使,爵封舒王!

        不过这个官爵现在不能和赵楷说,因为那是大白高国的官......至于李仁礼现在的官,则是暂时没有。

        因为李乾顺不愿意刺激底下人的精神,所以没有大量授出节度使司的幕职官......原本都是什么尚书、侍郎、统军的,现在变成什么参军、记室、主簿、机宜之类的,多打击积极性啊!

        而且李仁礼这号人物要当了什么参军,他下面的官当什么?

        “臣......”李仁礼顿了顿,“臣还没有授官......”

        没有授官你称什么臣?赵楷心说:你应该自称草民!

        “没有授官......”赵楷笑道,“那朕就给你授一个官!你就当......当个知河西军进奏院事,阶官封个凉州刺史吧!”

        这官可大了!

        凉州刺史啊!不是遥军,而是正任!

        李仁礼连忙大礼揖拜,“臣李仁礼谢官家赐官......臣愿粉身碎骨,以报官家大恩!”

        赵楷笑着点点头,似乎对李仁礼的态度十分赞赏,他顿了顿,又道:“仁礼,元礼,你们在兴州时可曾听说过黑山女真的情况?知道他们有多少人?带兵的大将是谁?”

        李仁礼道:“不瞒官家,臣的确知道一些黑山女真的情况......黑山女真的正式名称是西南路招讨司,拥有三万精兵,另外还可以调动金贼的河东节度使司的人马,兵力堪称雄厚。而西南路招讨使则有金贼的名将完颜娄室出任,监督则是完颜斜保,河东节度使是蒙兀人合不勒。”

        薛元礼则补充道:“黑山金贼之前一度兵临克夷门,惹得兴州内外一片惶恐......幸而没有进一步南下。不过现在河西军大队已经从兴州撤离,兴州空虚无备,若金贼复来,只怕城关不守。臣请官家速发大军,进驻克夷门,以阻挡金贼南下。”

        赵楷笑道:“元礼,你不必担心,朕将亲征黑山之贼......你先回去筹备十万石粮草屯于省嵬城即可。”